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遥远的问候

拉姆西:

    在欧洲工作生活已有十年了,从开始陌生到接受,我已经渐渐地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方式、思维习惯。但是早上吃面包黄油时,总熬一碗白粥就着吃,才觉着胃里舒坦。中国朋友之间的谈话,有时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方式,那就中文里总夹着外文词儿。可是工作投入时或有什么急事,冲着同事就是一串中文,弄得同事直愣神儿。   皈依佛门将近九年了,佛法改变着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澄清着我对这个世界的误会,使平凡的生活更加有意义。上师仁波切的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亮起了一盏明灯。多少劫我流浪生死,不知不觉,我暗下决心这一次千万不再错过。借《佛子心语》栏目,对上师仁波切和大家说点儿心里话。

尊敬的大恩上师仁波切:

  弟子拉姆西顶礼!

  上个周四快下班的时候,看了菩提洲网站,得知您最近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关上电脑,出了办公室就往家走,我心里很难过。也许是因为住在国外,所以家乡发生了什么事,才更加牵动我的心。白雪皑皑,远处茂密的森林映在灰白的天空下,山坡上许多父母和孩子们在滑雪橇,脚下是被白雪覆盖的大草坪,走到这里更觉孤单,近处无人,实在忍不住,放声大哭。等稍微好了一点儿后,我仰望虚空,双手合十,祈请十方诸佛,悲悯于我,愿上师仁波切早日恢复健康。

  一位朋友在读完了您的传记《喜乐的曼达拉》后对我说:“这样的书,真想让更多人都能看到。看了上师仁波切度众生的辛苦,我读后好心痛。”我看到她的眼里闪着泪光。没有皈依的她都有这样的感想,那些皈依您多年,被您的慈悲心感染,沐浴在您甘露法雨下的弟子们肯定会更加牵挂您的。网站组织网络共修,祈祝您身体健康,长久住世,我会参加。 

  拜访您回来有一个多月了。回想在拜见您的整个过程中,没有说一句有用的话,想说的却都忘了说,废话说了一堆。现在想起来好后悔。在这里我想说一下从您那里回来的一些感想。

  我是通过您在网上的开示认识您的。一篇篇清新的文章,细细地读起来,是一种享受,读时我总是会想起《普贤行愿品》里的一句偈颂——“一切如来语清净,一言具众音声海;随诸众生意乐音,一一流佛辩才海。”那些开示也指出了我们修行的毛病、我们修行的方向,有很强的加持力。每隔几天,或者烦恼没有办法对治的时候,就再读一遍。还是有同样的感动。流泪以后,心也好像被洗过了一样舒坦。每次阅读都会有新的感悟。 

  在拜见您的第二天,我参加了您组织的放生。当您的车到的时候,许多信众都围向您,众星捧月一般,您为弟子们摸顶加持。我站在远处望着这情景,一股暖流从心间涌起,一个念头出现在脑海里——能让上师仁波切摸顶加持是多幸福的事儿呀!真为这些信众高兴。这种幸福的感觉,自从我在心里皈依您的时候,就时时像泉水一样从心底里涌出,我知道,那是您对众生的爱,流入我的心里。从那以后,我逐渐从抑郁症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我办公桌的对座是一位早年就来这里的墨西哥人,从我们的交谈中,我才知道,我无故的心情不好,情绪提不起来,是抑郁症的表现。差不多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究其原因,心理学家的研究结果,可以追溯到一个人的童年经历。

  我的这位同事,是南美人,说得一口很流利的英语、德语、西班牙语,平时很开朗,哪里有她哪里就有欢笑,是我们部门里的“开心果”,但是如果她不说谁也不会知道,她要定期从医生那里拿药,才能度过抑郁的时期。

  三个月前,德国一位著名足球守门员,因为头一年他两岁的女儿去世了,他一直不能从阴影里走出来,后来得了很重的抑郁症。尽管他和妻子又领养了一个孩子,还求助了心理医生,但这最终也没能帮得了他,他还是舍弃了那么多球迷、爱他的父母和妻子,卧轨自杀了,全国都很震惊。葬礼上,那么多球迷在雨中送他,大家的脸上都是悲伤。

  看到新闻,我很替他惋惜,也很理解他。当抑郁症犯时,整个世界是灰色的,对什么都提不起一点儿精神。人是那么无助。表面上看我还在工作,他还在踢球,可是内心有一个黑洞,普通的爱,根本流不到我们的心里,夫妻、姐妹的爱,朋友的安慰都无济于事。我同事的丈夫也在我们这个公司工作,他们感情很好,每两年去一次美国,平时周末打高尔夫球,每年欧洲北部由于天冷不能打球的时候,他们去葡萄牙高尔夫球场度两次假。可是她会跟我说,万一她的丈夫先她走一步,她就不准备从床上起来了。她的心里也有个可怕的深渊。由此我想到我是幸运的,遇到了上师仁波切。他对众生的慈悲心,他度化众生时奋不顾身的行为,时时激荡着我。神奇的是,我不再那么抑郁,即使有,也非常轻微,不会那么要我的命。

