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心路历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海水的天蓝色

       一个拜见上师多次而没有皈依的弟子,从一个连佛的名字都听闻不到的山区走出来,从小城市、中城市到大城市,供职公家。表面上一帆风顺时,却在不断地造罪堕落;身处世间的违缘时,却能渐趋精进修行。幸蒙大恩上师不舍不弃,恒时加持,逐步走上修行的轨道。

  昨晚的梦境实在太辛苦了。梦中的我精进地持诵金刚萨埵心咒,却遇到“魔障”现前,恐怖景象难以言喻。幸运的是,我还能在梦中拼命地祈祷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一边猛厉忏悔和祈祷,一边给上师打手机,可是怎么也打不出去。就在濒临绝地之际,上师和法王如意宝突然现前,希阿荣博上师以悲愿降伏了“魔障”,并向我传承了一个修法。绝处逢生,感触良多。以此缘起,撰写此文,供养上师三宝。

初识圣者  

  很多同修是先皈依上师三宝,然后逐步坚定信心、精进修行的。而我却相反,是经历了曲折的历程,生起了对上师三宝的信心,然后才皈依的。 

  我出生在封闭的山区,父母和乡亲们基本没有佛教信仰,甚至连起码的因果正见都没有。看着他们的操劳和纷争,祖祖辈辈都禁锢在那里,我从小就立志跳出去,一门心思地读书。也许是宿世的福报,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专(当时还是可以的),在学校当上了班长、学生会部长,很洋洋自得。中专快毕业时,没有一点背景的我又顺利地找到了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后来考上了“铁饭碗”,当上了一个“小官”。之后一边工作一边读书,直至拿到了硕士学位,成为同龄人中的骄傲。工作和环境的变化,丝毫没有给我空虚的心灵以慰藉,整天浑浑噩噩,起惑造业,对前景有一种不安。

  也许是宿世还有些善根,也许是我小时候就能连续三年赶“观音会”,走几十里山路去朝山拜佛的诚心,大约在2004年,一次去寺庙,寺庙结缘给我一些佛学基础书籍,一位老居士送给我一幅西方三圣图和一幅大的观世音菩萨画像,我欣喜不已,这就是我学佛的最初缘起。

  之后三年,虽然我有时也念佛、拜佛、放生、进寺庙烧香等等,但自己的烦恼并没有怎么减轻,杀盗淫妄等诸般恶业造作丝毫没有减少。2007年国庆期间,我终于下决心到乐至报国寺打了一次“佛七”,没有一点真正修行基础的我却坚持了下来,并皈依了三宝。这次“佛七”是我人生的重大转折。从这以后,我才算是真正地学佛,虽然不精进,但杀盗淫妄等恶业造作减轻了很多。 

  “佛七”期间我发心请一尊庄严的阿弥陀佛像供养,并建立佛堂修行。跟“佛七”因缘一样殊胜的是,一位热心的师兄知道我的发心以后,他说可以帮我请一位活佛为佛像开光。我那时对“活佛”充满着强烈的神秘感和好奇心,也为能见到那位活佛并请他为佛像开光充满希求心。

  终于,在2007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我忐忑不安、战战兢兢地打通了师兄告诉我的“活佛”——现在的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的手机。堪布当时还在北京治病。令我意外的是,他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请求,并说要先如法装藏,然后开光。从那以后,我就天天盼着早日见到堪布,在这期间还幸运地登录上了“菩提洲”网站,对堪布的功德事业有了初步了解,生起了一定的信心。

  盼啊盼!终于在2008年夏季的一天,我接到希阿荣博堪布的手机短消息:“很快见面。”没多久,堪布身边的弟子给我打电话说,明日可以在成都见堪布。能够很快见到圣者的那份欣喜使我基本彻夜无眠。第二天如愿在成都一家“必胜客”快餐店见到了来应一个广东弟子供斋的堪布,他是那样的和蔼、淡定、自在和洒脱;他那童真的眼神,始终是清澈无染、天真无邪;爽朗的笑声、幽黙的语言使初见堪布的紧张顿时全无。广东师兄点了几盘“比萨饼”,堪布和几位喇嘛愉快地吃了起来,而我当时还以为“比萨饼”里面有肉、虾,不知道堪布等大德早已开始全面食素,由于自己已开始吃素,故一时不敢食用。这时堪布已然洞察了我的想法,突然对我说:“你可以吃的!”我一惊,才小心翼翼地撕开饼子,仔细一看,发现里面根本就没有一点肉,自己把红奶酪看成基尾虾了,顿时惭愧起来。原来吃素是藏汉佛教共同的要求。在以后的日子里才更全面地了解了堪布大力提倡戒杀放生、断荤吃素的事业。堪布应完供以后,还应我的请求,为我带去的“黄财神”像开了光,并传了黄财神修法仪轨及观想窍诀,要求我念诵臧巴拉长咒一百万遍。当我问及是否与我念佛“有冲突”时,堪布完全了知我强烈的分别念,开示我“都是一样的,要打开心量……”这是堪布最初让我远离分别、趋向圆融的开示(由于堪布传了殊胜的佛法,就确定了上师与弟子的关系,以下文中改称“上师”)。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当时,有一位来自天津的非常虔诚的居士经济条件不太好,在成都等候见希阿荣博上师期间用光了所带的钱,上师居然从自己身上拿出几百元给那位弟子,好让她坐火车回家。我到现在为止,亲眼见到的都只有弟子给上师供养的,从来没见到上师给弟子盘缠,让我真切地感受到上师的悲心细微无处不在。而我后来才知道,那次上师是到成都治病的,由于众生业力所感,上师近年来屡屡示现重病,却始终不忘尽可能地摄受弟子。当时我想供养上师,上师没有接受, 上师说:“弟子,这次不要了,以后会有机会!”虽然有点儿遗憾,但也许是以此缘起,使我以后有更多的机会亲近上师。

