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回首七年路

  说到学佛的缘起,可以回忆起的似乎很多,但有一个画面给自己的印象非常深刻:大概是2000年左右,在一个秋日的黄昏里,我和爱人照例在繁华的大街上安享周末的闲暇,走至一个十字路口时正好遇到红灯,我站在那里,抬眼看到西边暖暖的余晖,和笼罩在城市上空的袅袅薄暮,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难道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浮度余生三十载,依稀梦醒终了还。今夕得饮莲池水,始觉今生不枉然。”这是在2005年12月20日在公交车上写就的“诗”。 那时距自己开始学佛大约有两年的时间。回想自己当时的心态,可谓信心满满,觉得人生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佛法浩瀚的大海等待着自己去畅游。那时的自己,虽说没有只把佛法当作知识来学,但也谈不上知道“学佛”会意味着什么,整天沉醉在书的世界中,并以此作为生活的慰藉,而在现实生活中,自己的烦恼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还增加了。随后问题开始出现了,父母看我整日沉醉其中,经常暗自悲切。每次来电话,语气都十分殷切,“你可不能出家啊!你要出家了我们可怎么活啊!”爱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我也隐约地感到了他的担心,“这个家是不是不要了?”外在的逼迫,加上内心原本的诸多烦恼,一度使自己内心难过之极。

  在如此情形之下,偶然看到了河北的一个寺院举办“五一长假共修”活动,一共七天。在我的建议下,利用2007年“五一”长假,我和爱人在寺院参加了七天共修。平生第一次换了一个视角,去观察和探究寺院、僧人、佛教,体验种种其他先前未曾经验过的事情。我们都被那里早课上优美的唱念所打动,被那里僧人的飘飘威仪所感染,被寺院清净的环境所吸引,以至于今天脑海里仍能隐隐回响起当时的旋律,飘动着的僧衣一角,仍能在嘈杂的闹市里为我带来丝丝清凉。记得自己几次在唱念跪拜中泣不成声,不能自已。共修到了最后一天,寺院的住持举行了皈依仪式。没有更多的犹豫,我当即决定皈依。皈依时内心隐约感到了有些激动和紧张,住持开示的内容已记不太清,惟觉这或许是我的生活将要发生某种变化的开始。说到了皈依,还记得自从03年开始学佛后,我常能接触到一些学佛的人,他们大都皈依过,自己便意识到了:“皈依”是一个佛弟子的标志。可是由于自己从小就特别喜欢自由,甚至珍惜自由,非常不愿意把自己置于某种约束之下。当时我想,只要真心去学佛不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皈依呢?不皈依,也未必学得就差。何况皈依还要磕头。其实皈依前的这些想法,恰好说明那时心有多狂傲。

  皈依后,阅读了佛教书籍,看到了佛菩萨的种种功德,内心十分向往,我对人生目标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我也要成佛!”可是怎么成佛呢?书上说了,要“明心见性”,我便以为只要找到“明心见性”的方法就会万事大吉了,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成佛也指日可待。当然事情绝非我想的那样简单。

  一天走访了一位道友,偶然听到了石家庄有一个禅修中心很好,同时还听到了“大圆满”这个词儿,自己心里暗自思忖,“大圆满……大圆满……”,这个“词”听上去似乎不错,于是便想着长假时一定去那里看看。于是长假一到我便约着几个朋友一同前往了。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藏传佛教,许多内容听得云里雾里,但“传承”、“次第”、“九乘之巅”等词汇开始进入了我的脑海,那里独特的气氛也给自己留下了深刻印象。回京后,2008年初,开始阅读有关“人生难得”的内容,这给自己带来异常强烈的震撼,了解到了藏传佛教非常殊胜,有着延续至今的传承修行次第和方法。

