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从北京到成都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从北京到成都

前言

  藏历铁虎年(公元2010年),这一年恰逢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建立喇荣五明佛学院三十周年。法王如意宝离开我们也已经整整六年了。

  当年,在法王圆寂后,由门措上师担任五明佛学院的院长,继续高举显密佛法的圣幢。为协助门措上师管理学院,法王如意宝的几位心子曾一起商议,由大家轮流协助门措上师负责佛学院的日常管理,共同护持大恩上师弘法利生的道场,继承法王弘法利生的事业,报答法王的恩德。按照当年的约定,今年由希阿荣博上师和益西彭措堪布负责协助门措上师管理学院的日常工作。

  “法王如意宝示现圆寂后,很多人都担心佛法会从此衰微,但这几年看到法王培养的弟子在用各自的方式,不遗余力地弘扬佛法利益众生,我们心里都非常高兴。他们可以说就是法王如意宝智慧身的殊胜显现。”几年来不少佛弟子都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新年伊始,希阿荣博上师带病回到了五明佛学院。

  得知上师已经回到佛学院的消息,学院的管家、堪布们纷纷前来探望,并准备与上师一起商量今年佛学院的工作安排。虽然大家都是共同修学多年的金刚兄弟,彼此之间再熟悉不过,虽然上师此前也曾经多次示现病状,但此次见到上师的时候,所有人都吃惊不小:疾病让上师的身体消瘦得太多。为了祈祷上师早日康复,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管家堪布们开始组织五明佛学院藏族、汉族僧众念诵《药师经》、《长寿经》和长寿佛心咒等经文。

  经过一段时间紧张的工作,佛学院的各项工作已经基本安排妥当。看着上师的身体状况,大家开始劝上师到汉地进行治疗,毕竟佛学院海拨四千多米的高寒环境实在不利上师身体的康复。

  几天后,带着道友们深深的祝福和祈愿,病中的希阿荣博上师离开了五明佛学院。

北京  天津

  2010年4月,希阿荣博上师到达了北京。与以往不同,看着上师憔悴的表情,弟子们初见上师的喜悦被一种深深的不安与担心代替。“师父怎么瘦成了这样?”大家心里反复这样想着。为了让上师的病情早日好转,弟子们开始竭尽全力地四处寻医问药。有的弟子还特意向上师推荐了一位天津的名医。接下来一二个月的时间里,好像永远也做不完的各项检查和没完没了的各种药物成为了上师这段生活的主要内容,而上师也不得不辗转奔波于京津两地。看着辛劳的上师,所有人都心中都默默地祈愿:希望大家这一切一切的努力能功不唐捐,祈祷三宝的加持能为圣者遣除病难。

  六月初,上师的病情稍稍稳定。

  “这次我来北京和天津看病,因为病情的原因,可能是我在汉地呆得时间最长的一次了。这段时间,看到一些地方杀生非常严重,众生的灾难也很多,心里就很想能放一次生,尽我们的一点力量解救一些众生的生命。另外,听说几十年前在唐山发生的地震中死了很多众生,我想这其中大多数人可能至今还在恶趣中感受痛苦,所以这次很想去一次唐山,为当年在地震中失去生命的众生超度。为他们好好回向发愿。”一次在与几位帮助此次看病的弟子的谈话中,上师说出了自己的心愿。在得知上师的心愿后,几位弟子都对上师的身体有些担心,但所有人都相信,虽然灾难过后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但以圣者和佛法不可思议的加持力,一定会让那些还在恶趣中漂泊的众生很快脱离苦难。

  经过观察,上师决定将放生的时间定在6月19日,而地点就在距唐山最近的大海之上。三十多年前,那场巨大的灾难,让几十万众生生命瞬间消失的同时,也让世界上所有人都记住这座城市的名字。

  因为上师此行是专为治病而来,没有通知更多的弟子见面,所以知晓上师在北京的弟子并不多。因为缺少人手,有的弟子还通知了自己的朋友来帮忙,这些人当中有不少人还没有皈依,对佛法更是知之甚少。为了能让上师此次放生更加圆满,不少人提前一两天就来到了唐山,大家一边在海上收购渔民们刚刚打捞上来的螃蟹、鱼和贝类等众生,一边联系租船,为在海上的放生做着准备工作。因为早上正好是大海退潮的时间,考虑周全的弟子决定连夜将提前在渔民处和市场上购买的众生装船,赶在潮水退去以前驶入深海区域。清晨平静的海面上,这些幸运的众生在虔诚佛子的看护下,等侍着上师的到来。

