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心中永远的明灯

  一直想写一篇文章来讲述这段经历,可迟迟未曾落笔,因为心里想要说的太多,不知从何说起。我是一个不擅长表达内心感受的人,习惯把悲喜都收在心里。写作在于我,不仅是情绪的宣泻,更多的是对自己内心的检省。11月10日,我参加了成都的放生活动。希阿荣博上师在放生现场进行了开示,对我的内心触动很大。于是,我写下了这篇佛子心语,讲述这一段皈依希阿荣博上师、与佛结缘的心路历程,与大家分享。

就这样的缘起
遇到这样的慈悲大德,
如明灯一般,
照亮回家的路;
终于,
飘荡不安的心,
有了可以依止的归宿;
前所未有的平静和放松,
安住,就这样地安住。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

[那迷失的过往]

  不得不说的过往,在没有遇到佛法、没有结缘希阿荣博上师之前,我就像个迷路的孩子,找不到家的方向,在这人世间,一路跌跌撞撞。俗世的金钱与权利,所谓的风光体面,周遭的赞扬与艳羡,让人逐渐迷失了本性,于是,争强好胜、目空一切,俨然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

  然而,当我正觉春风得意之时,一切陡转直下。

  从2007年的冬天开始,半年之间,所有我曾经认为稳定的因素,一一失去:原本已进入谈婚论嫁阶段的恋爱一夜之间宣告结束,五年多的感情灰飞烟灭;父母遭遇大骗局,欠下巨额债务,曾经富裕和美的家顷刻间分崩离析;令人羡慕的岗位,因为自己受感情的影响,无法安心工作,不得不主动请辞;身体出现问题,健康状况奇差。

  曾经我自认为完全掌控的一切,须臾间就全面崩塌。我的人生开始陷入迄今为止的最低谷。那段日子里,每一天都在黑暗中挣扎,惶恐不安、自闭、绝望、沮丧、不甘心、仇恨、抱怨,各种情绪交织,内心痛苦得无以复加。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进,什么都想不清,只剩下纠结与煎熬。

  现在回想起来,倒是十分庆幸有这一段经历,对痛苦的深刻感知,促使我开始反省与思考,有果必有因。人就是这样,痛定方才思痛。

  什么是执着?
  怎样算放下?
  安乐,
  说到底,
  是一种心的感受。
  有时我们甚至要感谢无常。
         ——《次第花开》


[那一场幸运的流浪]

  2008年5月,经历了那场前所未有的灾难,加入心理辅导志愿者工作队的我,随队进入灾区一线。那些触目惊心的废墟,那些不堪失亲之痛而封闭内心的人们,狠狠地刺激着我的神经,生命如此短暂,世事如此无常,我怎能自顾陷在痛苦难以自拔?然而城市纷繁,让人无法平心静气地去思考。或许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心底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说:去西藏吧。

  2008年8月,一个人一张票一个行囊,我独自登上了进藏列车,开始了那一场没有设归期的流浪。这是第一次孤身上路,也是第一次到西藏,没有计划,漫无目的。然而,正是这场随心而起的流浪,给我以后的路种下了善因,所以,我称它是幸运的。

  到达拉萨的第二天下午就去了大昭寺,在此之前,我对它一无所知。只是因为旁人都说来了拉萨必去,于是便去了。当我一踏上大昭寺门前的广场,看到烟雾袅袅中若隐若现的寺门,心中莫名升起熟悉与亲切的感觉,好似回家一样,眼泪夺眶而出,没有来由。
 

  从那天开始,大昭寺就成了我在拉萨期间每天必去的地方,为什么如此虔诚,我说不出来。当时的我,不会念经,不会顶礼,对佛法的了解,除了内心的感受,形式上内容上一概不懂。清晨与当地人一起进庙拜佛,别人怎么拜我就怎么拜,内心的虔诚并没有因为我的无知而减少半分。日落时分在大门前的照壁下静静地坐着,感受身体在慢慢放松,内心在逐渐敞开。虽惊奇于这些不可思议的变化,但我没有深究这样的变化意味着什么。

  一天上午,刚从大昭寺拜完佛出来,脑袋里突然“叭”的一声,好像什么被打开了似的,瞬间心如明镜般透亮,那些内心不断纠结的人和事,顿时清清楚楚,当即放下。整个人像卸下了千斤包袱、解开了束缚般的轻松和愉悦。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出现那些变化是因为佛的加持。感谢佛祖的慈悲怜悯,让我得以从过往中解脱。

  从西藏到尼泊尔,再回到西藏,又去到云南,我一路漫无目的地流浪着,沿途逢庙拜佛。结识各种各样的人,听他们讲述各自经历。令人惊奇的是,那一路所遇到的人,每个都像一面镜子,总能照出一个我。不同的对境,让我不断地反思过往,越来越清醒,越来越平和,越来越淡定。

  这是一趟幸运的流浪,我身心俱损、神形皆散地出去,神采奕奕、平和坚定地回来,感谢佛菩萨的慈悲加持,得以让自我重塑,一切可以从头再来。
而正是有了这样重塑自我的过程,有了一个全新的开始,让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知道该怎样去坦然接受迎面而来的一切,即使是痛苦或寂寞,我的心仍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开放状态。

