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定解宝灯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定解宝灯论》浅释 第3课 学习方式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圣境五台山大净土中
文殊智慧加持入心者
晋美彭措足下诚祈祷
降临证悟意传求加持

佛法教主本师释迦王
八大近侍智成王臣友
诸多印藏大德游舞身
普现希阿荣博诚祈祷

 

  为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在菩提心的摄持下,我们继续学习《定解宝灯论》,本课主要讲解用何方式学习本论,内容分为三部分:一、本课总义;二、广释内容;三、以问归摄。

  (一)本课总义

  通过前面两课的学习,相信大家都感受到学习佛法和世间知识有相同和不同之处。相同之处是学习技巧,如上课时记笔记,“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不同之处是学习方式,本课所讲的学习方式首先围绕“法器”二字来展开。法器有很多种解释方式,其中一种是指僧人念诵时使用的器具,如铃杵、法螺等,此处的法器是指什么?我们通过以下公案进行了解。

  浮山法远禅师未示现证悟前,听闻叶县归省禅师是开悟大德,便与天衣义怀禅师率众前去参拜。时值寒冬,天降大雪,归省禅师一见他们便大声呵骂驱逐,而众人都站着不动,归省禅师就用水泼湿他们的衣服、被褥。其他僧人无法忍受都气愤离开了,唯有法远禅师和天衣义怀禅师两人整衣敷具,长跪不起。归省禅师见到就骂:“是不是要我打你们才肯走?”法远禅师说:“我们二人不远千里前来求法,岂能被你一骂、一泼水就赶走?即便你用棒子打,我们也不离开。”归省禅师笑着说:“两位果然是真心来学道,速去客堂挂单吧。”

  随后法远禅师在寺庙担任典座,管理僧众饮食。一次,他没有祈请就私自取油、面为僧众做五味粥。归省禅师知道后生气地说:“你没有禀报就私取油、面,属于盗用常住僧众的财物,要受责罚。”法远禅师依价赔偿后就被逐出寺庙,但他不肯离去,每天露宿在寺庙的房廊下。归省禅师见到后更生气地说:“寺庙的走廊也属于常住所有,你要付给寺庙房租。”并命人追算要钱。法远禅师只好持钵到城中念经化缘,将结缘到的钱交还给寺庙。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归省禅师看他认真学法,就对大家说:“法远是一个真正参禅的法器。”并把他叫到禅堂里,当着大众把自己的法衣交付给他,赐号圆鉴禅师。

  由此可见,法器是比喻心里能容得下佛法的人,想堪为法器,要先去除内心的烦恼,法才能融入相续。当受到别人辱骂、责难、欺负等不公平对待时,应把心安静下来,不生烦恼。好比一个钵要装甘露,就必须先倒掉脏水,清洗干净;同理,想听闻佛法就要反思自心是否能装得下佛法。我们的心就像一个器皿,如果里面装的是世俗烦恼,法就难以融入;相反,如果能去除烦恼,法就会慢慢融入相续,成就佛果也必将指日可待。

  1.学习的心态

  (1)远离三过与六垢

  不仅是学习这部论典,在日后的闻思修过程中,都要让自己堪为法器。成为法器要远离三过与六垢这两类过患。

  法器三过:一、耳不注如覆器之过;二、意不持如漏器之过;三、杂烦恼如毒器之过。具体而言,耳不专注就像倒扣的碗,充耳不闻;意不持就像有洞的碗,心里不记忆、领受、认持,听过即忘;杂烦恼就像碗里有毒,边听闻边生烦恼,倒进甘露最终也会被毒所染污。

  六垢:一、傲慢;二、无正信;三、不求法;四、外散;五、内收;六、疲厌。这六种垢染是听闻佛法过程中经常出现的六种心态,一旦出现时,要能清晰地指认出来并将其断除。

  我们现在对这些过患还不熟悉,当它们出现或消散时,都无法清晰敏锐地辨别。学习远离这两类过患的目的,就是希望自己增长智慧,一旦内心出现与之相关的行为、心态,即能马上认清并断除,同时也是保护自己。

  (2)以何种心态闻法

  若想成为法器,要认清自己的位置,做到佛陀在《华严经》[注]中开示的依止四想:把自己作病人想,把法作药想,把上师作医生想,把精进修行作治病想。这四个要点是学习每部经论都应具足的心态,虽然说起来容易,但真正依此来摆正自己的位置就不容易了。

