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距离

扎西曲希:   

       “人活着,到底是为什么?”被朋友的一问所触动,我开始思考这看似简单的问题。寻觅了种种可能直到那天,冬季的一个傍晚,跪拜在一位红衣僧人前,身心受到不可思议的震撼。终于找到了,我想。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仁波切!

  零八年初我迎来了整个生命的重生,诸佛菩萨的指引,我有幸遇见了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其实最初的那次见面,话没说上三句,可是见到了上师并亲闻了他老人家的开示,觉得无比幸福。后来的几次见面的所有细节也至今印在我的脑海里,特别清晰,如同昨日。先要感谢师兄,正因为当初有了他的提议才有了那次相遇,尽管他总谦虚地说是我自己的因缘使然。可我永远都会感激他,感恩所有让我与上师相遇的缘起。

  自从知道了菩提洲网站,我就经常去浏览。里面有很多上师的开示,我全都打印了出来,一有空就看。网站还有很多栏目,每个都仔仔细细地看过,生怕会漏掉什么。《佛子心语》里面有许多故事,记述了弟子们与上师之间单纯而厚重的情义,很令我感动。师兄们那么早就与上师结上了缘分,还见过法王如意宝,跟随上师朝礼了圣迹,亲承过上师的教诲。所有这一切令我羡慕不已,于是我想知道更多与上师有关的事情。联系的方式虽然有了,可想到上师一定很忙,从没有贸然打扰他老人家。每当思念的时候,我就会看视频和上师的法相。虽然还没有真正弄懂上师三宝的功德,也不清楚解脱究竟意味着什么,但是我坚信按照上师的开示去做一定不会错。

  十一月,上师的生日快到了,很多师兄要去成都参加放生,师兄说他也可能会去。我打算随师兄一同前往成都,这样就可以见到上师了,所以每天都在期待着师兄那边的消息。但很遗憾,几经周折还是没能成行。师兄说,好好完成上师布置的功课是最好相见。是的,道理上是可以这样说,可这终究代替不了我对他老人家的想念,我渴望的是能亲眼见到他。眼看着自己日思夜想、马上要实现的愿望终归于空,可想而知,心情有多失落。

  转眼到了零九年,这期间,我对上师的思念一天都没有停止过。渴望着能再次见到上师,但上师等同诸佛菩萨,而自己则只是众多弟子中普普通通的一份子,亲近师父似乎遥不可及。还记得上一次见到师父的情景:是大年三十,我们跟着上师一起去放生。师兄知道了我的心思,认真地对我说,好好祈祷上师三宝,这是最重要的。

  2009年5月份,我决定参加学院举行的法会,本来零八年就想去的,因为“五•一二”地震没能成行。师兄很支持我去,还说会尽量帮忙安排我在学院的住宿。对我来说,提前安排住宿可是件新鲜事,一向喜欢旅行的我,向来是拎起包说走就走的。而这次不同了,还是提前准备着,以防万一。

  机票出了,假期也安排妥当了,只等着日子一到就走。但临行的前几天却接到了师兄的电话,说,不知道是什么缘起,找好的两个住处都有问题,没法安排了。“去年就没能去,难道今年还是去不成?不行,我一定要去。即便去不了学院,也一定要见到上师。上师您在哪儿啊?”忽然感到有些委屈和失落,便鼓起勇气地拨打保存了十五个月、从来没敢用过的号码。电话居然通了。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精神紧张起来,默念着,师父您一定要接啊!

  “喂,”上师接了电话。

  “上师,您好。”说着,我哭了起来。

  “你是谁啊?”

  “我是扎西曲希。”

  上师哈哈大笑着,无比自在,爽朗的声音超越了距离,融入了我的心底。

  “你俗名叫什么?”

