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定解宝灯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定解宝灯论》浅释 第6课 略说缘起02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圣境五台山大净土中
文殊智慧加持入心者
晋美彭措足下诚祈祷
降临证悟意传求加持

佛法教主本师释迦王
八大近侍智成王臣友
诸多印藏大德游舞身
普现希阿荣博诚祈祷

 

  为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下,我们继续学习《定解宝灯论》。本课主要讲解这部论典撰写的缘起和必要。

  科判“略说缘起”分为四部分:一、远离二量之过患;二、正道与形象道之差别;三、赞叹正道与趋入者;四、以问答方式阐述。

  相续中如果对世俗、胜义实相没有正确的智慧、方法或心识,终将无法获得解脱。所以对了解二谛的实相,对现相和实相的辨析要有正确的方法和智慧。承接上节课的内容继续讨论,当相续中听闻实相时会产生两种情况:一是听听而已,不求甚解;二是真正了知实相能帮助自己解脱。就像灯和灯的影像一样,灯能照明,而影像却不具有照明作用。如何使自心对实相的了解不只是一个影像,而是真正具足“灯”的功德,正是本课首先要学习的内容。进一步了解如何悟入实相,不但对认知实相的智慧生起希求心,更希望依此走向解脱之正道。

  在科判“赞叹正道与趋入者”中讲到:想要获得正道,首先需要依靠法称论师、月称论师等古印度大德们自佛以来一脉相承的智慧,通过模仿善知识对智慧抉择、生起的方式,从而让自心真正生起对实相认知的智慧;其次,要反观自心是否真正渴望了知实相。本论提到定解非常重要,而我们对证悟定解后产生的结果、拥有的功德和最终实现的弘法利生事业都不得而知,因此通过观察具足定解的善知识所展现的伟大事业,就能生动形象地了知自己将来的修行成果,并生起欢喜心和追求心。

  全知善巧开显了具足和不具足定解的结果,希望我们具足信心,在学习本论时能马上反观自身的修证,不但随喜赞叹他人的功德,更了知自己将拥有同样的功德和事业,终将成为像他一样的成就者,这也是全知造论的缘起。

  最后,以问答方式阐述本论的七个要点。

  本课学习分三:一、本课总义;二、广述内容;三、以问归摄。

  (一)本课总义

  学习两个颂词:“于基道果一切法,生起真实之定解,听闻生信此二者,犹如道与彼影像。稀有法称月称尊,善说日光同现于,佛教广阔虚空中,摧毁疑惑重重暗。”颂词一阐述了正道与形象道之差别,说明相续中生起“影像般定解”与“真实可供解脱道定解”之因。颂词二赞叹正道与趋入者。

  “基道果一切法”是佛教专有名词,指将一切万法归摄于基、道、果三方面。以下通过公案[注]说明缘于基道果生起信心有何必要。

  禅宗有句非常著名的偈语:“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当年禅宗祖师们为此争论不休。牛头山袁禅师的观点是:虽然无法考证前辈大德这句开悟语的出处,但可以证明法身是周遍一切时、一切处的。只要用心去体会,翠竹是法身,黄花也是般若空性,这就是实相。所以道不在别处,就在当下,一切万法都是实相的体现。

  但荷泽神会禅师不认同袁禅师的观点,甚至不认可大德们的这句禅机。他认为:佛性(法身)只存在于有情相续中,有情能成佛是因为有佛性,而翠竹、黄花若有佛性为何成不了佛?难道我成佛等同于无情,那有情与无情岂能分辨?

