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无尽的感恩

雄秋花准: 

  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人力资源管理等相关工作,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现转行从事出版工作。上天常常赋予我很多,不仅让我总能顺利地达成自己的目标,而且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恩赐于我很多好老师,无论是世出世间的恩师,他们在各个领域的成就都是非凡的,他们的德行和学养常常是激励我前进的动力。虽然自己常常对自己很失望,但是因为有了诸多恩师的提携与帮助,我还能励力改正错误并能坚持不懈地前行。在众多恩师中,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仁波切对于我而言具有非同一般的意义,上师的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揭开了崭新的一页,一直寻觅渴求的心得到了安住并有了新的方向,重新体悟着生命的意义,努力探索着宇宙人生的真相,深深地感恩上师仁波切!

  在网上看到了《共修放生和共修百字明》,得知希阿荣博上师示现疾病,我非常难过。但又看到上师说问题不会很大,让大家不要担心,我便自我安慰:上师是成就者,应该没有问题的。可是两天前在佛子心语中看到了《特别的开示》一文,我的心又沉到了谷底,眼泪也奔涌而出。我感到仿佛天都要塌下来了,这不仅是由于上师对我有恩德,而是想到了上师对无数众生的恩德,还有无数众生在轮回中感受着痛苦、渴望着解脱。

  还记得是2005年11月的一天,我做梦见到了父亲。当时父亲在一个悬崖上,手里拿着锤子和锥子修佛像。那佛像是很大的,像我在石窟中见过的那样大。我说:“爸,你要当心啊!我这里有根绳子,我系着这边,你系着那边,这样就不会掉下去了,”但爸爸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话。醒来以后,我心里很不舒服,怎么会做这样的一个梦?爸爸十多年前已经去世了。以前我也从未梦见过他。而且我本是那种极少做梦的人,通常一年里做不了几次梦。为什么现在突然又梦见父亲呢?我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于是给一位出家师父打了电话,师父问我:“你手边有什么经文吗?”我说:“有,《金刚经》。”他说:“那你每天念诵一遍《金刚经》吧,然后将诵经的功德回向给你父亲。”从此,我便开始每天念诵一遍《金刚经》。后来我想到,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很多像我父亲一样的人,也需要同样的帮助。这是我皈依佛门的直接原因。

  2006年1月,希阿荣博上师来到北京,那个时候我对佛教还是懵懵懂懂,好奇的我是抱着想看看活佛是什么样子的心理,敲开了上师住所的门。在见到希阿荣博上师的那一刻,我心中感到了莫名的震撼,并伴着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我想起了一句话,“自己的心,就是自己的上师。”当时,我向上师请教了几个问题,上师都耐心地回答了。也许是受到上师的摄受力的感召,在很多人都纷纷皈依上师时,我也皈依了。上师先给我们做了开示,然后口传了金刚萨埵心咒,要求我们回去念诵二百万遍,还给每人发了一本《普贤上师言教》,让大家看十遍。

  在这一切结束以后,我说:“师父,我可以诵《金刚经》吗?我诵《金刚经》,是为了超度我的父亲。您说,我能行吗?”说到这里,我心里有些伤感。上师马上伸出了手,在我的头上重重地拍了一下,此时,我在希阿荣博上师的眼神里,看到也有一种难过神情流露了出来。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上师广大、深切的慈悲,那种感觉,一直存留在我的心里,至今一点也未褪失。之后,上师坚定地说:“你走吧!”当时,虽然我没有搞明白是什么意思,还是起了身,离开了上师的房间。出来之后,我仍感不舍,又回到房间门口,站在那儿看着上师,上师微笑着,朝我摆了摆手。回家之后,我看了《上师影像》的光碟,从中了解到了这是一位很了不起上师。

  在那以后的两年中,我没有见到过上师。这期间,我拜见过很多来京的大德,有位师兄还强力推荐我皈依到某位仁波切的门下,虽然,见面时感觉上有差异是因缘使然,十分正常,况且大德们又都是成就者,但我见希阿荣博上师时有过的那种熟悉的感觉,却没再产生。

