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珍贵的礼物

  2010年12月22日在网站上看到希阿荣博上师的文章《前行笔记:缘起》,开显传承清净而珍贵的法宝精华《普贤上师言教》。《普贤上师言教》这部法,上师过去曾在法王面前听受过多次,如今上师结合自己多年的实修经验经过整理写成文字,肯定是精华中的精华。

  我开始激动不已。我从椅子上几次站起来,感恩的心情伴着泪水,止不住地流淌,泪水尚未擦干,就拨打了一个朋友的电话,快速地传达这一喜讯,还给菩提洲网站写了一个邮件,想与更多的人分享一下心里的喜悦。广播里正在播放一首古老的圣诞歌,嗓音清亮的女歌手婉转的演绎使这首歌曲听起来更加悠扬动听,与此时的心情刚好合拍:“喜乐的曼达拉,喜乐的曼达拉……”

  我心里也开始欢呼了:
世界,
你知道吗?
五彩的
坛城,
在我心的中央,
站起。

  《普贤上师言教》是希阿荣博上师亲自递到我的手里的。初步的浏览,我很快就意识到,这正是我梦寐以求的法。以前无从下手的深奥佛法高山,现在终于有了一个攀登的阶梯。

  在思维无常时,我首先想起了十年前的一些往事。那年我离婚了。记得临走的那一天,我把小家收拾得还像往常一样干净,窗帘、沙发垫儿也归置得整整齐齐,好像在准备一次远行,只拿走了毛线、多余的被单这些他不要的东西。我想让这个小家仍然能和过去一样温暖,在我心中永远保持着原来的样子。每次到孩子奶奶家偷偷地看完孩子以后,孩子在分别时那依依不舍的目光,也都会反复在我的脑海里出现,让我心疼很久很久。一无所有的我,只身回到了母亲家中住,在一场感情破裂的事实面前,每天失魂落魄。母亲、姐姐和朋友们都不断地劝慰我,而我根本听不进去,表面上我还活着,精神却早已游离到另外一个世界。

  我再现了一个活脱脱的祥林嫂,每逢遇到熟人,便唠唠叨叨,带着满腹的不解和疑惑,一遍遍地诉说着我的变故。为什么水乳交融的我们还会有今天的分离?凭什么倾注了我所有爱的小家说散就散了?!有时说到伤心之处,还会涕泪横流,真是七月天空飘大雪,我比窦娥还要冤。久而久之,母亲的心显然也被我的糊涂行为弄伤了,从来不说重话的她最后无奈地对姐姐说:“她到底是我岁数大时生的孩子,有一点儿弱智。”对于母亲的评价我不置可否。俗话说“屋漏又逢连天雨”, 到了第二年的春节,母亲便带着对我的失望,去世了。

  在这样短的时间里,我尝到了人生的变苦和苦苦。我,正如《普贤上师言教》里所形容的,像“盲人独留在空旷的荒野中”那样可怜。

  后来我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记得一天傍晚,我一个人在街上游荡,街上的万家灯火更增加了我的凄凉感。提不起任何精神来生活,走到姐姐家的时候,我已没有心情和任何人打招呼就坐到书桌前。这时,偶然地翻开了一位法师解释的《地藏经》(我记不清是读了经文的哪几行),犹如醍醐灌顶,让我心里一震,我的魂魄突然回来了,我又活了。

  从此我知道了世界上有一种文字有超乎寻常的力量。这时我谦卑地跪在了佛陀面前,开始修学佛法。我一口气从寺庙里请了二十几本书,两周就读完了,有了一点儿佛学基础。可在以后几年的学佛过程中,我总是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怎样才能看破,放下?为什么怨亲是平等的?怎样才能远离贪、嗔、痴?学佛到底为了什么?我很想成佛,怎样才能成佛?有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和尚,他在给信徒皈依之后,望着我们语重心长地说:“你们这一生是不能成佛了。”我当时是去随喜的,听了他的这句话,我当时的反应是,“我为什么不行?”这句话真是刺痛了我。对此我思考了一年。我的一位佛友说:“人家就这么一说,你干嘛这么认真。” 我知道就我的状态,我是成不了,但是我仍不甘心,直到我遇到希阿荣博上师,遇到了《普贤上师言教》,正像前面所说的,我找到了修行的阶梯。以上的疑问,在读书时,我慢慢地找到了答案。现在回想起来那位老和尚真是慈悲。

