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美好际遇 > 文章查看
分享到: 更多>>

咬定青山不放松

  近几年我常回家看望父亲。母亲病重后是他照看这个家,我们有哥五个和一个姐姐,一生辛劳的他现在可以颐养天年了。

  母亲在我十几岁时得了重病。她很善良,十分守孝道。那时,我们家里穷,人口又多,操持这样一个家已属不易,她却还能每天为爷爷单独做一份好一点儿的菜,又恐怕爷爷当着我们的面不好意思吃,每次都端到爷爷的房间。

  父亲当了几十年村干部,在村里很有人缘,威信很高。我的一位很有些阅历的朋友曾评价说,父亲身上的乡气中透出几分这个年纪的人少有的清爽之气。其实他平日并不注重保养,只是心中从不搁事。在生活困难的年代,家里即使偶然吃到豆腐,他也要先给邻居家都送去一碗之后才轮到自己家吃。

  长大后,兄弟姐妹们都离开家乡在外面当公务员了,只有我还常能陪父亲聊聊家常。村里的事他如数家珍,几十年的风雨,一些熟知的乡亲的命运跌宕,坐在沙发上细细品味,对于已过不惑之年的我来说是一种享受。

  一天,父亲说起村里的一户人家,男主人从小喜欢到野外捉野兔,至今已经有几十年了。他每一次捉到野兔后必活剥兔皮,剥至腿部,必用手将野兔的小腿掰断,再连皮拽下来。抓到过多少兔子,连他自己也算不清了。近几年他家日子过得愈发艰难。前年他儿子在工地上腿骨折,去年他妻子骑车摔倒粉碎性骨折。他们没钱看病,只能强忍着,非常可怜。今年春节,他还专门弄来一只小狗,准备养大了帮他抓野兔。他骑着摩托车,一手扶把,一手抱着狗,小狗在他怀中叫喊,他一不留神,撞到了一辆手扶拖拉机上,结果造成腿两处骨折,胯骨粉碎性骨折。他本想找对方理论,但对方也很穷,付不起他的住院费用。

  父亲听说此事就去附近王村给他买了一副祖传治疗骨折的秘方,医生听到缘由,连连感叹:“活物杀不得啊!”于是医生也讲了几件事。他们村有个屠夫,杀猪时猪蹬了他一下,他一气之下就把猪眼珠子活活抠出来了。过了几个月,他杀猪的时候,一只猪把他的眼睛蹬瞎了。另一件事是,邻村一户人赶着自家养的牛去卖,牛当然知道自己的命运,走到半路上把主人给顶死了。我很小时候就听老人说过,长年杀猪杀狗的人,猪都怕他们,狗见到他们都不敢叫。

  其实近年我常去看望父亲是另有原因——劝父亲信佛。他虽然相信村里发生的这些因果故事,但每次无论我怎么劝他皈依佛门,他都表现出矜持、暧昧的态度。

  我了解父亲的想法。他自认为一生从未亏心待过别人,心安理得。村里、家里的事他都看得开也放得下,当村干部几十年从未跟别人吵过架红过脸。即使遇到难缠的事他也从不跟人计较。他一定是想,我一辈子这样做人,不伤天不害理已经可以了,何必再另外搞一种形式。所以他很乐和地喝点小酒,一天到晚很知足的样子。

  父亲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好人。他性格温和,不慌不忙的,仅这一点我就自愧不如。但如今我和他对生活的理解差距却是越来越大。我很想把佛教的道理告诉父亲:病痛也好,灾难也好,都有多种因缘。一个人即使能一生行善也还是有可能堕入恶趣。因为虽然今生行善,没有造什么恶业,但我们并不知道自己过去世都做过些什么。

  我很庆幸我能成为一个佛教徒。那是在2005年春天,我去辽宁锦州出差。很顺利地办完了事情,我准备马上回家,却被朋友留住,而且一留再留,一呆就是十天。一天,一位朋友告诉我说,一位西藏的师父明天到锦州,问我是否想见一见,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第二天我有缘见到了这位师父——希阿荣博大堪布。大堪布面相和善,他的自在和亲切感给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感觉就像我的一个亲人,那爽朗的笑声和慈悲的开示,使我心里一下子异常地敞亮。

  我以前没有接触过佛法,也不知道什么是皈依,师兄简单介绍之后,希阿荣博上师说,很重要的就是不能杀生。虽然我知道自己平时忙于应酬,经常去海鲜酒楼吃喝,难免会有杀生行为,但当时没犹豫就皈依了。皈依之后上师还开示说:“今后你们可能因为各种原因还要继续做一些世间的工作,但不论做什么,都一定要记住解脱才是人生的最终目标。”

