首页 > 上师弘法 > 上师开示 > 前行笔记 > 第二部分 前行修法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前行笔记》

一 共同外前行
(一)暇满难得

2

       平日里我们最常做的就是在回忆、憧憬、幻想、计划的世界中寻找安全感和慰藉,这个所谓的现实世界太不让人踏实、放松了。钱财、地位、感情、健康……无一不是有也不安心,没有也不安心。你看没钱的人为衣食住行劳碌奔波,有钱的人,坐着飞机跑来跑去,照样是为衣食住行奔忙,不得一日清闲自在。生活得意或不得意,内心都是一样的焦虑、不满足。然而,我们是否真的像自己感觉的那样贫乏呢?

  说起来似乎矛盾,出离心的培养是从学习知足开始的。只有对现在拥有的一切感到满足,心存感激,我们才会停止盲目的追逐,所以大圆满前行的第一步便是思维暇满难得,此时此刻能够听闻、思维、实践解脱之道,这样的机缘百千万劫难得遭遇,不用再想如果我这样、如果我那样,人生将会更加幸福美好。在轮回中,不会有比这更美好的时刻了。何以见得呢?让我们来看看,像你我这样普通的学佛者目前所经历的生活需要怎样的因缘条件才能显现。

  首先要远离八种无暇。在八种情况下,根本无暇顾及修持正法。这八无暇指的是投生于地狱、饿鬼、旁生、长寿天、边地、暗劫,或者持邪见、心智不全。

  有人会想:地狱、饿鬼之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观想他们我就能幸福了?其实我们并不是一直都在做人,这一点大家得承认吧。无始以来,我们流转轮回,在三恶道里呆的时间远比做人的时间长。佛经中关于盲龟和木轭的那个比喻,我们都很熟悉。设若三千大千世界成一海洋,有木轭漂浮其上,轭上有小孔,海底一盲龟每百年升到海面一次,此无眼的海龟遇上彼无心的木轭并碰巧把头伸进孔中的几率,可以说微乎其微,而六道轮回中得人身比这更难。释迦牟尼佛还以手上土和大地土来比喻人与其他道众生在数量上的巨大差异。这一世生而为人真的是太不容易,然而我们多数人都不知珍惜,看大家的活法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这群人从无始以来就一直在善趣里享福,过惯了好日子,才能那样轻轻松松、一掷千金地挥霍今生的福报。

  人们愿意相信自己从来就是尊贵体面的。仿佛回到历史上那些遥远的辉煌年代里,自己必定是那个叱咤风云的英雄或者那个绝代倾国的美人。我不知道别人的来头,但我确信在那样漫长的岁月里我没少在三恶道里呆,被人用狼牙棒砸脑袋,砸得脑浆迸裂;为了抢一把鼻涕吃而不顾一切;被人驱赶役使,跟同伴相互残杀,不明取舍,不知好歹。这就是我在过去世里从事的主要活动。说不尽的伤心,若不是佛陀指点,我恐怕又忘了。大圆满外前行观修八无暇,观的是我无数的前生前世。

  我没有宿命通,但我想自己到如今仍然循业流转、无力出离,必定是因为无始以来从未圆满具足过解脱的因缘。我必定无数次投生在复活地狱中,脾气坏极了,跟谁都不共戴天,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找同类厮杀直到同归于尽,随即死而复生又一如既往地争斗不休,如此辗转生死,痛苦不堪。待人间沧海桑田一万六千多亿年过后,才得以从此复活地狱出来。由于业力所感,在这万亿年当中我想的全都是如何找人拼命,心里只有嗔恨,感受的只有痛苦,从不知痛苦有其原因,痛苦可以止息,活着不只是拼命,安乐可以实现。业力无比强大,我身不由己随业飘荡,从恶到恶,从黑暗到黑暗,没有一刹那能做自己的主。而这,在所有地狱当中算是痛苦最少、时间最短的。我曾经无数次投生在炽热的铁地上,身体被铁锯反复切割得支离破碎,在沸腾的铁水里熬煮,被铁锤击打,唯一的安乐就是痛苦到极点时昏死过去,因为在昏迷的瞬间没有苦的感受……还有数不尽的痛苦遭遇,《普贤上师言教》中都有详细的描述。投生地狱的主因是嗔恨心,看看现在我们有多么容易生气怨恨,就知道自己嗔恨的烦恼习气有多重,由此可知很多人前世大概都有与我相同的经历。我们既然喜欢回忆过去,就多想想地狱众生的痛苦,那里有我们的过去。今生不好自为之,那里还有我们的将来。

  我曾经无数次投生在饿鬼道,终日饥渴交迫,饿得就剩一把骨头,头大脖子细,腹如巨盆,四肢僵硬,走起路来关节能磨出火星,全身骨节响动的声音好似五百辆马车轰隆驶过。饿鬼界满布瓦砾、碎石、烧焦的树干和零乱的毒刺。夏季的月光照在我身上如火焰在烘烤,冬季的阳光却冰冷如霜。有时我远远看见江河碧波荡漾,等踉踉跄跄走到跟前,却只见干涸的河床。有时我远远看见绿树葱郁、果实累累,赶过去却只有枯枝和荆棘丛丛。为了找水找食,我到处游荡,可是我忘了自己的嘴巴小如针眼,美好的饮食、受用纵然不化为乌有,我也无法消受。有时候成群的小饿鬼寄居在我身上,啖食我的血肉……还有无数痛苦不堪的经历。在长达万年的时间里,我的全部理想和生活内容就是找吃找喝,却永远没吃没喝。除此以外我顾不上别的。投生饿鬼道的主因是吝啬和阻止他人布施。

  旁生的痛苦现量可见。在漆黑的海底生活着无以计数的旁生,他们从来见不到光,有的干脆不长眼睛,有的简化到只剩进食和排泄器官,但即便如此他们仍然争斗不休,互相吞噬,弱肉强食。活着唯是造恶业。那么卑微,那么可怜,却个个杀业累累。陆地上的旁生,大大小小无一不是饱受恐惧、欺凌。人看动物会心生悲悯,为他们的将来担忧,动物自己往往不知好歹,只要屠刀没架到脖子上就总是一副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这正是旁生的悲哀。即使那些被当作宠物的旁生,看上去生活比有的人还享受,但你对他说“你现在只要念一遍观音心咒便可永离苦海”,他不会理睬,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能念一字一句,哪怕马上就要冻死,也只能低头忍受。

  生于长寿天,得空明禅定身,在所谓无念无想的状态中虚度光阴。有说长寿天位于四禅天附近,这种说法是不了义的。无论死在哪里,就在那里于一片黑暗中安住。长寿天人于八十大劫入于无想定,外不入内,心不外驰,然而外境仍是外境,自心仍是自心,人法二执依然如故。如此执著无念,远离妙法光明,没有机会修行正法。等引业穷尽时,因认定没有任何善念、恶念的禅定就是解脱,以此邪见之因下堕恶趣。

  投生为人也不一定就有修持解脱之法的条件,若生在荒蛮原始的部落,以损害、杀生为荣,一辈子所言所行全部是在造恶业;或者不信因果,否定缘起,认为存在恒常绝对的事物,或主张肉体快乐第一等等;或者转生在无佛出世的暗劫之中,连三宝的名号也听不到,更不要说修持正法。如果心智不全或天生聋哑无法学习,也无力闻思修行。这四种情况便是转生为人的四无暇,自无始来,我一定无数次地经历过。

 

希阿荣博完成于吉祥时日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