  而后南阳慧忠禅师解释:此偈并非指无情具有佛心,而是说明万法唯心而现。如果心安住于佛性,一切山河大地皆是如来境界;如果安住于凡夫烦恼垢染,则山河大地皆是染污。

  按照全知麦彭仁波切的观点,佛性只存在于有情相续中。之所以说翠竹是法身,黄花是般若,因为佛性不假外求,就在有情众生的心中,当安住于实相时,外在的一切全都是佛智的妙现。

  一位道友刚开始接受灌顶时,看到上师拿着一根水晶柱引导大家:“看,这就是佛性,是我们心的本来面目。”得到启发后,他就买了十几根摆放在家中各个角落,认为到处放着佛性、心的本性,自己就能很快获得证悟,可放了好几年也没有任何作用。后来听到上师开示才明白,水晶本身并非佛性、法身、心的本性,而是通过此缘起物表示心的本性就很容易证悟:因为水晶是透明的,能映射出任何物品的原貌。如放在黄布上就会映射出黄色,但黄色没有渗进水晶,水晶也没被染污却能映现。同理,心的本性无处不在,就像水晶时刻在起妙用,关键在于我们只看到外相,无法认知心的本性,但只要向内观,最终就能照见心的本性。正如了解基道果一切法并生起信心,就能证悟“翠竹是法身,黄花是般若”的真义。以大圆满的术语“于基道果生起信心”,能很快证悟心之本性,了知心之本性从未离开过我们。

  以下简单阐述基道果的涵义。

  “基”指一切万法的本基,是所知的对境。一切法显现都需要一个基础,本论以全知究竟的观点观察,在本基中就是显空双运,如水乳交合一般不可分割。显是世俗,空是胜义,在究竟的法界中显现和胜义,空性和显现无离无合,不是他体的二法,这是基的实相,它周遍一切时、一切处,但由于我们不了知,故需要通过修道来认知从而破迷开悟。

  “道”指修行的道路,是能知的智慧和方法,此处归摄到修行的方法上。大乘修道无论从智慧开始还是从福德开始,都要犹如佛的双足,代表智慧和方便圆满双运,不偏空、有,不偏智慧、福德,无离无合,或以齐头并进的方式修持,此为“道”的重点。如果通过道证悟了本基,即获得佛果。

  “果”指修行的结果,是佛的色身与法身双运。色身侧重于报身和化身,指佛于地上菩萨和凡夫有情的诸多利生事业;法身指佛安住于实相中不动摇的这一分。从佛的广大弘法利生事业、饶益众生的身相,以及本来安住佛的功德角度来看,色法二身是双运的,而为了众生能更好地了解佛的境界,才分开色身和法身进行讲解。

  通过听闻,对基道果了解后生起信心会产生怎样的结果?进一步通过实修,由闻慧生起思慧,继而生起修慧,最终生起定解,此种信心将产生怎样的作用?这是第一个颂词中需要抉择与辨析的内容。

  第二个颂词是阐述正道及入正道者的功德。如前所述,了解基道果并生起信心后,即可证悟佛之功德。依靠法称菩萨、月称菩萨的智慧引导,我们也能成为如他们一般的智者,所以现在要坚定不移地走上修行之路。

  (二)广述内容

  丙二、正道与形象道之差别

  “于基道果一切法,生起真实之定解,听闻生信此二者,犹如道与彼影像。”

  颂词略释:对于缘起空性之基、方便智慧或福慧二资之道、二身等之果所摄的一切法,以教理正量的途径在自相续中生起坚定不移、牢不可破的定解与仅仅是依靠听闻而生起无有定解的信心,此二者就像真正的道与道的影像一样,分别立名为正道与相似道。

  正道,即生起坚定不移的信心。佛法修行不假外求,而是依靠心中的信解,这才是解脱的正道。而坚定不移的信心要通过闻思修才能获得。形象道,指动摇的信心。好比刚开始修行时,可能不了解佛法理论,听说念金刚萨埵心咒可以消除罪业,就有口无心地念起来,看似有信心,但如此力度不足以对治相续中的业障,产生的功德也不足以成为解脱之道,因此仅是一个影像。

  此科判“正道与形象道之差别”强调了修行人生起胜解信的重要性,为每一个希求解脱者提供了成佛的正确道路,这也是造论的缘起。全知造此论的发心不是让我们增上名声,也不是为了彰显自宗宁玛巴的殊胜,或者体现他自己的智慧,而是为每一位修行人提供正道,我们应该感念他的恩德。为了入佛门却不了知实相者,以及对解脱彷徨迷惘者,全知在七岁时已经造下此论,可谓悲心恳切。