  6月19日,天刚刚亮,上师一行就从北京出发。车队刚刚驶上通往唐山的高速路,路面上就被浓浓的雾气笼罩,能见度很低,这样的景象在初夏的北京并不多见,大家不得不放慢车速,小心驾驶。几个小时后,上师一行终于到达了唐山附近的海边。顾不上休息的上师马上登船,几条机帆船载着上师和弟子们向深海驶去。一个多小时的航行后,已在海上等候多时的弟子们终于与上师会合。

  放生开始了。弟子们拿出法本,开始一边念诵放生仪轨一边在这些众生的身上施洒甘露水。大海上响起了佛子们虔诚的诵经声,一声声佛菩萨的名号、一句句极具加持的咒语进入了这些重获生命自由的众生的相续之中。

  圆满念诵完放生仪轨,大家开始把一袋袋鱼和贝类放入大海。但在放螃蟹的时候,遇到了一些小小的“麻烦”:原来这些刚刚从海里打捞上来的螃蟹,已经被人用绳子和皮筋紧紧地捆住,丝毫动弹不得,有的绳子因为系得过紧,已经深深地嵌入了它们的肉里,这些众生此时所忍受的痛苦可想而知,而螃蟹们不断吐出的气泡和瞪得大大的眼睛似乎也在诉说着心中的愤怒。今天如果没有上师的到来,这些被视为人间美食的众生,用不了多久就会在更大的苦难中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而这些牢牢系在身上的绳索也将伴着它们走向生命的终点。“这些人对众生真的一点慈悲心也没有啊!”看到这里,上师不由得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千百年来碗里羹,怨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且听屠门夜半声。”因果的法则丝毫不会错乱,不知道今天如此对待众生的人,将来会承担怎样的果报。末法时期,如果不遇正法,大多数人在失去宝贵的人身后,来世恐怕会堕落恶趣。“上师三宝的恩德自己生生世世都无法报答啊!”许多人在学佛后,回忆起自己从前的经历和所作所为时,都会由衷地发出这样的感叹。

  在上师的带领下,弟子们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剪刀,开始小心翼翼地为一只只螃蟹剪断身上的绳索,又在它们的耳边念诵着佛号将它们重新放入大海。因为此次放生共筹集了近百万元的善款,购买的螃蟹数量较多,所以整个放生过程持续了几乎一整天。下午三四点钟,几条船上的螃蟹都已经放归大海,这时上师走进了一条船的驾驶舱,拿起了麦克风:“今天来到唐山放生,我们大家一起解救了很多众生的生命,现在放生已经圆满结束。另外,我听说在三十多年前,这里发生的地震让很多众生失去了生命,我们现在将放生的功德全部回向这些众生,希望他们都能够早日离苦得乐,最终往生极乐世界。”说完,上师开始念诵“破瓦法”,为那些在三十年多前的地震灾难中失去生命的众生超度。深沉而有力的诵经声在无边的大海上回荡着,放生的几条船上,弟子们也一个个双手合十,心中默默祈愿:那些曾经被灾难夺走生命的众生早日解脱。超度结束后,上师最后讲道:“我们今天的放生已经结束了,现在大家一起念诵《普贤行愿品》,发愿回向。”于是,船上的弟子们开始共念《普贤行愿品》,与上师一起发愿。

  念经结束,一些跟着放生但并没有皈依的人来到上师身边,向上师说出了自己此次参加放生后心里的感受:“上师,我们以前看到这些众生一般都是在饭店,当时在我们眼里它们只不过是供人享用的一种美食而已,从来没想过它们也和我们一样,是有苦乐感受的活生生的生命。今天参加放生,对我们的帮助实在太大了,看到一只只被捆得紧紧的螃蟹,再回想起以前餐桌上的情景,真的知道了那些所谓‘人间美食’背后隐藏的真相,我们非常后悔往昔所做的这些恶业。今后一定不会再做杀害众生的事了。”看来,今天的放生不但改变了那些被放生命的命运,也同样改变着这些参加放生的人的命运。几天后,经过自己的观察和抉择,这几位还没有皈依的信众在上师面前皈依了三宝,正式成为了诸佛菩萨的弟子。

  从唐山返回北京,天色已晚。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上师仍然不得不继续往返于京津之间,接受各种治疗。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