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菩提树下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夏天的感悟

  一九九四年的时候,我在短短的几个月中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大起大落。恰在此时,听到有人对一位邻居的突然逝去发出感慨——“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我就此感知了无常的随时到来,从此把每一天都当成人生的最后一天来过。知足常乐,这样的感觉也不错。

  一九九八年,我有幸遇到札熙寺住持亚玛泽仁活佛。活佛宁静清澈的眼神、和蔼的微笑、端正美好的面容,至今想起都有幸福的感觉。可惜我没有皈依,因为我错误地认为,自己过失太多,频频犯戒会玷污了信仰。直到一位师兄告诉我,罪业是可以通过忏悔来清净的,我这才如梦初醒。直至二零零五年,我才在亚玛泽仁活佛前受皈依戒,喜悦地开始新的人生。

  在皈依之前,我拜见了希阿荣博大堪布。在智者、觉者面前,我觉得自己一无所知又满身垢染。大堪布对我的一切肯定观察得清清楚楚,这让我很羞愧,几乎不敢看大堪布的眼睛,只在人群中仰视,用心倾听每一句每一字,分外珍惜每一分每一秒,这时心地总是一片澄明,没有另一个“我”跳出来观察自己。

  我比较懒惰,在皈依之后没有精进修行。很久以来我明明知道,在死亡到来之前应该尽快修行,可是并没有这么做。有时看到佛子心语中师兄们谈到希阿荣博上师的关心、批评时,心想上师怎么不关心我呢?自己根器差,又这样不精进,确实不配得到上师的批评,慢慢再修吧。自己当时没有意识到,懒惰导致没有进步。

  二零零六年,我家养了一只猫。因为爱它,所以有机会了解到流浪猫的生存情况,不过也从此就失去了轻松快乐的感觉。我原本喜欢下雨天,但现在一下雨,就会立刻想到不知流浪猫们能到哪里避雨;买喜欢的东西时,我立刻会想到这钱给流浪猫用能做多少事啊。就这样心里总是有牵挂,还有强烈的无力感,因为我没有能力解救所有的流浪猫,改善它们的生活。痛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二零零七年的夏天,姥姥去世了。我最早的记忆是大约两岁的时候,冬天的早晨,房间里亮着日光灯白色的光,姥爷在吃早饭,姥姥左手抱着我,右手拿着我的小棉裤在火炉上烘烤。从人生最初的记忆开始,姥姥伴随我三十七年,她的存在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她的离开我无法接受。独处时我放声痛哭,深夜里黯然泪下,痛苦至今不能减轻一丝一毫。为什么爱别离,为什么不能永聚?我们的神识不可能再以这一世的方式相遇。肉体生生灭灭,灵魂永不停息。我不想再遭受人生的痛苦,我要脱离六道轮回。

  在失去亲人的时候,失去的还有青春。当我顺从十几年来的习惯和喜好挑选衣服时,却突然发现那已不是我的年龄所该选择的,并且永远没有能力选择了。无力感再次到来。原来拥有的生活正一部分、一部分地剥离,弃我而去。我妄想阻止改变的发生,试图以获得光滑柔软的皮肤、修长的身体、年轻十岁的外表来弥补,把快乐的来源建立于他人的赞叹欣赏。事实上,这种快乐一旦生起就能立刻观察到,一旦观察到就立刻消逝;当时有多么的激动与兴奋,之后就有多么的乏味与无聊。我想那么躲在家里, 避开工作会轻松愉悦些?我家除了佛龛,有许多我喜欢的画、书和绿色植物,各式的茶和相配的茶具,还有我喜欢的家具、织物,干净明亮舒适无比,可是看着这些仍不能感到超过五分钟的悦意。想象一下,即使真的如愿生活在我所向往的晋朝,享有竹林七贤的日子,又能怎样呢?快乐仍是转瞬即逝,永远不能真正地安乐。

  二零零八年,我跟随师兄参加念诵一百万遍阿弥陀佛名号的共修。七月底,我们四个朋友一起到内蒙古克什克腾旗游玩。第一天傍晚在热水镇街上散步时,我看见一辆无人看守的卡车里,站着一只羊。那车厢有金属栏杆,看来就是运羊的。似乎别的羊都送走了,只剩这一只羊站在那里,鼻子上的毛都磨没了,却好像还在微笑。只看了一眼,这画面就成了烙印,让我心如刀绞。我想到这只羊的命运,它的神识还要经受怎样的轮回, 我不敢想象下去,由此真切感知诸漏皆苦,更生起强烈的出离心。

  最后一天我们到了乌兰布统草原。刚刚安顿下来,我站在二楼的窗口往外看,金色的夕阳照着旅馆空旷的大院子,院外有一只高大的山羊驯服地跟在主人的身旁在路上走,就像人一样。这时几个伙计抬着一只剥了皮的羊的尸体从院子里走过,没有了头,红色的脖子垂着。看到这情景,我感同身受,痛不欲生。被杀的羊、暂时未杀的羊,每一个流浪的动物,每一个有情生命,结束生命的方式与时间有别,但无论谁都不能免除生老病死之苦。我不想看见众生的痛苦,不想再陷入轮回。接下来的几天,生活没有变,外境没有变,但心情糟糕极了。不是幡动,不是风动,是心动。

  之后那个星期五的晚上,在看书研究出离心时我忽然似有所悟,心里生起难得的一丝喜悦。第二天的晚上收到了亚玛泽仁活佛的信息,问候我并祝愿我法喜充满。这是我第一次收到上师的信息,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经文当即在心中浮现,“尔所国土中,所有众生,若干种心,如来悉知。”对于弟子,上师从未放弃,对于弟子修行的每一步,上师悉知悉见。上师加持的法喜,是增上的。

  九月九日,我念了一万遍阿弥陀佛名号,在临睡前发心供养希阿荣博大堪布和上师。结果第二天早上获得了殊胜梦境:在一个像教室的房间里,跪满了弟子,我在第三排的中间。房间右前方的门开了,法王如意宝由侍者扶着,被弟子们簇拥着走了进来。大家一起顶礼,我磕了大头,梦里嘴唇碰到水泥地面的感觉清楚极了。另一个情景是弟子们靠着后面的墙坐了两排,我在第一排的中间,法王如意宝在前面约两米的地方左侧卧,好像是法王示疾,我虔诚地表示要给法王治病,法王微笑着说:“也许因缘的关系,你能治好我的病。”法王如意宝表示想喝牛奶,我赶紧拿起右边的奶粉, 其他弟子加入了许多营养品,我用力搅拌成了巧克力色的糊,端到法王的面前。法王如意宝站着,微笑着没有喝,其他的弟子尝了尝,我也尝了一下,有一丝甜,但是法王还是没有喝。再后来就是我回到父母家中准备了刮痧板和拔火罐要再上高原给法王如意宝治疗,师兄对我说“法王怎么可能露出后背让你刮痧拔罐呢?”然后便醒了。

  实际上,我从未有幸在世间拜见过法王如意宝,但我想在梦中向法王如意宝磕头行礼,如同在世间磕头行礼是一样的吧。法王如意宝从没有放弃虔诚发心的弟子。如来对众生的痛苦悉知悉见,所以慈悲地传承佛法给我们,让我们能够真正得解脱。愿我能如同大堪布依止法王如意宝一般地依止上师,精进修行,供养诸位传承上师。如有些许的修行功德,回向给法界一切有情众生,愿所有流浪的动物和有情众生不受疾病、冻饿、痛苦,法界一切有情众生都能往生极乐世界。

  作者:旺修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