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师弘法 > 弘法足迹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2008年2月希阿荣博上师天津弘法行记

出发

  2008年2月4号早上,应天津诸多居士的祈请,希阿荣博堪布前往天津塘沽地区传法。堪布及随行弟子四五人一大早便坐上天津来的车,上了五环路。

  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八,天晴,微风。再有三天便是08年的农历新年。天津的几位师兄早上七点就赶到堪布在北京的住处。天津的地方话节奏很特别,几位居士刚唠了几句,堪布就被逗得直乐,还跟着学:“师父,石猴(时候)不早啦!嘛,改(该)走啦!”

在路上

  今年过完元旦,天气就有些反常。京津河北旱得冒烟,雪却都下到了南方。百年一遇的雪灾使交通阻断,经济严重受损。马上就要过年了,仍有无数在南方打工的人回不了家。堪布这次到北京,十分关注雪灾的报道。

  在路上,堪布一边和天津的居士聊天,一边询问他们对雪灾了解的情况。

  “今年可能不太好。”堪布听完天津弟子对雪灾的谈论后做了如上评述。堪布紧接着说:“希望今年大家多念经。”

到达

  从京津高速路塘沽出口下来不远,就到了天津弟子安排堪布吃午饭的地方。刚才在车上聊天的时候,天津的师兄讲起他们大部分人都看过堪布的《南亚行记》。就午餐安排情况来看,天津弟子应当是受到了一定的启发。拿开车的多杰森华师兄来说,据说他是个大老板,但整个人看上去很低调,一路上言语谨慎,吃午饭的时候也不抢着坐离堪布最近的座位。

  堪布当年在马来西亚弘法时曾批评过当地主办的佛教中心,堪布当时说:“有权有势的人做我的弟子,我有时候敢当着大家的面说他,以减少他的傲慢心。对待贫穷的人,我非常小心,不敢让他在众人面前待遇比别人差。有时候稍微冷落一点,我就怕伤害他的心,使他退失对佛法的信心。”

  当所有弟子落座,多杰森玛进来向堪布请示日程安排的时候,对于这次到天津的第一个照面,堪布基本满意。

多杰森玛

  多杰森玛居士是位在本地深受尊敬的老居士。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她的名字已被天津弟子反复提到。

  多杰森玛居士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餐厅,她看上去只是一位普通的中年妇女。衣着朴素,面容和蔼可亲,说话有浓厚的天津口音,和堪布交流时有一点儿紧张。堪布在开法会时经常说:“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好。”从客观上说,堪布说普通话的节奏的确与汉族人不同。这也增加了有些紧张的多杰森玛与堪布对话的难度。

  多杰森玛跪下来和堪布说了不到三句整话,已经是满脑门子汗了。 

  堪布:“多杰姑娘,您好!”

  多杰森玛:“我好……不是,师父您冷嘛?”

  堪布:“我不冷,一点也不冷,你怎么样?” 

  多杰森玛:“您问我什么?我很好……我是说我不冷…… ”

  多杰森玛:“师父,为了一些弟子能修行,我们求文殊菩萨的灌顶……我们经常看见汉人在河边杀生,我们求往生法的传承,还有求……上师我紧张了。”

  堪布:(笑)“你可是塘沽的大人物,怎么会紧张呢?…… ”

开法会  

  吃完午饭,来不及休息,堪布和所有在场的京津弟子就急忙赶往法会现场,小小的会场坐得满满当当,有上千人。

  成千上万盏油灯摆出一个巨大的“佛”字,无数的转经筒缓缓转动。

  僧俗信众见堪布进门,即向空中抛花供养。堪布走上法座刚刚坐下,多杰森玛便带着信众们,向堪布供养七宝等物。多杰森玛居士还是有些紧张,她刚供养完毕,就立即让堪布抓住了“笑柄”。

  堪布说:“多杰森玛说:‘供养佛像,希望我长久住世,长转法轮! 

  供养佛经,希望我长久住世,长转法轮!

