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修行札记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心灵觉醒之旅——放生记忆

  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各路人马全来了,还都带着尚方宝剑,一个也得罪不起,我也只好牺牲了做晚课的时间陪着,等送走最后一批客户时已近午夜。回到家,先打开电脑继续关注有关日本地震和海啸的新闻。   

  这次事件,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则新闻:日本宫城县南三陆町役所(相当于中国的区政府)防灾课的一名日本女职员,她叫远藤未希,今年25岁。她所在的南三陆町是这次东日本地震加海啸双重受灾的重灾区。这次地震之后发生的大海啸,令南三陆町约一万人遇难或失踪,其中许多是役所的公务员、警察和消防员。远藤未希也是其中的一位遇难者。在地震发生三十分钟之后,直到十米高的大海啸将远藤未希吞没之前,远藤未希一直在使用无线广播,反复呼吁当地居民迅速逃往高堤避难。

  “六米高大海啸正在袭来,请迅速撤离。”——这是远藤未希在被海啸吞没之前,发出的最后一声呼吁。

  有十名当地居民因为远藤未希坚守到最后的避难呼吁广播而获救。他们在避难所握住远藤未希的妈妈美惠子的手,流着泪说:“我们清晰地听到了您女儿的呼喊。”

  生命,又有这么多的生命逝去。有些生命,在此时发出了耀眼的光彩。

  我对生命的关注,始于06年冬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希阿荣博上师的影像《夜海航灯》。整部影片把放生作为主题之一。堪布每到一处,无不倡导戒杀放生,救护生命后,脸上总会露出纯真、明朗的笑容。这让我感到有些疑惑,此时我开始问自己,动物的命与人命一样重要吗?怎么就不能杀动物了?难道我过去几十年的观念是错误的?

  从小受到的教育告诉我,祖先们的生存是从猎杀动物、茹毛饮血开始,发展到后来的人工饲养,并认定这是人类进步、文明的一种标志。潜移默化地,动物,特别是家禽类被用来满足口腹之欲,在我眼中是天经地义的事。受君子远庖厨观念的影响,我不会亲手杀生,也会远离菜市场屠杀禽类的区域,因为特别害怕血腥的场面,但是对杀生我并不反对。

  后来,我开始参加放生了。那是在一个贩卖牦牛的市场里,只见停着五辆大卡车,载满了从屠刀下解救出来的牦牛和绵羊。我赶到时,远远看见身材高大魁梧的堪布被人群包围着,卡车上的人们在忙着给牦牛、绵羊喂甘露水,把佛像置于它们头顶加持,还不断地往车上放着干草,多数人站在汽车旁神情专注地念诵观音心咒。在人们纷纷把放生款交给一位喇嘛时,我询问喇嘛给放生款的规定,喇嘛说:多少都行,重要的是发心清净。“发心”、“清净”,都是我陌生的词。后来开始念诵放生仪轨,我更听不懂了。表面上很简单的汉字读起来却磕磕绊绊,难以成句,如同大字不识的人在学发音,这让我很感尴尬。活动结束后我拜见堪布,堪布用大手重重地拍打我的头,说:“弟子,多看看书。”回到家时,已是黄昏了。一个周末这样来度过,对于我还是第一次。

  以前每逢周末,我总是忙忙叨叨、行色匆匆地为疏通关系赶赴各种聚会。虽然有时戏称自己是工作休息两不误,但杯酒之间,仍不免夹杂着几分患得患失理,甚至有些焦虑。而今天的心态却很是不同:一切都被放到一边,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奔波,远离了利害关系,纯粹在为别的众生做事。就在此时,我获得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于是我开始翻阅佛教书籍。关于戒杀放生部分,我看到弘一法师说:“先问诸君:一欲延寿否?二欲愈病否?三欲免难否?四欲得子否?倘愿者,今有一最简便易行之法奉告,即是放生也。”

  一周后,又有放生,我早早赶到了放生现场。当时堪布已经抵达,牦牛还没有运到,人们在安静地等待着。我弯腰轻轻走到堪布面前,顶礼合十后,站到了堪布身旁。过了一会,突然堪布说了句:“到了。”只见几辆载满牦牛的卡车,风尘仆仆地驶来了。透过车上的铁围栏,牦牛们睁大着眼睛,个个惊魂未定,像刚刚从二战的死亡集中营里逃离出来的样子。周围的气氛也随之一变,一股悲悯之感袭上心头。我那时还不知道原因,只是奇怪一向心肠硬、狠的自己,怎会忽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还是同上次一样,人们向牦牛围拢过去,并大声地念诵经文、佛号。这时清晰可见,牛的眼眶里噙满了泪水,比黄豆大的泪珠一滴一滴地滑落。牦牛哭了!

