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感恩

  丹增益西

  2003年11月,有缘拜见了希阿荣博堪布,堪布特别开示了人类觉悟社会的愿景,让我昏暗无明的生命中闪现出一道彩虹,这一年我四十岁,自己做企业已十年了。

  2004年3月,第二次见到上师时,我立下了此生的誓言——从那一刻起我皈依了上师与三宝。这一年我两上扎西持林,上师身上自在、幽默及散发出的各种讯息皆是引导我如何调伏自己的心。

  后来过了很久,我才知道那一时期,是上师这一世最悲伤的艰难时刻——刚刚失去了自己的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并示现心脏病而晕倒,而这一年上师在海内外仍然摄受了上万名弟子皈依;每每看到上师利生时显现的坚毅与不挠,我都能感受到他老人家胸中闪耀出不可遮挡的光芒。而从此以后这强大光辉成为了我人生之路的明灯。

  前段时间与几位金刚道友去五台山朝圣并做了几天功课,感觉非常殊胜,回来后与石家庄的几位师兄一说,他们大叹遗憾,一定要我按照上师指引的线路陪他们再去一次。我随口答道:“只要你们能做功课我们就一起去。”我想他们很多是刚皈依半年的,一听做功课也许就不会去了。

 

  不知是这些师兄的福报还是上师的慈悲慧眼,两天之后希阿荣博上师在菩提洲网站上开示了如何做功课。没几天我就接到几位师兄的电话,询问如果上山是否是做上师说的这些日常功课?我只能说“是”,同时还加了一句,一般上师会要求我们在朝圣期间圆满十万遍文殊心咒。我想对于初学佛的师兄怎么也要四五天时间才能完成,就可以拖到下一个长假再说。但没想到过两天我去石家庄开会,董师兄告诉我这些师兄每天晚上熬夜按希阿荣博上师的开示做功课。大家没有课诵集,热心的刘师兄从网上下载并打印分发给大家;不会念藏音,刘师兄又从菩提洲网站上下载上师的录音刻录给大家,就是想这个周末一起去体验我描述的朝圣共修之旅。这几位师兄平时在公司努力工作是出了名的,但是对上师三宝有如此大的信心真让我感动,临行前董师兄十三岁的儿子也发愿圆满十万遍文殊心咒,临时加了进来。

  周四傍晚,我们一行到达了清凉圣地五台山。入住后,因为在承德开会的张师兄正在连夜赶来,我和大家商定把原定的第一行程——朝拜善财洞向后挪,等张师兄到后一起去,然后众师兄回各自房间, 加紧持咒。每位师兄都默默地怀着这样的心愿: 在文殊菩萨的坛城,一定要得到诸佛导师如海的加持,与大圣结下深深的缘分。

  星期五清晨六点,大家一起登上菩萨顶,来到莲师殿供灯。我们在莲花生大师、宗喀巴大师、阿底峡尊者像前恭敬顶礼敬香,献上哈达之后,点燃了一千零八十盏酥油灯。然后大家坐在莲师像前进行共修。这时有一位出家人出现在殿中向三圣朝礼,当我们的功课做到《上师瑜伽》诵完上师祈祷文时,这位年轻出家人来到我们面前:“你们一定是希阿荣博堪布的弟子!难怪这里有这么多温暖而明亮的酥油灯,还有这么熟悉的喇荣课诵,我就像回到了学院一样。”接着他又用非常温柔的声音问我们:“我能加入你们一起念诵吗?”我们非常兴奋,相信这一定是一位喇荣五明真正的修行人,便纷纷邀请他带领我们念诵。这位出家人说:“希阿荣博上师也是我的授课恩师,我们在诵莲师七句和莲师心咒时,要观想希阿荣博上师、法王如意宝和莲花生大师无二无别。”在这当年法王亲自供养建造的莲师殿中又回荡起“Ong Ah Hong ,Banze Guru Pema Si De Hong ……”, 在这悠扬浑厚的咒声中,每位师兄又一一离座,在莲师像前祈祷: 祈请希阿荣博上师长久住世,祈请莲师、法王加持我们为等同虚空际的一切有情早日解脱,在菩提大道上追随上师勇敢前进。