  下面,分两部学习此颂:一、所了知的对境;二、对所知对境的不同认知。

  1.所了知的对境

  对应颂词“于基道果一切法”。一切万法有很多,如笔、书、手机、念珠、桌椅、柱子、梁等,以及各种无法用语言或思维计量的事物。一切显现法皆随因缘而生、住、灭,而在本基中万法本为空,远离生灭、来去、一异的偏执。在名言实相中,由随缘和合、众生业力而有了不同的显现和有情的生死流转。空性不是单空,而是远离空有的不可言思状态,与显现双运,随因缘而迁变。因为空性,所以缘起;因为缘起,所以空性,这是万法本基的实相。法虽多,但实相只有一个。

  如何证悟本基?本基于心中本自具有,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如来藏大纲要狮吼论》[注]中讲到:修行不是从外找方法重新证悟佛果,本基是一切万法本自拥有。我们的心安住于显空双运的实相中,从未离开。所以道于心上安立,并非做加法,而是做减法。例如,通过放生、上供下施积累福慧资粮,去除相续中的烦恼、未知、邪知。犹如手中的抹布,看似多了一样东西,却能把水晶球上的灰尘全部清除掉。“基”本来安住于心之实相,通过方便和智慧资粮去除心上的垢染,开显实相,即可获证最究竟、圆满的法身境界。

  我们不能认为自己是凡夫就不用关注基,只修道就可以了。如果不认知基之实相,修道和目标也会出错,或者不究竟。虽然基之实相是心的本性,与我们从未分离,但只有认清实相,抉择出来的见解才会究竟;只有目标和见解究竟,修行才不会颠倒,这就是了解“基”的必要。另一方面,只了解基却不修道也不行。正如不能因为水晶球本身是干净的,而不想擦拭灰尘一样。“道”是清洁工具,是能够真正证悟的方法。

  如何理解方便和智慧资粮?从六度的角度,布施、持戒、安忍、精进、禅定是有限的,可以称为方便的福德资粮;智慧度是一切万法的实相,无限无值。依靠智慧摄持行持前五度,如以空性智慧摄持放生、布施,就是同时积累二资。方便和智慧不可割裂,应不偏空有地积累资粮。

  安住于空性就是积累智慧资粮,即便身处凡夫位,无法了知佛的智慧,学了很长时间《入行论·智慧品》仍听不懂,但仅是听闻、思惟也是在相似地积累智慧资粮。正如回向时念诵“诸佛菩萨如何回向,我也如是回向”,就是依靠佛菩萨的智慧,将相似的智慧资粮以《普贤行愿品》的谛实语摄持,令其成为真正智慧资粮之因。

  果是修行的结果——佛的色身和法身双运。了解“基”是因为要树立正确的目标,避免走错路;了解“道”是因为我们正要走上修行之路;了解“果”是因为需要生起信心,避免退转。既然万法皆空,为何还要追求佛果?未成佛前,这种追求的确是一种执着,但它能帮助我们增上信心,坚定不移地修行,避免彷徨、迷茫、退转等问题,在成佛的当下才需要断除。

  2.对所知对境的不同认知

  对应颂词:“生起真实之定解,听闻生信此二者,犹如道与彼影像。”学习基道果后,会产生两种信心。

  (1)上根者的信心

  上根者并非从外在角度判断,如耳朵大、长相好、个子高等。“根”指生起善法的根本。《俱舍论》云:“信精进念定慧五物。是根即是力。”也就是说,具足信心、精进、正念、正定、智慧方为上根利智者。“上根”并非与生俱来,只要通过训练,人人都可能成为上根者。学修佛法时,上根弟子会根据教理,仔细思惟抉择,引生定解,继而矫正自身行为,做到法与人密不可分,依此解脱成佛。