  ………

  我把俗名告诉了上师,说明自己是零八年初皈依的弟子。我还把学院怎么去不了,想去找上师,颠三倒四地说了一堆,连自己也搞不清了。最后就是一句话,想拜见上师。上师说现在藏地太冷了,我一个人去不安全,没有同意。虽没得到师父的开许,但在离别一年多以后,又听到了他老人家的声音,使我很满足。上师的话一定要听,就把机票退了,踏踏实实地呆在家里。

  然而在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让我始料未及的事发生了:“我是希阿荣博。”电话里传来了这样一句话。真是上师打来的。我完全懵了。老人家说过些天会有一些弟子上去,让我联系他们一起去扎西持林。这时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是不停地说:“上师,谢谢您!谢谢您!”师父什么时候结束的通话我也不知道。这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上师老人家竟还记得我,一个并不相识、仅仅通过一次电话的弟子,而且还慈悲地为我安排上山事宜。欢喜与感激交织着,能见到师父了,可以去学院了,所有的心愿一下子都得到了满足。时隔一年多了,想起那情景,仍像是才发生过的,上师的声音还在我耳边,那么的慈祥,我也仍是那样欢喜。我一直自认是个性格坚强的人,泪水的味道早已淡忘。认识上师以后才明白,泪水不仅代表悲伤,还代表了惭愧、忏悔、惊喜与感恩。

  在扎西持林,我终于见到了日夜思念的上师。上师问我的话,我都一一作答,毫无顾虑和隐瞒,好像心里的话太多太多,只能在上师面前方能一吐为快。而上师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了心里,也更加相信弟子的心上师全部了知。

  时间一晃过去了,马上就到了要与上师告别的时候。告别时大家唱起了《上师祈祷文》,我觉得很吉祥,心生欢喜。可有的师兄说还不会唱,这时我的心里动念道:师父的祈祷文怎么能不会唱呢,那让我来。祈祷文的唱诵,本来是我再熟不过的了,可是没想到唱了两遍竟没有唱下去。我感到很狼狈,磕着头说,“对不起师父,我忘记了。”上师哈哈大笑。我灰溜溜地退出了房门,可刚一到门口就恢复了记忆,跪在那儿连唱了三遍。唱完以后,心里仍然很难受。怎么会忘记了呢,无法原谅自己。不是因为在上师、师兄面前觉得丢了脸,丝毫没有,而是忘了《上师祈祷文》太不应该了。在去学院的路上我仍有气无力,身体任由汽车的颠簸而晃动,虽然嘴里还在不停地念着金刚萨埵心咒,头脑已被各种懊悔的念头所充塞。在交织的痛苦中有一念闪过:何必自寻烦恼,发愿再念一万遍不就行了。一念闪过之后我意识到:这会不会是上师在加持我——以调伏我那有些骄傲苗头的心?所有的显现全部都是上师的加持,如果不是,我怎么会突然发了这个愿呢?肯定是上师的加持。这么一想,我的心就平静下来了,还带了些欢喜。

  盛夏七月最后的一天,一连几天的暴雨刚过,天气凉爽,夜阑人静。师兄的一个电话让我一下子喜悦起来:盼了已久的上师传记《喜乐的曼达拉》马上就可以见到了。伴着这份喜悦,我进入了梦乡。

  我做了个非常吉祥的梦,然而当我还沉浸在吉祥的梦境时,另一幕随即而至:一个寒冷的冬天,漫天的大雪,一片白色的世界,我最亲爱的家人遭遇意外离我而去。我目睹了全部过程的种种细节,而此时身体似乎游离于画面之外。死去的亲人被浅粉色的布盖着,家里所有的人都很伤心,父亲更是悲痛欲绝,面如土灰,于是我大哭不已。

  清晨我醒了,苦涩却仍在继续。

  在一瞬间,我经历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心境,如同一个人,正沐浴着冬日温暖的阳光,冷不防跌入冰窟窿,冰冷的湖水,其冷钻心,其寒彻骨。我呆坐着,仿佛还没从梦境中醒过来。幸福与悲伤只在一刹那之间就转换了,这是对无常多么深刻的诠释。喜悦既成真实,悲痛亦非虚幻,现在梦已醒了,而那份真实又去了哪里?环顾四周,车水马龙,五光十色,千姿百态,这看似千真万确的世界是真实的吗?还是我仍在梦中?