  早课结束后,我招呼师兄们吃早饭。董师兄却提出:“难得来到圣地,我要守一天八关斋戒,正好还可以在这儿守灯。”此时除了我和司机李师兄及小张师兄外,其他师兄都表示要守八关斋戒。其中有些师兄没有圆满受过八关斋戒的戒体,也不知晓起床后要先发愿、净身再开始一天的活动,但这些师兄勇猛精进的决心与愿力还是让我深深地感动。上午大家又去法王供养建造的格萨尔王护法殿供护法并作了精华荟供。

  中午,当张师兄赶到时,第一件事就是询问每位师兄的持咒进度。当他了解到就连没做过功课的小张师兄也诵了超过两万遍时,一向乐观而好强的他,脸上露出了庄严的神情,慢慢说道:“我就是晚上不睡觉也不会耽误大家的进度。”

  下午,大家来到善财洞朝拜华严三圣。在善财童子像前,我们共同忆念文殊菩萨透过善财童子参访一百一十位大善知识当世成佛的故事,照亮当世众生的解脱之路,尤其当大家知晓这位当世成佛的榜样——善财童子就是法王如意宝的前世,而且激励众生的《普贤行愿品》就是这位童子在普贤王如来的加持下唱诵的时,我们这些常自叹福报卑微的众生突然惊觉,诸佛的光辉离我们是如此之近,文殊菩萨觉空无二的智慧光芒,正透过法王如意宝及其心子希阿荣博上师完满地呈现在我们面前……

  曾听上师说,法王这一世重游五台是一九八七年,最初住在菩萨顶,后搬入善财洞闭关二十一天,并亲见文殊菩萨,在洞中撰写了著名的《忠言心智明点》,而就在五台山上法王如意宝慈悲发愿:这一世所有与其结缘的众生皆往生极乐世界!我虽没有当面求法聆教的福缘,但能够在上师的引领护持下,在法王当年修行传法的地方修习圣者传下的法要,应该也是与圣者结下殊胜的法缘了。在这里,我们怀着圣洁而又憧憬的心情用藏音和汉音唱诵了《普贤行愿品》及《文殊大圆满基道果无别发愿文》。

  接着我们又来到尸陀林,共同忆念无数圣者修行与传法的圣地。当大家了解到这里是大圆满人间初祖极喜金刚在人间传法给西日桑哈及布玛莫扎的道场,也是教主莲花生大师曾经修行的地方,才更感恩上师要求我们来这里的每个人留下指甲与头发的殊胜密意,师兄们在此地一起念诵了《古萨里修法》。

  离开尸陀林来到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大白塔下,大家或绕塔或在塔院寺内持咒。在转塔期间,一天都紧跟着大人的小张师兄正有些疲惫散乱时,清晨带着大家念诵莲师祈祷文的出家人又出现在我们面前,还送给他一份非常殊胜的礼物——他随身佩戴的《文武百尊中阴解脱秘籍》。离开塔院寺回到车里,远处有一位被很多人簇拥着的年轻出家人,突然径直向我们走来,并且指着我的车。我急忙下车,他指着我车上的挂像说:“法王如意宝!”并从胸前掏出法王如意宝的像章,说道:“我也是法王如意宝的弟子,你们的上师是?”我身边的师兄答:“我们的上师是希阿荣博堪布,”这位出家人马上说:“你们太有福报了!”当他了解到我们一天的活动时,立即赞道:“你们真不愧是大堪布的弟子。”他环顾了一下四周,犹豫了一下,慢慢地从胸中掏出一个小袋子,说:“堪布可能给过你们,我也给你们一人一颗,这是非常珍贵的甘露丸,请大家马上吃掉,”说着他示范性地往自己嘴里放了一颗。我们既为这位出家人的真诚所打动,更为自己是希阿荣博上师的弟子而自豪。

  圆满了第一天的朝圣,张师兄急于补足念咒数量,所以大家都回房持咒。当晚,又有两件事让我深深震撼。其一,黎师兄洗完澡后才知道持戒期间不能洗澡,她坚定地说:“我不知道,但我还会按接下来的戒律守完,而且我发愿明天重守一遍八关斋戒。”其二,宋师兄听其他师兄说持咒要求发音清晰,后悔自己之前持咒不清晰,发愿已念的三万遍不计重来。

