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显密宝藏 > 佛教故事 > 佛的印迹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带病主持法会的上师

  记得第一次去扎西持林,当我和几个师兄到的时候,上师已经坐在草地上等我们了。当我们高兴地向上师敬献哈达时,上师声音沙哑而费力地挤出了几个字:“你们累了吧,去歇歇吧。”怎么会这样?上师的嗓子已经发不出声音了,看着上师疲惫的样子我们都哭了。

  后来,我们才知道这两天上师在藏地开法会,累得讲不出话了。晚上,有的师兄下山给上师买药,有的把从家里带来的药拿给上师,都盼着上师的病赶紧好。可是第二天就要开法会了。我初学佛,也不知道怎样祈祷能让上师快点好。当时认为念《地藏经》能让病好得快,就自己在屋里小声地念着,因为同屋的人已经睡了。念一遍《地藏经》大约需要二个小时左右,我边念边流眼泪,心里一直祈祷能让上师的嗓子说出话来。第二天一早,看到上师的脖子上敷着纱布,勉强能说出话来了。

  上师叫我们先上车去法会转绕佛塔,我们来到法会时已是人山人海了。这时下起了小雨。藏地的天气变化无常,一会儿晴天,一会儿下雨。藏民们在草地上都坐了下来,等着上师来讲法。上师讲的是藏文,我们听不懂,但眼睛一直看着上师。上师根本就不顾自己的嗓子不好,一直在大力地说法,一讲就是几个小时。中间休息的时候,我们跑去上师的帐篷给上师拿药,因为我们得把胶囊里的药粉倒出来才能抹在伤口上。上师急切地说:“你们不要弄了,赶快去跟一位出家比丘尼一起念《普贤行愿品》。”上师关心的不是自己的病痛,而是弟子的学业。最感人的是,上师不是在法座上给藏民们灌顶,而是拖着疲惫的身体走下法座,一个一个地加持,有上万的人呀!太阳当头,我们都能清楚地看到上师脸上流淌的汗水。 

  法会结束的那天突然下起了大暴雨。我和一位师兄拿着雨伞去找上师。只见上师举着一把小伞,大部分身子露在伞的外面;当时又刮着大风,衣服肯定都湿透了。上师在风雨里指挥着僧人们先撤离法会,再指挥车辆按顺序离开。法会上还有很多没搬走的垫子、椅子。上师指挥着把这些东西先搬进帐篷,我们劝上师赶紧上车离开,可上师不管自己生病,也不管大雨滂沱,直到最后一辆车离开了,才上车回到住地。当上师的侍者把上师的衣服换下来给我们一看,整个棉袄全都湿透了。这就是我们慈悲的上师。


——选自曲勇卓玛《佛子心语:佛子行》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