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希阿荣博上师昌都、玉树弘法纪实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09年10月希阿荣博上师昌都、玉树弘法纪实

  2009年10月,希阿荣博上师驻锡在扎西持林。

  忙碌的夏季刚刚过去,上师每年十一月的放生还未开始,一年当中真是难得有这样的时间调理一下身体,扎西持林独有的祥和与安静对上师来说应该是最好的良药。就在这时,来自远方的一个电话,让上师不得不结束休养,再次踏上了弘法路程。

  电话是从未与上师见过面的西藏昌都代东寺的秋林仁波切打来的,电话中,仁波切请上师赴昌都参加法会。秋林仁波切如今年事已高,在早年即被第二世蒋扬钦哲仁波切与十六世噶玛巴尊者共同认证为宁玛巴大圆满祖师、与第二佛陀莲花生大士无别的秋吉林巴尊者的第四世转世活佛。几十年来,仁波切弘法利生事业广大,声名远播,已成为宁玛巴诸多教法传承的持有者。虽然上师与仁波切从未见过面,但两位圣者神交已久。几年前,仁波切还专门来到扎西持林,希望能与上师见面,但因因缘尚不具足,上师当时不在扎西持林。此后不久,仁波切委托自己的儿子才旺嘉措活佛将象征佛陀身口意的一尊由第一世秋吉林巴尊者取出的伏藏金刚持佛像、一部经书和一副古老的铃杵带到扎西持林供养给了上师。才旺嘉措活佛多年前在喇荣五明佛学院修学时,还曾向上师供养过一幅第一世秋吉林巴尊者一日之内画出的绘有文殊菩萨的古老唐卡。由此也许可以看出两位圣者累世的甚深因缘。不久前,因众生的福报,仁波切的身体示现病状,为祈祷仁波切长久住世,代东寺以及代东寺周边的几十个寺庙的僧俗信众准备为仁波切举行长寿法会。法会几天后就要召开,而迎请到希阿荣博上师参加法会并与上师见面,是仁波切的一个心愿。

  应化世间利益众生的高僧大德长久住世,可以使佛法兴盛、众生受益。放下仁波切的电话,上师决定前往昌都,参加秋林仁波切的住世祈祷法会。札煕寺的亚玛泽仁活佛、炉霍的刀登活佛等也得到上师开许,与上师一同前往代东寺。

  10月18日,上师一行从扎西持林出发。藏地的秋天景色更加别致:山顶之上白雪皑皑,白雪之下层林尽染,而草原上一条条河流在这个季节也变得清澈舒缓。车行至马尼干戈后驶离大路,转向石渠方向。从车窗向外观望,路边的藏民与周围的景致组成了一幅生动的画卷:同样的环境中,有的忙忙不休,有的轻松自在;有的看上去生活确实有些艰辛,有的又似乎是锦衣玉食。“同是生活在一个地方,同是一样的生活环境,但有的人非常安乐,有的人又非常痛苦,因果真是不可思议啊!”看着车窗外的这幅“画卷”,上师对身边的亚玛泽仁活佛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车到石渠,由于海拔的逐渐升高,高原的景色更加明显,路边的座座寺庙和白塔也就更让人浮想联翩。“在历史上石渠是佛法兴盛之地,仅仅最近这一百多年中,这里就出现了很多高僧大德,当年华智仁波切、麦彭仁波切、托噶如意宝和法王如意宝等大成就者都曾在这里闻思修行广转法轮,利益了无量的众生,想想那时这里佛法的兴盛和他们弘法利生时的情景……”上师的话没说完就停住了,车里的人也都无奈地望着窗外。

  傍晚时分上师一行到达了青海玉树。代东寺的一位活佛早已经带着寺庙的十几位僧人等候在这里,当晚上师一行就住在了玉树。

  10月19日上午,在代东寺僧人的引领下,上师一行离开玉树,向着代东寺行进。玉树至昌都需要一天的路程,快到代东寺时,公路上赶赴代东寺参加法会的车辆和出家人渐渐多了起来,平日本没有什么车辆的公路此时甚至略显拥堵,这时一个车队进入了大家的视野,代东寺的僧人们更是停下车,站在路边等候。原来也是前往代东寺参加法会的玉树当卡寺的都穆曲杰仁波切一行。与秋林仁波切一样,上师与都穆曲杰仁波切此前也未曾见过面。见面后,两位圣者相互献上了哈达并以碰头礼相互致意。都穆曲杰仁波切如今已年逾六旬,是藏地享有圣誉的大成就者,在噶举派中有着非常尊贵的地位,至今噶举派僧人日常念诵的历代上师祈祷文中就有向历代都穆曲杰仁波切祈祷的内容。第一世都穆曲杰仁波切曾经是第一世噶玛巴法王的上首弟子,从那时开始仁波切就与噶玛巴法王有着甚深的因缘,这一世都穆曲杰仁波切也是由十六世噶玛巴认证,后来又应大司徒仁波切之请,为十七世噶玛巴法王进行了本尊灌顶与佛法的传承,如今仁波切已经为一万多名僧众传授过出家戒律。