  两个月后,我到了扎西持林。上山之前我就想我应该为上师做些事情,刚好听到有一件差事,我马上要求这件事我来做,上师同意了。结果当天下午,就发生了一件很神奇的事。那天下午我去玛尼干戈办事,当时只有那里手机才有信号。家里打来电话说,我办公室里不知从哪飞来了三只燕。按一些风水书上的说法,燕属于吉祥之物。过去很多风水先生多用是否有燕栖息来判定一个地方风水的好坏。

  我的办公区是长长的一排平房。我自己的办公室在这排房子的最顶端,要经过长长的走廊,路过其它的办公室,才能到达我的办公室。房间的窗户是关着的,走廊又有人,它们怎么会穿过走廊又偏偏进到我的办公室里来,而且在我的房间呆了很久才离去?等到燕子离去后,我让同事帮忙看一看它们干了些什么,室内有什么异常现象。同事说,“其它没有什么异常,只是墙上的画掉下来了,挂在墙上的三幅字有一幅掉到地上了。”办公室里挂了三幅我收藏的名人书法真迹,掉到地上的那幅字写着“咬定青山不放松”。我琢磨了半天,又和一位师兄讨论,方才恍然大悟:是佛菩萨慈悲,提醒我遇到了一位难得的好上师,要好好珍惜。

  在扎西持林呆了三个月,生活简单清静,每天都有细细的小雨,我的心也一天比一天安静。我这才发现人的生活其实可以非常简单。拿自己来说,以前每顿饭一定要多少肉、多少海鲜、要有什么样的酒,现在只有一二个青菜、一碗饭,感觉一样很好。以后,每年我都会去扎西持林,在那里平静地反思我的生活。

  刚开始学习佛法时,我很难理解轮回转世,一度很受困扰。有一天,我在看电视时,突然回忆起小时候第一次看电视的情形:由于以前只见到过电影没有见过电视,就以为电视就是在里边放小电影,根本不知道还有电视信号。如果当时没有人告诉,我就会一直这样错误地认识下去。我于是想到,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看不到的,也不一定不存在。看电视可以看很多节目,节目在变,这不是电视机本身在变,而是信号在变,说明了电视机和信号是两回事,如果电视机坏了,信号还是存在的,只是我们肉眼看不到,换一台电视,还能收看节目。手机也是如此,手机信号也是肉眼看不到的,如果手机坏了,信号也还是存在的,只要换一部手机,又可以打电话了。

  在学佛之前,我一直都错误地认为身体就是我自己。现在想想,我自己也是如此,在身体不变的情况下,我的思维却在时时刻刻发生变化,身体只不过是灵魂的载体而已,轮回转世只是如同我换了一件衣服。我们习惯于相信眼睛所看到的世界,殊不知在这个世界之外还有一个我们因自己的业力而无法感知的世界。

  我曾在1987年遭遇过一次严重的交通事故,车上的四个人,两个失去了生命。我虽然幸免于难,但也受了重伤——头部部分骨骼错位,六根肋骨骨折,在病床上躺了三个多月。事后我觉得自己是死过一回的人了,等于白拣了一条命,如果当场撞死,现在就什么也没有了,所以什么生意都敢做,什么关都敢闯。也许是由于这股闯劲再加上运气不错,自从那次事故以后,我经营的公司生意越来越好,亲戚朋友们也十分羡慕,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那时我想,一定要好好享受生命的每一刻,也让家人过上好上加好的生活。于是我每天为了生意交际应酬,忙得昏天黑地,乐此不疲,认为这就是一个老板应该有的生活。就这样,十几年一晃过去了。

  而现在,我对这次交通事故的解读完全不同了。那次同车的是单位食堂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去这个单位在海边建的基围虾养殖场,这个养殖场养的虾专供单位食堂。我当时刚调入这个单位工作,那天搭他们的车去海边玩。我们的车被迎面来的车撞上,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而对面的车刚好也是从我这一侧撞过来的,按理最危险的应该是我,司机转动方向盘躲闪,死的却是坐在我身后面的两位管理员。他们俩这次专程去养虾场结账,把欠的款送过去。车祸发生在回程的途中。这次车祸是业力的感召。养殖场里长年累月有多少虾被杀死,果报有多重,已经无法计算。

  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但不幸的是,我所得到的“后福” 却是天天交际应酬,在饭桌上杀了不知多少生命。如果没有这个“后福”,也许我反而还造不了这么多业。与生活在贫穷地区的人相比,他们几辈子都不可能造的业,我在饭桌上十几分钟就造了。把“福”用来杀生就是祸,是几辈子也偿还不清的债。