  供养文殊菩萨,希望我长久住世,长转法轮!’……”

  堪布还没说到第四轮,除了多杰森玛居士脸红红地站在那儿,一千多人全都笑了起来。

开示   

  自进入会场,堪布就一直在观察所有众生的根基意乐。天津信众的确有与众不同的地方。这里虽有着沿海大城市的繁华,人们却并不是很忙碌,生活压力也不大,信众平时有较多修法的时间。堪布来之前就听说这里信众大多数都在修五加行,有的甚至已经修了五六遍,而且大家经常聚在一起讨论佛法,解疑答惑。五加行是非常殊胜的实修法门,仅大拜就需十万。初修者修一次五加行至少要一年。而今天到场的天津佛弟子据说大部分人已实修一次以上。观察到这些因缘,堪布不禁面露微笑,心中暗暗称许。同时堪布也观察到,许多弟子虽在修加行,但并未以菩提心摄持;虽修行精进却不注重观照自心本性,因而不能于众生生起圆满的悲心。

  观察到此,堪布决定今天着重为大家讲解如何真正生起菩提心来摄持自己的善行,使众人获得真正的法益。

  堪布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说道:“同样一件事,不同的发心会有不同的结果。我喝水时,观想把最好吃的东西、最好喝的东西供养给我的大恩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并把供养佛的功德回向给一切众生,愿一切众生悉得安乐解脱。所以我种了菩提因,将来会得菩提果,将来能成佛(众人笑)。假如我只是喝水,而没有以菩提心摄持,也许没有什么害处,但也没有什么好处。哦,或许有好处,现在不会渴死(众人笑),却不是将来成佛之因。所以你们学佛也是这样,不管是你们修五加行,还是今天来听我讲课,都要用菩提心来摄持这个善因,或者说这个善根,这样才能最终成就佛果,饶益众生。”

  “你们现在这样想:我为了所有众生得佛果,得无上菩提,今天来这里听师父讲法,并将听法的功德回向给众生。假如你们很熟练三殊胜的修习方法,还可以同时观想今天这一切都如梦如幻,没有自性,并安住在这种体会中,会更好。有的人做不到用三殊胜,可以先像我刚才说的那样,试着听课的时候时刻用菩提心来摄持自己,并在以后稳固自己这样的发心。”

  堪布讲到这儿,刚才还欢声笑语的听众安静下来,佛堂里只听见转经筒“嗡嗡”的电流声以及酥油灯偶尔发出“啪啪”的声音。

  堪布接着说:“我们今天的讲课是非常有意义的,我最近发现很多人修起五加行来很精进,但与人接触交往脾气却很大,这说明你们在修五加行的时候,只求快修快行,忽略了许多重要的细节。当然我刚才说的脾气大只是其中一种情况,还有其他的一些行为,也是因为修加行时匆匆而过,忽略了很重要的地方而出现的问题,比如说悲心的修持。”

  “修五加行,磕大头最好能与七支供一起修,念一遍七支供磕一个大头。如果条件不允许,磕大头也可以与皈依一起修。大家都记得皈依偈:

  安住虚空遍满虚空者,

  上师本尊空行诸会众。

  诸佛正法以及圣众前,

  我与六道众生敬皈依。

  每磕一个大头就念一遍。四句中最后一句尤其重要:‘我与六道众生敬皈依’,磕头的时候要把父母、亲人、仇敌、傍生及其余的六道众生全部观想在身边一起皈依。”

  “为什么要样观想和行持?五加行的仪轨是由如真佛一般的大成就者所著,其中密意深广,难以用语言叙说。但从最简单的意义来看,即是通过这样的修持,对佛法生起真正的信心,对众生生起稳定的悲心。行、住、坐、卧,时时怀着悲心,或者时时以众生的解脱利益来观照自己。如果观照和发心得法,那你每一次俯身叩头所得的功德与悲心都会如火箭一般的蹿升。”(众人笑)

  “不要笑……假如你每一次只当这是一个形式,口里念念有词,心里却想着股票,这样磕了十万大头,或许能得到一些微薄的世间利益,却偏离了正道,不但悲心不能生起,有的人还会因为磕大头的数目够了而心生傲慢,脾气也随着大起来。”

  “另外,你们要注意五加行的仪轨里,在发心仪轨前有一行小字是这样写的:“初修四无量心,愿诸众生永具安乐等。”

