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光明菩提路

  天人般的福报 

  我出生在动荡的七十年代,成长在变革的八十年代,岁月的沧桑变化对我没有丝毫的影响。七十年代当儿时的玩伴为得到一颗泡泡糖而欣喜的时候,我已经吃上了牛奶加面包;当玩伴过上了牛奶加面包的日子,我已经嚷着父亲为我买生日蛋糕了;当玩伴为得到一个发卡而高兴的时候,我已经扎上了蝴蝶结穿上了粉红的连衣裙;八十年代当邻居家用蜂窝煤取暖的时候,我已经享受日式的取暖壁炉;当叔叔阿姨为家里的地板漆成红色,墙壁漆成了果绿色而欣喜的时候,我的家已经铺上了红色的地毯;当同学们结伴每天走在往返二小时的求学路上的时候,爸爸乘坐的皇冠轿车已经按时地停在校门口接送我上下课了;九十年代长大了,同学们为各自的工作而奔忙的时候,我却要放弃大学的生活,要求爸爸送我去驻港部队;当同学们成双成对地出现在影院或公园的时候,我仍旧睡在父亲的腋下撒娇。二十五年天人般的生活无忧无虑,不知道什么是困苦、什么是艰辛,我是家里的公主,外人眼里的大小姐。

  寿命的无常

  26岁时的一个子夜,电话铃声惊醒了睡梦中的我:丫头,你穿好衣服。你爸爸病重,我们马上过来接你!里面还传出了母亲的哭声,我烦躁地对爸爸的同事说:我妈哭什么啊,生病了,送医院啊,干吗大惊小怪的。我迅速赶回家,在开门的那一刹那,我看到家里来了很多的人,整个单元的邻居都在惶恐地看着我,妈妈坐在沙发上哭泣。我冲进里屋时,妈妈紧紧跟着我,面对躺在睡床上的父亲哭着对我说:“孩子,你爸爸死了。”我气急败坏地对母亲说:  “妈,你说什么啊,爸爸怎么会死了呢?笑话!”妈妈的一记耳光狠狠地打在了我的脸上,同事们把母亲拉开了。我缓缓俯下身子触摸父亲温热的身体,柔软的双手,安详的脸庞,这时,一位老者的声音告诉我,父亲死于“心衰”,急救的医生已经走了,瞳孔已经放大,人确实走了。周围哭声一片,我没哭,没有任何反应,只小声地说:“爸爸没有心脏病啊,身体很好,只有胃病,傍晚我们一家三口还在一起散步啊,六个小时后我们就阴阳相隔了吗?!这不可能啊!我不相信,父亲在跟女儿开个天大的玩笑。”

  后来,家里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省市领导、左邻右舍、亲朋好友接踵而来,滔滔的哭声,家里成了泪的海洋。我没流一滴眼泪,我仍不相信!这不是事实,父亲一定是去哪儿躲起来了,我一定会找到他的。

  痛苦的轮回  

  以后的日子,我就像在某个剧情里的主角所演绎的场景里,出殡、安葬,清明、冬至一一到来,我像演戏一般做着规定的动作。没有眼泪,没有哭声,因为我从不相信这是真的。爸爸还很年轻,才56岁,高大魁梧、矫健倜傥、身体俊朗,怎么可能毫无生息地说走就走了呢?走的那天中午父亲还让我睡在他的脚下,吃过晚饭后我们和往常一样一起散步,他还兴致勃勃地教我开车。是谁把他带走了,连招呼也不打。每天我的脑子里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说着同一句话:“他去哪了?他没死,我要等他回来。”渐渐地,同事们远离我,领导不敢叫我做任何事,办公室里再也没有了笑声。我整天待在办公室里低头练字,一篇一篇的字帖默默地写完,不和任何人说话,精神恍惚,只祈求父亲的出现。

  就这样五年过去了,我期待着父亲的出现,哪怕是在梦里。我瞪大双眼等待着,揪心地等候,希望还能看到他高大的身影,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可是没有,我始终没有等到他的到来。心里反复地在问自己无常是什么?这就是曾经听过的无常吗?无常带走了父亲,也带走了我的心,直到一天我被送进了医院,医生告诉我,我患了严重的心脏病。当问及家人是否有家族史时我开口说了一句:“父亲死于心脏病。”医生告诉我必须手术治疗,可是我太年轻了,如果做手术也可能死在手术台上。