  其实,在梦里见到亲人死了是很吉祥的,这是我后来得知的。

  《喜乐的曼达拉》取来了。我看了一遍又一遍——原来上师有着这样不可思议的功德,而我却从来没有想到。现在我心里的上师,不再是挂在佛堂里的唐卡上的上师了,我开始理解了《普贤上师言教》中的工布奔的那个公案的深刻含意。

  网站上通知的共修我都参加了。虽已有不少日诵的功课,但因为是上师要求的,一定努力完成。每遇到上师说的回向日或殊胜的日子,我都预先请好假,在家里做功课。想着今生自己能与上师、僧众和道友们共修的功德,如水滴融入大海,心中特别欢喜。

  今生很大的遗憾是没见过法王如意宝。上师在开示中让我们祈祷法王如意宝,于是我开始观想法王如意宝,但总觉得差点什么。看完《喜乐的曼达拉》,法王的慈悲,法王与上师情同父子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我。我报名参加了念诵《法王如意宝祈祷文》十万遍的共修。当念到五万遍左右的时候,我在梦里见到了法王如意宝:一个侍者搀扶着他老人家向我走来,我弯着腰深深地鞠躬,眼睛只能看到地面。法王来到了我面前,手放到我的头顶上,并没有马上拿开,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头顶,清楚地感受着他老人家手掌的力量与温度,一下子大哭起来——当时心里特别清楚地生起一个念头:今生能遇到了上师,是法王如意宝他老人家的加持。醒来后仍特别激动:终于见到法王了,真实地得到了法王的殊胜加持,虽然在梦里。忽然,我想起了上师在共修前开示中说的那句话:“至诚祈祷法王如意宝,一定会得到不可思议的加持。”

  从此,我每天都祈祷法王如意宝,祈祷上师,愿一切众生早日获得解脱,愿自己早日生起真实的菩提心。一想到师父对自己的恩德,想到老人家赐予我如此清净的传承,想到传承祖师们的加持汇集于师父一身又慈悲地赐予了我,就会泪流满面。如此大恩,根本无法报答,唯有依教奉行,尽量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做不伤害众生、让众生欢喜的事情。愿自己的这种力量和能力日益增长,永不退失。

  今年年初,看到了网站的《特别的开示》,师父显现法体欠安,我泣不成声。怎么会这样?师兄说是开示无常,我们只有好好修行忏悔业障并精进放生,祈祷师父长久住世。于是我全身心投入,一边放生一边念着师父的住世祈祷文,泪流不止。后来看到《佛子心语》一位师兄写到:“我们的福报有多大,能否永远跟上师在一起,最终还得靠我们自己去修。高僧大德的住世与弘法主要取决于弟子的修行,众生的福报也不会一成不变。我想,只要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戒律清净、团结道友、精进踏实地积资净障,并以菩提勇识猛烈地祈祷,大众一念之间会积累无量的福德,创造出上师住世的因缘,上师和众生的缘分就不会断。”说得多好啊。

  这两年多来,虽然亲聆上师开示的机会屈指可数,可内心却觉得离上师很近很近,他老人家一直在护佑着我,鼓励着我,以各种方式加持着我。我慢慢地领会一个道理,正如上师开示里所说:“不论身体离上师是远是近,只要内心保持与上师的默契沟通,理解、领悟、牢记他的教诲,在心灵深处感念他的功德和恩德,就能领受到上师源源不断的加持。这便是跟随上师修学佛法,依靠上师趣入解脱。”上师还说过:“网上这些开示你们一定要仔细看,看开示和见我相比,看开示更重要,大家记住:这些开示是为你们才写的。”也理解了师兄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与上师相见、通电话并不是真正地亲近上师,好好遵行上师的教言,将法融于心,才是真正地与上师相应。上师三宝的加持,不分厚薄,无时不在,能否得到,要看自己的心与上师的距离。只要坚信这一点,就会与上师的心息息相通。

  第一发愿不离师,生生世世不毁犯,虚空尽毁天崩裂,吾与吾师不离分;

  第二发愿往极乐,不违上师之心愿,安乐依止上师边,成就无上菩提心;

  第三发愿遵师言,不要伤害众生心,任由他人损恼我,吾亦不伤他善根;

  弟子如此发三愿,日日发愿不间断,愿令吾师常欢喜,长久住世转法轮。

  2010年6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