  “希望大家不要忽视这一行小字,更不要跳过这一行字,去直接修下面的“正行发心。”因为四无量心是菩提心的基础,在修‘正行发心’之前,要进行四无量心的闻、思、修行。象我们今天这样,大家一起念诵《发心仪轨》非常容易,但大家应扪心自问:我到底有没有在心底真正地生起这样坚固的信念,同时能在行住坐卧、与人接触时保持‘知行合一’? ”

  “很多人都知道四无量心是‘慈、悲、喜、舍’,把这四者中任何一项挑出来,都不容易做到,比如我们当中有没有人能对一切众生都时刻保持悲心?我说的保持不是嘴巴上说‘我有悲心’,而是在内心以及行住坐卧、与众生接触都能保持悲心,我想我们在座的也许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但大多数人可能都做不到。为什么?能对一切众生时时刻刻保持悲心,差不多已经成佛了!(众人笑)当然,我的意思也不是说在这个环节就一定要修到与佛同样的程度,而是四无量心的修持不可跳过。《普贤上师言教》大家不是都有吗?起码要把‘四无量心’那一章节反复读三遍以上,不要漏过一个字!然后反复思维,直到自己生起切实的悲心,然后再不断修习巩固。我有一些修习的诀窍告诉大家,修四无量心对境要具体,发心要真诚,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不妨把起点放低一些,先把某一个或某一类众生作为观修的对境,再逐步扩大观修对象的范围,直到对一切众生都生起真诚的慈悲之心。比如在街头等红绿灯时,看见一个小乞丐不顾危险和烈日曝晒在车辆之间穿行乞讨,我们会心生同情,不要让这一念同情匆匆滑过心头,而是留住它、延长它,并试着把这种浅薄的同情转化成较为深刻的悲心。然后把对小乞丐的悲心逐渐延伸扩大到其他人、其他众生身上,最后对一切众生都生起真诚平等的悲心。我们常见的流浪猫、流浪狗或者海鲜馆、饭馆里待杀的傍生等等,都可以成为我们修悲心的对境。我希望大家清楚一点,只理解悲心的意义,而没有踏踏实实地观修是不会真正生起悲心的。这不是我说的,这是过去诸佛的教诲。”

  “四无量心的修持相对稳定后,再念 ‘正行发心’的偈子 ‘如同三世佛佛子,已发最胜菩提心’时,我相信大家会有不同的觉受……四无量心’是菩提心的基础,没有菩提心,我们是不可能成佛的。”

  “今天我应大家的要求会为大家灌顶,是文殊菩萨修法的灌顶,希望大家得到灌顶后能在菩提心摄持下修习这个法门。文殊菩萨集中体现了三世诸佛的智慧。他在久远劫前早已成佛,发心广大,愿力无边。我的大恩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将这个法的传承授予我,我现在传给大家,希望大家好好修习,不要辜负过去诸佛的嘱托和期望。现在我为大家传这个灌顶……”︱

  (因文殊智慧勇士灌顶极秘密,此处略去灌顶过程)   

  灌顶结束时,不少居士由于感激上师的恩德而泪流满面。

  座下众生一丝一毫的心念都逃不过堪布的观察。堪布在灌顶结束后,又破例为大家授予五加行的传承。天津信众虽多次接受过五加行传承,但因前面堪布的开示使他们对五加行的认识更深了一步,因此在传授过程中,许多居士和出家众始终合掌当胸,涕泪横流地虔诚领受。堪布观察到信众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灌顶、讲法、传承后已经生起清净意乐,便不顾疲劳又为大家念诵了《无垢忏悔续》的传承。

  夕阳斜下,夜幕降临,佛子们心满意足,都觉得法会即将结束时,堪布突然对大家说:“我在北京看病,本来事情比较多,因为你们多次祈请,我才抽空到这里来。大家的要求我都已满足,现在我也有一个要求。”众人一愣,所有人立刻挺直身体,屏息凝神看着堪布。

  只听堪布说道:“《无垢忏悔续》中说:百字明是一切善逝的智慧精华,能够净除所有的失戒与分别念的罪障,称为一切忏悔之王。若每天按照仪轨如法念诵一百零八遍,则可清净当天所造的罪障;若按照仪轨如法观修十万遍百字明,则可清净一切罪障。

  我们今天有缘传授了《无垢忏悔续》,希望大家答应我一个要求,即今天接受传法的人都能尽快在一年内圆满念诵十万遍百字明。以后每天晚上休息前,至少念诵一百零八遍百字明,直至命终。如果念诵时能以菩提心摄持,我相信这样做的人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得到修行的成就。大家能不能答应我?”