  《普贤上师言教》里说,我们这个修法的人身极为难得,我观察了一下周围的人,确实是这样。才华横溢,有钱,有地位,有美貌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不稀奇,这些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失去,可是远离八无暇,具足五种自圆满、五种他圆满,不被十六种违缘束缚的人在几千万人口的大城市里也是寥寥无几,真正能够利用这个暇满人身修行的更是稀有。在这个娑婆世界里,我得到了佛法如意宝,别的都已不重要,我应该尽量使自己这个人身成为珍宝人身,借助这个人身做对自己和他人最有意义的事情。我每天数着自己的这些珍宝——十八种圆满,想着我这个修法的人身有多么难得,心里真是太高兴了。对自己的认可使我自信多了,我从此对人生有了重新定位:人生的价值,不应该建立在物质上,更不应该建立在别人身上(我当初就是把我的幸福和价值寄托在我的前夫身上,失去了自己)。从此我的人格独立了,心理也健康了很多。佛法不愧是最高的心理学,如果大家都知道对人身难得生起定解才有真正的自信,谁还会因为别人的美貌、多才多艺而感到自卑呢?谁还会因为别人的一句不好的评价而伤心?谁还会舍得自杀,谁还会嫉妒别人的财产地位呢?后来不管哪位朋友跟我抱怨生活的不如意,我都会和他们一起观想佛陀关于暇满人身的比喻:“大海中木轭和盲龟”、“光壁撒豆”等,一起数具备珍宝人身的一个一个条件——这才是最重要的。

  《普贤上师言教》里用了各种比喻让我们了解无常迁变的道理。沧海桑田,缘聚缘散,生老病死,是这个世界的真相。经常思维无常,面对人生的起起伏伏就会有几分淡定。母亲说的没错,我弱智,因为我离婚时认识不到生活的无常,所以才有那般痛苦。那种苦,在我离婚之后的几年里一直刻骨铭心。《普贤上师教》里告诉我,就连山川大地也要归于虚无,何况我和前夫如水泡般的感情?后来我想,即使那时婚姻不夭折,感情一直好下去,又能到几时?百年以后,还要分离!“父母恩深终有别,夫妻义重也分离。人生似鸟同林宿,大限来时各自飞。”

  人,生下来,就是一步一步走向死亡。可是我们总是像华智仁波切所说的偈颂那样“无常现前反而执常有,老年到来反而以为幼。”记得儿子刚刚来德国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在森林里散步,儿子看了看我身穿的T恤衫说:“妈妈,你怎么穿得像小姑娘一样呢,你都老了,”我楞了有几秒钟,一句话说不出来。儿子看我不说话还以为我没有懂,他接着说:“妈妈,你难道不知道吗,你有一张老的脸。”我大发雷霆,“你这个不孝子!”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说过我,周围的人都“你真年轻,体型也好,看了就像二十几岁。”同事也总是说:“你们亚洲人就是显得年轻,你看你,连皱纹都没有。”平时听惯了这样话的我,怎么能接受他这样赤裸裸的话?在之后的日子里,我们总是因为这个吵架。看了“寿命无常”这章,我拿着书走到儿子跟前真诚地道歉:“几年前我对你发火,是错的。现在知道寿命无常,人老了没有关系,只要精进地修持佛法,岁数和皱纹我不再计较。”

  接受无常、看清现实,生活中我去除了多少令人发笑的遮遮掩掩、扭捏作态!更关键的是,人生苦短,什么时候死谁知道呢?!另一个办公室的一位工程师,去年的一个星期四下班关门的时候对同事说,“明天见,”可是他星期五就没能来得了。我和在美国的同事常常通邮件,去年的一天,我们接到秘书给我们发的讣告,这位叫DAVID的同事去世了,而我前两天还与他通了邮件。真像《普贤上师言教》里引用怙主龙树菩萨的偈颂一样:“寿命害多即无常,犹如水泡为风吹,呼气吸气沉睡间,能得觉醒极稀奇。”

