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电话皈依希阿荣博上师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皈依希阿荣博上师前的学佛情况

  我在2001年观音菩萨得道日、农历六月十九日皈依了三宝。这可能是一个偶然的机缘,或许也是一种必然。

  在这之前,我曾对命运有一点体悟。一天,一位同事把讲《了凡四训》、《金刚经》、《无量寿经》的光碟借给我看。看了以后,觉得与自己改变命运的想法很契合,并且对书里的说法都能接受,觉得很好,就信佛了。后来我从寺庙里请了一些书,其中有一本马来西亚佛教协会编的《佛教入门知识》,对我影响很大。对照书的内容,一一检查自己,我才发现自己有一身的毛病。那时我对蟑螂的嗔心很重,每见必杀,看书之后知道了不能杀生。有一天,看见一只蟑螂在地板上走过,我起了个念头,由它去吧。从此我对佛教的信心大增,再未杀生,并生起了皈依的心。

  学佛之初,相当精进。我曾持过午不食,体重也由一百五十多斤骤降至一百零几斤。那一段时间我肉也不吃了,后来因一次工作变动,才又复吃肉。在念佛的同时,虽然也造过一些其他的业,但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对佛教从未有过一丝舍弃的心。

  我零七年朝礼了鸡足山,零八年朝礼了五台山。那次朝台,一进山,便有一种归家的感觉,辛酸、委屈不断涌起,泪水充满眼眶,碍于有旁人才没让它流出来。在五台山请到能海上师的法本后,我开始自学藏传佛教格鲁派的教法,然对其他宗派不甚重视,并故意回避。

  零九年,朝礼五当召、广仁寺,并经一个同学介绍,认识了三位宁玛巴师父。在此期间戒烟。2010年初,单珍师来了,我因羞愧,未主动去见。后来同学邀我同往拜见,我去求了开示,求法则是由同学代为转达的。传法后的第二天一早,我便念一千遍咒,开始实修。此又为一转折点,因以前从未按定制去做功课,也从未在心里想着要学宁玛巴的教法。不久以后,单珍师又在给其他人授皈依时指定让我也参加皈依。从此开始一门深入修学宁玛巴的教法。

电话皈依希阿荣博上师

  单珍师传法后,我发愿断恶修善,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在早晨修法时有感应。一次,想到师父不辞辛苦弘法利生就哭了(即使看到汶川地震这样大的灾难,虽然捐了款,可是我也没有流泪)。我那颗变得坚硬的心又开始有点柔软的感觉了。

  与宁玛巴结缘后,我才认识到法王如意宝的伟大。从皈依佛门至法王如意宝圆寂,这之间足足有两年时间,可是我竟错过机缘,未能见到法王,为此懊悔不已。佛菩萨应化人间,我以前早有认识,所以对法王如意宝就是佛陀有了很深的定解。由此对法王如意宝的弟子就是佛菩萨化现也产生了确定不移的认识。对于善知识难值难遇,要抓住机会亲近,也有了刻骨铭心的认识。于是我开始主动上网找一些宁玛巴的弘法网站学习。

  3月20日凌晨,读菩提洲网站希阿荣博堪布写的《珍宝人生》。当读到“我们可以要求自己以解脱为目标、舍弃对今生来世安适的希求,但不能因此不尊重他人对幸福快乐的理解和对现世福报的追求” 时,我对堪布生起了信心。读完《珍宝人生》,当即发愿放生一百万条生命,念一千万遍百字明,供十万盏灯,愿堪布、十方一切高僧大德、善知识长久住世、常转法轮,利益无量无边一切众生,并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成佛。

  3月21日,通过菩提洲网站向堪布发送一封电子邮件,表示希望堪布能收我为弟子,跟堪布学习佛法。期间,看堪布的弘法视频《回忆上师》。当听到法王如意宝在桑耶寺唱的偈颂、在法会跳金刚舞时,不禁热泪盈眶,痛彻心扉。24日,我将念诵之愿改为:百字明50万遍,金刚萨埵心咒950万遍。当晚,网站回复我,“可以皈依上师。师兄跟随上师学习佛法,如果方便,希望上师能够通过电话为师兄授一个皈依戒体。”25日早,我回邮件表示,“我很愿意、也很欢喜上师通过电话为我授皈依戒体。时间请上师决定。请提前告知我需要做些什么准备。”当晚,网站回复邮件,告诉了上师的手机号码。26日早,给上师发短信求皈依。下午两点,希阿荣博上师打来电话,要我先看一下菩提洲网站上《关于皈依》的开示。下午4点52分,上师给我授皈依戒体。

