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不枉今生

  最近一位老朋友患了重病,在外地住院,我决定利用周末飞去看她。去之前,一再为她祷告。

  这位朋友是个医生,她工作所在的医院是省里最好的,她本人也是个专家,专为省市领导作保健医生。因为她的医术高超,医院一直没同意她退休。长期繁忙的工作,使她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身体。

  我们已经多年不见,她又重病在身,事前我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一进病房,看到她的样子时,我还是愕然。由于几个月来不断地使用激素,她整个人完全变了形,而且药物的副作用使她的反应迟钝了,思维也远远跟不上我们大家的谈话节奏。无常的力量再一次震撼了我,看来任何人在无常面前都是没有特权的。

  她的家就住在医院的宿舍区,但他们俩口现在有家不能回,一起住在病房,医生不允许她走出房间。但当天晚上,她坚持要到餐馆陪我吃饭。

  吃饭时,我跟她聊了学佛,聊了藏传佛教,还聊了宁玛巴、法王如意宝、上师,以及朝拜塔尔寺。我的喜悦心情和信心感染了她。她主动要看希阿荣博上师法相,我欢喜地说:“上师法相是见解脱。”她也对上师法相赞叹不已。次日再去探望,她平静多了,不那么焦躁了,逐渐明白了要调整身心、改变生活方式、善待生命。临别时,她拉着我的手不放,说:“是你把好福气好运气带给了我,这两天我好多了,快让我再拉拉你的手。”我心里明白,是上师的慈悲加持使她的身心有所变化。

  由此,我开始想到我自己的人生,它是怎样开始变化的。我人生的种种变化,也是来源于希阿荣博上师的加持。讲起这些变化,当然最好也从上师讲起。

  那是在05年的夏天。一天,一位师兄说藏地来了一位大活佛,让我去见。到了约定地点,人非常多,师兄出来带我进去。走到大厅门口,在十几步远的前方,端坐着一位魁伟、庄严、和善、英俊的僧人,他身着黄色僧袍,我觉得他全身金光闪闪。我站在原地没动,脑子一下空白了。过了一会儿,师兄一再叫我,我才醒过来。

  来客都走了以后,师兄赶紧带我来到希阿荣博上师面前。那么近地跪在上师身前,我感到上师更加高大。上师表情沉静、平和、慈善,说话缓缓的,非常和蔼。记得我说希望得到上师的影像资料,因为光盘比书更容易让朋友们传看,更易接受。上师说:“快了,正在做,再有二三个月就可以做好了。”我听了很高兴,也进一步体会到了上师的亲切和平易。

  转眼到了05年底,希阿荣博上师再次来到这个城市,我高兴极了。下了班,就急忙赶去见。当时,上师正在房子的里屋接待客人,师兄让我先在外屋等一下。这时我见到一位出家人正在和一位男士聊天,他的一句话深深打动了我:“如果对佛法没有信心,就像扣着的碗,接收不到佛法的甘露;有了信心,就如同碗翻过来了。”虽然去之前师兄并没跟我提皈依的事,但是这个出家人的讲解却使我对皈依有了强烈的愿望。后来,我们进到里屋,见到上师,我先说出了我对皈依的顾虑:一是怕没有那么多时间做功课;二是,我的一位大姐,全家皈依了一位师父,是一座寺院的主持,她给了3万元。我对此不大理解,觉得不应该用那么多钱。上师始终微笑着,又温和地说:“没问题,不用给钱。”我完全没有顾虑了。这时,照顾上师的师兄进来说:“晚饭准备好了,请上师先用,不然就凉了。” 上师说没关系,坚持先做皈依。

  在授皈依戒的仪式上,上师严肃的表情、浑厚的声音使我感到了佛教的庄重和神圣。在上师弹响指的一刹那,我的目光与上师的目光相遇,从上师清澈而深邃的眼神里,我接受到了一种莫名的东西,它令我的心安定而坚强。授皈依戒后,上师拿出皈依证给我,上面写着上师取的名字“安乐天女”,我很喜欢。比起皈依仪轨的神圣和庄严,我之前的那些顾虑显得太可笑了。上师嘱咐我要每天念诵一遍《金刚经》。随后我说:“听说上师的家乡很美,”上师说:“是的,你来看看吧。” 这时,师兄又来催上师吃饭,我们便赶紧告辞了。