  也许是机遇再次垂青于我,08年的夏天,在与一位从未谋面的朋友电话里谈事情时受到了他的邀请,参加他们正在进行的《菩提道次第广论》的学习。由于此时我对“次第”一词已经比较敏感,尽管我不知道《广论》里的内容,对宗喀巴大师的认识也几近于无,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决定参加学习。刚开始学习时,困难重重,有很多名词从未接触过,再加上古汉语的障碍,进度很缓慢。但就在这一过程中,自己对“道次第”的概念开始建立起来了。真正的修行一定是从“修心”开始的。我开始认识到自己的种种不足,即使用世间贤善人格的标准来衡量,自己也还差得很远。09年年底的一次意外生病,让自己有了近20天的时间在家看书。我读了《王凤仪讲人生》一书,多次留下惭愧的泪水。我开始发愿要改变自己。

  世上最美丽壮观的风景也许都抵不上内心的景致。我开始学着体察心的变化,感受它,驾驭它,扭转它。虽然这样做很难,可在不知不觉中,我却发现自己变了。原来充满诱惑的漂亮衣服、首饰、美食等等,开始不再那么牵动自己的心;以前很陌生的“因果”、“无常”、“轮回”等字眼,开始频繁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粗大的烦恼,不再时常光顾自己;心,开始变得柔软,包容……

  然而,在学佛的过程中,始终都有一个情结让自己难以释怀。记得有一次我问爱人,假如过几天就去世了,会觉得还有什么遗憾吗?他回答说,没有。我说,若是我,还是会有遗憾,因为我一辈子也未能找到生命中的上师。我有这样的情结,似乎可以追溯到很远。我从小到大,经常在书、电视上看到很多让自己景仰的人物的访谈节目,他们在回顾自己走过的路时,都会深情地谈到某位老师对自己的影响。我很羡慕他们师徒之间的深厚情谊,很遗憾自己未能有这样的缘分。学佛以后就更是如此了,很渴望能有一位具德的大善知识去亲近、依止啊!可是似乎好梦难圆,直到看到《广论》上说“……堪引化者,能仁无不令其所化会遇圆满,远离衰损,定作一切所应做事”,自己的心才得到安定,心想,唯一的原因就是自己还不堪为法器吧。

  今年6月份,跟随一个佛教团(六位出家师父,十五个居士)参访台湾的寺院,看到台湾寺院里居士的举止、仪容,再对照我们的行为规范,深深地意识到了我们的轻慢、无知。临别时,有一位师父还别有深意地给我们讲述了一个佛陀时代因恭敬心而成就的故事。

  与希阿荣博堪布的因缘始于08年年底,是我从一家素餐馆得到《夜海航灯》光碟开始的。回老家过年时,与家人一起看了光碟,片子挺好,虽然内容已记不大清楚了,但“希-阿-荣-博”这四个字却深深印在了脑海中,还特别记住了一个网站名叫“菩提洲”。

  从09年春天开始,这个网站开始成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内容。每当遇到难以越过的坎,网站上希阿荣博堪布的开示,就像是一股温暖、清冽的甘泉,化解开自己内心的纠结,滋润着干涸的心田。已记不得有过多少次,自己对着电脑泪流满面,更深深地折服于希阿荣博堪布,何以能如此准确、细致地道出自己的症结所在。而堪布的法相也让自己心生欢喜和敬信,照片上的他是那么自在、欢喜、幽默,充满智慧;网站播放的音乐,常常会让自己眼眶湿润。我是那么渴望见到堪布、依止堪布,多么希望诸多文章中描述过的那只手也能啪啪地打在自己的头上。

  2010年年初,突然从网站上看到了堪布示现生病的消息,内心难过极了。我想,如有可能就让自己替堪布生病吧。还赶忙写了信给菩提洲网站,表示愿意参加网站发起的共修放生和念诵金刚萨埵百字明活动。网站很快复信了,表示欢迎我的加入。至于念诵的截止时间和遍数则没有做规定,主要根据自己的发心。可这样反倒让我为难了,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共修,不知道怎样做才更如法。最后,还是决定了以不要食言为限。计算过时间后,我决定半年内完成一万遍金刚萨埵百字明。后来,虽然网站的共修早在3月25日就结束了,可自己仍是在6月19日才完成念诵。每天早课一结束,就先将念诵的功德回向给堪布,祈愿堪布身体康复无碍,长久住世,不舍众生!

  祈愿自己今生有福,能亲见希阿荣博堪布,得到堪布的加持、摄受!

 

  长行

  2010年7月30日(农历6月19日)完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