  上师与都穆曲杰仁波切相见后,大家又重新上路。车行不久就到了代东寺安排在路边的一个供大家临时休息的地方,一座藏式帐篷内寺庙僧人特意安放了两个法座,都穆曲杰仁波切与上师来到这里时,被僧人们一同迎请上了法座。刚上法座,代东寺的僧人与前来参加法会的各寺庙的喇嘛开始向二位圣者供养哈达。此处距离代东寺已经不远,稍事休息,大家继续前行。快到代东寺时,信众们点燃供养的桑烟,身着盛装的马队、车队也来到上师们的车前,向上师们挥舞哈达,公路两边更是人山人海。秋林仁波切此时已在寺庙门口等候,下车后,秋林仁波切、都穆曲杰仁波切与上师一起走向经堂,僧人们同时为三位圣者撑起了宝伞,代东寺及来自各地寺庙的几百位僧人组成了一个长长的队伍,随着梵呗海螺声响起,三位上师走进了代东寺的经堂。

  代东寺的经堂很大,可容纳寺庙的几百位僧人同时共修。这时寺庙的几位僧人请上师登上法座,出于对秋林仁波切与都穆曲杰仁波切的尊敬,上师决定只坐在下面为普通僧人安排的座位,坚持不上法座。这下可难坏了这几位僧人,大家握着上师的手一再祈请,这时秋林仁波切好像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老人家亲自走过来,对上师说道:“今天请您登上代东寺的法座有着非常特别的缘起,您一定不要再推辞了。”说着,秋林仁波切就像相识已久的老朋友一样,亲切地挽起上师的手走向法座,虽然从未见过面,但看着这一场景,所有在场人都被深深地感动。待上师与都穆曲杰仁波切在法座上安坐后,秋林仁波切向法座上的两位上师敬献了吉祥哈达。接着,代东寺的一位活佛代表代东寺宣讲了寺庙为迎请两位上师撰写的“五圆满颂词”,宣读完毕后,几位僧人抬出一只大大的曼扎盘,开始向两位圣者供养曼扎。

  迎请仪式结束时已近傍晚,上师一行来到了寺庙安排的住处。晚饭后,秋林仁波切来到了上师的房间:“在藏地,您与都穆曲杰仁波切是我最崇敬和最具信心的两位上师,这一次能将您两位上师同时请到代东寺,是我很久以来的一个愿望。前一段时间我身体不好,本来不想再去看了,但寺庙和家人执意要我去看病,在医院无论是手术还是别的什么治疗,我自己从没感到一丝痛苦,只是看着照顾我的人着急的样子,心里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现在您能来到了代东寺,我的心愿已经圆满,就是马上离开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以后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修行了。”仁波切说这些话时身体看上去仍然有些虚弱,但在面对生死时表现得如此平静,真让人心中钦佩这位大成就者修行的境界之深。秋林仁波切讲完,上师取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尊长寿佛像、一部经书和一尊佛塔供养给了秋林仁波切,祈请仁波切长久住世。本来仁波切长久住世的仪式明天才正式举行,上师此时就先将供养交给仁波切,这多少有些出乎随行弟子们的意料。

  仁波切走后,参加此次法会的许多寺庙的活佛、堪布和出家人纷纷来到上师的房间拜见上师,虽然有不少人都是第一次见面,但大家在一起的交谈很是亲切。一些在代东寺附近寺庙的出家人,开始向上师祈请,希望上师能在法会结束后,到他们的寺庙广转法轮。这里面就有一位曾经在喇荣五明佛学院修学过的益西堪布,益西堪布几年前离开佛学院后,就回到家乡的日给寺。现在日给寺规模不大,而且寺庙的物质条件也有些匮乏,但与其他寺庙不同,那里现在正有几十位年轻僧人在益西堪布的指导下修学,年轻的僧众最关乎佛法的未来,虽然日给寺路途遥远、条件艰苦,但在众多祈请上师前往的寺庙中,上师唯一只选择了日给寺,同意在法会结束后,前往日给寺。