  比如你走在路上,别人说你身体很健康,你会觉得自己身体的确还不错;如果遇到一个人拽着你,说你得了重病,建议去医院检查一下,此时先不说你听了有多震惊,心里肯定很不舒服,觉得他怎么这样咒你。如果去医院真的查出生了某种未知疾病,身上却没有任何反应,你会认为医生在胡说,只是想骗钱。很多人就算查出病情都不一定承认自己是病人。所以我们在学习佛法时,首先要把自己当作病人,只有承认自己是病人,摆正自己的位置,才不会把佛法当成理论来学习。

  2.学习方法

  学习本论除了要调整心态,还需掌握学习方法。我们分四个步骤来学习:一、预习;二、听闻;三、思考消化;四、实践、总结和反馈。

  概括而言,不论采用世间的何种学习方法,重要的是让自己堪为法器,以学习佛法应有的状态来闻思。而闻思的过程即是修行,二者不可割裂开,佛陀所讲的十法行中,首先就是听闻和讽诵,这也说明听课本身就是修行。

  如何令听课成为修行呢?第一,要远离三垢与六过,就如倒脏水;第二,要调整自己的心态,成为好的法器,可以承接甘露;第三,要掌握学习的步骤和方法,做到温故而知新,让甘露妙法顺利地融入相续。

  (二))本课内容

  1.以何方式学本论

  首先调整好学习心态,具体归纳为两个要点:第一,远离三过与六垢;第二,应持何种心态来闻思修行。

  (1)远离三过与六垢

  先要去除心中的杂染,令自己成为清净的法器。学佛更多的是要做减法,先不急于做加法。相续中本来已存在诸多垢染,再加只会越加越溢,结果是染净夹杂。不如开始就把心里的污垢去除,才能更好地承接佛法甘露。

  成为法器要远离三个过患:

  【耳不注如覆器之过】

  《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讲道:“在闻法的时候,自己的耳识万万不可四处分散,而应当专心致志倾听说法的声音。否则,就如同在覆口的容器上倾注汁液一般,尽管身居听法的行列中,但恐怕连一句正法也不会听清。”

  “覆器”指倒扣的碗。如果碗是倒扣的,不论金子、银子、甘露等都装不进来,要把碗口朝上才行。同理,听课时若不专注,会导致什么都听不到。尽管身体坐在听法的行列中,法却没能留在心里。

  这种情况有时是整堂课都出现,比如玩手机、看电视、聊天,虽然戴着耳机在听课,基本上也等于没听,除了得到一点传承之外,根本记不住法义。有时是部分时间不专注,就如一会儿把碗口敞开,一会儿把碗倒扣。比如开始听课时很专注,听到中间开始玩手机、打妄想,看着旁边的人想:“他怎么一直都不动笔?半天也写不出一个字?我记的时候他都不记,这个人不认真听课。”所想与正法无关。

  这都是我们容易出现的问题,是非常得不偿失的。听课时一心二用似乎赚了,事实上一点也没有。根据某些研究表明,分散的注意力若想再拉回来,至少要二十分钟以上。因此在听课期间应尽量安静下来,认认真真地听。

  记笔记是一个很好的方式,可以帮助我们认真听课,一方面可以记住知识要点,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心专注于法。因为记的时候不会打妄想,会仔细听每一句话的内容,哪怕只记一部分都能帮我们一心专注于闻法。

  【意不持如漏器之过】

  “如果对于所听闻的法仅仅限于一知半解或者单单听听以敷衍了事而没有铭记于心,那就会像漏底的容器中注入多少汁液也无法留存一样,不管听了多少法也不会懂得融入相续而身体力行。”

  这是闻法时要远离的第二种状态。如果碗有漏洞,不管它看上去多漂亮、干净,倒进去的甘露都会流掉。同理,人坐在听法的行列中,听过就忘了,或是一知半解、敷衍了事,就是“意不持如漏器之过”。

  我们可以用一些方法来对治此类问题。第一,做到提前预习;第二,背诵;第三,对每堂课的内容归纳要点,总结出五个收获,再身体力行,这样一点点地积累,如滴水穿石般,一两年后身心都会有极大的改变。

  【杂烦恼如毒器之过】

  “在闻法时,如果自己心存贪图名誉、谋求地位等有过患的动机,或者掺杂着贪嗔痴等五毒妄念而听闻,那么所谓的法非但对自心无利反而会变成非法,如同向有毒的容器中注入上好的汁液一样。”

