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今生最美的际遇

  在这个娑婆世界里,纵有曲折动人的万种剧情、绵长浪漫的无数诗篇,最美的,还是找到自己的上师,并由此展开的修行之路。

  记得我第一次读《米拉日巴尊者传》,毫不迟疑地相信书里的每一情节都真实地发生过(噶举派传承上师中最具传奇色彩的,是藏族民众中妇孺皆知的米拉巴。米拉日巴七岁时父亲去世。他与母亲相依为命,受尽了亲戚们的欺侮,财产被瓜分一空,生活十分艰难。后来他依止一位外道学习降雹法术,想以此法术来消灭欺侮他家的“坏人”。后他对自己的行为生起后悔心,对因果的畏惧,让他在三十八岁时找到了当时久负盛名的玛尔巴。玛尔巴经过对他六年八个月的观察与方便调伏,确信他“根器”好、可以造就成才,才对他口传了全部密法。米拉日巴按照此法修炼,终于成了可以腾空飞行、降妖除怪、具有神通的传奇人物。他的故事被记载在藏族文学名著《米拉日巴传》中,在藏区广为流传,经久不衰)。

  尤其读到米拉日巴寻找自己的上师玛尔巴的曲折经历,每次都感动得唏嘘不止,信心,真的不可思议,可以造就伟大的上师和弟子,这样的相遇,才是真正超越了时空和人性的局促。而我们凡夫总是要算计好了,确定四周安全,才会把自己放进去,在我复杂的人生体验中,只有在面对上师时,所有的算计,顿显卑劣;所有的揣测,都是多余。那时候,才从那些重重包裹的自我中,一瞥自性惊人的美丽,也只有在那个没有任何迟疑的时刻,才是能看到最美的时刻,从此,生命里所有的时刻,只要你愿意,都可以看作是上师的示现……

  有时候,上师的安排也让我迷惑,但事后才会恍然大悟。我是个嗜美之人,凡事求完美,容不得瑕疵,对于美食美乐、美文美物自然都很享受,也很偏执,打碎一个漂亮的瓷杯可以心烦好几天。直到我亲眼看着希阿荣博上师常常把精美的东西随手送给别人,我都在暗暗舍不得,可上师转身依然笑得开心,那一刻,我看到所有的美物都不及上师的自在那么优美,顿时觉得够从容才够优雅,够慈悲才够美好。我也开始慢慢学习,把自己珍爱的美物拿出来做供养,一串精致的项饰,一条美丽的丝帛,不在于多少钱,而是自己附着在上面的执着和占有欲。甚至是每天看到的美景,也诚心供养上师和诸佛菩萨。

  如水般的生活,每一刻,若在修行,都不空过,就算看电视,也和过去不同。原来看电视新闻都带着“看客心理”,看完内容,闲聊几句而已,好像进佛堂做功课才是在修行,而上师在知道新闻的时候,发生在世界每个地方的事件,每一个不同语言和肤色的众生,上师似乎都和他们在一起,认真地体会着他们的内心,并会为他们念经、祈福,甚至超度……

  就是晚上睡着以后做梦,也是很好的修行机会。记得很清楚,那些远离我的人常常还会在梦里和我相见,早晨醒来,如同又一场彻骨的别离,这是修无常和出离心的好机会;同样,现在我身边的亲人,在梦里又总让我悲伤,焦急地寻找,醒来时就想起,自己是这样的执著他们,我们凡夫的生活若没有生离死别,就没有体会无常的机会,人,大多是经验型的动物,体会了梦里的无常才慢慢接受了眼下生活的无常,而坦然接受无常是多么的艰难。

  一晚,我做了一个梦,自己像鸟一样被风吹着起伏飘荡,无法左右,一会儿又梦见师父说给我传个法,名字很清楚《大乘无量寿经》。清晨起来,我找到这部经,然后,每天开始读。即使出差我也小心地用棉布包好随身带着,晚上必是读后才睡。希阿荣博师父,就是你在信仰薄弱的时候,拉你一把的“那人”!

  女性的习气中嫉妒是很重的,我曾让嫉妒折磨得没有自在,虽然知道这样不好,但一时也安静不下来,苦恼中给师父打电话(每次想到米拉日巴见上师那么难,而我们总是可以通过网站或手机联系到师父,我就感受到上师无限的慈悲)。“弟子,你把菩提心忘掉了!”师父简短的一句话,顿时让我看到明月,上师是一面镜子,越是伟大的上师他的光芒就越可以照进弟子企图掖藏着的每一个角落,让我看见自己的卑微和垢染。

  当然,以后的日子并不是万事大吉,就连大成就者米拉日巴尊者也选择住在远离人群的地方,像我这个天天生活在繁华城市的一介凡夫,起心动念都带着烟气,一年见两次自己的上师,清静的时光很快被身边的人和事搅动了,万幸的是我们可以联系到上师——既可以解答大家的疑惑,又督促弟子们的修行,如同在险象环生的路上,总有在不远处等着我的驿站,一壶热茶,一个随时接迎你的温暖身影……

  祝所有的上师和弟子,圆满这一世的相遇!

 

  希阿拉姆 

2009 年11月 30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