  星期六早上,我们一行九人又在菩萨顶供了近千盏酥油灯并做完早课,随后来到了神秘的佛母洞山脚下。此时的五台格外晴朗,朵朵白云在绵延的山峰之巅连接着蓝蓝的天,仿佛嵌着一面巨大的镜子,没有一丝杂染。虽然马上就要攀登千级台阶的山峰,但每个人感觉轻松又惬意,仿佛希阿荣博上师就在身边。在攀沿的路上,最近对空性有一点点觉受的董师兄望着湛蓝湛蓝的天空,经常怔怔地发想,有时像自语,有时又像在问我:“师兄,这碧空蓝天,是不是就有空的感觉?”我立即随喜道:“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是这样说的,‘直视前方如虚空’,上师在鸡足山华首门前,也曾指着碧蓝的天对我说,‘弟子,这光明虚空就是大圆满觉受的境界。’”

  凝视着这明明澈澈的虚空,找寻着自己内心的觉受……白云、山峦、林中的鸟鸣、路边躺着的狗……,我知道是上师又在用法、报、化三身示现了!

  登过一千多级台阶,大家气喘吁吁地来到佛母洞前,已经连续两天守斋戒的黎师兄兴奋地告诉我们:“真的很感激上师的加持,因为体重过重,十几年来从来没爬过山,两次陪朋友来五台山,大家上山而我只能在山下沮丧地坐着。这次在山脚下我不敢告诉你们,我以为我根本上不来,我居然奇迹般地跟你们一起上来了!”这时大家才想起她从昨天中午到现在还没进过一口水、一粒米。

  来到佛母洞口,当我们在三世佛母摩耶夫人——大觉佛母菩萨面前庄严顶礼并献上哈达后,大家共同忆念感恩万众导师释迦牟尼佛不弃娑婆世界、救助众生的伟大事业,以及大觉佛母菩萨愿作三世佛母的伟大愿力。按照上师对我们教导的,在这庄严圣地前要像菩萨一样地发愿,每个人默默发愿后就“勇敢”地钻进了佛母洞。之所以要用“勇敢”这个词,是因为进出佛母洞时,自己完全用不上力量,一定要由洞外人推拽才能进出,完全就像业力牵引下的轮回体验。据说,进入此洞的众生出来后如同在大觉佛母的加持下重生。刘师兄为了能让我在洞内有时间做功课,在狭小的洞内接生了二三十位道友,并一直持诵《心经》,不知这以后他是否能对“无老死,亦无老死尽”多一些了悟。

  下午,我们的目标是此行最重要的一站——东台顶东侧的那罗岩窟。《华严经》中明确授记文殊菩萨在此安住。当日的善财童子、大悲铠甲,今世的晋美彭措炯列法王如意宝,一九八七年重游五台时曾在清净的显现中现见文殊菩萨。法王在该洞闭关的十四天中,时时处在光明境中, 并通过文殊菩萨智慧加持,开启了意伏藏《文殊静修大圆满——手中赐佛》。几天前的中秋节,希阿荣博上师在菩提洲网站上特别开示了依《文殊静修大圆满——手中赐佛》修行证悟的重要窍诀《开悟》,这更增添了这一圣地的神秘感, 让我们更加向往。

  沿着盘山路缓缓驶向东台顶,层层的白云与群山相拥而舞,蔚蓝的天空广阔而又柔美,绝不似汉地其它山脉那般秀美或是险峻。两次登东台我都像重回藏地,雪域西藏是大悲观世音菩萨的道场,也许这两位大圣的人间道场殊为神似吧!为了印证我的感受,我打开天窗,对身后看不见全景且没有去过西藏的两位师兄说:“请你们登上天窗看看菩提路上的风光吧。”黎师兄先上去, 许久后叹道:“我出窗的那一刻,被这广阔及蔚蓝惊了一下,我的心从来没有这样明亮而开阔。”第二位,在上面站了许久才下来:“在上面我哭了,说不出来为什么,我的感觉……我难以表达……”我想,这也许是文殊菩萨给所有来东台求智慧的佛子们一个特别的接见!不知道在这一瞬我们的“见”中是否还能分辨脚下的绿草、眼前的高山、天上的白云,因为他们本是圆满一体。

  绕过台顶直奔那罗岩窟,洞口在五彩的经幡下显得愈加静谧。深细的岩窟内,大圆满的人间祖师、慧能禅祖、宗喀巴大师还有益西措加空行母以洁白庄严的玉身端坐两旁。记得两周前来这里,洞中显得还很湿冷,可这次不同,好像我们凡夫都可以在洞里待很久,感觉舒服极了。大家在岩洞中顶礼、供灯、敬献哈达之后,都分别去了洞外做功课,我静下心来许久许久,虽然无法揣测当初大圣师利在此是如何游戏瑜伽,但法王手持念珠半腿散座的自在形态在我心中清晰明现。在这神圣的加持下我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诵着法王留给人间最珍贵的如意宝《手中赐佛——文殊静修大圆满》,岩壁上滴下的甘露与泪水同时挂在我的脸上,在这黎明般光明与寂静之中,我深深地感恩将我的生命引领到此寂静光明之中的慈悲恩师,默默地祈祷希阿荣博上师身体安康,长久住世!