  (2)下根者的信心

  下根弟子不会随教理思惟、分析自身情况,只是人云亦云。有人说:“上师说的,我都信。”果真如此吗?一位师兄曾经对上师说:“上师,佛法我听你的,世间法你得听我的。这个房子你这样装修是不对的。”上师很慈悲地听完他的“开示”后,转身走了。于是,他便转向上师的侍者,滔滔不绝地说了一下午。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他依然如此。一天,他在转山的途中遇到上师,又打算继续发表言论。上师显现上很随意地说了一句:“这个地方为什么要这样建,我猜是这样的,我也不懂,反正就这么安排了。”他听完脸一红,立刻意识到这是上师在提点他。上师具有遍知的智慧,连解脱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无余了知,更何况世俗之法。后来,他对上师说:“上师,我听你的。”

  我们说自己相信上师,但这种“信”只是人云亦云,未经思惟抉择,是不可靠、不稳定的,最终也无法让人真正深入解脱道中。这也是虽然同样听闻基道果法理,但会产生不同结果的原因。当然,见解也是由福报决定的。一个人会值遇怎样的上师,听闻怎样的见解,做出怎样的选择,背后都是福德在起作用。如果想从根本上避免人云亦云的结果出现,最好的方式就是不断积累福德资粮,祈祷上师。我们还应不断反观自身心,是以何种信心走解脱之路?现在处于真实之道还是影像之道?真实之道是真正的明灯,可以遣除黑暗,引生智慧,而影像之道只是灯的影像,看似是灯,却无实际作用。

  堪布在《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中讲到对上师的信心:“我们还确信上师的所言所行无不代表纯正的佛法,无不是在启发我们发现、对治烦恼,趋近万事万物的实相。是的,是确信,不只是相信。相信是你愿意那么想,确信是你知道事情本来就是那样,这其中的差距来自于你对佛法了解的多少,不仅是理论上的了解,还有真修实证。”

  比如上师指着柱子说是红色,虽然你看到的是蓝色,但你仍然愿意相信上师是对的,是自己的问题导致看不清事实,愿意努力对治,这就是一个判定信心程度的好方法。希望大家通过学修《定解宝灯论》生起对实相的定解,了知三宝是自己唯一的依怙,不会因时间、地点、经历、情绪的变化而退转。

  学习此颂时,我们应该检测自心,既要了知信心的重要性,也要清楚“道不假外求”,要努力精进地祈祷和实修。

  丙三、赞叹正道与趋入者

  “稀有法称月称尊,善说日光同现于,佛教广阔虚空中,摧毁疑惑重重暗。”

  颂词略释:稀有难得的法称论师和月称论师,他们的因明和中观善说如同放射万丈光芒之明日,同时显现于佛教广阔的虚空中,摧毁了众生无始以来沉积的对于实相的疑惑、黑暗。

  上一颂讲到信心、定解的重要性及真假信心的差别,教诫我们要回归自心。本科判开始讲解定解和二量的来源。

  定解依靠智慧,即以正确的智慧观察名言、胜义实相。名言智慧称为“名言量”,胜义智慧称为“胜义量”。“量”即正确无欺的心识。二量由闻思正法而来,闻思又依靠大乘因明、中观两条途径进行抉择。因明和中观的论师及论著有很多,全知麦彭仁波切说,法称和月称论师的观点极为了义、究竟,好比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能看到全世界,依靠二位论师的善说也能生起如是智慧。

  颂词第一句提到法称论师和月称论师。尊是尊主或尊者之义,是应供之处,超越了普通凡夫,堪为善知识,而且稀有难得,少现于世。我们应学习传记和公案来了解他们的功德。

  法称论师和月称论师是古印度非常重要的善知识,佛陀涅槃后,此等大论师将佛陀的教法进一步继承开显,代代相传,才有后人学修的方便。月称论师是圣天菩萨的重要弟子,跟随龙树菩萨和圣天菩萨的见解,真正抉择了佛陀二转法轮的究竟意趣,是中观应成派的祖师,我们依他的见解来抉择胜义实相。法称论师集因明之大成,也是可依靠的重要论师,名言中的见解,尤其是对于释迦牟尼佛、业因果和轮回的信心,依于法称论师的善说抉择。