  一次转绕佛牙舍利塔时,我请了一套《释迦牟尼佛广传》,读后深受感动。释迦牟尼佛往昔曾为海尘婆罗门,那时他以广大的悲心,发愿来此娑婆世界,度化刚强难调的可怜众生,他还发了五百大愿,被誉为五浊恶世里的一朵白莲花。为了我们这些可怜的众生,他曾无数次广行布施,不光将自己的财物、妻子、儿女布施给了众生,还曾将自己的身体布施给老虎充饥。为了寻找使众生获得究竟解脱的真理,他经历千难万险,最终证悟了正等菩提。这样广大的悲心和无与伦比的壮举,实在让我心折。我想,我一定要紧跟佛陀的脚步,也要为了利益一切众生而求法。这时,我想起了希阿荣博上师,萌生了去藏地,到那里求能证悟菩提的法门的想法。我给上师打了电话,向上师表明了自己的心愿,上师问了我的具体打算,最后同意了我去藏地的请求。

  2007年9月底,因没找到同行的人,我便一个人踏上了去藏地求法的旅程。也许是我福报浅薄,也许是佛菩萨在考验我,求法的路程走得并不很顺利,一路上,妈妈不断地打来电话,劝我放弃行程,立刻回家,后来,又听说上师的外甥女生病。总之,我没有能见到希阿荣博上师。但在藏地流连的一个多月里,我看到了那里的蓝天、白云,以及超拔、清净的雪山,了解到上师在藏地,早已是一位声名远播的成就者了,也懂得了要想求证悟菩提,就要先修五加行。

  后来回到成都,我见到了上师,当时,我心里想着向上师求五加行的传承,但看到上师身体不太好,终于没敢张口。第二天,我拜见了慈诚罗珠堪布,当时堪布说:“你在藏地跑了这么久。这么多的时间,如果用来闻思,已经够你受用很久了。”虽然受到堪布的批评,但我感到了堪布那强烈的慈悲心,那种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的深切的爱。我真深深地感激上师和慈诚罗珠堪布,如果没有他们,我还不知未来的路该怎样走呢。

  二十多天后,在北京,我意外地收到了希阿荣博上师发来的短信,说他已经来了北京,并给了我一位师兄的电话号码,让我同他具体联系见面的事情。上师在以后的四十多天时间里,连续传了五加行等法要。于是我也得到了五加行的传承,之后我想,我在成都时就曾想过求五加行,果然,上师全知道。上师是全知。上师不但知道,而且还记住了,专门发短信,让我来听受。上师的心里,装着每一个众生的心愿。可是在藏地时,我却曾想过,自己千里迢迢来见上师却没能见到,是不是自己与上师没有缘分啊。上师没有介意我的狭隘想法,更没有因此舍弃我。这次传法给我,说明他老人家时刻关注着我,时刻护佑着我啊。对于上师的包容,我内心充满了感激。若非上师的包容,我真有可能误入歧途,还将会继续在痛苦的苦海里面轮回,无有出期。后来,每当我遇到逆缘,我都会想起当初上师曾怎样不舍弃我,并发愿不舍弃任何一个众生。看到了佛子心语中的《信敬心之——祈祷上师他力加持》,我开始按照上面的方法进行修习,恒时将上师观想为佛陀。

  在此后两年里,我参加了菩提学会的学习,通过闻思修行,法喜充满,收获颇丰,心态也在逐渐发生着可喜的变化,我知道,这一切都源于上师三宝的加持。而在两年之中,每一天,我都在想念希阿荣博上师,心中常常充满了感恩的泪水,每次看到了新的上师影像,我也都情不自禁地流眼泪。临近上师生日时,我想,一定要去见上师,我太想念上师了。出发之前,我在心里还特别发了一个愿:这次与上师见面,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而去,不是仅仅因为自己想念上师。