  以前我听说过,动物也是有感情的,和我们一样。它们不光喜欢食物、水,并有着各种感知事物的能力,知道趋吉避害,也懂得友情,更有着与人类完全相同的母爱。而亲眼见到它们流泪,对于我是第一次。

  对于这几百头刚才还在路上任由别人摆布的牦牛,它们的想法也许很简单,就是活下来。然而可怜的是,这种最基本的渴求也无法表达。它们的哭泣说明:今天不同了,刚才被贩路上的恐怖经历,成了虚惊一场。它们获救了。换句话说,它们捡回来一条命。

  此时此刻,我们的心情同它们是一样的。那种感觉无法通过语言同它们交流,而作为曾出过力帮它们逃生的人,它们的愉快,却在今天,让我们分享得到了。

 

 

 

  06年的冬天在堪布的放生中悄然而过。放生,让我有了很多机会见到希阿荣博上师。我慢慢发现,放生是最让上师欢喜的事情。每当有放生活动,上师都很开心。放生结束后,他会留出时间跟大家一起聊天,耐心倾听弟子们诉说自己的故事。我很珍惜每一次的拜见。

  坐在一旁观察的我,对堪布的一举一动,一个玩笑、一个手势、一个眼神,都全神贯注。这些动作看上去似乎有些漫不经意,其实仔细体会却能感到内里充满了加持力。我常常生怕漏掉什么,对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细节都不会放过。先铭记在心,再思索其密意。那时,堪布的身体还不错。我通常带着许多自己不明白的问题趁机向上师请教,比如,如何做功课、持咒、磕头等等,上师都一一做了指导。

  世事无常,近几年上师身体示现病状。一年里已难得有机会拜见了。那段平静而舒心的时光也已成为历史。然而对放生,作为带我入佛门,引导我找到上师的缘起,总怀着一种特殊的感情。

  《大智度论》云:“诸余罪中,杀业最重;诸功德中,放生第一。”     

  那段时间里,我所在的城市,还出了两起骇人听闻的事件。

  一件是,一个酷爱钓鱼的人有一天钓到了一条四十多斤重的大鱼,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想尽一切办法终于把鱼给弄了上来,兴高采烈之际,呼朋唤友招来了一大帮人,到一家餐馆把鱼杀了吃掉。但酒足饭饱后,在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当场死亡。街坊们议论纷纷,说他钓的是条鱼精,这样的大鱼本来就不应该钓起来,更不要说杀掉,他的死,是因鱼精寻仇报复。

  另一件是,我住的附近有一家生意很好的酒店,看着它从低档餐饮做起,几次换地方,店面一次比一次大,生意也一年比一年好,到最后做成本地的大型酒店。每天食客暴满,杀掉的生命也就可想而知了。一天中午悲剧发生了:老板夫妇在酒店被厨师当场砍死,厨师也自杀身亡。老板死后留下两个正在读小学的孩子。人们惋惜不已。

  这也使我想起了一件事:一次有人约上师见面,地点在一家餐厅。驱车到达餐厅门口时,上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匆忙开门下车,也许是太着急,只听“砰”的一声,额头撞到了车门框上,弟子们此时心里一震。可上师并未停步,急速走进餐厅。后来才知,上师着急是担心那个人会点活物铸成大错。这让我初次领教,上师对因果取舍观察之细、对众生慈悲关爱之深。

  莲池大师曰:“疾病之由,多从杀生中来,故偏重放生也。”有一天我听朋友说,他的外婆摆八十岁寿宴,一摆四十多桌,席桌上当然是活鱼活虾,一应俱全。外婆身体本来很硬朗,几乎没有得过病,可当天下午却摔了一跤。拍了片子一看:粉碎性骨折。医生说需要卧床半年养病,朋友焦虑万分,而我唯有叹息。外婆如能了解哪怕是一丁点杀生的过患和放生的功德,那一跤也许是可以避免的。