  10月20日,按照法会的安排,这天代东寺和所有前来参加法会的僧众在寺庙的经堂共同念经修法,祈祷秋林仁波切长久住世。下午由都穆曲杰仁波切主持长寿法会仪式,并向秋林仁波切供养了祈祷长久住世的曼扎,随后参加法会的各个寺庙代表和周边对仁波切具足信心的信众向秋林仁波切进行了广大供养,祈请仁波切长久住世。长久住世的祈祷仪式进行了整整一天。祈愿以历代祖师殊胜愿力的加持,以高僧大德谛实力的劝请,以信众们虔诚的祈祷,秋林仁波切能长久住世,利益更多的有情众生。

  当天晚上,都穆曲杰仁波切来到上师的房间,两位圣者在一起进行了长时间的谈话,话题也从佛法的弘扬谈到了藏地环境的保护,又从个人的经历谈到了寺庙僧众的修行,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10月21日,应秋林仁波切的祈请,上师为参加此次法会的僧俗信众做开示。因为秋林仁波切在这一地区的影响,此次前来参加法会的信众超过万人,开示的地点安排在代东寺大经堂外的空地上。这天一早,经堂外就坐滿了前来听法的信众,藏地十月的天气已经比较寒冷,再加上几天来这里一直在下雪,落地即化,使得地上到处是冰冷的泥水,但前来听法的各寺庙的出家人和在家信众们丝毫没有受到环境的影响,大家席地而坐,等待着上师的到来,情景让人感动。

  上午十点钟左右,上师登上法座开始为信众开示:“秋林仁波切几年前示现身体不好,这次寺庙为仁波切举行了长久住世法会,我本来只是参加法会,没准备讲法,但昨天秋林仁波切要求我一定要给大家讲一讲法,按照仁波切的要求,我今天给大家讲一讲。”随着上师的开示,下面的信众开始向法座上的上师供养哈达,无数的哈达如波浪般涌向上师的法座:“大家不用供养这么多哈达,你们认真地听法,今后按照佛法的要求去做才是最重要的。”看到这里,上师一边示意大家安静一边继续讲道:“下午都穆曲杰活佛要灌顶,所以我想抓紧时间,给大家讲一些修行中比较重要的内容。噢,对了,我说的话你们能听懂吗?”因为上师家乡的德格口音与这里的口音差异较大,担心大家听不懂,上师特意问了一下。听到上师的问话,大家马上举手示意上师可以听懂。“我担心你们听不懂我讲的话,以前在五明佛学院的时候,法王如意宝和学院的大多数人讲的都是色达话,因为我讲的是德格话,法王让我学一学色达话。我还是很认真地学了,但没学会,所以在学院不会讲色达话的人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听到这儿,大家也会心地笑了。

  “其实在听法的时候,如果听不懂或者不能全部理解也没有很大关系。因为佛法的内容都是佛陀和祖师们传承下来的金刚语,这些话语本身加持力就不可思议,只要发心清净,认真地听闻,功德一样很大。佛经中记载过,即使只听到传法时使用的海螺等法器的声音都会在相续中种下解脱的种子。”上师继续开示道:“修行佛法,我认为最重要的就是要先端正自己的发心!这个发心的内容就是我们发愿修行,最终成就佛果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个人的安乐,而是为了帮助所有的众生,让他们得到最终的解脱与安乐。为什么呢?因为在无始的轮回当中,没有一个众生未曾做过我们的父母,做父母的时候,他们对我们的恩德很大。我想这大家都能现量看得到的。比如说在人道当中,父母总是舍不得吃舍不得喝,把自己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钱财毫不吝惜地用在子女的身上。旁生里也是这样,牛羊虽然不会讲话,但你看看当它们找不到自己孩子时痛苦的表情,就知道它们对子女的疼爱之心。即使是那些凶猛的动物,比如老虎、狮子等,不管自己多饿,在找到食物的时候,也会先给自己的孩子吃。那么我们再想想,那些对我们恩德很大,但已经离开了我们的父母现在会在什么地方呢?我想大多数人会因为无明、贪嗔痴所造下的很多业障而堕入恶趣。你们有的人可能会在亲人离开后,去问一些瑜伽士,有的瑜伽士说亡人已经往生或者已经在善道当中,这可能是瑜伽士怕你难过安慰你才这么说的。‘若杀一有情,需偿五百生’,看看佛陀和祖师们给我们传下来的这些教言,我们就是不问瑜伽士也应该知道父母亲人离开后的去处。我们的父母们为养育我们做了多少伤害众生的事,这大家心里都应该很清楚。造下了恶业,如果没有忏悔清净,就会在恶趣中感受果报。如果做了恶业还感受善果,那岂不是因果已经不存在了?而实际上,因果丝毫不会错乱,我们所做的一切恶业,就像一颗种子,当因缘和合的时候,一定会生长结果。有的人也许会想我的父亲是杀过生,但母亲没有杀生,应该没问题。《俱舍论》中讲,众人共同参与一件事,所有的参与者都会得到同样的果报。一家人共同生活,共同造作的业障,都会感受同样的果报。所以为了让这些对我们有很大恩德的父母众生早日从痛苦的轮回当中得到解脱,我们一定要精进修行,这是在修法前最应当具备的发心。这样的发心就是佛法上讲的菩提心。”虽然天气寒冷地上潮湿,但上师开示的内容深深地吸引了在场的一万多名信众和参加法会的各个寺庙的出家人。