  我的时光一天天在医院里过去,心脏极度衰微时,吃喝拉撒全在床上,不能下地走半步路,除了绝对的卧床,剩下只有打针、吃药、吸氧。多少次当我被推进抢救室时,昏暗的灯光、阴冷的气息、身上插满了管子仿佛来到了地狱的门口,隐约听到无数冤魂的低泣声。我惊恐地哭泣着,多希望爸爸能救救他的女儿啊!一次一次被死神所牵引,而我却无力反抗。有一天听见医生和护士谈论我:“这个人不光是身体有病痛,心理也有问题,她爸爸的突然离世对她打击很大,三十几岁的人看起来像六十岁的老太太,这个人完了!可惜啊!”睡在病床上的我找了个借口挣扎起来,步履蹒跚地离开了医院。

  我不要这样度过一生,极度绝望的我有了快速结束生命的念头。我来到湖边,任风吹拂我脆弱的身体,我看到了自然的美,悠闲的人们,而父亲始终没出现,我伤心地流下了眼泪。爸爸!女儿等不到你了。忽然,一个老者的身影出现在我的前方,搀扶着对我说:孩子,你应该去庙里修养身心,也应该为你的父亲超度啊,你的爸爸放不下你啊。

  皈依三宝 

  我的脑袋如同被劈开一般投入了一线光明。是啊,寺院是我向往的地方,就是死我也应该死在寺院里,总比死在医院强啊。离开了所有的亲朋好友、事业家产,抛弃了所有的药物,放下了生死,我来到了莲花寺。师父似乎对我的到来一点也不惊讶。

  他拿了一串佛珠、一本课诵放在我面前说:“开始跟我念吧。”长期的病痛已使我看不清字体了,只能不停地念那一句:“唵,钵啰末邻陀宁,娑婆诃。”后来我知道是地藏灭定业真言。四十分钟过去了,我的胃居然出现了多年没有的饥饿感。师父笑笑对我说:“我们走吧,去看看你的房间,放下东西再下来吃晚饭。”我的心一阵喜悦,嗯,我想吃饭!天啊,我居然还有食欲,多少年了,我这个在几年里经历了六次胃出血,风都能吹跑的人,早已不知道饭是何味道。我对师父说:“师傅我不会烧香,不会拜佛,什么也不懂,我是从医院跑出来的,给你带来麻烦了。”师父笑笑对我说:“我知道,我知道,你好好养身体吧,不管有什么事一星期后再说好吗?好好吃饭睡觉,会好的,会好的。”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寺院的宁静让我的心猛然平和起来。

  一星期过去了,师父找到我对我说:“你好些了吧,从明天开始早晨8点拖扫大殿,下午跟我上晚课,晚上敲钟,这就是你的功课,早课就暂时不要你上了,多睡会儿,但7点必须吃早饭。”我心里犯嘀咕了:师父啊,我现在连走路都走不动,我拖得了大雄宝殿吗?可转念一想,嗨,我连生死都不顾了,师父让我拖大殿我就拖呗,大不了死在寺院里。相伴晨钟暮鼓,按照师父的吩咐,我老老实实地遵守寺院的戒律。

  一个傍晚,我与师父在院内散步,师父说:“你的气色还不是很好,你是没吃好还是没睡好?你有什么心思吗?”我对师父说:“师父我吃得很好很多,日常的功课我也能如实完成,就是每天晚上睡不着,天天梦见我的父亲。”师父说:“我知道了,明天下午我们给你的父亲做超度。”

  当蒙山施食法事的铃鼓开始响起的时候,我跪在凳上泪水如江水般汹涌而下,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多少年来思念父亲的泪水终于迸发出来,仿佛父亲来到了我的身边,同我一起听着师父的开示。大殿上,对着面前的阿弥陀佛佛像我不停地抽泣,我知道佛菩萨能听到我伤心的哭声。当身边的佛友小声地提醒我说:大殿内不能哭,师父们在为你的父亲超度,你控制点儿情绪。而我无法抑制,集聚了多年的泪水终于流出来了,他们无法理解我内心的感受,但佛菩萨会理解我,佛菩萨是慈悲的,会原谅我的,压抑了多年的情感得到了彻底的释放。在五年后的这一天,我才真正知道我的父亲离开了我,真正地离开了我。两小时的超度法事,我从开始哭到结束,但那个晚上睡得很好,没有梦,身心感受到从未有过的轻安。第二天我对师父说:“师父,我要皈依三宝,我知道自己找到了归宿,我知道佛菩萨是我真正可以倾诉的人,是最懂我的人,是我的依靠,三宝的力量拯救了我。”我开始在寺院长住了下来,一住三年。

  皈依上师

  三年里,除了五堂功课外,我把显宗寺院常诵的经典一一恭诵,先后恭诵了《金刚经》、《华严经》、《药师经》、《法华经》、《地藏经》等,成了带发的修行人。2008年我初次看到了《入行论》,被其深深地吸引,心里生起了学习藏传佛教的愿望。我开始在网络上寻找我需要掌握的所有知识,并加入了菩提网络佛学院学习《入行论》。随着学习的深入,我开始心里默默祈祷:“我的上师在哪?我会有自己的上师吗?”2010年3月的江南,天气格外的好,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我如往常一样在网络上查找佛学资料。

