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共修放生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

  大恩怙主晋美彭措法王如意宝曾开示:末法时代,放生是诸善事中能令诸佛菩萨、根本上师欢喜的唯一因。在一切无为法中,观修空性的功德不可思议;而一切有为法中,放生的功德无与伦比。希阿荣博堪布每到一处,必宣讲戒杀放生,并身体力行坚持每年在生日期间举行共修放生。2009年共修放生刚结束,菩提洲网站再次发起共修放生与共修百字明。堪布示现病状,而弟子们尽可能多地放生和念诵金刚萨埵百字明是上师身体健康和长久住世的最好助缘。

  2010年1月14日下午,一位师兄打来电话,说上师体检,检出来血液循环有问题,又发现和心脏有关,挺厉害的,但现在还不清楚到底有多严重。希望师兄们能放生供养上师,越快越好,他们也会汇些放生款过来。当晚菩提洲网站发布共修放生与共修百字明的通知。

  得知消息的一刹那,我的心沉到了谷底,思维却出奇的清晰敏捷,快速忆起能联系上的师兄,与他们沟通,商量放生细节。并联系到另外城市的师兄,商定师兄们同时开始连续三天的放生。等一切办妥当已是晚上九点多,刚一放松,人如掉了魂魄一般虚脱、乏力,唯有一念萦绕:大恩希阿荣博上师的身体到底怎样了?一会儿自我安慰应该问题不大吧,一会儿又猜测师兄如此焦急,情况可能比较糟糕。翻来覆去地琢磨,心一直七上八下的,没个着落,上师的电话又处于关机状态,联系不上。着急、担心、焦虑好像都没用,干脆提起精神做功课,以修法供养大恩上师。

  《维摩诘所说经》中有这么一段:文殊菩萨代表佛陀看望示现疾相的维摩诘菩萨,问及疾病等的原因时,维摩诘菩萨回答说:“从痴有爱,则我病生。以一切众生病,是故我病,若一切众生得不病者,则我病灭。所以者何,菩萨为众生故入生死,有生死,则有病。若众生得离病者,则菩萨无复病。譬如长者,唯有一子,其子得病,父母亦病。若子病愈,父母亦愈。菩萨如是。”谈到菩萨的病因时,维摩诘言 :“菩萨疾者,以大悲起。”故而凡是善知识身上所体现之身体及外缘的障碍均为——代我等受苦啊!

  回向时,跪在上师法相前,祈祷上师法体安康,长久住世;愿三界六趣一切众生均能暂时得到安乐、究竟证得佛果;愿众生病愈则菩萨亦愈!

  连续三天的放生结束后,各地很多师兄得知上师示现生病,一些地区放生条件不具足,于是纷纷汇来善款,请我们代为放生供养上师。每周都会有几次的放生,从大年三十开始,我们坚持了春节七天的每日放生。每次都有几千几万斤的泥鳅、鳝鱼、鲫鱼、鲤鱼等鱼类众生,几千几万只的鸟类众生被解救。这样的放生一直在持续。

  收到的放生款里,有在家居士的,也有出家师父的;有汉族弟子的,也有藏地信众的;有汇几十万的,也有捐几毛钱的;当从喇嘛们手里接过还带着酥油气息的善款时,当在银行兑换国外师兄们汇来的外币时,一种至深的感动和仁爱之情从心底生起。放生款里聚集了佛子们共同的心愿:祈祷上师长久住世!祈祷所有善知识长久住世!祈祷佛法兴盛!祈祷世界和平,众生安宁!

  以前我自己放生都是在菜市场购买,这是第一次踏入肉禽批发市场,跟随师兄们去买生。听师兄们讲,批发市场里贩鱼的老板都是夜里就开始宰杀动物。我们早上四点多到了市场,天还没亮,远远就闻到一股刺鼻的腥味,进入市场,遍地鲜血,无从下脚。在昏暗的灯光下,一排排的店铺内等待被屠宰的活物和已经失去生命的死尸交织在一起。每个店铺门口,都有鱼贩在熟练而精准地剐着泥鳅、鳝鱼等活物。他们一般是全家总动员,连同老人和小孩也在帮忙。昏黄的灯光、流淌的鲜血、攒动的人头、成堆的内脏和遍地的死尸,令人窒息。寒气透过厚厚的毛靴、棉衣进入身体的每个部位,人像是掉进了冰窖,想呕吐,想逃离。眼前这一幕便是一幅活生生的地狱场景。我在师兄的提醒下,吃了一粒甘露丸,并观想上师在头顶,这才慢慢暖和、平静下来。孟子曰:“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如果具恻隐之心的人都能到这里来看看,可能大多会戒杀食素了。