  会场一片寂静,只有细微的抽泣之声。不是大家心里不同意,而是在如此具足威严和悲心的上师面前,谁也不愿轻易地高声喧哗。多杰森玛居士含泪代表大家表示一定努力满足上师的要求。见到上师开心地微笑,佛堂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掌声稍歇,堪布接着说:“感谢大家听我讲法,我最后想说,寿命无常,希望大家精进修法,下一次我们还能不能见面不知道,我很希望再来天津,但能不能来还不清楚,祝愿大家早日成就!”

夜总会   

  堪布从下午二点多钟一直讲到夜晚。这次天津的师兄安排传法的地点也很特别,是由当地一家大型夜总会的大厅临时改造而成的。在堪布传法的后半段,已经有夜总会的服务员从后门溜了进来。一部分人躲在包房里聊天、听音乐,另一部分人忍不住好奇混在信众中听堪布讲法,听了一会儿离开了,过一会儿又回来听。  

  当堪布腰酸背痛地从法座上下来的时候,夜总会大部分工作人员已经耐着性子在隔壁包间待了三个小时。

  然而后来的事情很具有戏剧性,这个夜总会里很多人通过多杰森玛居士打听上师在北京看病的住址,然后找到北京皈依了。据说这些女孩子里有的学佛非常精进。

  听受佛法的利益果然不可思议。

晚休   

  明天有放生活动,当晚堪布住在天津居士安排的一间公寓里。堪布劳累了一天非常疲惫。进公寓后刚坐下,一位女居士就带着孩子跟了进来。这位居士刚入佛门不久,向堪布问了许多问题。此次传法活动的组织者在旁边听得直皱眉,堪布也看出来了,一面耐心地回答问题,一面用微笑告诉屋里其他人不要着急。

  这位居士问完问题又要求皈依,堪布告诉她,今天传法时她已经得到皈依戒,她说想再单独皈依一次,堪布同意了,重新为她和她的孩子念诵了皈依仪轨。

  多杰森华居士过来请堪布到楼下用餐,他已经安排好了。堪布说,太晚了,他不想出去吃,能不能做点面给他就行。多杰森华居士说好,亲自下厨做汤面。吃完汤面,堪布又看了一会儿关于雪灾的新闻。

放生

  第二天的清晨,堪布早早起来赶往市郊的海河参加放生。到了河边,天津信众早已在岸边等候。今年虽赶上暧冬,但现在毕竟是隆冬时节,宽阔的海河河面上冻了厚厚一层冰。

  天津的弟子们为放生专门包了一艘摆渡的货船,先把拉鱼的车开上去,参加放生的人再依次上去。有一位中年男子用浓重的天津口音吆喝大家上船,并告诉大家放生应注意的事项:“大家小心啊!撬(别)把鱼扔到饼(冰)面上,把鱼给冻思(死)啦啊!等会儿船把冰面破开,再往水里放……”

  凡是看过《上师影像》或《夜海航灯》的人,对堪布放生的影像一定留有深刻的印象。堪布身材魁伟,动作敏捷。堪布是主张身体力行参与放生活动的,他要求自己的弟子最好能亲手将放生的动物放归自然。在放生过程中开放自己的心灵,体味各种生灵的苦难,体味它们回归自然的喜悦。培养每一位弟子的慈悲心、菩提心和出离心。他自己更是以身作则,每次主持放生活动,堪布不但诵经加持各类生灵,还不惜体力,亲力亲为。

  《夜海航灯》等片中的素材均取自于堪布前几年的放生行仪。最近几年堪布的身体明显不如以前了。堪布在船边慢慢地俯下身去,试着将一筐鱼费力地搬起要倒进海河中,引得身边弟子一片揪心,忙不迭地伸手相扶。堪布忙说道:“不用,不用,我可以。”倒完这一筐,又去搬另外一筐鱼……