  希阿荣博上师在电话中教我发愿:生生世世不舍弃上师三宝,永不退转对上师三宝的信心,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也不舍弃上师三宝。今天皈依,是为了解脱众生的痛苦。今天以后,真正成为上师三宝的弟子,不能杀生,尽量素食,并要求佛经、佛像不能放在地上,不能从上面跨过,对三宝要有恭敬心。上师还给我布置了一些功课。上师的讲话,直截了当,没有什么客套话,是那样谦虚、那样真挚,又是那样有力量。尤其让我感到震撼的是,上师教我发愿生生世世不离弃上师三宝,这也说明,上师也是生生世世不舍弃我这个愚顽弟子啊!上师太慈悲了,真是非常圆满,希有难得!感谢诸佛菩萨加被,令我值遇如此殊胜的上师。我发愿:感谢师父,今后一定谨遵师教,如教奉行!一定要见到师父,愿师父身体健康,长久住世,常转法轮。

  上师让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一种信任,也让我产生一种自信,令我坚信:“十方如来,怜念众生,如母忆子,若子逃逝,虽忆何为?子若忆母如母忆时,母子历生,不相违远。若众生心,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去佛不远,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如染香人,身有香气。”

皈依上师后的修行情况

  上师布置的每日功课:《金刚经》一遍、《心经》数遍、《普贤行愿品》一遍以及文殊心咒、百字明、金刚萨埵心咒等数遍,我基本上坚持下来了。

  皈依上师后,把吃肉戒掉了。皈依后的第三天早晨,我想,上师既然在皈依时问我是否吃素,就是希望我吃素,上师在加持我,我怎么能不听上师的话呢?于是很后悔自己没在当时就做出吃素的决定。我想,放下一切世间希求,克服家里及社会上的障碍,就应该可以做到不吃肉。我原来就有过一段不吃肉的经历,现在又有了上师的加持,因缘具足,应该下大决心,不怕一切困难,切实实行。于是向师父发短信,发愿即日起不吃肉。决定后,即向家里宣布了,还说明了家里不给我做饭也行。我因为平时在家里基本不吃肉,所以自己没有遇到困难,而家里主要是妻子曾经一度有些想法,有些心结。后来妻子看到我戒肉并非是想出家,经过一段时间的难受之后,一切又都恢复正常了。在社会上,因为我早已对名利、地位采取了随缘的态度,所以实行起来并无难度。

  后来,我又把喝酒也戒了。喝酒曾经是我的爱好,没人让我喝,我自己心里都会想它。其实我也清楚,喝酒是造其他罪的引子,也想戒掉,只是心里一直没能下这样大的决心。皈依上师后做晚课时,我一念诵百字明就昏昏欲睡,甚至连一遍都难以完成。我想,这可能是中午喝酒的缘故。于是就站在上师三宝像前发誓:从今以后戒酒,生生世世再不喝酒,祈请上师三宝加持,令我圆满此愿。此誓言发过后,曾出现过三次违背誓言的情况,我想,这可能是我没有直接向上师发誓的缘故吧。尽管如此,认识我的人现在基本上知道我不喝酒,找我喝酒的人也基本上没有了,也很少有人强行劝我喝酒,即使有也可以予以拒绝。

  皈依上师后,我的烦恼轻了。以前我的嗔恚心很重,尤其是对母亲和妻女。一天早晨,妻子起来只顾自己吃,未给我热前一天的剩饭,我由此生了很大的烦恼,以至于中午吃完饭洗碗时,烦恼仍然深重。当时,祈请希阿荣博上师、观菩提心、观如梦如幻、观如母,一概不起作用。这时,筷子的一根细刺扎进指头,长约一厘米,刹那间我的烦恼烟消云散。随后,口念阿弥陀佛,拔出了这根刺。一天,在晚上对妻子起烦恼,早晨起来烦恼尤重,无以排解,用了前述种种方法也丝毫不得力。中午吃完饭后睡觉,大概一点半睡下,五点多醒来,醒来后烦恼无影无踪。我深信,这是上师加持使然。