  这天,一个标题为《回忆上师》的视频弹了出来,我轻轻地点开聆听。陌生的面孔,悲伤、柔和,直入我心间,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呼吸加快,思绪翻滚起来,也许是太过专注,也许是情绪变化太快,一遍下来我竟然没听明白。什么短歌?降魔金刚?前世?桑耶寺?当开始听第二遍时,不知不觉中泪水如潮水般涌出。视频播完了我已成了泪的海洋,学佛3年来,我从未放任过自己的感知,而此时,却索性离开视频趴在床头放声痛哭起来。深深的思念情怀让我泣不成声,我深知失去依怙的感受。一位大成就者、大堪布,依然奉行着弟子对上师的恭敬和思念,犹如一个孩子对父亲。希阿荣博大堪布,他就是我日日夜夜寻找的上师啊,我的上师来到我面前了。我心里一阵阵欣喜,感谢诸佛菩萨让我找到了生生世世的依怙。在以后连续的几周里,我看遍了网站上的所有视频音频资料和上师的开示。

  我把这些资料统统下载到自己的mp4中反复地谛听,让自己的每分每秒都能被希阿荣博上师的修为和功德所浸润:《如何做功课》、《安乐》、《善护口业》、《关于皈依》都是我每天必听的内容;看《夜海航灯》、《扎西持林冬日札记》、《足迹》等所有视频,是我在寂静的夜里昏暗的亮光里与上师相伴的幸福时光。喜悦与安乐时时充盈着我,由于他的人格魅力、佛学修养证悟境界、弘法利生的功德,也更坚定了我修学藏传佛教的信心。不能再徘徊,不要再等待,希阿荣博就是我要皈依的上师!

  我立即给网站发了电子邮件,告诉网站的师兄想皈依上师的愿望。一个月后,电话里传来希阿荣博上师熟悉而又亲切的声音:“弟子,你观察好了上师没有?”我跪在佛像前静默了片刻,坚定地回答道:“上师,我要皈依您。”接着上师带领我念诵皈依文并赐予了法名,给我定了功课,并传给了我上师瑜伽修法。在那一刻我知道了,上师在我的相续中种下了解脱的种子,有了上师的加持,修行路上的我,智慧、慈悲就能迅速地增长。

  那一刻起,我也感到无比的幸福、温馨,充满了信心,行住坐卧都能感觉上师无时无刻不在,内心充满了喜悦。渐渐地我变得很爱笑了,我的相貌变得漂亮了,身材也变得富态了,再也不是过去的林黛玉了,师兄们无不赞叹我的变化。2010年的11月8号当我真正来到希阿荣博上师面前,献上洁白的哈达,我离上师是那么的近,泪水再次倾流而下,上师是佛的化身,来到了佛的怀抱,怎不让我感激涕零。

  上师,我知道,我一定会来到您的身边。我离回家不远了。

  结束语

  当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来到我的身边的同时又远离了我。

  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弟子痛醒,上师啊!这不是我要的生活,事事无常,痛苦轮回如影随形。

  当我来到佛前,弟子流泪满面,弟子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一切都太无定太匆匆。

  当我在大殿里念诵七支供时我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长跪不起既有忏悔又有感恩。

  忏悔自己的愚痴、傲慢,感恩佛菩萨的点化,感恩上师的点化,感恩带给我三学增上的法师。

  当我在孤独的夜晚畅游冷清的街道寻找答案,陪伴我的只有路灯,星辰,冷月。

  当我来到海边寻找答案,海风将我的发丝吹乱,海水将我的衣物澎湿,阵阵的冷风让我浑身颤栗。

  面对大海我无言以对,自己犹如大海边的一粒沙子,任凭海水的起起落落,清冷的眼泪挂在腮边。

  当我来到大山里寻找答案,山神,树神,河神,花草神笑对我的彷徨,寂静地看着我的缘起缘灭,感受我那不安的心,我为大山驻足。

  虚空中仿佛听见它的招唤:不要徘徊,不要等待,我的游子。

  分分秒秒遥唤您,上师啊!