  寒风刺骨的海河渡船上,堪布不多时已出了一身虚汗。

市中心

  放生用了大约两三个小时,快结束的时候,有人发现鱼车里还有一箱鱼,有五百公斤左右。一问才知道是鱼场往酒店送的,顺道一起拉来了。于是大家商量,临时又凑钱将这一箱鱼买下来放生。

  在放生即将结束的时候,堪布得知当天在天津市中心还有一场放生活动等着他,主要是由天津市区居住的弟子组织的,于是安排好这几百尾鱼以后,便登车从塘沽前往市中心。

  在热闹非凡的市中心一下车,堪布就有些惊讶。几百人围在市中心子牙河的冰面上,还有一些人在岸边安静地等待堪布。数十箱准备放生的鱼、鸟堆放在岸边。静静的人群对身边的车水马龙几乎视而不见。天津市民对佛法的热忱使堪布感动,于是堪布快步走下广场桥,来到子牙河边。

  天津的信众应该是有较为深厚的佛法基础,放生现场竟备有法螺等密宗器物,当堪布走到子牙河边时,法螺雄浑的号音便在市中心响起。

  堪布一如往常一样主持放生仪式,带领僧俗弟子念诵《放生仪轨》,念诵《祈祷文》,加持甘露水……当法螺再次响起,放生的鸟儿腾空而去。

  离开前堪布作了简短的开示,堪布说:“这次到天津来,时间很短,有些仓促,很遗憾。但看到天津的弟子学佛很精进,我还是很高兴。今天在这里我很想多和大家交流一下,并给大家传法,但这里是市中心,人很多,传法的因缘不具足。我以后会再来天津为大家传法。希望大家今后多放生,多念佛。”

回京

  两次放生活动结束已近下午两点,天津的弟子虽一再挽留,堪布还是决定当天回京。天津的弟子送了堪布一程又一程,送到京津高速的入口处才依依作别,多杰森玛、多杰森华等则执意把堪布送到北京。多杰森华的一位朋友对堪布非常有信心,特意开车来送堪布。在路上,这位年轻姑娘告诉堪布她非常爱吃海鲜,餐餐都会吃鱼虾,但最近身体不太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堪布听完心里就是一惊,赶忙给她讲了一路杀生的过患,并告诉她,她的健康不太好大约就是因为杀生的原因。车到北京的时候,姑娘不仅答应以后再也不吃海鲜,而且皈依了佛门。   

  堪布回到北京的住处,送走客人后,晚饭也不愿吃,便上楼昏昏睡去。

后记

  天津信众对佛法的热忱和虔诚让堪布感到欣慰。因此次去天津弘法的缘起,堪布从大年三十到正月末,三次召集并主持京津两地弟子在京津交界处的大型水库区,举行了数量巨大的放生活动。

  这三次放生过程中,堪布都在水库边刺骨的寒风中抱病爬上鱼车顶部,为参加放生的人开示生命的珍贵,希望所有人都能珍惜时间,精进修行。堪布从07年12月份到北京检查身体,直到08年3月份回川。在北京停留如此长时间,在堪布历年的弘法过程中是很特别的。因汉地的条件限制,堪布在汉地开始弘法十几年里,如此密集地主持大型放生活动,这也是第一次。

  虽然觉得特别,但谁也没往深里想。

  堪布此次天津之行的开示及其后数次大规模放生的深广密义,所有人是在08年5月以后才有了更深入地理解。

  08年1月,中国南方发生大面积雪灾,全国三分之一的人受到严重影响。然而此后的“5.12”汶川大地震,惨烈程度超乎想象。大约十万人在瞬间失去宝贵的生命……

  那些日子不堪回首,我上班开车行驶在北京的四环路上,收音机已不敢再打开,对CD唱机里放出的曲子也格外敏感,眼泪总在某一个音符之后无声地涌出……

  地震的余波尚未消尽,水灾、风灾接踵而至,本文完稿之前,“鹦鹉”飓风刚刚在南方登陆。今天,北京大白天干打了一上午响雷,闪电在云端不时地划过,雨却没有下出一滴来。

  今天是9月7日,离年底还有四个月。今年真的很漫长,但快要结束了。  

  法慧  2008年9月7日初稿撰于北京寓所,

  2009年12月6日最后修订。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