  观修轮回过患时,我的世界扩大了:过去世中,我不知道在地狱、恶鬼道中待了多久;我作饿鬼时,几百年中连水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在地狱里,我喝的铜水比四大海水还要多。想到轮回的苦,我怎么也要在现在的生活中注意不再造三恶道的因。世界上只有佛陀揭示的道理是千真万确的。《普贤上师言教》用教证、理证,从生活中各个方面阐述世界的真相,使我们从而生起出离心和菩提心。它文字简洁而明了,字字珠玑,每每读来,法喜充满。我常常不由自主地把法本顶在头上,或贴在胸前,并且发了愿,终身携带《普贤上师言教》法本,每天读几页。

  闻法一年以后的一天,我坐在沙发上,思考我的收获。我拿出了以前的书一一做了对比,虽然传给我一句佛法的人和书,都是我恭敬顶礼的对境,但是都不能与《普贤上师言教》相比。于是想到,如果没有法王如意宝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中树立佛的法幢,我今天就不能有机会听闻这么殊胜的法,眼含泪水的我,在那一刻的心中对大圆满历代传承上师,特别是法王如意宝,还有他老人家培养出的如群星般的弟子们生起了无比感恩的心。我也理解了为什么希阿荣博上师无论在什么场合,都一再让我们不要忘记法王老人家的功德。10月末,我去瑞士苏黎世看佛舍利展,这个展览汇集了诸多圣者的舍利子,有迦叶佛、释迦牟尼佛、阿难尊者、罗睺罗尊者、五百罗汉、米拉日巴尊者、阿底峡尊者、宗喀巴大师、第一世嘎玛巴、十五世嘎玛巴等的舍利子,其中还有法王如意宝的圣物,我和同去的朋友特意在法王的面前长时间磕大头,感激他老人家对我们的恩德。

  人身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不虚、轮回过患,这是多么宝贵的观念。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却很少有人能用这样的观念来思维、判断、指导身边的生活。我常常在朋友们面前讲无常,讲地狱、恶鬼、旁生的苦,而令我惊讶的是,即使学佛人也不全有无常观。

  一位佛友听我说完无常后说:“在我的生活中是不会出现无常的,因为XXX。”还有一位朋友深情地对我说:“我来世肯定还能转生为人,我对这一点非常有信心。”很多朋友听我说完轮回痛苦,通常都很漠然,好像三恶道的痛苦是为别人准备的,这也让我看到那时还没读过《普贤上师言教》的我。另一位不信佛的医学博士曾以诧异的眼神看着我,说,“为什么要去西方极乐世界呢?这里的生活这么美好!” 真像上师开示《关于出离心》中所说的,“我们自以为明察秋毫,但往往只能看见我们想看见的东西,听见我们想听见的声音,而不是我们能看见、能听见的东西。”而自己呢?在我的心底,就真正建立起不造作的无常观了吗?在现实生活中,我真的仔仔细细地取舍因果了吗?真的舍弃今生了吗?对照法本里阐述的这些修法的精华窍诀,有多少被我用在我的生活里了?

  在观修时,我似乎理解了,人身难得、寿命无常、因果不虚、轮回过患,可实际中,我却仍然按原有的观念行事。在一天的行住坐卧里,我有多少时间用无常法来摄持自己了?人身难得,我还在浪费时间;寿命无常,我还在计划未来;因果不虚,忏悔时我还不专心。以前的高僧大德,因为暇满难得而无有空闲休息,甚至彻夜不眠,而我却每天都睡得很心安理得。从得到法本到闻思已经一年了,用法本仔细对照行为,我开始对自己有一些失望。

  尤其是我有了无常观以后不去鞭策自己,而是总去衡量别人。一天我跟一个佛友讲了几次无常后,看她还是不用功,最后一次我恶狠狠地说:“如果一个人知道了佛法而不去修行,就等于一个人守在河边儿最后渴死了。”我当时一点儿悲心都生不起来。一个朋友信佛后还看外道的书,我对她嗔恨了三天,也是一点儿悲心也没有。前行看似简单,而实际上并不好修。睿智如华智仁波切在他的上师面前听闻了二十五次前行,很多西藏的高僧大德一生中都修过很多次,而我才修了一年,当然不够,尽管如此,我还是很郁闷、很困惑。菩提路上做到知行合一真难呀。

