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重生

顶礼上师希阿荣博!

  “于长夜中驰骋生死,寻觅我者;于长夜中为愚痴覆而重睡眠,醒觉我者;沉溺有海,拔济我者;我入恶道,示善道者;系缚有狱,解释我者;我于长夜病所逼恼,为作医王;我被贪等猛火烧燃,为作云雨而为息灭…… ”

  前不久在佛经中读到这段话,感慨万千,我们就如同在无明中茫茫然不知所归的病人,而佛法则是一步一步为我们拨开迷雾,引导我们走出迷茫,让我们觉醒,使我们获得重生的无上妙药。

  我是80后,出生于北方某省会城市里的一个普通家庭。我从小的学业一直很好。从小学的全班第一,再到考入全市最好的高中,我在外人眼中,一直是值得羡慕的。

  然而我的心却几乎生活在地狱里,无时无刻不在受着煎熬。

  我的父亲一直很爱喝酒,喝醉了就会骂人,严重时神志不清,甚至被送到精神病院去强制戒酒。我从小要在大人们的争吵中度日,要劝解互相仇恨的父母,要忍受父亲酒后的责骂。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家庭的阴影就一直笼罩在我心头,无法散去。我常常在夜半听到父母的争吵声,心中恐惧、不安,无休无止。那个时候的我很爱哭,但多半是自己躲起来偷偷地哭。

  我看着父亲一次次地去酗酒,醉酒后丑态百出,有时候倒在地上起都起不来,有时候吐得整个房间都污秽不堪。有一次,他竟从四楼的窗户跳下去,幸好只是摔伤了腰。还有几次他从家里出去,整整一天都没有回来,全家人疯狂地出去寻找,而最终只是虚惊一场。这些经历让我从小对无常有了很深的感触,但我曲解了无常,以为人生无常,所以更要及时行乐。

  后来我终于上了大学,离开了家,开始享受自由的生活。因为以前生活过得很委屈,我就在物质上加倍地补偿自己。我曾经花钱去看过一位歌手的演唱会,却在看过之后失去了原来心中那种对明星的疯狂的喜爱。我也曾经去买很贵的衣服,刚一穿上的时候确实让我很欢喜,但越是名贵的衣服越娇气,穿到它的机会就越少,而清洁和熨烫它的时间反而越多,甚至不知把它放在柜子里什么位置才好。我越是挥霍钱财,心中却越不觉得快乐,反而更加不安。

  在我大学期间,远离父母,本以为这样他们就不会再给我那么多痛苦的感觉,然而事实恰好相反。每次接到电话,母亲都会详细地叙述父亲的情况,听得我更加郁闷。而逢年过节回到家,也永远是在恐惧、争吵、惊吓和委屈求全中度过。别人都在盼着回家,而我却只觉得那是一个噩梦。

  后来,我渐渐地变得漠然,不再哭泣,甚至有些冷血了。我的心开始变得坚硬,与其选择担心和惦念亲人让我痛苦,还不如选择漠视亲情让我麻木。麻木总比痛苦来得更安慰些。那个时候的我还不明白因果,所以我总觉得命运对我不公,我并未作恶,为什么我的家庭和别人的家庭有那么多不同。别人的孩子可以把父母当作靠山,恣意胡作非为还能享受疼爱,而我却总是羞于提起他们,害怕见到他们。一想到他们,总是觉得很不安,很郁闷。

  出于对命运的不满,我开始研究它。

  我想知道为什么我的人生这么差劲,就开始研究生辰八字。看了“滴天髓”和“三命通会”之后,我发现自己命里水多,而且命中注定父母不和。后来看得越多越绝望,原来我的命注定是这样。我在研究了许久之后心情并没有变得更好,而是相反。渐渐地我想,也许只有宗教可以救赎我,于是我开始看《圣经》和佛经,打算从中选择一个寄托。但现实中缘分未到、福报不够的时候,就是佛经摆在眼前也是看不进去的。我依旧懵懂混沌,天天只有找些小说、电视剧和娱乐八卦之类的东西消磨时光,也让我忘记现实中的不快。

  直到2007年,过年的时候,我家又爆发了一场战争。在半夜12点的时候,妈妈不堪忍受爸爸醉酒后的胡闹,就跑了出来,而她又要拽上我一起,爸爸模糊不清又有些凄凉地叫着我的名字,让我不要走,那个时候我觉得我要被撕裂了,确实快崩溃了。我不想舍弃爸爸,但我又不愿让妈妈伤心。我下决心一定要做点什么改变这一切,不然我真的受不了。

  从小到大好几次绝望的时候,我都记不清是怎么过来的了。当然也有过不想活的念头,但我毕竟还小,总归还不太甘心这样做。我知道外边的世界很大,还有很多精彩等着我去经历,命运是有苦的时候,而我还在盼着甜的到来。

  小时候家里柜顶上放了一尊瓷制观音。我家没人信佛,那尊观音是爸爸的朋友从外地带来送给爸爸的。一放就很多年,没有动过。

  曾经在黑暗的夜里,爸爸妈妈吵完架以后,我擦干眼泪,在观音像前祈祷,冥冥之中就觉得她会来解救我似的。有一次,过年了,我爸却被关在了医院,我心中很矛盾:让我爸出院呢,他可能会继续喝酒伤身;不让他出来呢,他在医院过年我于心不忍。因为他住的是精神病院,病人是被关起来不能出门的。为难之际,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我也是哭着在佛像前祈祷了很久。虽然佛菩萨并没有在当时给我指明什么方向,但我知道,那时我的行为已经让我与佛法结下了缘分。