  我们遭遇的困难、痛苦只是过去行为的一个结果,没有理由责怪他人,也没有必要自责。你若能以积极的心态对待它,那么正在经历的痛苦不仅完结了一段旧的因果,而且还会成为一个新的善因,开启一连串正面的反应。所以,痛苦并不总是坏事。人生的得失起伏都可以是觉悟的契机,关键看你以怎样的心去面对。
                                           ——《次第花开》


[就这样的缘起]

  回到城市,一切从头开始。远离热闹与喧嚣,安守于陋室,清静地生活,平和地对待身边发生的一切,开始去了解佛法的一些东西。内心安静地等待着,虽然我不知道在等什么,可,就是如此笃定地等待着那个未知。

  2009年11月,朋友的一次聚会,偶然结识了一位师兄,短暂的交流,从他那里第一次听到了希阿荣博上师的名讳,第一次知道了菩提洲网站。还记得当时我问,我能见到师父吗?师兄说,别急,有缘早晚会见到的。

  2010年1月,这位师兄因出差再次来到成都,并邀我一起去参加放生,那是我第一次参加放生。记得那次放的全是蟾蜍,本是我最怕的动物之一。可是不知为什么,那天的蟾蜍不再那么可怕了。看到因为拥挤而掉在地上的小家伙,赶紧拾起来,捧在手心里对着它念观音心咒,看着它信任地趴在我掌心里一动不动,心里觉得很温暖。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当心中生起慈悲  是怎样的感觉,真是应了“相由心生”的说法。

  随后,为祈愿希阿荣博上师早日身体康复在成都进行的一系列放生活动,我都尽量参加,每次放生结束后,都那样的欢天喜地,难以用语言来形容。

  佛法所讲的因果法则,我深信不疑,自己曾经经历的以及当下正在经历的皆有原因。曾经犯下的错并不可怕,关键是要去直面错误,认真忏悔。当时,在这位师兄的引荐下,我结缘了刀登活佛,并向活佛求了金刚萨埵传承,开始修持金刚萨埵。日子在念经持咒中一天天过去,我继续安静地等待那个未知。

  2010年2月,有一天参加放生,看到一位师兄捧了一摞师父的像(因为经常看菩提洲网站知道那是希阿荣博师父),赶紧结缘了一张,如获至宝般捧回家,放在佛台上,每逢有人问起这是谁啊,总会回答,这是我师父。我也不知道我凭什么就这样自作主张了,反正心里就是这般地肯定。

  2010年3月,初见希阿荣博师父。感谢刀登活佛的苦心成全,我见到了希阿荣博师父。现在我还能清楚地记得那天的情景:接了活佛的电话后我赶紧开车到高速公路入口的加油站边等着。先到的是活佛的车,又等了大概十五分钟吧,师父乘坐的车来了。车子只能停靠在隔离栏的边上,我赶紧连蹦带跳地跑过去,一眼就看到坐在副驾上的师父,比相片上清瘦,且略显憔悴。师父对于我这个突然出现在车门前的小丫头有点意外,而我则是欢喜兼紧张,语无伦次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师父问,你是哪里来的,我竟然不知该怎么回答,转身求助活佛。活佛用藏语跟师父讲了几句后,师父便面带微笑地用手抚我的头顶为我加持,那样的慈祥,那样的亲切。我欢喜得云里雾里的,直到跟师父和活佛挥手告别了,我才想起,我还没有告诉师父我的名字呢。过后我才知道,当时师父的身体情况不太好,可他仍为第一次见面的我进行加持,这样的慈悲让我心怀感念,心生歉疚。

  我继续安静地等待着,感觉那个未知似乎正在慢慢走近,虽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这期间,偶尔从其他师兄那里获知上师的零星消息。

  2010年5月,跟随成都的师兄们去参加学院的金刚萨埵法会,意外遇见刀登活佛,获知上师外出不在学院。

  2010年7月,再见上师。清楚地记得,那天早上,师父一进门,爽朗地笑着与大家打招呼,我还有点愣神,连顶礼都忘记了。师父明显又清瘦了,但是精神状态很好。当天,师父为我们十多个弟子举行了皈依仪式,传了五加行,授了我们刚皈依弟子居士戒。至此,我方才醒悟,近两年的等待,等的就是今天。

  就是这样的缘起,遇到希阿荣博上师这样的慈悲大德,如明灯般,指引我这个迷路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飘荡的心终于有了可以依止的归宿;感受前所未有的平静和放松,我,就这样地安住。

  感恩上师的慈悲护持,让我找到心的方向,今生不再迷茫彷徨。 

  

  “尽管我们依然褊狭,依然不知珍惜,却有人依然持佛陀的智慧明灯,在无尽的夜里等待为我们照亮前路。如果我们还是错过,他说:他会停留,他会再来,直到我们不再错过。这,就是上师的慈悲。”
                                             ——《次第花开》

  每每回忆起这段过程,心绪仍不免起伏。

  感恩那些给我带来痛苦的人们,是他们让我有机会遭受痛苦,感知痛苦;

  感恩那一段在圣地的流浪,让我学会放下,敢于面对;

  感恩刀登活佛以及那些帮助过我的人们,在他们的帮助下我才得以找到生命中的明灯。

  感恩《次第花开》,简单平实的文字后面,却是如海般的深意,耐人寻味。每一次的阅读,都让我有新的收获。

松吉拉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