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显密宝藏 > 佛教故事 > 佛的印迹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三天与三十天

  2005年夏,我去到扎西持林见上师。上师问我:“这样的地方如果住一个月你习惯吗?”我并不知道这是上师在观察缘起,当真以为可以久住。可三天法会后上师照常安排我们离开,我感到很失落。师父对我的分别念显得有些沉默。 当天上午,师父应别的寺庙祈请要出去,我碰巧去拿香皂。

  ——“师父,有香皂吗?”

  ——“我这儿只有好的,没有不好的。”

  上师看了我一眼说:“你把这儿好好打扫一下,再去把卫生间打扫干净!”上师在前,一位堪布在后,我低着头很不舒服地跟在后边,那位堪布突然回头递给我四块大白兔奶糖,我怔了一下。这时上师走到门口停下,拿起桌上一个小册子说:“这是什么书?”我看到是“夏威夷深海纯净水”说明书。“什么这么脏?”上师又拿起门边装垃圾的小纸箱,故意看了一下说:“你好好找一下。”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知道上师是在责备我的烦恼,便忍不住站在那儿大哭起来。师父的车子驶出院门,突然车头转回来冲着我的方向,又转过去走了……

  我一下安静了。上师是关心我的,用严厉呵责的方式调伏了我,为我清净业障。那洛巴尊者跳悬崖的故事和米勒日巴尊者盖房子的故事,说明了一个很深刻的道理——值遇成就的上师后,不顾艰难困苦,遵照上师的言教行持,以清净业障之力即可在相续中生起证悟的智慧。依教奉行的功德非常广大,所有的修法中没有超过依照上师言教行持的修法了。我想通了,呆三天也好,三十天也好,重要的是上师让我怎么做,我就应该怎么做。真正的依止上师,是与上师的心相应,任何情况下对上师的教言都无有违逆。

  临行前上师跟大家照相,我站在门口没敢进去,道友说慈诚旺姆师还没照呢,上师才叫我进去。进去后,我跪在上师面前先忏悔,祈请上师永远不要生我气,上师应了声:“好。”我慌忙跪到上师左边,上师慈悲地说右边好一点吧。照好一看,的确右边位置更合适。上师的心永远是那么软。
 

——选自慈诚旺姆《佛子心语:绵绵雀儿山》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