  皈依希阿荣博上师后,我经常到藏地,在那里看到多数的藏族人无论是喇嘛还是在家居士,都守持清净的戒律,我们吃的东西他们见也没见过,他们几辈子都不可能造的业,我们吃一顿饭的工夫就造了。记得有一天上师在湖边散步,碰到有人在钓鱼,上师径直走到他面前,耐心、和蔼地劝说他别钓了,并说明这样对鱼好对他也好的道理。那人却不以为然,上师见劝说无效就竖起两个拇指说:“喂,你看,藏族人是从来不会这样子的。”过去藏地的穷人讨饭时,会竖起一个拇指表示祈求,而两个拇指都竖起来,则加强了祈求的语气。

  成都郊区附近住着一群藏族退休老人,他们年轻时不懂因果,造了很多业。在遇到上师后,带着深深的懊悔心请示上师该怎么办。上师说:“多念金刚萨埵忏悔,多放生,不再杀生。”听说他们现在每天很精进,念珠几乎不离手,每月都坚持放生,把大部分的退休金用在了放生上。

  常有师兄问上师,为什么家人身体总不好,得了重病该如何应对?自己烦恼很重,诸事不顺怎么办?而上师每次的回答都是“多放生。不要再造杀业。”现在要是有人问我,“你怕死吗?”说实在的,我还没有凑足去极乐世界的资粮,我怕。但与杀一条生命要用五百世来偿还,我想,我更怕因果。

  我后来才知道,我第一次参加放生的日子是上师的生日。生日放生,是上师的倡议。

  11月10日,弟子们会铭记于心的日子——希阿荣博上师的生日,作为弟子,本理所应当。很多人都会来给上师过生日,而堪布却善巧地把这一天变成没有道场的共修放生法会。上师讲:“我以前没有过生日的习惯,而弟子们在这段时间放生,用一个普通的生日救出了很多生命,这样过生日才真的有意义。”以后,共修放生法会便在这天拉开帷幕,工作再忙的弟子也会抽空赶来成都参加。这些远方的游子,有些是这十几年来因放生而相识的,大家会在这一天来到上师身边齐聚一堂。熟人们再次重逢,心里很有几分亲切感,乐融融的,与其说是参加放生,倒不如说是在过节。是让众生从烦恼中解脱出来的节日。

  上师说:真希望11月10日,能永远成为一个放生的日子。我们生活在世界上的所有人,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我也不例外。虽然大家都希望我健康长寿,但无论怎样长寿,也不可能永远住在世间。所以,将来不管我是否在世,我都希望大家不但把11月10日作为我的生日,还要作为你们放生的日子。要在这一天尽你们自己的能力放生、行持善法,这样你们在忆念上师的同时,也能一起拯救众生的生命。这是我的一个心愿。这才是大家给我的最珍贵的生日礼物。

  07年在乐山的那次生日放生我参加了。记得当轮船开到三江交汇处、弥勒大佛的脚下,站在甲板上,淡淡的薄雾下,凉爽的江风拂面而来,看着几艘装满鱼儿的轮船和虔诚念诵观音心咒的几船佛子,真惬意。那天,我看见上师弯下腰,双手捧起一条大肚子的鲤鱼妈妈,一边念经一边轻缓地把鱼儿放入水中,在入水的一刹那,它竟然回身点了点头,好似叩头谢恩一般,然后摇着鱼尾游去。就在这一天,几十万条的生命被解救了。

  能跟上师一起共修,是很大的福气。因凡夫的烦恼习气重,平时所做善法功德很容易失毁,而与大成就者一起所做的功德,如同把一滴水融入大海中,只要海水不枯竭,这滴水就不会干。参加共修,哪怕只放了一条生命,也会得到共修放生的所有功德。

  有一次,上师带着我们去放生鱼类众生,由于许多人上了年龄、鱼筐太重,没多久大伙都累了,大口地喘气休息。我与一个师兄抬着一筐鱼,也在吃力地走着。突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压在我身上的重量似乎没有了,抬头一看,竟然是上师。上师先示意让那位师兄歇息,然后与我一道抬起了这筐鱼。