  “关于菩提心,各教派的历代祖师都有很殊胜的教言,他们的教言归纳一起就是一位修行人如果具足了菩提心,就具足了所有的佛法功德,所做的一切善法都将成为成就无上佛果之因。但如果你没有菩提心,那么即使念诵了一亿遍的心咒,即使终生闭关修行也不会成就圆满的佛果,而且没有菩提心摄持的功德非常容易灭失。有的人会想,我虽然没有菩提心,但我念了很多心咒,印了很多的经旗,我往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念诵心咒、印经旗,功德肯定会有,但如果不具有菩提心,这些功德很容易灭失。寂天菩萨讲过:无始以来修持的善法功德,一旦生起嗔恨心,这些功德就会灭失。而如果修行者具足了菩提心,这些善法功德直至成就佛果也不会灭失的。另外,我还要跟大家讲,菩提心对于我们忏悔往昔所造下的业障同样有着不可思议的加持。寂天菩萨还讲:‘菩提心如劫末火,刹那能灭诸恶罪。’一般情况下,如果不是很严重的业障,心里只要一忆念菩提心就可以清净;如果犯下很严重的罪业,如五无间罪等,在堕入恶趣后,以生起菩提心的功德,也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从地狱中得到解脱。所以修法时正确的发心非常重要。至尊弥勒菩萨在《现观庄严论》里特别详细地宣讲了菩提心,今天因为时间关系,没办法详细讲,菩提心简单讲就是希望众生脱离痛苦的轮回最终成就佛果的善心。我这样讲你们能不能听得懂?”也许是菩提心的内容太重要了,上师又一次询问大家能不能听懂,当得到大家肯定的答复后,上师满意地笑了:“很好,听懂了就好,那过一会儿让你们发愿的时候可不要装作听不懂噢!”上师的一句玩笑,让现场的气氛也宽松了不少。

  “与菩提心直接相违的就是没有慈悲心、杀害众生的行为。以前你们有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做过的一定要好好忏悔,发愿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法王如意宝就曾经发愿:自己生生世世都不会伤害任何一个众生,这可以说是他老人家非常殊胜的不共功德之一。当年,法王还写过一封给雪域西藏人民的信,你们应该都看到了吧。我听说看到这封信的人都发愿不再杀生,没有看到的,你们也要好好想想,最好也能发愿今后不再杀生,不要做与杀生有关的生意等等。其实我们生活在牧区的人与其他地方的人相比,对牛羊等旁生应该有着更深的情感,因为我们世世代代都是依靠它们生活的,牛羊对我们的恩德很大。如果没有了牛羊,我们也就失去了生活的来源。在我的家乡玉隆地区,有的人就把自己的牛羊全部卖掉,然后来到城市,因为没有生存能力,不得已只能靠打扫厕所或打些零工勉强过活,生活得非常艰难,现在这些人都很后悔。有的人可能认为发愿不杀生会有很多困难。这几年我走过不少地方,那些发愿不再杀生的地方,一开始大家好像是有些不习惯,但没过多久,他们就会过得很好,生活也很清净。三四年前,我去过你们旁边的格普寺、生达佐钦寺、扎那寺,当时他们也觉得这样是不是会有些困难,但几年过去了,再见到那里的人,他们说本来当时想以后真不知道怎么过,但几年下来,他们生活得很好,也很开心。有的地方还来找我,希望我再去他们家乡,那里会有更多的信众发愿不再杀生。从因果的角度讲,一个地区的信众发愿不杀生,修行善法,这个地方一定非常吉祥,大家的生活也当然会过得更好。杀生的人,这一世不会有真正的安乐,来世也将在恶趣中感受果报。你们都是秋林仁波切家乡的人,可以说是最懂得因果的噢,现在秋林仁波切显现身体不好,你们请了很多的活佛堪布为他开长寿法会,昨天我看到你们为祈请仁波切长久住世供养了很多,那些供养都堆滿了经堂。全知麦彭仁波切曾经讲过:在圣者的境界里,黄金与牛粪没有任何差别。所以即使你把四大部洲的财物全拿来供养,对圣者来说也没什么意义,真正有意义能让上师欢喜的是法供养,如果你们对秋林仁波切有信心,就应该从现在起发愿不再杀生,尽自己的力量去利益和帮助众生,这样断恶行善的发愿才是最能令仁波切欢喜,也是高僧大德长久住世的最好助缘。现在是秋林仁波切长久住世的法会期间,这里来了很多的高僧大德,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在这样殊胜的日子里,在这么多高僧大德的面前发愿,今后不再杀生。”不知不觉中,上师的开示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坐在地上的信众们一个个全神贯注地聆听,全然忘记了天气的寒冷和地上的泥水。