  1.二圣六庄严

  古印度有八位大德对于佛法的弘扬非常重要,通常称为二圣六庄严。

  二圣:指精通并主要弘扬戒律学的释迦光和功德光两位尊者。佛在《遗教经》中反复强调以戒为师,佛法的住世与弘扬,行者的修行都以戒律为根本,因此单独将两位弘传戒律的论师称为二圣。

  六庄严:指内心获得证悟,成为佛法庄严的六位尊者。他们分别是:精通中观,弘扬二转空性法轮的龙树菩萨及其弟子圣天菩萨;精通对法的无著菩萨和世亲菩萨两兄弟;精通因明的陈那论师和法称论师。

  对法是指《俱舍论》中开显的内容,即对于世俗和胜义万法法相的归纳开显。无著菩萨和世亲菩萨是两兄弟,他们的母亲曾是一位比丘尼,看到佛法衰微,惭愧自己身为女身,无法广弘佛法,所以舍戒还俗,分别与婆罗门种姓和刹帝利种姓的男子生下孩子。她发愿自己生出来的孩子将来要弘扬佛法。两位菩萨从出生开始,母亲就教育他们:你们来到这个世界绝不是为了生活,也非为了自私自利,而是为了弘扬佛法。后来两位尊者不负众望广弘佛法,尤其是于对法方面进行了精妙的开显。

  因明不仅是逻辑学,也是对释迦牟尼佛以及前生后世生起信心的重要工具。因明的究竟意趣是唯识,从世俗法的角度以逻辑证明前生后世存在以及释迦牟尼佛是量士夫,并通过万法唯心断除对外在的执着来教导修行,证悟心的本性,获得解脱。

  2.法称论师

  颂词中讲到稀有的法称和月称两位论师。在介绍法称论师前,先介绍因明的鼻祖陈那论师。陈那论师得到文殊菩萨的加持和摄受,现量见到文殊菩萨,无误通达名言实相之后,造了集所有因明论典之义的六品《集量论》,开创了因明的先河。但在他的时代,并未形成因明的学派和支系。

  法称论师出生于婆罗门家族,出生年代大约在公元六七世纪,幼年时就已对婆罗门的知识非常精通。十六七岁时,他对佛法生起极大的信心而皈依佛门,修的是忿怒本尊,本尊现前问他想求什么悉地(想要什么成就),法称论师回答了四个字:“尊胜诸方。”即只要有人辩论,就要胜伏他们,立于不败之地。

  【疑问】法称论师是求名利吗?

  法称论师想要尊胜诸方,并非为了求名求利。希阿荣博堪布在《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书中,间接对此问题做了回答:“相比之下,扪心自问,大家平时希望自己年轻漂亮、杰出富有,求这求那,是为了众生的解脱吗?说来惭愧,你我众人与诸佛菩萨的差别就在这里,佛菩萨做什么都是为众生,我们做什么都是为自己。”

  静下心来扪心自问,我们平时追求年轻漂亮、杰出富有等,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众生的解脱?是鹦鹉学舌,还是发自内心地向佛菩萨、上师求弘法利生的能力?我们看似不求“尊胜诸方”的名誉,但所求并非是为了众生;佛菩萨看似是求名利,但其实不是为了自己。

  当时的印度,外道、佛教非常兴盛,辩论的规矩是谁输了就皈依对方。如果佛教寺庙的护门班智达输了,他和弟子都可能要皈依外道。所以“尊胜诸方”是护持佛法,增上众生对佛法的信心。而且理越辩越明,如是也能为众生提供一条可供修行的道路。因此,法称论师向本尊求了立于十方不败之地的悉地。值得一提的是,全知麦彭仁波切名字中的“麦彭”即不败之义。麦彭仁波切也是“尊胜诸方”——不仅在佛法的教理上不败,而且体力、神通等方面也不败,这是祖师发自内心的自信。本尊加持后,法称论师自然获得了尊胜诸方的悉地,拥有了智慧,无碍通达了世俗的实相唯识之理,从而广破外道,使无数的外道弟子皈依了佛门。