  2007年初,我到四川参加上师组织的纪念法王如意宝圆寂三周年的放生活动。前一夜,我做了一个极为清楚的梦,我看见我哥哥的双手,一边一个,拎着两只血淋淋的鸡,我生气地质问他:“你不是皈依了吗?怎么还杀生?”刚说完这话,我看到他的脸马上扭曲变形得不成样子,极其恐怖。这时,我父亲从墙角转过来,手里也一边一个拎着两只鸡走了过来。醒来之后我觉得很不吉祥。果然,隔了两天,家里来电话说哥哥的孩子生了重病。我觉得这梦很蹊跷,回家之后追问之下才知道,2006年父亲过生日时,村里有个人为了感谢我曾经帮助过他,送来两只鸡,哥哥给父亲做寿就把这两只鸡给杀了。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梦里父亲和哥哥都拎着两只鸡。《俱舍论》里讲,有些父母造了很严重的罪业,他们的子女也会感受这个果报。因为这些子女本身就有那种恶因存在,当父母造了大恶业后,由于他们与子女关系密切,就促使子女恶因提前成熟而感受恶果。

  我曾听说,有人请问一个神通很大的喇嘛自己的父亲转世到哪里了,喇嘛说:“你已经杀了你父亲七次了。”原来,他父亲多次变成小虫子,都被他杀死了。可见业力不可思议。

  我一直十分执着家人和亲情。一次,侄子生病时我在外地出差,因为交通不便赶不回去,我急得满嘴起泡。兄弟姐妹物质上有什么要求我都尽量满足,认为这是对他们的爱护。学佛后我才慢慢地体会到,将亲人引入解脱道才是最大的爱护。

  近年来,每当我想起多年前就离开我们的母亲,都会有一种“西出阳关无故人”的伤感掠上心头——母亲,你现在在哪里呢?尽管四年前我曾经请喇嘛帮她念经超度,但她现在轮回到了何处仍是我的一个心病。虽然她心地善良,但没有遇到正法,不懂因果取舍的道理,造了很重的罪业——我爷爷曾酷爱抓鱼,他每次抓到的鱼都是交给我母亲收拾处理。后来爷爷死于癌症。母亲才五十岁就半身不遂,在床上躺了整整十九年。

  佛教也是提倡做好人,但佛教意义上的好人与世俗中所说的好人相比,范围更加广泛。眼下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父亲早日信佛,成为佛教意义上的好人。

  值得欣慰的是,我的妻子和儿子、兄嫂都皈依了希阿荣博上师三宝。他们现在每天都做功课,有的每天至少念诵一万遍心咒,有的还在上师面前发愿今生念诵心咒一亿遍,侄子天天在寺院里做义工,如今已经出家了。今年除夕之夜,一家人本来在一起看春节晚会,但没多久,我就看到嫂子到佛堂去做功课了。原来,她的功课是每天念一遍《地藏经》,年三十白天忙,没有时间做功课,所以在晚上补上。

  是希阿荣博上师给我和我的家人带来了这样变化。虽然上师常说自己没有加持力,但很多弟子们都亲身体会过上师不可思议的加持力。前些日子,我的厂出了一次重大事故:那天真空泵坏了,一直到中午才修好。平时真空泵运转时是不能离开人的,但工人以为原料的温度一时还不会很快升起来就吃饭去了。等他回到车间时,发现因为原料温度过高,真空泵将原料抽出去了,原料转换化为易燃气体在室内弥漫。他急忙关上真空泵——真空泵的开关是电子打火开关,火花遇到易燃气体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厂房的水泥板盖、三面墙都炸飞了,对面仓库上的瓦片都飞到天上,隔着很远的前厂房的玻璃都震下来了,大家还以为地震了。看到现场的惨状,谁都以为人必死无疑了,按常理,气体爆炸是一瞬间的而且威力巨大,来不及逃生。这时却听到有人说话:“我在这里。”现场的人都惊呆了。只见这名员工蜷缩在地上,压着块大水泥板。大家赶紧送他去医院,检查结果更是让人难以置信——只是脸有些轻伤,其他地方毫发无损。我的一位从事消防工作二十年的朋友也认为此事太神奇,他现在开始学佛了。

  我曾经因为供养过上师三宝而沾沾自喜,过后一想,我为希阿荣博上师,上师又是为了谁呢?弟子们供养的财物上师全部用于放生和弘法利生事业,扎西持林的觉沃佛堂、玛尼堆、转经筒,这些都是上师为使弟子更方便更迅速地消除业障,积累福德资粮的良苦用心。

  我牢牢记得上师的开示中有这样一句话:上师在世间停留不是因为留恋,他是不忍离去。我还会记住另一句话——“咬定青山不放松”。

  作者:土登银鹏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