  在我大学期间,因为家里的事闹得太凶了,不堪其扰,我在朋友的劝说下决定去雍和宫祈求神灵庇佑。同学告诉我去北京要带着供品,心诚才能更有效。于是我们在超市买了苹果、橙子,还有糖果、点心,用袋子包好二十几份,然后背着沉甸甸的一大包供品去了北京。

  那一天的天气特别好,天很蓝,云彩的边缘透着明亮的光,我们一路也都很顺利。终于来到了雍和宫,走在高高的两排树木中间,耳边传来清亮悠长的钟声,我的心似乎找到了一丝安宁。于是一个殿一个殿地拜过去,在点燃的袅袅檀香中凝神祈祷,向神灵诉说我的迷茫与恐惧。看着一尊尊庄严慈祥的佛像,也在慈悲地望着我,我于是心甘情愿地匍匐于佛祖脚下,祈求赐予我安宁与力量。

  从那之后,我开始看得进去佛经了,并逐渐对佛经中的一些句子产生了兴趣,如《金刚经》中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虽然不能很明确地说出它的含义,但是还是能感到那种深邃和唤人觉醒的力量。

  以前我听过“大悲咒”和《心经》的歌曲,觉得它旋律优美,心烦的时候听了会舒服很多,后来我慢慢地可以看着书跟着念诵“大悲咒”,《心经》也基本可以背了。这时候我开始在网上搜索有关佛教的内容,后来看到《准提咒》,说是持戒不清净的人也可以念,那时我还好食肉类,于是发愿每日念诵一定数目的“准提咒”。

  念诵一段时间后,我又在网上看到“楞严咒”的开示,说是在末法时代,只要“楞严经”住世,佛法就不致喑灭。这也是最长的咒。因为那时的我急于要找到能令我解脱的方法,所以很快我就开始抄“楞严咒”。由于咒很长,我刚刚开始一点都读不了,后来抄了几遍之后,我渐渐可以念通顺了。

  这一年过年我回家的时候,心中还是充满恐惧,为了避免家里再出现以前那种恐怖的画面,我从大年初一到初七每天都抄一遍“楞严咒”,于是真的有奇迹发生:我爸爸本来每天都离不了喝酒的,而这七天竟然平安度过,没有任何争吵、不快发生,而且这七天我每晚的梦都非常快乐吉祥。佛法真的不可思议。而也正是在这几天中,我看了一个电视剧,很欣赏里边的一个演员。我后来才知道,他也是信佛的。一次看那位演员的访谈,他提到菩提洲网站,于是我开始关注菩提洲网站。

  我又去了几次雍和宫,期间断断续续看了许多关于佛教的经文和开示,也陆续抄了许多经文,并且开始寄钱给信佛的同学帮我放生。在《佛子心语》栏目看了一些文章之后,我渐渐对希阿荣博上师产生了无比的信心,我这才知道原来在修佛的过程中,上师可以有这么重要的作用。

  这么多年痛苦的生活,让我原本柔软的心早已变得坚硬,冷漠的我已经很久没有那种心被触动的感觉了。但是在菩提洲,看那么多人讲他们的生活,许多都很有共鸣。我觉得我的心在慢慢地融化,虽然只是一瞬间、一点点,但这对于愚痴的我来说已经是弥足珍贵的了。

  时间久了,我渐渐地知道了藏传佛教,知道了宁玛派红教,知道了希阿荣博上师。渐渐地我对上师升起了恒不退转的信心,我强烈地渴望解脱,想要皈依希阿荣博上师。这个愿望是那么的迫切,我不断地念诵希阿荣博上师的住世祈祷文,希望我能够有那个福分与上师相遇。

  后来我终于通过菩提洲网站找到了同一城市的师兄,通过他们的帮助,我终于可以和大家一起放生了,也开始念诵“百字明”和“金刚萨埵心咒”。这个时候,我已经大学毕业,又回到了家。在佛法不可思议的加持之下,我的家平静了许多。虽然还会有些不愉快,但是不再会令我如以往那样绝望、恐惧了。家人的关系也缓和、融洽起来。此时我的心态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我觉得再没有什么能让我绝望了。

  就在2010年7月,我终于皈依希阿荣博上师了。那天离我26岁生日仅有两天。

  我见到了希阿荣博上师,跪在他的面前。望着上师慈祥温暖的笑颜,我全身颤抖,不能自持。恕我言语浅薄无法写出上师的庄严美好。我想也许只有亲自见到才能感觉到那种幸福。我也相信只要好好修行,坚定信心,上师会来到我们中间。

  弹指的清脆声响中,我面前打开了一扇门,那里边有光明、有温暖,还有无限的慈悲。

  我重生了,不再是那个在夜深人静哭泣到不能自已的小女孩。我已经开始学着去享受平静与安乐,并开始接受我的命运。可以在年轻的时候修行,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吧。

  写下我的经历,很多不堪回首,只为唤醒更多沉沦苦海的人们。不论你们在经历什么苦痛,你们可能也有和我一样独自哭泣的时候,其实有一束光一直停留在我们身边,从未离开,生生世世,等待我们觉醒的那一天。

  我感激希阿荣博上师,感激佛法。

  人生正如在路上,如果遇到了,就不要再错过。

 

  才让花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