放生之旅

  按照法王如意宝等诸多圣者的教言,放生是一切有漏功德中最大的功德,在现在这个杀业弥漫的时代,放生更是高僧大德长久住世、利益众生的殊胜缘起,也是消除共业、世界和平、众生安乐的殊胜缘起。上师希阿荣博堪布正是以这份悲心,多年来一直不断地组织共修放生,利益了无量众生。

  2008年11月9日,我带着即将临产的妻子到成都,拜见即将开始组织共修放生的希阿荣博上师。当时大约有十多名弟子在上师的佛堂里,上师慈悲地一一为大家摩顶加持,当妻子挺着大肚子跪在上师身边时,上师把大手放在她的头顶,一边加持一边念诵经文,持续了好几分钟,令我们十分感动和荣幸。当上师把印刷精美的《宝藏》画册赐予我们的时候,唯一的要求就是放生。

  11月10日,是希阿荣博上师的生日。每年从这一天开始,他都要在汉地集中放生一段时间。那天,我和妻子早早地赶到放生地点等候。虽然上师并不希望各地的弟子到成都来,但是仍然自发赶来了上百名弟子,大家齐聚在生灵周围,跟随着上师一起念诵放生仪轨。看着几百只即将种下解脱种子的藏绵羊,想着还有更多生灵等待解脱的种子,大家深情地念诵着《希阿荣博上师住世祈祷文》,久久回荡……

  受上师的影响,我坚持至少一个月放生一次。从最初的注重形式(如:一定要提着生灵跑上七楼到佛堂正规念诵,然后放到寺庙池子里去),到注重实质,诚恳地念诵祈祷诸佛菩萨加持它们,然后放到适合它们生存的地点。每次放生下来,我都感到很大的安慰和轻松。印证了一句古语:“行善使人快乐。”

上师加持

  就这样,我在工作的那个县城里一边很不精进地学佛修行,一边还在不断地起惑造业。也许是上师三宝的加持,让我能够发心离开这个容易造业的工作环境,我每天都在佛菩萨面前祈祷,让我更换一个有利于修行的工作环境。2008年冬,我报考了那个大城市的一个重要部门选调人员的考试,通过了笔试,进入了面试。我面试的时间正好是11月9日面见上师的那一天,不可思议的是,我恰恰把面试的时间听成了第二个星期六,虽然那天也勉强进入了面试考场,但结果肯定可想而知。

  大约十多天后,我因工作的原因有机会朝拜普贤菩萨的圣地——峨眉山时,想起上师曾在此地发愿和摄受弟子,我发短消息请上师开示应如何发愿。正好要登上金顶时,上师及时回复了短消息:“弟子,和普贤菩萨一样发愿。”多么准确的开示啊!我于是在圣地多次念诵了《普贤行愿品》发愿回向,感觉非常殊胜。

  结束朝拜后,却听到了“不幸”的消息——选调考试我落选了!我顿有强烈的失落感,也觉得佛菩萨似乎对我“不公”啊!我那么虔诚地做种种功德,为什么却考不上呢?我还很不理智地把这个想法发短消息告诉了上师,上师没有回复我。后来实践证明,如果我真的考上了那个单位,那才是修行的重大障碍,原来上师三宝一直都在加持我,只是要等到真正的因缘到来啊! 

  尽管如此,我丝毫没有退失对上师三宝的信心。我一边等待妻子腹中胎儿的降生,一边开始精进地修行。在佛菩萨的加持下,小孩平安降生,虽然生产过程中和生产后一两个月有一些违缘,通过祈祷上师三宝,这些违缘很快过去,小孩也十分可爱,可以说是“安乐易养”。在此过程中,我的同事帮我报了那个大城市另外一个部门的选调考试,这次我是以平常心祈愿、应考,没想到却“意外”地考上了,比较顺利地到了那个大城市工作。现在看来,这个因缘是非常好的,它让我远离了造罪堕落的土壤,有了更多的时间修行,有了更多的机会亲近上师闻思佛法。我真切地感受到,佛法不可思议,上师三宝的加持不可思议。