  从洞中出来, 我们共同念诵了《文殊大圆满基道果无别发愿文》。累世来,我们顽根低劣,但这一世有如此殊胜而珍贵的机缘,值遇大恩上师,引领我们进解脱门入菩提道,因此每个人都发起深深的愿望:一定要珍惜这难得的人身,勇敢地追随上师,为了这虚空间与我们一般痛苦的如母有情,今生今世获得如文殊、普贤一样的果位,祈请文殊菩萨、法王如意宝与希阿荣博上师加持我们获得如上师一样的果位。

  离开岩窟,我们回到了东台顶,在第二进佛殿,看到了古代的文殊菩萨和善财童子像同供于一个壁龛内,这与《大悲心要》的记载完全相同;进入文殊大雄宝殿,寺中的出家人听说我们想在殿中持咒做功课时,都非常欢喜,说:“你们不用担心,无论你们待多久我们都会为你们开着殿。”我注意到整个东台不收门票。

  五台山的傍晚温度非常低,但每位师兄们仍然在殿中完成了一万遍文殊心咒。尤其是小张师兄,他到了那罗岩窟后变化非常大,一向胆小的他竟一直爬到湿滑陡峭的最高处作了供灯,出洞后,就问董师兄:“妈妈,什么时候还能上山去见师父?我想师父!”在这个大殿里他也没有一丝散乱地完成了一万遍文殊心咒。连续两天守斋戒的黎师兄在这智慧圣堂之中圆满了十万遍文殊心咒。

  出了殿来,已经是傍晚,又见一车前来朝拜的居士登上东台,我们无不赞叹这里出家人的功德, 感恩他们能如此清净地护持文殊菩萨的家,让所有发愿亲近觉空本来怙主的人们,尽一切可能获得清静完整的加持。

  晚餐时,大家难舍东台的喜悦,纷纷忆念上师的恩德,我这才知道小宋师兄与房师兄这两位女经理,仅仅是看见上师的照片就对上师生起了很大的信心,在皈依前就有过许多通过上师法像得到加持的经历, 大家激情勃勃地一致发愿第二天早晨要大礼拜上黛螺顶,朝五方文殊,供养上师。

  席间董师兄反复提议让我给大家讲《金刚经》,说大家对希阿荣博上师布置的《金刚经》功课特别喜欢,我对大家非常诚恳地说:“《金刚经》我讲不了,只是经中有些内容我别有感触,希望有机会能与大家分享。比如,空性第一的长老须菩提在请法时,对佛陀说,‘希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善男子善女人……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佛立即示现欢喜并随缘开始讲法‘善哉,善哉, 如汝所说, 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 其他场合中佛陀讲法,常常需要大菩萨、阿罗汉三次以上反复祈请,而这次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上,是佛陀为菩萨道上的行者宣讲最重要的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的般若精要,须菩提能够用这两句话就圆满祈请法的缘起,并让佛陀示现欢喜赞叹,可见这两句话的份量!

  我认为我们学佛的人,要重视这两句话,因这两句话赞的是诸佛如来仅有的高超教育方法,‘善付嘱诸菩萨’指的是对初发心菩萨,只有佛才有最巧妙有效的方法,循循善诱使众佛子上菩萨大道而不退转,而‘善护念诸菩萨’是说只有佛才能够对在菩提道上的佛子提供最有效的护持与帮助。上师的每位弟子都有被上师善巧付嘱与善巧护念的亲身例证。

  有一年,一位很精进的师兄带着我在扎西持林发愿做大礼拜,从闭关房到上师的出生塔,来回约十一二公里。许多师兄随喜要路上护持我们,上师告诉大家‘修行时清静很重要,你们人多了会打扰他们的,在藏地影响也不好,有一个人送水就可以了’。我问上师能否再去一个人, 怕万一有车看不见我们, 他可以帮我们挡着车。上师很认真地说:‘不可能的,几百年来西藏这么多人大礼拜去拉萨朝圣,从来没听说谁出意外, 而且很多藏族人非常希望往生在修行路上,因为这样的话,佛一定会接引他们!’