  弟子仍旧在三界火宅中轮回。

  祈求您快快加持弟子来到您的身边,匍匐在您的法座下。聆听你那智慧的法语,爽朗的笑声。

  加持我了却所有的尘缘,荡涤所有的尘土,回归到您的身边。

  弟子不再希求繁华,富足的生活,那是一切痛苦之源。

  弟子不再希求高朋满座,众亲围绕,那是一切轮回之根。

  弟子需要您的护佑带领我走上回家之路,解脱之路,菩提之路。

  弟子不要一错再错,不愿错过您的法雨,只为能成为您眷顾的众弟子当中的一员,感慕师恩佛恩。

  弟子不再孤独,愿脱去欲望之衣,愿剃去烦恼之丝。

  愿代所有有情感受三途八难,愿替所有有情忏悔三世罪业,期盼所有有情永具安乐。

  梵行而高远的生活是我的归宿,前面的路会是怎样我不去想,也不用想。

  佛法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纵遇命难我也不会放弃上师,不弃三宝。

  只祈求我的亲人们能理解我、接受我、追随我。

  时间不仅是残酷的更是公平的,所有的一切都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趋于平和。

  当我有种种觉受的时刻,希望我的亲人啊,淡定、从容,而佛法的力量他们也同样感受得到。

 

后记

       “怙主诸佛智慧身,文殊室利童子尊,恒住八瓣莲蕊心,所言愿利诸有情。甚深光明大圆满,仅闻词句断有根,六月修要得解脱,唯此铭刻于心中。”唱着《胜利道歌》从此我踏上了回家的路,一路欣喜我来到了思念中的喇荣故里。深邃清明的天空,白雪皑皑的山峰高耸入云。连绵山峰间唯一的伙伴便是那层层叠叠的红色小木屋,穿梭在其间的依然是那单一的红色。感叹自己已是那红色元素的一份子,融合在自然的色彩之中。超然的大经堂矗立在山谷间,气势雄伟,金碧辉煌,令无数佛子在它的面前窒息,即便是无数次在画面里欣赏它,也难以感受到它的震撼与真切,让你由衷地匍匐在它的脚下。 


       我坐在暖暖的小木屋内向外眺望,屋外雪花纷纷扬扬,犹如吉祥天女向人间抛洒着她手中的鲜花一般,风吹动着远处的经幡哗哗作响,一切都是那么的安然,自然的万事万物都在自己的定解中,它们没有定出,这是它们生命中的一部分。手里掐着念珠口中念着:“安住虚空遍满虚空者,上师本尊空行诸会众,诸佛正法以及圣众前,我与六道众生敬皈依”的偈语,泪水顷刻而下,望着屋外藏北高原的景象,感恩上师令我找到了回家的路,来到了雪域佛国圣地,委屈、伤心的泪水流出来,顽劣的弟子在外漂泊游荡了许久竟忘了回家的路,是上师三宝不离不弃我这卑劣的弟子啊,领我回家了。想着我远在南方的亲人啊!仍走在迷途中,仍在三有中痛苦地轮回,想着我那年事已高的妈妈仍不知佛法的力量与恩德,泪水哗哗落下,我失声痛哭。亲爱的妈妈啊!不知有多少次女儿告诉您:您拥有世间无数老人难以想象的福报,同时您却拥有其他老人难忍的心灵痛苦,财富并没有给您带来满足与安乐啊!孤独寂寞是您的伴侣,无明颠倒的分别念始终充斥着您,为什么您就不能听听女儿的劝告:伟大的佛陀给了我们一条安乐解脱的大道,为什么您就不能静下心来好好地试试换一种生活态度,重新走一条光明的解脱道路呢?近七十岁的老人始终处在烦躁不安之中。这怎不让女儿揪心落泪啊!真真切切的佛法摆在您面前为什么您却不愿触及呢?我知道是女儿的无能,没有能力说服您,没有能力帮助您趣入善道,奉行善法,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把自己点滴的功德回向给您和我所有的亲人,我知道佛法的尊贵之处在于行,在于证,纵使我拥有再多的佛法理论也不及我用自己真切的行动,用殊胜的菩提心利益你们,只有上师三宝的威力可以拯救我的亲人啊!祈祷法王如意宝加持弟子吧,弟子每天都唱着您的《胜利道歌》,从中得到无穷的力量,祈祷我的希阿荣博上师加持弟子,赐予弟子力量,弟子的能力太薄弱了,祈祷上师三宝分分秒秒与我同在,给我智慧、赐我力量:愿我所见所感的有情众生能和我一样感受佛陀的慈悲,佛法的光芒,在佛法中找到心灵的慰藉。泪水只能洗刷我往昔以来种种罪业,却无法利益无边的有情,我只有践行佛陀的悲愿,不离不弃度尽我所感的一切有情,擦干眼泪继续念诵“皈依四句”,一步一步坚定地走下去。

 
神变月的最后一天弟子在喇荣沟的小木屋内梦见了法王如意宝笑容可掬地来到弟子面前,手里拿着宗喀巴大师的《三主要道》递给我,便悄然而去……弟子再次泪流满面,泪干了,梦醒了,弟子懂了。 
 

 

江西弟子:惹巴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