  到了成都,上师慈悲开许见面,时间约好在下午,我很是高兴。见面之前,我去昭觉寺请了一个很大的法轮,希望佛法能够得到常转,佛法的甘露能洒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快到上师的房门口的时候,我的心开始紧张了,怦怦直跳,以前在八大处参拜佛牙舍利时,也有过这种感觉。我摆好手上的哈达,让心逐渐平静下来。这时,上师知道有人来了,就让我们赶快进来。我仍十分紧张,刚进门就跪倒了。我献上了哈达和法轮以后,抬头看上师,发现上师的气色不大好,便想,上师的身体怎么变成这样了?一边想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了来。原本打算好了:见面时要先给上师磕三个头,然后再说,“祝上师吉祥如意,长久住世,常转法轮,并愿一切众生都能脱离痛苦的轮回”,但到了此时,我一句话也没说出来。上师慈悲地看着我,没说话。过了一会,上师说:“×××,你学佛学得怎样?”见面先问学习,看来上师最关心、最希望的是我们今生能够解脱。我如实做了汇报,并说了自己的菩提心还没能真正生起来等等。过了一会儿,上师休息了,我们便退出来,下来观看《法王如意宝鸡足山弘法》的光盘。可没过多一会儿,希阿荣博上师也下来了,拍着自己的头说:“哎呀!我躺在床上很着急,想着后天我们该怎么办,得找一个能传法的地方。我在心中窃窃欢喜:法轮常转,上师要传法了。

  隔了一天,上师为我们开示说,现在自己的年纪越来越大,身体也不如以前。幸好有了一个网站,通过这个网站,可以继续尽己所能,弘法利生。上师的一番话,让我想到上师太辛苦了,而上师的恩德,我今生根本无法报答,所以唯有像上师一样,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每一个众生。想到这,忽然,我觉得自己似乎体会到了一点什么。我想,也许这便是初发菩提心时的一种体验吧。

  皈依以来,我一直没能很好地供养上师。而在我过去的学习中,光读研究生就花了十多万元。当然,上师所传授的是让一切众生解脱轮回痛苦的方法,而我在过去所学的,仅仅是一点世间的知识,两者本不可相提并论。更何况,我过去的学习目的,是为了个人快乐、家庭幸福,而上师教我们学佛,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两者本来也有天壤之别。几年来,上师不辞辛苦,从一点一滴入手,循循善诱,目的为了什么?就是希望我们发菩提心,希望能在我们的相续中播下了解脱的种子。所以我想,给上师的最好供养应该是,更加精进地闻思修行,发愿弘法利生,去尽力地帮助每一个众生。这才是对上师最好的回报。

  离开成都前,我又去了昭觉寺,在清定上师的祖师塔前盘桓良久,触景生情。我想,佛法的传承,正是由于历代高僧大德们艰苦不懈的努力,才流传至今,才使我们今天能够有机会听闻到佛法,使我今生遇到了上师仁波切,遇到了索达吉堪布、慈诚罗珠堪布、罗登堪布、益西彭措堪布、阿秋喇嘛、门措上师等大德。正是因为他们的恩德,使我们这些痛苦众生能够学到佛法,感念及此,不觉涕泪横流。在回程的火车上,我的眼泪仍在不断地流淌。我真切地体会到了,为什么赤诚嘉参堪布在当年,一讲到上师的恩德和众生痛苦时,会有那么多的眼泪。也明白了这些眼泪,是如何流到上师心里的。

  从成都归来后不久,我又梦到父亲。梦中的父亲,正在为上师做事情,修建佛塔。这也是四年来唯一的一次梦见他。也许他是来告诉我,他得度了。还记得第一次见希阿荣博上师时,我当时没有弄明白上师的意思,回来以后就找了一位得道高僧询问原委。当时那位高僧说:“你的上师一定会帮助你超度的,假如你不相信这一点,反而会给你父亲的往生带来障碍。”当时,我并没有说我的上师是谁。现在,萦绕在我心中四年的疑问,终于解开了。上师帮助别人,是不需要等别人开口请求的。 