  当天下午,上师带着闭关房的所有出家人,为我们念诵了《八吉祥》和《大自在祈祷文》。第一天中午,上师的侍者土登师来给我们送饭,他告诉我们说:‘上师亲自到厨房看着他们做饭,要他们先给你们做,再做上师的。’

  第二天凌晨,护持我们的黄师兄来叫早,说外面下雨了, 让我们再睡会儿。当时我觉得真是天上掉馅饼,太好了!你们知道第一次磕头的人,第二天是最难受的。没想到刚过一会儿,上师魁梧的身影就出现在房门前:‘弟子!怎么了?病了吗?’我说:‘师父,没有,外面在下雨,我们想等雨停了。’

  上师吩咐黄师兄去叫那位师兄,同时对我说:‘弟子,没关系的,下雨没什么的。’可能因我皈依不久,上师对我还比较客气,那位老修行师兄刚到,上师就非常严厉地问他:‘下雨就不修行了吗?你们能在这住几个月吗?西藏的雨有时会下一个多月,你们等得起吗?要是这样,那些去拉萨朝圣的人几十年也到不了!’此刻,我俩的大脑完全一片空白,到了出发地,身上已全湿透了。当时的气温应在五六度吧,可不知为什么,那天太顺了,我磕了七公里……第三天我们圆满回来时,上师用了最隆重的形式加持我们荟供。当我接过上师为我点燃的头炷香时,刚刚皈依一年的我还是很有点自豪的。可是仅过了一天,我的自豪就无影无踪了。不是因为回向给众生了,而是在去甘孜的路上,遇到了一位汉族出家人。他也在做大礼拜朝圣,身后还拉着一辆带篷的板车,每磕五到十次大头就回身拉一下这‘房车’。 上师让我们去供养他。我们问他从哪来,出来多长时间了?他说:‘我是陕西人,这次是从石家庄柏林禅寺出发的,先朝拜了五台山,后又朝拜西安法门寺,然后到了峨眉山,希望下月能赶到亚青寺,赶上听麦彭仁波切全集的授课,再去拉萨朝圣,在路上已三年半了。’我注意到他左手的无名指少了半截,就问这是怎么回事。他很平静地说:‘在法门寺供佛了。’在这之后,我基本忘记了自己这次做大礼拜的事。”

  听到这儿,所有同来的师兄都不说话,拿着念珠各自回房了。小张师兄与我同屋,回屋时已经九点多了。我洗完澡出来,看着他跏趺坐,挺得直直地坐在床上(这孩子平时站着都很少能站直的),非常虔诚地问:“伯伯,我们晚上做多少啊?”看着他这样,我咬着牙说“一万五吧!”每天晚上他都会与我讨价还价,可这晚他却说“明天磕头的时候还能念咒吗?”我心头一热, “明天我们最好念上师祈祷文。”看着他做完功课满足地入睡的样子,我有如喝了甘露般, 慈悲的上师啊,您的加持真是不可思议!

  第二天早饭时,几位师兄告诉我,他们昨晚都熬到了凌晨四点,都只剩几千遍了。我算了一下基本每天都够了四万,他们对上师三宝的信心真让我感动又汗颜。八点整,我们围坐在黛螺顶的山脚下念诵《喇荣课诵集》,八吉祥、供养仪轨、云供咒、普贤行愿品(七支供)、皈依、发心、文殊礼赞……当诵到上师瑜伽时,下雨了,没有人想起身。我担心等会儿大礼拜后,大家没衣服换,天又这么冷,就招呼大家上车,在车里先做别的功课,也可以持诵文殊心咒。可是半小时过去了,雨依然不见小,最胖的黎师兄先站出来了,说:“我从没磕过头,没把握,我先上了。”李师兄也站出来:“我带你上去,”我知道他有很严重的关节炎,雨天特别疼!我朝他望去,他顽皮地朝我一挤眼,我也不知说什么,小房师兄紧跟着也下了车……

  过了十几分钟,其余的师兄都来问我:“上吗?雨不会停的!”我说:“再等等吧,时间应该还有。”说心里话,我也不知道上师这次给我们每个人留的是什么功课,但我深信决不会有人因此生病!半小时后我们出发了,雨渐渐地停了。

  到了山顶,跟上了李、房二师兄,看得出来他们在等我,希望我在前面,我与他们互相鼓励了一下就先走了。快进寺门时,收门票的出家师远远地看见我就跑了。我心想我们那么长的队伍,没半小时可能您是回不来的,今天又下雨,对不住了,可能要减收了!

