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修行札记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扎西持林见闻之——生日

  我的生日是七月份,所以几年来我的生日都是在扎西持林度过的。人们都说孩子的生日就是母亲的难日,在生日这一天,我又想起了自己母亲。

  母亲是在二零零二年三月去世的,当时我正跟着希阿荣博上师在拉萨朝圣。在母亲去世的前一天晚上,家里人打电话告诉我母亲病危,因为当时家人的手机电池电量不足,也没能和我说得很清楚,所以开始我还认为问题不大。晚饭时,我向上师说起此事,上师想了想,也许是顾及到我的情感没有直说,但还是隐喻地告诉我应该准备一下超度的事。当晚回到房间,回想上师的话,我的心变得冰凉,虽然学佛已经有几年了,但真正面对自己亲人的生死这还是头一次。“上师如果真的没有神通那该多好啊!”这一夜我头脑里重复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凌晨四点钟左右,手机响了,母亲已于一分钟前离开了人世。当时我顾不上对上师最起码的礼仪,没挂断电话就闯进了上师的房间,跪在上师床前,祈请上师为母亲超度。上师接过手机开始念经,听着上师念经的声音,我的心稍微有了些许的安慰,但突然想起家人的手机应该是没电了吧,不知道上师的声音能不能传到几千公里外的母亲的耳根之内,想到这儿心又一下子收紧。上师念经加持的时间大约持续了二三十分钟,念经结束后我马上接过电话,那边传来了家人清晰的声音:感谢上师!圣者的加持真的不可思议。后来听家里人说,当时札熙寺的亚玛泽仁活佛与丹增尼玛两个人正在北京,听到母亲去世的消息,他们一早来到太平间为母亲超度,也感谢他们的恩德。

  现在母亲离开我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也许是与母亲的感情太深,也许是自己太过执着,几年来我几乎没有一天不在想念她。甚至有时在公共汽车上或者是在路上,只要看到一对母子在一起,都会勾起我的回忆。还记得有一次我在五明佛学院,当时正赶上上师为刚刚去世的炉霍多登活佛的母亲超度回来,此时的话题自然是人身难得、生命无常,这时我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的母亲——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你的母亲福报很大!”正当我沉思时,上师的手一下子拍在我的身上。

  其实对母亲我有一个最大的愧疚,就是没能引导母亲皈依三宝,而这个愧疚肯定将伴我终生。自母亲去世以来,每逢来到圣境或者做功德的时候,我都不会忘记顺便给母亲做些功德以回报她的养育之恩。

  生日的这天下午,我一个人来到扎西持林的觉沃佛经堂,在释迦牟尼佛像前顶礼、供灯、供养,把功德回向给母亲。

  今年的生日又是这样过了。

 

  俄色桑吉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