  在成都时,有一天,上师来电话问:“弟子,你在干什么?”我说:“在看书。”刚才我是看了书,但因为犯困,眯了一会儿,后来怕时间不够了,就拿起了《现观庄严论》的考试题开始背。所以上师来电问时,若按严格地说,则是在背题,没在看书。由于当时我还有点迷糊,就顺口说了在看书。说完之后,我马上意识到不对。在挂上电话前,上师又问了我一遍:“弟子,你在干什么?”此时,我将错就错,硬着头皮回答:“我在看书。”然后,上师在显现上,语气开始有些不高兴了。这时,我突然意识到,刚才自己做错了,正是在向上师打妄语。

  通过此事,我发现了自己学佛中的问题——还不太相信因果。平时,除了注意居士五戒不犯,其他方面,好像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甚至没有将自己的妄语行为与取舍因果密切地联系在一起。至少在我的内心深处,对因果不虚尚未真正生起定解。正巧,当时我们正在看《因果变相图》的视频,一起共修。视频里那些如母有情,因往昔所造罪业而感受了种种痛苦,令人触目惊心。更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是,自己在不信佛以前所造的罪业,与视频里面的很多事十分相似。

  为此,我又重温了《普贤上师言教》里面龙猛菩萨的故事。龙猛菩萨,在藏传佛教中,被喻为“二胜六庄严”之一,而在汉传佛教中,他被八大宗派奉为开山始祖。当年,乐行王子向龙猛菩萨索要头颅,龙猛菩萨爽快地答应了。太子奋力挥起宝剑,可好像斩虚空一样,根本无法伤害菩萨。龙猛菩萨告诉乐行王子:“我五百世前就彻底清净了兵器砍割的异熟果报,所以用兵器,无法砍断我的头。但我曾经割吉祥草时杀害小虫的宿业没有偿还,你用吉祥草,可以割断我的头。”王子依言照办,龙猛菩萨的头颅当下落地,趋入寂灭。我想,像龙猛菩萨那样的圣者,还会以那样的方式,在世人面前示现圆寂。想必是为了警示世人,无意杀生,也是有果报的。佛陀说,若仅将他转生为白狗而死亡的身体堆积起来,会比须弥山还要高。

  有时,我会问自己,像我这样的人,还能去极乐世界吗?我还有这个资格吗?

  《普贤行愿品》云:“从无始来,所造罪业,无量无边,若其罪业,有体相者,尽虚空间,不能容受。是故从于今日,乃至尽未来际,须恒求忏悔。”

  感激佛陀,给我们留下了忏悔的法门。也许我明天就会死,但即使剩最后一口气,我都会怀着忏悔之心,恳切地祈请上师接受我的忏悔,并祈求上师长久住世。

  致我的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大堪布仁波切  

  无论在多么寒冷的日子里,

  只要有了太阳就会觉得温暖。

  无论在多么艰难的岁月里,

  只要有了上师仁波切就会觉得有了依靠。

  无论人生多么迷茫,

  只要有了三宝的光明就有了指路明灯。

  不管风云如何变幻,

  不管人生如何起伏,

  我永生永世的皈依处——上师三宝。

  只有您了解我的苦难,

  只有您永远容忍我、包容我,

  祈求您永远不离不弃,

  我这不成器的弟子。

  对于您,我永远怀有无尽的感恩,

  感恩您度厄克艰,传承经藏,

  感恩您长善救失,超拔轮回,

  感恩您言传身教,立范后世,

  ……

  我最最恭敬的上师,

  弟子祈求您长久住世!

  那么多孤苦无依的老母有情还沉溺在轮回中,

  感受着无量的痛苦。

  他们都需要您的救度。

  弟子跪泣祈求您,祈求您……长久住世!

 

  雄秋花准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