  一进寺院门,雨又密了,被水洗过的青石地面积着一层薄薄的甘露,非常的干净。一定是上师知道我们没带能换的衣服,不希望我们带着一身污浊进五方殿吧,不仅是身上,脸、手、头发、连眼睛都被洗了几遍(头发蘸着石面的水总是进眼里,闭上眼睛都会进去)。绕殿一周后,我们来到五方文殊大殿门前,脱下外套与鞋,回头看了看院子里,一个人也没有,也许下雨吧,殿内也空无一人。我的脑海里一样是空荡荡的,怔了一会儿,我仿佛明白了什么,最后一下扑下身去,到了五方文殊的狮子座下,慢慢地起身双手合十从头顶、喉前、移至心间,此刻的“我”清清楚楚,殿内殿外与“我”完全融在了一起,只有文殊师利菩萨端坐在我的上方。跪下来,抬头凝视着金光灿灿的大圣像,终于见面了:

  大圣文殊师利,

  还记得我吗?

  千年前那只贪睡怕光的懒虫。

  是您那不知疲倦的长子——

  智慧普贤,

  将万世轮回的我找回;

  那么久,那么久,

  我看不见您,听不到您,

  是智慧普贤的无畏身像,

  让迷失的我又见到了亲人;

  是智慧普贤的天阙梵音,

  让欲火中的我重获清凉;

  是智慧普贤幻化的绿水白云,

  引导着我重返家园;

  是智慧普贤的万丈光芒,

  照亮了——

  我早已忘却的,

  您的真形相。

  那么久,那么久,

  甚至忘了如何向您祈求,

  今天我要向您开口。

  我愿变成五台的妙草

  可以去除痛风、保护心脏

  让那无畏的身躯,

  永在人间屹立;

  我愿化作五台的般若泉水,

  可以安眠、保胃、降脂,

  让那天阙的梵音,

  永在人间缭绕。

  请您护念我,

  让我也可以幻化游舞,

  做众生回家路上的桥梁;

  请您护念我,

  让我内心的光明,

  不再受身蕴的遮挡;

  与大雄智慧普贤一样,

  让寰宇间所有的有情,

  能重见您的真形相;

  请您护念我,

  让我追随智慧普贤,

  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分分秒秒永不分离。

  慢慢的,外面有了声音。有人进来了,是第一天早上在菩萨顶带我们做功课的出家人,他带了几位藏族人来朝拜,与我打过招呼后就去了对面的角落做功课。同行的师兄陆续进来,大家拜完文殊师利大圣,就在我旁边坐下。不知谁起的头,两群人共同缓缓地唱起了文殊菩萨心咒:ONG A RE BAN ZAN NA DE ,ONG A RE BAN ZAN NA DE ,ONG A RE BAN ZAN NA DE ……大圣的功德就这样一直在殿内盘旋直至殿外。念完《普贤行愿品》(回向)后,虽然大家全身透湿很冷,但没人想走。这时对面的年轻出家人放下功课,取出一筒很精致的香送给了我们结缘。太吉祥了,我们还没敬香呢,于是每位师兄点燃般若妙香,向大圣师利告知自己的愿望。

  下山后,有位师兄要赶车回太原,我们只能在路上圆满剩下的心咒。大家担心没有在山上圆满是否不好,我说没关系的,诵着大圣师利文殊菩萨的功德回家,更吉祥。

  返程的路上,一直都非常顺利,到保定时车上只剩我与李师兄两人。天开始下大雨,黑极了,我也没太在意,只是将车速放慢了,看他不睡觉也不说话,我就唱起了《大自在祈文》。可是雨越来越大,刚出河北界,李师兄问我:“希阿荣博上师身体好吗?”我没说话,只是叹了口气。他又说:“师兄,回家后您能送我些书吗?再请上师给我布置些功课吧。”我没说话,也不用说话,看着前方大雨中漆黑的北京城,我的心光亮且温暖。

  作者:丹增益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