  由于各种原因,我至今尚未去德格。这件事已经成了我眼泪的阀门,尤其近半年来,思念上师日甚,每每想到上师的话,眼泪就止不住奔涌而出。

  我的确不是一个精进的弟子,愧对上师。由于工作需要经常出国,又在国外连续工作了一年多,所以三四年中,根本没有按照上师的教诲做功课。但有幸的是,去国外长期工作之前,我跟随一位老居士去了五台山,请了一部《金刚经》仿金箔本,带到了国外,还带上了《普贤行愿品》的法本,佛祖法相、金刚萨埵法相、法王如意宝法相、上师法相、玛钦护法法相等一些加持品。

  08年春节前,我回国休假,听说希阿荣博上师正在北京,我喜出望外,盼望着能见到上师。那天,大厅里坐满了人,我坐在靠墙边。不一会儿,听到一阵豪爽的笑声,上师来了!我赶紧俯身低头,恭敬地迎请上师。上师落座,精神很好,谈笑风生,与多位熟悉的居士打趣,气氛也开始越来越活跃、温馨。我虽然坐在最后一排,但是整个身心被上师摄受住,没有了任何念头。我目不转睛地凝望着上师,惟恐漏掉上师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法语。上师开示说:“你们不要来看我,北京这么大,要跑那么远的路,用很多时间,有的人已来几次了,你们能在家里好好念经就是最好的。”在师兄翻译上师讲话的间隙,上师就一颗接一颗地吃面前的一盘冬枣,像个小孩子那样高兴。我看到上师纯真可爱的样子,笑得更开心了。也许是我太投入,全神贯注、兴奋不已,师兄问我:“你有两年没见到上师了吧?”我点点头。开示结束后,师兄带我到上师面前,介绍说我一直在国外工作刚回来。上师很有兴致地问是在哪个国家,那里怎么样。随后上师用法器为我们一一加持。多么想亲近上师啊!但是考虑到留给大家与上师说话的时间,我们赶紧告辞了。

  这一次见面使我受到很大的加持。上师自在圆满、喜笑颜开的形象,在每一次我忆念上师时就立即鲜活地显现,而且我每次感受到的喜悦和激动都无异于亲见的体验。

  我公司是本行业第一家进入欧洲市场的中国企业,但是在08年夏天回国休假后,我主动辞去了职位,作为一名普通员工留在国内工作。对于我的选择,亲戚朋友都能理解,支持我尽母亲的责任,陪伴儿子度过中考、高考这个重要成长阶段。同事们不理解,猜测也颇多。有位学易经的老同事对我说:“你这是大智慧。”我没有解释,可是心里很明白,自己何德何能,谈不上有多少智慧,完全是上师三宝的加持!因为一方面,把儿子培养好是我的责任;其二,出家人不是有三年三月三天闭关之说么,我发愿用陪伴儿子上高中的三年时间,潜心修行。

  自我边缘化的选择,给我带来了喜乐和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出离心的增上,使我由内到外地轻松:不再忙于应酬和外事活动;成全了我食素;有了更多时间做功课;能够完成以前无法想象的共修念咒;读书的速度和数量也明显增长。每天都法喜充满,真正体会了上师所说的“岁月静好”。放慢脚步、放缓生活节奏,心越来越细致,觉察,自省,维持正念,对治习气,于细微处抉择因果。以往我想到的只是做不完的事,现在我看到的是很多需要帮助的人。从他们每个人身上,即使是咿呀学语的小宝宝,我都能发现灵性的光辉。皈依上师四年后,我才真正做到心灵皈依!喇嘛钦!

  2010年初,从菩提洲网站上看到上师病重的消息,我哭了多次。我感叹自己福报太浅,今生得遇大恩上师,却因为世俗的羁绊,没能追随上师修习正法,真是可悲。玉树地震时,我实在惦念上师,就发了短信去问候。次日,收到上师的回复,我激动得心跳加速。上师说:“我们这里没问题,请放心,你要精进学佛,多看书,多看菩提洲网站。”我既兴奋又惭愧地把短信看了很多遍,此后也常用这条短信提醒自己铭记上师的教诲,精进修佛。每天按照上师在《如何做功课》中开示的仪轨去做功课,按照上师的教诲关照生活中的细节,并以一切善根和修行向上师作法供养。

  虽然见不到上师,也不敢打电话,怕影响上师治疗,但是弟子的心无时无刻不在忆念着上师,加持之流倾注着我的身心。顶果钦哲法王法语:“虽然上师在我们面前呈现的是平凡的人形,事实上,他的心与众佛无二无别。上师和佛陀之间的唯一差别,就是上师对我们的慈悲,而这个慈悲事实上已经超越所有过去的诸佛——因为虽然过去诸佛都已得到完美的证悟,但是我们既无法亲自见到他们,也无法听到他们的开示。而我们的心灵老师,是在我们此生中来到这个世界。我们可以见到他,从他那里得到指示,引导我们离开六道轮回的泥泞,走向证悟。”(《顶果钦哲法王传》)。

