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1994年6月希阿荣博上师汕头弘法缘起

  1994年6月,汕头的曲涅多杰师兄来到成都昭觉寺,参加这座千年古刹即将在6月19日为刚刚落成的圆通宝殿千手千眼观音菩萨圣像举行的开光法会。就在法会筹备期间,曲涅多杰师兄得到清定上师的委派,前往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迎请圣者法王如意宝来成都参加法会。这段充满艰辛又不同寻常的旅程,让曲涅师兄也让汕头的众生与法王如意宝的心子希阿荣博堪布结下了深深的因缘,而汕头这座海滨之城,也成为堪布度化汉地众生最初的道场。

  时光荏苒,十几年前的情景如今依然清晰地印在曲涅多杰师兄的心里,下面就是曲涅师兄的讲述:“1994年6月,成都昭觉寺的清定上师亲笔写下了一封请柬,委派我和一位出家师父前往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迎请法王如意宝莅临昭觉寺,参加千手千眼观音菩萨的开光法会。经过三天的艰苦跋涉,我们终于到达了仰慕已久的佛学院。但到了学院一打听才知道,法王如意宝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外出弘法,至今未归。当时我们那份兴奋期盼的心情一下降到了冰点。”

  “最后,学院一位年经的堪布决定带着我们一起寻找法王如意宝。记得当时堪布表情略带青涩,但举止不失稳重庄严。虽然语言不通,但他脸上时常带着的微笑,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后来才知道他就是法王如意宝的心子希阿荣博堪布。十几年过去了,当时照的每一张照片我至今依然珍藏着。”

  “开光法会结束后,我与堪布告别返回了汕头。到了1995年,汕头的信众准备修建一座寺庙,大家当时希望能够由汉藏两位高僧来汕头赐予加持。在汉地我们迎请了清定上师。一个多月后,当我们得知希阿荣博堪布又一次跟随法王如意宝来到成都时,我们向堪布祈请,希望堪布能来汕头赐予加持,堪布慈悲地同意了我们的请求。就在堪布莅临汕头为寺庙的修建进行加持期间,我的母亲忽然病重,最后是头痛难忍,连着七天七夜滴水未进,任何药物都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我不得已找到一位有些神通的人询问母亲的情况,那人当时讲道:‘此事真是乌云盖顶,三日内如果没有特殊的因缘,家里恐怕要准备料理后事了。’当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信佛,平时各方面的违缘很大。也许此时母亲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她把我父亲叫到身边说道:‘我们只有一个儿子,多年来一直反对他学佛,我想与其不同意他学佛,现在倒不如也跟着他一起信仰佛法,这可能会让他开心一些。’听到母亲这番话,我高兴得一下跳了起来。我知道,一个即将去世的人如果能皈依三宝,对她来说是多么大的利益,这也是我报答母亲几十年养育之恩的最好方法。于是我又祈请堪布为母亲传授皈依戒。”

  “那应该是堪布第一次来汕头,也应该是第一次为弘法而来到汉地。来到我家后,为遣除母亲的疾病,堪布顾不上休息马上为母亲做了法事,还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甘露丸给母亲吃。在这一切都结束后,我竟怯生生地问道:‘母亲还要不要送医院?’‘送不送都可以,你们自己决定。’堪布简单地回答道。看着这么年轻的人,我怎么都有些不放心,于是又去找了那个有些神通的人,结果是乌云散尽。母亲有救了!现在回想起这件事,自己真的非常惭愧:因为那时分别心实在太重,私下认为这么年经的僧人应该没有很大的加持,这都是不了解堪布的功德所致啊!”

  “从那以后,母亲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她的生命也奇迹般地延续了整整十年。堪布不但挽救了母亲的生命,也赐予了她解脱的慧命。这件事让我周围的很多人都对堪布对佛法生起了信心。”

  “在汕头,当时很多人家中都设有佛堂,但如理如法修行的却少之又少。有的人供佛只求平安发财,更有些人将佛菩萨当作了世间鬼神,在佛堂上供烟、供肉……针对这些不如法的行为,堪布利用此后多次莅临汕头的时机,为信众们开示传讲佛法,教导大家要如法地、脚踏实地地次第修行。特别是堪布利用汕头临近大海的条件,组织信众们广为放生,在解救众生生命的同时,也为这里的信众积累了广大资粮。很多曾经沾染了喝酒、抽烟等障碍解脱恶习的居士,也在与堪布结缘后,在堪布的加持下,全部戒掉了烟酒。十几年来,在堪布仁波切的努力下,这里的许多不如法行为得到彻底纠正,而定期地放生也已经成为这里的一个定制而保持至今。”

  “如今屈指算来,从堪布仁波切第一次来汕头弘法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五年了。这十五年间,恐怕连堪布自己都不能准确地说出曾经走过多少座汉地的城市、在汉地放生了多少生命、又有多少人在他的面前皈依三宝,但堪布初到汕头的经历和他这十五年的行仪清楚地告诉我们,堪布是为了弘扬佛法和救度我们才来到这里的啊!”

  曲涅多杰师兄讲述

  2010年7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