  “今天还想跟大家讲一讲,就是你们从现在开始要时时刻刻地祈祷阿弥陀佛,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这一世主持召开的最后一个法会就是极乐法会。当时法会有十几万信众参加,2004年藏历九月二十二日那天,法王说他现在的年纪已经很大,给我们讲法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以后还能有机会讲法当然更好,但世事无常。法王讲多了怕大家记不住,即使当时记住过后也很容易忘记,所以当时老人家只讲了三点:第一、他要我们今后时常祈祷阿弥陀佛,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其实文殊菩萨、观音菩萨等在本体上与阿弥陀佛没有任何的区别,祈祷阿弥陀佛就等于祈祷了十方三世诸佛菩萨。第二、做任何事情前,善良的发心很重要。一切依赖于自心,如果心地不善良,表面上无论念了多少经咒、做了多少功德,也没有发心清净的人念诵一遍经咒的功德大。第三、就是要求大家今后不要再杀生了,也不要再做与杀生有关的生意。说到这里,法王老人家甚至用祈求的口气,请大家一定做到,这足以看出法王如意宝对众生的无量悲心。后来法王还讲他这一世度化众生的能力实在太小,在他圆寂后不会很快转世,他会先到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待功德圆满,具备了更大的度化众生的能力以后,他会再回来。在他圆寂后不用修塔等等,这些钱省下来可以供养僧众和放生,这才是最有意义的。到藏历十月十日的时候,法王示现病状,当时他讲道,他的本意是不想去医院,从世俗角度,无论有什么样的世间供养他也不想去。但这一次情况特殊,为了不让大家留有遗憾,他让弟子们一起商量:你们说去医院,我可以去。你们说不用去医院,我也可以不去,这件事由你们决定。当时弟子们看到上师的病很严重,还是祈请法王赴医院治疗,法王最后满足了大家的心愿。在藏历十一月初,老人家从医院打电话到学院,并让管家把电话的话筒放到麦克风旁边,以便让所有人都能听到,老人家当时讲道:你们不要动摇自己的决心,不要伤害众生的心。这是法王给我们留下的最后教言。几天后,也就是藏历十一月十五日阿弥陀佛的节日,法王如意宝示现圆寂……”在引导信众们发愿往生极乐世界的时候,上师不由自主地又一次想起了自己的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在讲到法王时,言语间透露出上师对法王如意宝深深的思念之情,现场的信众们无不为之感动。上师稍稍停顿,继续讲道:“随随便便就伤害众生生命的人,是无法往生的。在我们讲到不杀生时,有些人有这样一种观点,他们讲自己下什么地狱都可以,就是没办法做到不杀生。说这些话的人可能觉得自己非常勇敢。但是请你们想一想,如果现在自己的身体被人用刀切开,长好后再切开,如此反复,这是怎样的痛苦,你真能忍受得了吗?!而地狱里的痛苦比这还要大上不知道多少倍。其实说这样话的人不是不惧怕地狱的痛苦,而是不相信因果。不相信因果,不等于没有因果,到果报成熟时,你怎么办?现在是应该好好想想的时候了。还有一种观点,有的人讲即使杀害了很多众生,但上师很慈悲,一定会救度我,所以我不用怕。其实这也很难讲。自己造了很多业,希望上师像扔石头一样把自己扔到极乐世界或者三善道中,往昔有圆满证悟的释迦牟尼佛与无数的高僧大德出世,但我们现在还是在这里轮回。大圆满祖师吉美林巴尊者曾经讲过:业障深重的人去世时,请不要祈祷我救度,我救不了啊!我想现在要想找到比吉美林巴尊者修证更高的上师应该不是很容易,所以你想将来由上师来超度,还不如现在就断除这些恶行,修持正法。还有人讲,人在死后四十九天之内亲人做功德超度,一样可以解脱。在四十九天内做功德请僧众念经加持,肯定会有帮助,但如果你真的杀害了很多众生,能不能让业障全部清净,我想恐怕很难讲,而且超度也需要具备很多的因缘才行。释迦牟尼佛自己也讲过,我只是传给你们解脱的法门,但是不是能解脱还要看你们自己的修行。所以现在在自己身心自在的时候,不要想那么多,断除恶行拿起手中的念珠开始修行才是最重要的。”