  春节前两天,上师的弟子刀登活佛带着一些喇嘛在藏地放生鱼类。很多堪布、活佛、喇嘛从各地赶去参加。用两天的时间,他们买完了一个城市市场里的所有活鱼。菜市场的活鱼没有了,鱼贩想要再到外地去贩运,但由于春节将至,时间不允许,运输工具也不具足。他们只能放弃。整个春节,这座城市几乎没造杀业。

  放生结束后,刀登活佛本打算回到炉霍的寺院,但居士们反复敦请刀登活佛,一定要在春节期间去到各地城市带领他们放生。为了解救众生,为了上师长久世,为了所有的高僧大德长久住世,刀登活佛立即启程,辗转众多城市,带领居士们放生。而上师的侍者聪达喇嘛则留下来带领我们放生,陪我们度过了这个最有意义的春节。

  在念诵放生仪轨前,我们会唱起上师的住世祈祷文。大家急切地期待着上师病愈,盼着上师能亲自带领放生。但是消息传来,医生说上师的身体需要静养,亲自带领放生的可能性不大。每次放生,上师身边的活佛和喇嘛都会出现,为被解救的众生念诵经咒,给它们种下解脱的种子。常常有闻讯赶来参加放生的汉藏两地的出家人,在放生现场我们还看到了上师的阿妈、姐姐和两个外甥女的身影。仅仅在我们这里,前后三十余次的大型放生,有几十吨的众生得到救度。一次放生结束后,刀登活佛说:“今天担心有违缘,还好一切顺利。”上师在显现上并没有亲自参加放生,但上师的法身从未有一刻离开过我们,一直加持着参加放生的信众和被解救的众生。

  共修放生从确定放生地点到购买生命,从联系公共汽车到通知居士们参加,从装运活物到安全送达现场,从收放生款到记账付款,最后是现场指挥,洒甘露水,念诵经咒,让它们回归乐园。每个环节都有许多师兄发心在做。

  我常想以个人的力量,放生几千元几万元应该不会有太大违缘,但是几十万几百万元就会很困难了。可能有钱也买不到,也有可能买得很贵或是被以次充好、缺斤短两,可能找不到适合放生的地点等等……在上师的加持下,以众多师兄共同清净的愿力,本着用有限的善款购买尽可能多生命的原则,我们直接解救了上千万条的生命。在被解救的生命里有从连云港空运来的准备出口到韩国的泥鳅,准备空运广东用来提炼化妆品油、身怀无数幼卵的母蛤蟆,即将空运广东的各种鸟类,马上就要发往各省的泥鳅、鳝鱼等。所有的泥鳅、鳝鱼、鲫鱼、鲤鱼等都是数以吨计的,我们买来放生,菜市场就少了很多活物。那段时间经常听人谈起市场的泥鳅、鳝鱼缺货。

  放生期间善梦不断,其中一个梦境最为殊胜。梦中一个大活佛端详我半晌说:“你的前半生完全是为了家人和亲人,今后你活着会为了一切众生。”醒后很是欢喜,这不正是大乘佛子的誓愿吗——一切为利他,求正等菩提!

  共修中还有一个内容是念诵百字明。刚开始我没敢发愿,考虑到自己还有很多功课没完成。可上师在开示里说一个几岁的小朋友都发愿念诵百字明一百万遍。这对师兄们加持很大。周围的师兄都纷纷发愿念诵几十万、一百万的百字明。我也发愿念诵百字明一百万遍。

  皈依希阿荣博上师三年多了,依靠上师巨大的加持力,全家人一个一个进入佛门,对上师的信心也与日俱增,每个人都走上了修行之路。记得上师生日前夕,我们全家拜见上师,唯独缺少父亲。上师关切地询问父亲开始学佛没有,两年前,父亲在我的强力劝说下,皈依了上师。但从不修行,也不念咒。我悲伤地回答说还需要时间吧。上师慈悲地看着我们,带着穿越时空的千年智慧与加持力,超越我们到达父亲。那一刻我坚信父亲一定能得到上师的加持,一定会走上学佛修行路。