  一天早课供水,我端着一碗水走向佛堂。由于水很满,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捧着,缓慢地挪步。此时突然想起上师言教“伤人莫若言语,护口如捧滚油行”。我这还只是捧水呀,如果是滚油,那得需要多么小心呀!想起过去,自己还不知造了多少口业,伤了多少人,今后切切要慎言了。供水供香后,坐下念经,从我这个角度望过去,觉得碗里就如同没有水,是空的。忽然一点香灰落入碗中,漂在水面。我恍然领悟,如果心灵清净如本真,就见空性;有丝毫染污,就不能彻见空性。

  一天早课前准备供灯,我先在厨房点燃了一盏酥油灯,端着走向佛堂,因为天还没完全亮,屋内又没开灯,在昏暗中只觉得酥油灯非常耀眼。后来走到佛堂门口时,屋里开着灯,酥油灯的光亮就不明显了。在那个当下我想到:末法时代,就如同没亮的天,黯淡中才更需要我们持佛陀的正法明灯。

  一天下班回家,看到一只小黄狗跑过马路,一辆小面包车紧急地刹住了车,而小狗则从车前跑到路对面,这时,狗的主人从面包车后面绕过去抓它,可是它却又从车底下返了回来,跑到车轮边它突然停住了。按我以往的经验推断,面包车里的司机应该是看不到小狗的。这时,车子又启动了,车轮从小狗的后腿部轧过他的身体。刹那间,我尖叫了出来。小狗仰在地上痛苦地哀号,主人跑过来把它抱起来。此时我已是两腿发软,心慌眩晕,近于虚脱了。终于走到家,进门就一屁股坐下来,儿子关切地问:“你怎么了?脸色那么不好。”我刚一开口,就忍不住双手捂着脸大哭起来,边哭边讲,我说:“当时只有我能看到小狗在车轮边,如果早一点大叫一声,司机就不会开动车,就能救了小狗。如果小狗死了,那就是我害了它。”儿子从未见过我如此失态,也不知该怎么安慰我,直到做晚课时,我仍然未能释怀。我在上师像面前哭诉,忏悔自己的不勇敢、不慈悲、没智慧。

  过了两天,我路过那里,看到了小黄狗被主人抱着。它没有死!我太高兴了。但是我仍然不能原谅自己。这件事也让我深刻地领悟,其实从某种角度看,我们也像小黄狗一样,全然不知各种灾难可能会突然降临,如果没有上师的护持和指引,就必然受到伤害,在世间是这样,在中阴更是这样。

  有一天,我忽然想应该去朝拜塔尔寺,就动身了。到那儿已近中午,导游告诉我寺庙正有法会。在塔尔寺,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了“跳欠”,就是跳金刚舞,也第一次亲眼看到了“火供”。在大金瓦殿门口的台阶上,我看到有很多磕大头用的垫子,就问身边的一位僧人:“我能用吗?”他说:“可以呀。”于是我高兴地在上面磕了21个大头。来到殿内,我正准备叩拜,就听到一位僧人对我的导游说:“她真虔诚,让她进来吧。”导游兴奋地对我说:“你赶快跟师父进去,里面一般是不让进的”。“里面”就是被保护起来的银塔,银塔里面有为宗喀巴大师母亲盖的石塔,石塔里面有宗喀巴大师的脐带血落地生成的菩提树。我以头触塔,并叩拜,师父又说:“我给你点个金灯吧。”随后拿出一支金盏酥油灯,由我点着后交给师父,师父把灯盏放在我头顶上加持。到小金瓦殿时,正赶上僧众在供护法,我也请求在殿里诵经。此次朝拜的殊胜超出了我的预料。结束了此行,望着塔尔寺渐渐远去,那浑厚悠远的经鼓声传来,满心喜悦。

  以前我曾羡慕儿子,青春年少就有自己的目标,振振有词“每个人都有一个使命的”,而我活到30多岁尚未理清自己的目标。学佛后,我发现了自己的使命:鞠躬尽瘁,做弘法利生洪流中的一滴水。

  现在,我的生活简单、清净、美好,喜气洋洋。这喜悦中,有一片清亮的蓝天、一朵含笑怒放的小花、儿子的一句话——“老妈,我到菩萨面前反思了” 、丈夫的一句话——“都是佛祖保佑”,有妹妹的两个小宝宝所念的六字真言和妹妹一家放生的心愿,朋友们对希阿荣博上师的赞叹和喜爱……

  还有,我找到了生生世世的依怙,不枉今生!

                                  
                              德捷拉姆 2010年6月15日
                             (庚寅虎年端午前夕)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