  “在我家乡扎西持林闭关中心旁边的村子里有一位老人,他杀过很多众生。前段时间,他得了很严重的病,就请达森堪布去加持,见到堪布后老人对自己以前的行为生起了很大的后悔心,说道:‘以前希阿荣博堪布总是讲不要杀害众生不要做坏事,要好好发愿好好修行,我根本不听,现在才明白上师这都是为我们讲的,是为我们好啊!’他祈请堪布赐予加持,让他的生命再延长哪怕只是一年的时间,一年中他保证放下一切专心修行,这样他可能还会有些希望。说完这些话,老人已经是泣不成声。‘这个人真的太可怜了!’返回扎西持林时,达森堪布无奈地说。”

  “在我的家乡,有不少信众在家中有人去世的时候都希望我能到他们家中念经超度,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和他们讲,希望在人还活着的时候去,这样可以让快去世的人至诚忏悔自己以前所做的业障,精进修行,因为自己修行忏悔对自己的往生是最有帮助的。同时我也会让他的家人发愿,今后不要再杀生或者做与杀生有关的生意。在我所看到的所有临近死亡的人,不后悔自己往昔所做恶行,不后悔自己没有精进修行的人一个也没有。其实当看到一个人即将离世,你会真切地感到祖师们所讲‘常聚亲友各分离,勤积财富留后世’的真正含义,的的确确这个时候自己所积累下的财富、自己的亲人对自己不会有什么帮助,而以前为亲人和积累财富所造下的业障都要由自己来承受。看着这些人痛苦可怜的表情,也会让我生起出离心、菩提心。”法会上空雪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缓缓地飘落,这让法会现场显得更加安静,也让上师开示的法音传得更远。

  “在喇荣五明佛学院,仅活佛堪布就有上千人,这其中我可以说是最差的,只有一个堪布的虚名而已。也许是因为法王如意宝和喇荣五明佛学院的功德、名声太大了,大家才觉得这位来自五明佛学院的堪布应该还不错,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功德。即使是这样,我今天依然双手合十祈求大家,今后不要再杀生,不要再做违背上师与佛陀教言的事。在秋林仁波切、都穆曲杰仁波切等这样的高僧大德面前发愿,一定会清净自己无始以来所做的恶业,也一定会对你们将来的往生有很大的帮助。好,发愿今后不再杀生的人请举手。”上师的话音刚落,现场所有的信众都举起了自己的手,发愿今后不再杀众生。而从一张张虔诚的面孔上更是看到了大家心中无尽的欢喜与对上师深深的感激之情。

  “噢,不错,我看到大家都发愿了,这很好。”见此,上师也十分欢喜:“我看到出家人也举手了,出家人不用举手,出家人哪里还有杀生的!”听到上师的话,各个寺庙前来参加法会的僧人们才从上师刚才的开示中转回来,一个个放下手会心地笑了。

  “下面讲一下喝酒的问题。释迦牟尼佛亲自讲过,‘喝一滴酒的人不是我的弟子,我也不是他的上师。’从佛陀的这个教言就能看出,酒戒在佛教的戒律当中是多么的重要。以前在一个山谷里,一个卖酒的女人死后,人们在山谷中会经常听到很大的哭声,大家就去问当时住在那里的宗喀巴大师,大师讲那个卖酒的女人死后转生为一块石头里的青蛙,因为实在太痛苦,她经常在石头里痛哭,声音就是从那传出来的。有人问这个女人何时可以解脱,大师说,要等到鹰的翅膀把那块石头磨光后她才能出来,但出来以后还会再堕入地狱感受果报。听了这个故事,喜欢喝酒的人自己可要好好地想一想了吧。”讲到这儿,上师有意地停顿了一下,希望曾经有过这些过失的人仔细思维忏悔。