  法称论师依止了陈那论师的弟子自在军,在他面前听闻了《集量论》。第一次听闻时,便和自在军的水平相等,第二次听闻已经和陈那论师相等,第三次听闻便能洞察自在军论师对陈那论师的旨意尚未通达之处。可见他每听闻一次,智慧都不断增胜。因此,法称论师真正继承了陈那论师的意趣,依靠其雄辩之力,使世俗因明的实相唯识义广弘于十方,利益了无量有情。

  后来,有一位国王作为施主迎请法称论师造因明相关的论典,以此为缘起,为了准确解释陈那论师的观点,法称论师造了有名的《因明七论》。《因明七论》中的《释量论》《定量论》《理滴论》称为根本三论,《因滴论》《关系论》《悟他论》《诤理论》称为支分四论。依靠七部论典逐渐开显四谛、业因果、佛陀是量士夫等世俗实相,让无数众生对佛法生起了信心。

  因明中的逻辑学是看待事物的正确方式,是正确悟入佛法名言实相的工具,所以学习因明不只是为了辩论,也是以正确、理智的途径了解佛的密意。如果自心糊涂则不能了解佛的密意,故必须按照因明的正确方法和逻辑生起智慧。如果能依照法称论师的智慧修学,依靠因明闻思正法,生起名言量的智慧,就能对于世俗谛显现分的名言实相生起定解,最终成就与法称论师无别的功德。

  即使我们不想学习因明,不想辩论,但也应该尊胜诸方,让无数误入外道或者未入道的众生依靠理智对佛法生起信心而修行。每个人都应有这种愿望,比如现在家人杀生我们说服不了,但如果学了因明,就能有理有据讲清楚,使他们对佛法生起信心。这就是将来能够尊胜诸方、饶益有情的重要原因。

  3.月称论师

  法称论师、月称论师都具有稀有功德。《入中论颂》的结尾说:“入中论颂,是萨曼达国,光显龙猛深广理趣,证持明位,得如幻定,住无上乘,成就逆品不可夺之殊胜智慧,能于所画乳牛挤乳,破除有情实执之月称大阿阇黎,著作圆满。”这是后代译师对月称论师的功德非常精要的评价和概括。以下依精妙的公案对月称论师进行了解。

  月称论师降生于南印度三玛那之地,父母都是婆罗门,出生时有很多异相。父母请相师为孩子看相,相师说:“此子生相很好,将来会入佛门,成为了不起的持教大师。”后来他在那烂陀寺出家,依止月怙尊者为善知识,求得沙弥戒。尊者把自己名号的一半给他,取名月称。他渐次受了比丘戒,并精研三藏及四部密续,成为彻底的善巧者,精通如海般的自他一切宗派。

  后来,月称论师礼敬依止圣龙树座前,听受了所有显密全圆教授,对听受的显密全圆道体一心专修,证得离一切内外戏论的殊胜境界,日以继夜都安住在胜义菩提心中。因此,凡夫人看他除了吃喝睡眠外,全无所事。以此僧众们议论:未离原外道,不作僧众事,彼将生危害,应当摈逐出。

  幸而月怙尊者知道月称论师的天性和修德,阻拦僧众不可将他摈逐,并且十分喜欢他专住妙行,说道:“你专住妙行,无动于衰,凡僧对你的禀性修德是不了解的,以此还积下了罪恶。我命你作僧众的管事吧!我派日称做你的助手。”他当了管事后,将水牛及黄牛等牲畜随便放在山林中,而另外画了一头黄牛。僧众们对于他将水牛等放入林中到底要做什么而去观察,正遇着日称做仆役,拿来很多牛乳及乳酪。他们疑惑日称将水牛和黄牛等牲畜放到山里,为何还有这样多的牛乳及乳酪?后来悄悄看见日称从画牛中挤出乳来,便哑口无言了。

