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浸沐檀林香

  幸于2005年的春季,皈依希阿荣博上师。一直蒙受着恩师的加被,在解脱的道路上,一步一步地尝试着训练自己的心。

  曾经做过广告策划人、电影编剧、电影监制以及杂志的出版人。现在的工作继续着自己在电影方面的事情,有时偶尔也会参与一些心灵读物的出版工作。在明白了生命的真正价值后,原本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世间工作,开始发生着潜移默化的改变。

  心静的时候,观察自己林林总总的凡夫习气,其中,如果说还有一丁点有用的习气的话,那就是“比较爱看书”这个习惯了。

  这个习惯倒是从小就有。小的时候还没有电视,新华书店就成了我最爱去的“娱乐场所”,在那里,跟我喜爱的故事人物“会面”,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我喜欢挑选一些外国的名著看,没有钱买,一本书常常要好几天甚至一周多的时间才能看完,看书的时间也只能是从下午放学后,到新华书店关门打烊时为止。那时好多翻译书常常就只有一本,我非常担心我正在看的书会在我白天上学的时候被人买走,所以,每次书店关门时,我就将书塞进那一排排陈列着的书的背后,把它藏起来,让人找不到,这样到了第二天放学时,我就又可以准确地把它找出来,继续阅读。

  以这种方式,我一本接着一本地看完了我家乡那个小小的新华书店里几乎所有的翻译书籍。好几年下来,那里的工作人员都很熟悉我了,我想看的书,她们也可以帮忙留着,暂时不卖,我也就用不着那么辛苦地将书藏来藏去的了。后来,她们还特意为我找来了一根板凳,从此,我就名正言顺地把“新华书店”当成“图书馆”,舒舒服服地坐在那里看书了。

  现在回忆起少年时代的事情,我还是有些惊讶当时的“好学”。尽管那时看过的书,现在几乎都记不得什么,而且对我的生活好像也没有什么大的帮助,但这个喜欢读书的习惯多少还是保留了下来,并且在我学习佛法时带来了帮助。

  我记得在皈依师父后,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一件事情。

  那时,师父在授过皈依戒后,将一本《金刚经》交给我,说:“你好好看一下。”说实话,长这么大,尽管也乱七八糟地看过好多书,佛经我还从来没看过。小时候就养成的阅读的习惯,后来随着习气的增长,也慢慢演变成了猎取新闻八卦和商业信息的动作。可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些。

  可能是受师父庄严语气的加持,我回到家,没有立即随便地翻开《金刚经》,而是找了一个相对清静的时间,燃了香,盘腿郑重地打开了它,一字一句地读着……

  心灵的震撼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在之前,我阅读过不少的西方哲学书籍,也比较深入地熟读过西方的一些宗教经典。但,如此平等、如此究竟、如此包容、如此智慧的经典,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以前,在阅读西方哲学经典和宗教经典时,心里也产生过关于“假立”和“实有”的疑惑,产生过自我解嘲般的“逻辑悖论”。而此时,面对《金刚经》,一个全然崭新的、认知世界和生命价值的知识体系,光耀地铺展在了我的面前!佛陀以如此亲和的、如此耐心的方式,向我们揭示这个幻象世界的真相。

  当然,我完全没有资格谈论《金刚经》。在这里,只是作为一个比较爱看书的普通人,向大家描述我当时的阅读感受——我嚎啕大哭!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彻底的哀伤!它彻底地爆发了出来。我哀伤自己这么几十年来,花了那么多的时间、看了那么多的书、那么辛苦地、渐渐地构建了一个看似非常科学和合理的知识和价值体系,在这一刻,都被实在地证明 —— 白费了!白白地浪费了!如同瓦砾遇到金刚钻,曾经的体系在自己的面前坍塌为泥。

  三十多岁的人,在真正究竟地认知世界的道路上,还站在婴儿的地点。除了痛哭,还有什么可以表达?