  我分析自己:对他人起烦恼,通常是因为我“我”的欲求未能满足,谋求别人服从我、尊敬我、称赞我、同意我、关心我等等。总之,是要别人顺乎我的心思。这是自私自利之心的表现,也就是“我执”。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非平等心:想到比人强时,生起傲慢心,想到不如人时,生起嫉妒心。这些心思,平时隐藏极深,一旦遇到外境,就会以“利他”的面目跑出来,发嗔恨之心、粗鲁之言、恼人之行。它有时甚至在自以为修行状态不错、好像什么都能宽容的时候到来。这样不留情面地分析自己后,再起烦恼时,就知道肯定是自己不对劲,是我执在作怪。

  顺逆境都是试金石,可以检验自己修行功夫到底如何。我把顺逆之境都视为上师的化现,视为上师在试验我、调教我,因此不敢起大烦恼。我坚信,上师无时无刻不在关注我,而我的所作所为应该是令上师生欢喜,不令上师失望。我经常祈祷上师加持。在上师加持下,烦恼明显减轻,以前母亲多唠叨两句我就起烦恼,现在不了。而且,生气的频率和次数也明显减少了。

  为上师长久住世,也放了几次生。每一次放生,鱼儿都久久不愿离去,好像知道感恩,特别殊胜。

  知道上师病得很严重,心里也很担忧。想到上师能够住世,就是众生的福报,而自己无用之躯,住世意义也不大,就发愿代上师得病,愿上师早日康复,广利有情。

拜见希阿荣博上师

  皈依上师后,我一直盼望早日见到上师。这是我最大的一个心愿。几次发短信向上师表达了这个愿望,最后终于如愿以偿,见到了上师。

  在见之前我曾设想过,如果见到上师,自己应该如何应对,上师又会怎么对待我。后来一想,还是应该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呈现给上师,上师肯定有调伏、摄受我的办法,不用我去多费思量。

  拜见上师的前一天,虽然我与上师已经在同一个城市了,但种种缘故,还是没能见到上师。原先朝思暮想,现在近在咫尺,不觉有一种幸福感涌起。我想,反正或迟或早,这次总算可以见到上师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与上师联系上了。上师远远走来,我一眼便认出来了。马上,我给上师磕了三个小头,这时感觉背上被敲了一下。我供养了一尊长寿佛像、一个法轮等,祝愿上师长久住世,常转法轮。上师说缘起很好,就带我去吃早餐。

  吃早餐时,上师让我坐在他旁边。我汇报了皈依后修法的情况,表达了求法的意愿,上师同意了。我又问上师身体治疗得怎样,上师说还好。后来,忘记了谈到什么话题时,上师感慨道:现在真是末法时期,当年巴珠仁波切、麦彭仁波切多厉害。

  一天早晨,上师还没出来,我绕上师住处走了三圈,作为绕佛三匝,愿上师长久住世,常转法轮。上师出来后,揽着我向外面走,问我,外面绕院怎么走。上师真的是无所不知。上师对弟子又是这样的关爱,只要弟子有一点点的如法行为,就给弟子以温暖的鼓励。上师多次向其他师兄介绍我说,“这是我电话皈依的弟子。”

  有一次,上师的车就要开动了,上师却把我叫到跟前,拍了几下我的脸(我以前看上师的弟子写的文章,说上师噼噼啪啪拍几下弟子的脸,弟子就皈依了,觉得特别有意思,就想以后见到希阿荣博上师,会不会也拍几下我的脸?),这时我心里特别的温暖,也特别的感激,上师真的是把每个弟子都放在心上啊。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我却觉得上师是特别的关怀我。

  上师无论在哪里,都把愉快带给大家。上师愉快爽朗的笑声,感染着每个人。上师是那么愉快、那么活泼,反倒让我觉得自己好像很老了似的。是啊,能在上师身边,就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

  人生就是这样,聚散无常,短短几天,一晃而过。送别上师时,看着上师道别的身影,泪水一下涌入眼眶。告别上师后,感觉好像自己可以死了,再也没有什么很要紧的事了,心中很坦然。可又一想,上师慈悲摄受自己,难道是让自己逃避吗?该怎样报答上师的深恩厚德呢?“若一众生未得度,我佛终宵有泪痕”,难道不应该畅佛本怀,自度度人吗?我在内心深深发愿,愿在上师座下早证菩提,助师度生,以报上师无尽的恩德。

  愿以此文献给希阿荣博上师,愿上师长久住世,常转法轮,教法广弘,广利一切众生。愿一切众生离苦得乐,究竟成佛。也愿所有看到此文的人都对上师生起不退的信心。

  密严净土法界宫殿中

  三世一切佛陀总集体

  开显指示我心即法身

  根本上师足前诚祈祷

 

  弟子:多青

  2010年7月25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