  当月称在外面说法时,有南印的大善巧人士真扎峨弥(月官居士)来到月称说法地点,立而不拜,月称心想这人是来争辩还是来商谈的?就问来人:“从何而来?通晓何法?”答道:“从南方来,知《巴里声明学》、《般若波罗密多百五十颂》(即大般若经第十会)、《文殊真实名称经》等。”月称再问:“阁下莫不是胜解声明、法相、明咒之根本,虽承认善巧教理,但言词却很谦虚的真扎峨弥吗?”月官答道:“那般说法,是世人给我加上的罢了。”月称道:“那么,大班智达光临敝地,岂能不作恭迎。请在外面暂屈住一下,随即前来欢迎。”于是停下说法,敲动犍槌齐集了班智达们说道:“这里来了大班智达真扎峨弥,我们应当前去欢迎。”于是吩咐造车两乘,以一辆奉安文殊菩萨像,以一辆请真扎峨弥安坐其中,排列供养仪仗前去欢迎。众人照吩咐办后,当真扎峨弥对文殊像赞颂时,文殊菩萨欢喜地歪着脖子看向月称,据说现在这尊具大加持力的歪颈文殊木像仍奉安在那烂陀寺中。

  真扎峨弥来到那烂陀寺中,同月称并座,彼此互相谈论法理。月称对所有关难,他都能对答如流;有些问难真扎峨弥却问本尊观世音后,才作答覆。此情况被月称发现,是看见他从奉安观世音石像的屋中而来。有一次月称到背面悄听屋里正在说法。他想必须瞻视菩萨的慈颜,就进屋碰见化身观世音。月称立即祈祷菩萨,而观音菩萨如与真扎峨弥现身那样,对他也示现真颜。

  他在梦中见到观音菩萨前来说:“你已是受文殊菩萨加持的大善巧者,无需我作加持。我对真扎峨弥作一些加持,你就不必那样说。”于是从梦中醒来祈祷道:“虽然道理是那样,但仍请菩萨示现真颜。”以此观音菩萨为他真实现身了。他祈请菩萨安住在他的头顶,令一切众生都见到菩萨金面,观音菩萨说:“我虽出现在一切众生面前,但由于众生为业障所蔽,不能见我。”

  有一次他住的地方失火,大家都以为月称论师会被烧死,结果他出来时完好无损。这都彰显了他四大自在的功德,至少是证悟空性的圣者。因此,通过月称论师的公案,我们了知不能从外相上评判修行人,唯一尊重恭敬才能获得利益。

  月称论师依照圣龙树的密意造了《入中论根本颂释》《中观论根本颂之诠释显句论》来悟入《中论》意趣,以及其他诸多论著。

  阅读圣者们的公案和传记,一方面对修行很有启发,比如当看别人不顺眼时,马上想:他可能就是像月称论师一样的修行人,心中的邪见、怀疑、傲慢当下烟消云散。另一方面,了解他们的功德,对日后证悟能生起信心。

  月称论师是为了阐明圣龙树的妙道,乘愿而来的菩萨。宗喀巴大师曾经启问文殊本尊说:“完全主持阿阇黎月称所解释圣龙树的密意,认为无错。是否可以呢?”文殊菩萨开示:“月称是上方一世界如来座前,早已成为殊胜智勇的大菩萨。为了在此世间阐明圣龙树妙道心要,如愿而降生。以此他所解释圣龙树的密意,无论显密,任何时候都没有丝毫错谬。因此,对他的一切论著都必须持为应信之本。”

  信心是相信佛菩萨所说是谛实语。法王如意宝开悟完全依靠全知麦彭仁波切,所以他教导弟子众,哪怕是嬉笑都不应对全知麦彭仁波切有丝毫不恭敬,否则会成为证悟的障碍。

  所以,学习诸佛菩萨、圣者们的智悲示现,可以让我们尽快生起信心。

  透过以上公案可以体现二大论师本身功德之稀有。

  《因明七论》《显句论》《入中论》等论典为众生的明目,依靠论典能开智慧双眼,所以善说稀有;而遣除众生相续当中的无明痴暗,开显诸法实相,所以作用稀有。

  以上从本身的功德、善说的功德、作用的功德三个角度赞叹他们的稀有功德。

  全知麦彭仁波切在《中观庄严论释》中云:“证如虚空胜义智,具德月称饰三界,名言似虹无杂见,法称周遍此大地。”可见全知对两位论师非常尊重、恭敬,强调后学者要以信心依止。月称论师证悟了虚空一样的胜义智慧,远离四边八戏。他的善说启迪众生断除无明,是三界轮回的庄严。全知麦彭仁波切在给札嘎仁波切的《辩答日光论》中说:抉择名言量时,法称论师是世间唯一的明目。