  虽然修行的条件更具足了,但随之而来的是面临生活的困难。在这个消费昂贵的大城市生存,最好能购买一套房屋,由于建佛堂的需要,我购买了一套稍稍大一点的房子,不仅倾尽所有,今后二十年可能还要在“供房”中度过。想起这些,我真的有一种对未来生活莫名的恐惧,感到生活的无助,加之工作上也屡遭打击等违缘,曾经使我有万念俱灰的感觉。虽然知道这是因果使然,但仍然希望上师三宝加持我让这些违缘快点儿过去。在我十分痛苦的时候,上师慈悲地回复我:“弟子,你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你要坚定对上师三宝的信心,我也会加持!”对上师三宝的巨大信心,是我战胜困难的强大精神动力。想着人生的无常,一切都是可变的,并不值得留恋和执着,修行才是最重要的。

皈依发心

  很惭愧,我是一个分别心很重的人。由于我最初接触的是净土法门,我也一直发愿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对藏传佛教,我始终没有圆融地看待,甚至对皈依上师,我都认为那是在“学密宗”,与净土宗的“一门深入”相违。就这样,虽然我对上师有很大的信心,也从心里认为清净的密法十分殊胜,但我一直没有正式皈依希阿荣博上师,心里比较矛盾。

  在此过程中,我有机会接触到了更多藏传佛教的知识。从心里逐步树立起了正知正见:藏传佛教、汉传佛教都是释迦牟尼佛传下来的清净教法,从根本上是没有任何分别的,只是修行的方法、次第上有所区别,最终都是成佛度众生之路。而就往生净土法门来讲,法王如意宝在伟大的弘法利生事业中,一直都强调所有对他有信心的弟子都要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并且法王本人也示现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希阿荣博上师和其他高僧大德们也都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可见是那样的殊胜。从本人的因缘看,我第一次听到上师名号的因缘是在“佛七”法会期间;与希阿荣博上师第一次见面时,上师赐予的就是《净土五经》;第一次到上师在成都的住地时,在这位藏传佛教大成就者家里听到的却是汉文的阿弥陀佛圣号。我想这些都是上师为我这种根基的弟子慈悲示现的吧。我也曾就选择修行法门一事请上师开示,当时我的真实想法是希望上师以他的无碍智慧帮我做决定,但是,上师却平静地对我说,要看各自的根器,你对哪个法门有信心就修哪个法门,都一样的。其实,法门本无分别,是我们自己分别了。上师对弟子的根基都了然彻知,只是有的时候不明讲出来,以合适的因缘给弟子及时地示现、指点。对于一般人津津乐道的上师的来历,虽然诸多祖师和大成就者有种种授记和认证,但他从来没有承认过,始终宣称自己是一个普通修行人,示现清净比丘形象,这一点在当今时代就十分难能可贵。  

  在生起比较坚定的信心后,我终于如愿在2009年上师生日那天,在上师面前接受了皈依戒和居士戒,并如理如法地听受了殊胜法要,发下了为度化一切众生而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愿心。从此以后,我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了上师对我的加持无处不在,各种违缘渐渐离去,向道之心更加真切,修行渐趋精进。没有上师三宝的加持,我不知还要在黑暗中摸索多少劫!当我想起一年多前上师就让我念金刚萨埵心咒时,我当时还在“分别”(也考虑到没有传承),就一直没有念,故感到今天的诸多恶业现前。近来,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和另一位上师都慈悲地开示我要修金刚萨埵忏悔,因为诸佛在果地上无二无别,但在因地的发愿各异,金刚萨埵在因地发愿要让一切祈祷他的罪障众生清净包括五无间罪和破誓言罪在内的所有罪业。蒙上师慈悲传承了我仪轨,并要求我马上进入念诵。当我发愿“在明年上师生日之前圆满念诵二百万遍心咒供养给上师三宝”后,遇到了好的因缘,参加了五明佛学院发起的据统计发愿已超过两万亿的金刚萨埵心咒共修活动。很殊胜的是,除了能以此功德清净自他一切罪障外,还共同发愿作为往生极乐世界的资粮,感受到了不可思议的加持,故有本文开篇的梦境等示相出现。虽然“魔障”是唯心所现,上师的示现也是无法测度的,但从根本上坚定了我的信心。

  这几年学佛学得很不好,幸运的是遇到了大恩希阿荣博上师等几位具有正知正见、教证圆满、悲心深重的善知识。我真切地感受到,信为道源功德母!信心有多大,上师三宝的加持就有多大。

  最后,以我2009年9月8日写的一首《怀念》诗结尾吧:

  累世的圣者       

  三宝的总集      

  诸多印藏大德游舞身      

  普现希阿荣博诚祈祷      

  雪域弘法利生胜怙主     

  乘愿如是应化有界中      

  慈悲伟大的上师      

  您豁朗大度      

  幽默自在     

  您永远有洁净无染的眼神        

  爽朗清澈的笑声     

  您把安乐带给世界     

  苦难留给自身     

  善巧方便     

  开权显实     

  悲智双运度众生     

  您是慈悲喜舍的化身     

  三界的依怙     

  末法的航灯     

  若一众生未得度     

  我佛终宵有泪痕

 

白玛乐珠

  于藏历土牛年十月十五日阿弥陀佛节日完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