  学佛以后虽然我已很少吃肉了,起码绝不会自己动手做,可每逢有聚会,或者站在放满烤肠、风干腊肉的橱窗前,我的抗拒心理就会土崩瓦解。每逢葡萄酒节到来,坐在葡萄架下,秋风徐来,酒庄里热情的主人拿出各种口味的葡萄酒让我们品尝,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品着“美酒”,那一刻,真觉着惬意。奥地利有一条古老的、布满葡萄酒窖的街道,我们旅游时曾在一天内走访了200个酒窖,走到近黄昏时,连自行车也推不动了。德国有历史悠久的啤酒酿造技术,所酿啤酒醇厚、多样,仅在法兰克地区这样的酿造厂就有300个。我喜欢喝深色麦芽啤酒,也学会了什么啤酒用什么杯子来盛,怎样才可以倒出完美的泡沫。如果朋友聚会是被安排在啤酒节上举行,就更少不了一番痛饮。有一次,一个承运商邀请我们部门的所有同事到汉堡,展示了他们公司的集装箱码头,领着我们参观他们堆放咖啡等的货场,到了晚上,又租了一条游船招待我们。一位黑人小姐热情地给我们端来各种各样的葡萄酒、啤酒、烈性酒,整整一个通宵,我们跳舞、聊天、品酒,欣赏汉堡夜景。最后我们都喝多了,第二天要不是同事打电话给我,我差点儿没有赶上出租车。至今,汤姆一到部门聚会,还愿意描述我在汉堡是怎样酩酊大醉的前前后后。那年拜五台山,皈依师要授我五戒,罪业深重的我竟回答:“不行。我还有很多放不下。”

  一年之后,我看到一篇写希阿荣博上师在藏地弘法的文章,讲到了正在发高烧的上师不顾身体虚弱,为众生开示因果取舍的道理,在场的藏民们在上师面前纷纷发愿,断除杀生、饮酒等陋习,我当即被感动了。对于这些生活在条件艰苦、天寒地冻的高原上的纯朴牧民来说,可供食用的东西本来就很少,他们尚且可以做到断肉、断酒,那我还在这里矫情什么呢?惭愧之下,当青藏高原上虔诚的藏民举起右手在上师面前发誓时,阿尔卑斯山脚下的我也举起了右手。大成就者的加持不可思议,此后当我再看到那些食物,竟不再为之心动了。我的举动当然也招来不少异样的目光,也许他们觉着我这样是委屈自己,似乎生活中少了很多“乐趣”。我当然想让他们知道,这些东西与解脱相比是多么的不重要,但我更想让他们知道的,是在我心中一直保留着的、从上师那里获得五戒戒体时的那种幸福感。

  现在,有一种认识在我内心逐渐清晰了:在我的修行路上,佛陀的伟大思想,只有通过上师的诠释,才能走进我的心里。这就是为什么,这次上师为我们开显《普贤上师言教》——《前行笔记:缘起》的讯息是那样的令我心花怒放。

  窗外的大地,一片银白,厚厚的积雪压弯了松枝,欧洲迎来了它百年以来的第一个银色圣诞。佛堂里摆放的白色的秋菊、红黄相间的玫瑰、鲜艳的“一品红”、还有不知名儿的小白花,在上师和诸佛菩萨像前争奇斗艳。坐在红烛闪烁的佛堂里,我开始了今天的早课,修到上师瑜伽时,又让我想起了《前行笔记:缘起》。这是希阿荣博上师赐与我们的珍贵礼物啊!感恩,心如潮涌,一次次地抽泣,读诵已连不成句。上师,弟子恭请上师的前行开示。愿弟子,削骨为笔,剥皮为纸,刺血为墨,愿上师的法语,书写在弟子的心间。愿厌离轮回的出离心、利益众生的菩提心在一切众生相续中早日生起、圆满!

  弟子顶礼上师莲足。

 

拉姆西合十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