  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开始阅读上师希望我们必须阅读的佛学经典。

  阅读佛学经典,可能一开始并不会带来我们看世俗读物那般的阅读“享受”,有时可能还会觉得有些枯燥和难懂。阅读我们习惯的世俗读物,比如小说、杂志、诗歌、散文,或者哲学以及一些历史书籍等,我们往往在潜意识中,希望从读物中找到和自己的喜好或者价值取向一致的观念或者事件,来证实自己的正确;或者从他人的故事中找到自己的梦想,来刺激自己的欲望,尽管这种欲望我们往往称它为理想;或者想猎奇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如此等等。这过程中,我们往往顺应着自己的习惯思维和已经形成的各种观点认识。而佛法,却似乎时刻在和这些习气以及我们自认为正确的各种观点“作对”,它时刻提醒着我们要跳出来,不要被它迷惑,要看清楚万事万物的真正本性是什么。并一再地让我们往内看,看自己的心。

  这全然不同的知识体系的训练方法,可能在刚开始的时候,让很多人都觉得不适应,太难了。但是,我的体验是:真的不要紧,保持信念,哪怕刚开始时,是“硬着头皮”看,但反反复复地看后,就可以渐渐地建立认知,并开始影响自己的行动,这个影响的结果是善妙的,不仅自己可以看到,周围的人也可以感受到。到那个时候,阅读所产生的享受,便是非常非常的甘甜和喜悦的了,是读任何世俗的书籍所远远不能达到的,因为心已经开始转变。我想,只要勇敢地坚持阅读下去,经过刚开始可能比较难的入门这一关后,接下来,你自己就会喜欢上这样的训练和阅读。

  其实,这样的体会我们并不陌生。我们去健身房塑身,用各种器械来训练自己的肌肉,一开始我们也会受一些皮肉之苦;在我们学习其它的语言时,生记硬背单词和语法来训练另一门语言体系,一开始也是枯燥难熬的;但是,想到它们将带来的利益,这些苦我们就心甘情愿地接受了。佛法,是在训练我们的心,训练我们的心放弃贪执,真正养成利益他人、利益自己的习惯。它带来的是身心祥和,是生生世世永脱烦恼、恒时享受安乐的、无法用语言来估量的利益,难道为此受点苦,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吗?

  所以,对真正能带来解脱利益的好书,一定要坚持读下去,反复地读,直到影响我们的行动,让它变成一个连自己都不会觉察到的优质的习惯。这个优质的习惯会带给自己难以估价的利益,绝对没有放弃的理由。

  对于一位刚刚开始接受佛法教育的初学者,师父往往会指定一些必须阅读的教法书籍和经文,我也一样。在“硬着头皮”完成这些阅读训练和每日功课的同时,我会参照以前我们学习任何世间知识的方法,为自己找一些“辅导教材”。这些“辅导教材”是为初学者准备的,加深对佛学教法体系的理解和建立正见的粮食。它可以很有效地解决自己在阅读教法时所产生的种种迷惑,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反复地从不同的侧面来让自己建立起对教法的正确理解。这些“辅导教材”可以是伟大上师们的开示、论释,也可以是伟大传承上师的传记,或者是他们留下来的诗篇,或者是关于这些教法本身传承的一些故事等等。凡是觉得是对自己目前阶段的修法训练有帮助的,是被诸多传承上师推荐和认可的,我都把它拿来做“辅导教材”。 

  不可否认的是,我在选择“辅导教材”时,有些“贪图”作者的背景。我往往只选择那些被公认的伟大的密法传承上师所著、所述的书籍,我把它们称为“好书”。因为我只想走捷径,不想走弯路。在这个方面,我有些执着“名家”。并且,这个“名家”还不是在书的扉页上自称的“名家”,必须是经过我所信任的上师所认可的“名家”。我的原则是宁精勿滥。在这个方面保守一些,我认为比较安全。因为,我作为一个初学者,并没有那个能力去判断一些不熟悉和不了解的书籍中,哪些内容是适合我的,哪些内容是不可以去接受的。就像没有本事把掉进了老鼠屎的汤重新变得清净一样。

  这些“辅导教材”在我没有机会面见师父,却又不得不独自实践时,给予了我极大的帮助。它们帮助我更好地理解和实践师父所传授的教法。因为通常我们面见师父的机会很少很难得,而师父往往就会直接利用这些异常难得和珍贵的见面机会,为我们灌顶、授戒和做普遍性的开示,将这些珍贵的见面时间得以最大程度的利用,给予我们尽可能大的利益。

  在这些好书中,我个人最喜欢的,是有着优美文字和甚深寓意的各类仪轨中的祈请文。特别是在得到了上师的口耳传承后,这些寓意深远的优美祈请文会在自己每日的念诵中,散发出越来越璀璨的光芒。

  和这些“好书”为伴,日渐减少自己日常生活中的散漫懈怠和闲聊,是我这样一位初学者真正学习如何实践皈依时所发“皈依上师,皈依三宝”誓言的最好体验。 犹如一块普通的木头,时时浸沐檀林香,日久也会散发出檀木的香气。

 

  成利措

  2008年12月18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