  爱是可以传递的。当我碰到熟人时,平时常说的一句“你好吗?”不再那么干瘪,那里充满了我的爱,我是真心地在关心别人最近怎么样。当我儿子吃饱饭,擦一下嘴,对我说:“妈,吃饱了,”这个时候,我愿天下所有的母亲都有足够的食品,能满意地看着孩子吃饱。当我在上师法相面前修上师瑜伽时,我愿天下所有众生,都能值遇像您这样的上师。

  接触密宗后,我才知道“ 瑜伽”是“相应”的意思。我常笑着想,同上师心意相应,天下竟然还有这么幸福的好事儿。您对我们说:

  我的弟子,

  你们看到我时,

  而我尝试着行善,

  那么 ,

  你们看到的 ,

  就是你们自己

  上师,弟子我一直像古人所说,“欲善而不能。”是佛陀的教育给我欲善的心打开了一扇门,您的到来、苦行、慈悲给了我不断向善的勇气和力量。千江有水千江月,您说,“上师心若是空中圆月,各人的心中的江河愈是平静清澈,映出的月影就愈皎洁圆满。”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和希望,我不再抱怨“我怎么学呀,离上师这么远”。我所要做的就是令心调柔、平静,那么我们之间不管物理世界距离有多远,我的心也会慢慢地和上师相应。

  翻开《普贤上师言教》,我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此生遇到是我的荣幸。我仔细思维这里的教言,多么浅显易懂的道理,又是修行人多么重要的基石。有两本转送给朋友了。那位电话皈依您的同事说,这是她迄今为止读到的最好的书。我自己留下两本,在家放一本,另一本放在公司。刚刚修完暇满人身难得。这个教法能立竿见影。从那以后,我没有再在街上闲逛,为选一件合适的衣服花去五六个小时。修寿命无常的时候,我发现在部门里开会是很好的观修机会。通常开会时,会议室里坐满三十几个人,我们各自汇报一下各自项目进展的情况、遇到的困难,责备美国同事工作不认真,非洲国家奇怪的通关政策。有时候我们针对一个问题争论好久,只要那个问题跟我的工作没有直接关系,这时我会想,明年的这个时候肯定会有在座的同事离开,二十年后的今天绝大多数人就不在这里工作了,说不准有人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再过五十年,我们差不多都离开这个世界上了,那么这些问题还那么重要吗?整个世界商品运输链条里缺了我,不会对任何国家、任何人产生影响。一个人只要工作尽职尽责了,更多时应该关心精神层面的事情。

  去年,有一位工程师,四十几岁,家里有三个孩子,最小的几个月,刚刚造了个大房子。搬家后的头一个星期,有一天他突然觉得不舒服,到医院没有抢救过来。那些当时帮他搬家的同事都很感伤。去年圣诞节刚过,老公第一天上班回家后说,他的一位同事就没来上班,可能他是刚刚吃完圣诞烤鹅离去的,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他的最后一个节日。尽管这里有很好的医疗条件、完善的医疗保险制度,可是无常来了,谁也没有办法。人们在悲伤过后,很容易就忘记了,从来不会想到下一个说不准就是自己。只有仔仔细细反复思维无常法,才可以从心里生起定解,为以后真正做一些打算。这里的教言,没有教我们怎样在天上飞、开天眼,但是这个苦口婆心的理论,却是这么实用。

  昨天晚上读《百业经》第五十九节。在这一节里,法王如意宝传讲时,希望四众弟子通过《百业经》的学习,达到这样的目的:一是对自己的上师三宝生起一个真实不虚的信心,二是对三界轮回如母的众生,生起一个真实不虚的慈悲心,三是诚信因果不虚,具正知正见。合上书,我想象自己坐在喇荣五明佛学院,时间拉回到十几年前,面对着法王如意宝,聆听他老人家的教言。这也是对我的要求,我会谨记,这几方面我都欠缺。

  在这里,法王如意宝还回忆起他的上师,他说:“虽然离开上师已有四十几年了,但每月至少三四次梦见上师,一方面自己在晚年能摄受这么多弟子,全靠他老人家的加持。另一方面自己很痛心,今生再也见不到我那白发苍苍、牙齿松动的慈祥上师了,他老人家音容笑貌,举手投足的每一个细节都经常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常使我面对几千僧众禁不住流泪。如此离开上师而独在人间,真是太孤单了!虽然在法界中上师仍然观照着我们,毕竟显现上已离开了。在此特别希望上师三宝加持四众弟子,能通过《百业经》对自己的大恩上师生起一个永恒不变的真实信心。”我反反复复读了几遍,体会着法王当时的心情。也想起了您对我们说的话:“上师在世间不是因为留恋,他是不忍离去,想着要帮助我们了悟。”作为弟子的我们肯定不能完全体会上师们度众生时的辛苦,我们能做的只有抓紧时间励力忏悔业障,依止上师修持佛法,精进闻思,让佛法融入我们的内心,体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因为您对我们说:“与上师相聚,时间并不多;此生为人,时间并不多。”

  刚开始学佛,遇到困难,不知道修行从哪里下手,在国外又没有那么方便问,有一次,我急得对着佛菩萨说:“您是有神通的,请您即刻现在我面前吧,告诉我怎样修行,我一定会听话的。”值遇上师仁波切,我一直觉得您就是佛陀化现,满我的愿,来救度我的。 在异国他乡,弟子遥祝您身体健康,吉祥如意!

 

  弟子  拉姆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