  “如果能够做到不喝酒,在这个基础上,再守持一个不杀生或者不妄语等的居士戒,圆满守持戒律,功德一定会日日增长,到至尊弥勒菩萨示现成佛时,就会成为弥勒佛的首批弟子,得到解脱。好,发愿今后不再喝酒的人举手,我看一下。”随着上师的法音,信众们不管男女老少,都举起手,发愿今后不再饮酒。

  “好,我看到所有人都举手了,非常好!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出家人总是给你们讲过失,不讲功德?其实功德也应当讲,但今天实在没有时间,我想在这有限的时间里,还是多讲些造恶业的因果,对大家的帮助更大。下面再讲一下抽烟的问题,关于烟在佛教的经论中有这样的记载,它是魔女为了让众生堕入恶趣而发下的恶愿形成的。所有吸食接触到它的众生都不会吉祥。莲花生大士甚至还讲过,如果在家中有一个人吸烟,这个家中所有的人都会堕入一次地狱。阿坞喇嘛丹增达吉上师与玛尼喇嘛白玛斯达上师也讲过,抽烟的人死后,修破瓦法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他们身上带着任何加持品的加持力都会消除,护法神也会远离。在这样的家庭修持仪轨或者念诵吉祥经文,都不会有什么效果。”   

  “还有,藏地野生动物很多,你们这里以前也许有人打过猎。生活在山上的野生动物,应该说与这一地区的因缘很近,是周围山神的眷属。你杀了野生动物,它的眷属怎么会轻易放过你,这一世不会健康平安,下一世还要感受更大的果报。还有一种人,虽然自己不亲自打猎,但从事枪支的买卖,过失一样很大。当年列绕朗巴尊者的上师白玛根顿上师讲过,不论是打猎还是买卖枪支的人,过失都很重。拉喇曲智仁波切也讲,杀害野生动物的人住在山上,山下的人喝到从他那里流出的水都会非常不吉祥。抽烟和杀害野生动物的果报还有很多,今天时间关系就不再多讲了,现在发愿不抽烟和不杀害野生动物的人举手。”

  待信众们举手后,上师忽然想起都穆曲杰仁波切下午要为信众们灌顶,于是转向身边的都穆曲杰仁波切:“活佛,您下午灌顶的时间长不长?”“不长不长,灌顶不会用很长时间,请您再讲一点儿吧。”仁波切回答道。

  雪花在无声飘落,信众们一双双眼睛仰望着上师。

  “我想最后再讲一点祈祷阿弥陀佛和发愿往生极乐世界修法。诸佛都有自己清净的刹土,所有佛的刹土功德都不可思议。但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与我们的因缘很近,对于我们凡夫来讲往生相对比较容易。阿弥陀佛在因地时曾经发下了广大愿力,他发愿所有对他有信心,念诵他名号的人都能够往生极乐世界。如果做不到,他誓不成佛。阿弥陀佛早已成佛,现正在极乐世界广转法轮。所以你们只要对阿弥陀佛有信心,念诵阿弥陀佛的圣号,一定能够往生极乐世界。而与法王结上缘的人就更加有把握。”

  “我知道,在座所有的人都应该对法王如意宝具足信心,法王自己就发愿往生极乐世界。当年还曾经开玩笑地对我们讲,他会在极乐世界烧好奶茶等着我们。二百多年前,大成就者菩提金刚就对法王如意宝做出过授记:清净所化眷属遍十方,凡结缘者皆生极乐刹。这个授记告诉我们,所有与大恩上师法王如意宝结缘的众生都会往生极乐世界。大成就者的功德与神通是凡夫无法想象的,法王如意宝这一世的弘法利生事业与二百年前的授记完全一致,甚至更加超胜,这已是有目共睹。所以我们生活在这一时代的众生都应该争取与法王结上缘。那什么才是与法王结上缘呢?这一点他老人家自己讲过,供养他财物等还不是与他结缘,只有圆满念诵一百万遍阿弥陀佛圣号才是真正地与他结缘。在得知法王的这个开示后,各地的信众纷纷发愿修持阿弥陀佛圣号,到现在无以计数的信众们已经发愿念诵阿弥陀佛圣号,你们这边也有人发愿了吧。”听到上师的开示,不管当年有没有发愿共修,大家都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虔诚地祈祷法王如意宝。