  颂词中把二位论师的善说比喻为日光同现。太阳是虚空的庄严,两位大德的善说是佛法的庄严,共同现于佛教的虚空中。我们依靠他们的善说——光芒万丈的太阳,遣除自己相续中的疑惑。法称论师造了《释量论》等因明论典,着重抉择世俗中因果不虚、释迦牟尼佛是唯一量士夫等道理,依靠《释量论》等因明论典,能够遣除名言方面的种种痴暗;月称论师著有《入中论》《入中论自释》等中观论典,主要抉择胜义一切万法空性的道理,可以摧毁胜义方面的疑团。因此,因明、中观如同昂然而立的一对雄狮,以此二者可以战胜世间与出世间的一切谬论邪说。

  具体对应喻意:虚空对应深广佛法;太阳对应两位论师;日光对应善说论典;太阳遣除黑暗对应依两位论师的论典闻思修持,能遣除相续中于二谛的疑惑、邪见。

  4.发愿如理闻思修,遣除一切众生相续中的黑暗

  对应颂词:“摧毁疑惑重重暗。”把疑惑比喻为黑暗,“重重”是指很多。疑惑是修道中的障碍,会使我们停滞不前。如果心里犹疑不决,修行时就不会有坚定不移的信心。因此,当疑惑去除,黑暗就会去除,最终信心生起,就能获证解脱。

  (三)以问归摄

  1.能知的定解所了别的法是什么?

  定解是能知的智慧,是心中的信心、智慧。归纳而言,是对基道果一切法产生定解。基是所知之法的本基——世俗、胜义大双运;道是能知的修行道路——方便与智慧资粮双运;果是修行的结果——佛的色身与法身的双运。

  2.二种信心分别是什么?有何区别?怎么衡量自己心中的信心?

  第一种是上根者的信心——胜解信。上根弟子根据教理,思惟诸法之基,引生出坚定殊胜的定解,是真正的定解,是修行的真实道路,依此可极快地证得涅槃。第二种是下根者的信心——闻得生信。下根弟子并未随教理对诸法之基进行抉择,仅依附于从上师那里听闻的说法,此定解肤浅乏力。

  两种信心的区别:首先,程度不同。闻得生信是听闻后产生的信心,是心里愿意那么想的相信;而胜解信是通过自己再三依靠教证、理证、修持产生的坚定不移的信心,更加坚定稳固。其次,作用不同。胜解信如灯,具有真正的作用,能够遣除众生相续中的无明愚痴,最终引导众生趋入涅槃。闻得生信如灯之影像,没有实际作用,不能引生智慧、遣除障碍,无法引导众生趋至解脱。

  我们要根据上师的教言,衡量自己是胜解信还是听闻生信。因为两种信心决定修行最终的成果,它们的作用完全不一样,就像是真正的道路和影像的道路。所以,不仅为了自己,而且为了众生,要清楚地辨析信心。

  3.本论为什么特别赞叹法称论师和月称论师的功德?

  法称论师是因明的代表,月称论师是中观的代表。因明抉择世俗谛正理,中观抉择胜义谛万法空性之理。我们依靠他们的善说能对基道果生起坚定不移的信解,生起二量智慧,入于二谛的实相,所以要赞叹他们的功德。

  下面在菩提心的摄持下一起念诵《心经》回向。念诵《心经》本身就是串习般若空性的一种方式,也是在积累智慧资粮。我们以后要想能真正悟入空性实相,离不开《心经》的加持,所以要一边祈祷,一边念诵回向。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扎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