  第一次单独与上师一道抬鱼筐,心激动得怦怦直跳。害怕过多的重量压向上师那边,便更加使劲地往上提。看着这些欢快的鱼,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它们真是太幸运了。紧张而又兴奋的近百米路程,在上师呵护下走完了。近百米的路程,在一个人的一生中是多么的微不足道,可是对于我来说却有着非常的意义。这是解脱之路。我坚信这次殊胜的缘分能让我和众生一起继续把余下的路安全走完,直至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2010年初春的一天,鼓舞人心的消息从扎西持林传来。就在几天前,一个吉祥的日子,寂静的扎西持林一派喜气热闹。一大早,附近的村民就赶着自家的牦牛、绵羊、马等动物,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他们是专程把家里的动物赶来放生的。

  由于近年希阿荣博上师示现病状,弟子和信众们不知道如何是好,共修放生成了唯一共同的选择。人们祈愿通过共修放生将功德供养堪布,回向一切有情,让上师的身体尽快好起来。上师家乡的村民们说:“我们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上师早日康复、长久住世。上师要是真的过早地离开世间,那我们的生命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有很多村庄是全体村民一起发愿放生。对于他们,牦牛和绵羊是生活的唯一来源,但是期盼上师好起来的愿望是如此强烈,即便倾尽所有的财物也毫不吝惜。他们发誓:放生家里所有的牦牛、绵羊、马。不再杀生。放生规模之大,参加的藏民之多,在当地历史上也是极其罕见的。很多的牦牛、绵羊等直接在家里得到解救。一时,扎西持林院子内外,到处是得到解救的牦牛、绵羊和马。它们悠闲自在地摇着尾巴,吃着青草,在达森堪布、丛达喇嘛和丹增尼玛喇嘛带领下由扎西持林戒律清净的僧众为它们念经加持。整个活动进行了一天。念经结束后,它们仍旧回到藏民的家中生活。

  我辗转听说过这样一件事:一位汉族居士家住着一位活佛,居士家有一只准备放生的乌龟。后来活佛要走了,心有灵犀的乌龟感知到这位慈祥的活佛要离去,竟然爬到活佛住的卧室门口不停地敲打屋门,打开门一看,只见它满眼泪水。人们一时搞不清是怎么一回事。后来猜测:它大概是担心自己失去了保护;也许是怕自己被放生到“自由”的荒野,想通过活佛转达一个意思:这里很好,这里最安全,可以作为家。确实,这后一种可能,对于我们人类生长的环境,里面不仅包含了讽刺,而更多的是一种悲哀。最后,活佛让居士把乌龟留在家里养,不要放出去,并嘱咐说:在家里好好喂养,就是放生。乌龟明白了一个道理,善良的人家是它抵御危险的最好屏障。

  在自然环境日益遭受破坏的今天,有多少动物失去了家园。一位在国外从事房产的朋友,讲诉了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情:公司决定在海边修建别墅,砍掉了沿海成片的美丽的红树林。面对一片狼藉的泥土,他感叹道:在这每一小块土里都不知有多少生命在里面居住。想一想,其实我们挺没道理的,为了自己盖房子,就毁了他人的家。

  这一次的共修放生持续了两三个月,几十亿的生命得到了解救,弟子中发愿终生坚持放生、发愿吃素的人比比皆是。上师听到了以后说:“有那么多人参加了放生,解救了那么多的生命,看来我得的这个病还是值得。相信如此大规模地放生共修,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  

  《维摩诘所说经》云:“菩萨疾者,以大悲起。菩萨为众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则有病。若众生得离病者,则菩萨无复病。”

  第一次放生时就看见很多人念经,后来知道为什么人们要念经。那是为它们的心相续中种下解脱的种子,将来往生极乐世界。于是我明白了:放生,就是让我们返回自性的家园。那里才是我们唯一的家。

  在日本3.11地震后的四十九天中,我每天供灯、念经,有时还放生,为了那些逝去的生命。祈祷他们一路走好,在佛菩萨的光明指引下,往生极乐刹。


弟子:达瓦卓玛
完稿于藏历铁兔年二月十八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