  “在五明佛学院的一千多名活佛堪布里,我虽然没有什么功德,但在我依止法王如意宝的二十年间,从没有对上师有凡夫想,没有一次让法王如意宝示现不悦。现在法王虽然不在了,但你们在我面前发愿,我会把你们发愿的数字带回五明佛学院一并统计,这样也是与法王如意宝结上缘。”说着,上师开始带着信众们念诵阿弥陀佛圣号:“炯丹迪得因夏巴,札炯巴央达巴,作波桑吉,滚波奥华德美巴拉香擦洛,巧多嘉森且奥。”现场的一万多名信众早就忘了座下的泥水和天气的寒冷,一个个双手合十跟着上师一起念诵阿弥陀佛的圣号,共同发愿往生极乐世界。

  念诵后,上师继续讲道:“佛陀和大成就者乔美仁波切都告诉我们往生极乐世界的障碍是五无间罪和诽谤佛法罪。五无间罪现在一般人不会违犯,但谤法罪无论出家人或在家人,都可能会在有意无意间违犯,比如说在不同的教派之间相互诽谤,大乘与小乘之间相互诽谤,认为有的佛法不好进行诽谤,这都是谤法。谤法的行为害人害己,害人断掉了别人的善根,害己让自己无法往生。其实正如祖师大德们所讲,佛法就像一块美味的糖,中间和边上的甘美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另外,大家对自己的上师具足信心的同时,不要诽谤其他的上师。一位真正的具德上师,是佛法僧三宝的总集,你诽谤他就等同于诽谤佛法。虽然教派不同,但具德的上师都是佛菩萨在我们面前的显现,不应当有什么分别。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注意啊!”

  “现在我想给大家念诵一下《佛子行三十七颂》的传承,听闻一百零八遍传承,一定会在自己的相续中生起菩提心。法王就曾经在很多上师面前听闻过一百多遍的传承,你们得到传承后,最好能够背诵下来,经常修持。”随着上师开始念诵,包括秋林仁波切和都穆曲杰仁波切在内的所有人都从上师这里得到了《佛子行三十七颂》的传承,法王如意宝的清净法脉再一次在昌都地区弘扬。

  “今天你们发愿非常好,我很高兴,也觉得很有面子。”开示即将结束,上师与信众们开着玩笑。“一会儿法会结束的时候,大家不要请我摩顶,真正的成就者摩顶,甚至见上一面都会有很大的加持。而我只是一个凡夫,请我摩顶没有任何意义,今后按照你们的发愿去修行才有意义。我今年四十多岁了,已经不算年轻,今后能不能再来这里很难讲。刚才所有人都发愿共修阿弥陀佛圣号一百万遍,现在我们一起念诵《极乐愿文》,共同发愿往生极乐世界,然后念诵《普贤行愿品》,将我们往昔所积累的所有功德和将来的所有功德全部回向给六道众生,发愿早日成就佛果,然后共同度化众生……”随着在场一万多人共念《极乐愿文》和《普贤行愿品》,上师四个多小时的开示圆满结束。

  上师开示后,大家稍事休息,这时上师前往都穆曲杰仁波切的房间,二位圣者又在一起交谈了一个多小时。下午,为祈祷秋林仁波切长久住世,都穆曲杰仁波切为所有参加法会的信众赐予了长寿佛灌顶,上师与秋林仁波切也与大家一起虔诚接受了这一尊贵灌顶。

  随着都穆曲杰仁波切的灌顶结束,此次为祈祷秋林仁波切长久住世的法会也圆满结束了。上师在寺庙僧人的陪同下,来到了代东寺著名的莲花生大士坛城。在坛城内,上师带着大家共念《普贤行愿品》,祈祷佛法久住。晚上,秋林仁波切将上师请到自己的房间,仁波切带领全家人向上师供养。交谈中,秋林仁波切对大家讲道:在代东寺几百年的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像希阿荣博上师这样,引导如此多的信众共同发愿断除恶行,共同发愿念诵阿弥陀佛圣号、往生极乐世界。言语间,所有在场人都听得出仁波切心中的欢喜之情。

  分别前,仁波切向上师供养了自第一世秋吉林巴尊者至今由历代秋林仁波切主持召开的二十五次莲师法会上所加持的甘露丸和一尊极具加持的阿弥陀佛佛像等法宝。

  (未完待续)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