  此次父亲在参加了多次放生后,看着被解救的众生在水里欢快地畅游着,慈悲心菩提心慢慢生起来。得知都在发愿为祈祷上师长久住世念诵百字明,父亲也发愿念诵百字明十万遍。现在还完全不懂佛教知识的他,每天都不停地念诵。前几天他说:回忆起以前干了很多不如法的事,非常后悔,以后一定不会再做了,余生会尽力去做一个品格贤善的好人。百字明为忏悔之王,其加持力不可思议。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是真正的佛,依靠圣者的加持,父亲也慢慢走上学佛之了。

  2008年“5•12”特大地震的伤痛还未淡忘,2010年“4•14”青海玉树的地震又再次袭来。地震、海啸、干旱、洪水、火山喷发、暴力袭击,各种灾难接踵而至,生命在我们眼前转瞬即逝,无常张牙舞爪地恣意横行,人们束手无策。菩提洲网站发布上师的开示,上师期望作为佛弟子,对那些在灾难中失去生命的人以及正在遭受伤痛折磨的人,要以佛教特有的方式,为他们修持善法,愿凭借我们修持善法的功德和三宝的加持,让逝者能够往生,生者早日脱离苦难。师兄们商量后决定以放生的方式为玉树受灾的众生回向功德。把这一想法汇报上师后,上师回信说:“能放生太好了!”以此缘起,参加放生的人很多。很多在汉地的活佛、喇嘛们也赶来参加放生。希阿荣博上师还特地让人带来一笔钱——这是学院的一位老喇嘛多年的积蓄。他想把放生的功德回向给玉树遭受苦难的众生。

  共修放生,暂时解救了众多生命,究竟为它们种下解脱的种子;参加放生的信众也能得到健康长寿、身心清净、慈悲心增长、顺缘增上的利益,能遣除修行中的内外障碍,种下究竟解脱之因。共修中最大的感悟是:师兄们越发地团结和合,对上师、对佛法的信心更为坚固,慈悲心菩提心渐入相续,坚硬的心变得柔软了。显现上这是一次弟子们为祈祷上师长久住世而发起的共修,实际上却是上师度化无量众生的善巧方便——用各种方式让弟子们快速积累福慧资粮,使弟子们有限的功德汇入上师无量功德海中,直至菩提果间永不退失。正如圣者萨迦班智达在自传中所言“上师唯一是为了我,方示现病相啊!”

  3月15日,菩提洲网站公布共修数据:两个月中,大家为祈愿上师长久住世,通过网站报名发愿放生十六亿六千六百多万条生命,其中已经放生一亿一千三百五十余万条生命,在此统计以外又已放生三万六千九百六十三斤鱼类众生,发愿念诵金刚萨埵百字明五千零九十三万遍,金刚萨埵心咒一亿六千多万遍,供灯数千盏,更有很多师兄发愿终生持素、守持八关斋戒、磕大头、念诵大悲咒……上师对这次的共修放生很是欢喜,并说:“相信如此大规模地放生、共修,身体一定会好起来的。”

  一天正在观修上师瑜伽时,突然认知一切都是虚幻,既没有所救众生,也没有放生者自己,更没有放生这件善事。一切显现本为空性。上师直接为我们铺设了最捷径的修行之道——积累福德资粮的同时,快速增长智慧资粮。对空性的认识正如上师所言:“理解空性并不难,证悟需要修行。”以前看有关空性智慧的书籍,往往看到一小半就搁置一旁,读不懂,也理解不了。对缘起性空倍觉生涩难解,通过观修上师瑜伽,缘起性空之理豁然明白,讲述空性智慧的书籍也渐渐喜欢读。

  按上师的教授开始修上师瑜伽后,每天的修行基本以观修上师瑜伽为主,祈祷上师的加持能融入心相续,最终证悟般若智慧到达彼岸;祈祷信心每日俱增直至圆满;祈祷道心永固乃至菩提果之间。

  愿以此共修缘起成就诸佛欢喜之因,众生成佛之果;愿玉树遭受地震痛苦的众生,逝者能够往生,生者早日脱离苦难;愿所有众生都能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愿所有善知识长久住世,常转法轮。十方三世诸佛菩萨及诸传承上师如何回向给众生,我即如何回向给众生。

  “真实善逝三宝三根本,风脉明点自性菩提心,体性自性大悲坛城中,乃至菩提果间永皈依!”

  弟子发愿生生世世践行自己的誓言:

  生生世世不离师,

  恒时享用胜法乐,

  圆满地道功德已,

  唯愿速得金刚持。

 

  作者:达瓦卓玛

  完稿于藏历铁虎年三月十五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