  一只漂亮的碗里已经装有毒素,就算把甘露倒进去也会被染污。这比喻闻法的动机若是掺杂着烦恼,也没有办法获得法益。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会带着贪图名利等明显的烦恼闻法。可能有些父母为了训练孩子的定力,会用财物奖励来鼓励孩子闻法,这种情况除外,以闻法的方式训练孩子的专注力,可以种下佛法的善根,这也是一种善巧方便。而对真心想学佛的人来说,一般不会以贪嗔痴的动机去闻法,但开始没有不等于中间没有,在听课的过程中会出现,可能是一年中的几个月,也可能是一堂课中的几分钟。

  比如有人请你喝茶,让你帮他复习、讨论法义,这堂课你就会听得无比专注,因为下周要和别人分享。你可能会想:“我分享时一定要讲这个知识点,这部分我听得特别明白。”“我要是这么讲,他们肯定会赞叹我。”如此作意就夹杂烦恼了,因为不是以利他心去分享,而是希望获得别人的赞叹。

  还有一种情况:听课是为了成为被别人赞扬的修行人。修行人本应听课闻法改造自相续,如果不以修行为目的,却希望获得赞扬,但因佛法如此深奥,不可能每堂课都能听懂,故而一旦虚荣心无法满足,就会产生极大的失望。因此,与实修佛法无关的任何一种发心——贪嗔痴慢疑、名闻利养,甚至是自己的高标准、严要求,都是“杂烦恼如毒器”。

  如果不为名利、知识,而是为了修行,积累福德和智慧资粮,以清净心听每一堂课都会很欢喜,自然不会“杂烦恼”,也就不是“毒器”。发心越清净,就越容易让我们超越所有的困难,趋入于法义。

  此外,还要远离六种负面的心态——六垢。这六种负面心态不仅此时有,在日后几年乃至几十年的修行中,都可能会影响到修行,所以从现在直至日后修行的每时每刻都要远离。

  【傲慢】

  在听课过程中,频繁产生各种念头,觉得法师讲得不够清楚、究竟,讲得太慢或太快,认为法师还不如自己讲得好等,这就是傲慢的表现。我们要敲响警钟,注意自己是否有此类问题。有时,就事论事和傲慢之间只有一线之隔:比如这堂课没听懂,去问法师,法师再次讲解了三次,第一次听懂了,第二次有质疑,第三次甚至认为法师讲的不对,然后开始辩论。本来就事论事进行讨论是好的,但慢慢心态变得很微妙,开始认为法师讲得不够圆满,甚至萌发“我还不错,我是对的,我比你强”等念头,傲慢就此产生。

  堪布告诫我们要观察自己是否对法师保持敬意,这一点就足够对治傲慢了[注]。无论是辩论还是学习,如果对法师心怀敬意,外在形式不是关键;如果对法师已经丧失敬意,无论形式上装得多恭敬,提问时有多客气,都已经产生傲慢了。

  事实上,傲慢无法对法师造成伤害,只会对自己的学修有害。不论以前多好,只要有傲慢烦恼,功德就很难增长。而且一旦有傲慢不清净之心,就算是佛菩萨现前,都只能看到一堆毛病;相反,如果具足清净心,在普通人身上也能学到很多优点。由此可知,在听课的过程中,一旦观察到傲慢的表现形式——要竞争、比别人强、不能落后等等,就要以保持恭敬心进行对治。

  【不相信正法与佛陀】

  此问题频繁出现在修行的过程中。既然已经皈依开始学习佛法,不可能不相信佛、不希求法,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有时太大意,被烦恼钻了空子。

  应如何观察不相信和不希求?全知麦彭仁波切曾根据经文总结过,在有漏善法中,一人传法、一人闻法是功德最大的[注]。按理来说,我们信佛以及佛法,对全知也有信心,那应该对全知的金刚语百分之百相信。可是有一天,听完课后感觉很疲累,生起一丝后悔之心——花了这么长时间也没学会,如果花在世间法上又将如何?给自己找了很多想放弃的借口。当这些念头出现时,我们是否还相信一人讲法、一人听法就是有漏福德中最大的功德?此时已经不信了,因为没人会在相信每天听课都是在积累最大福德的同时心生后悔。或是不信因果、某个教证,已经动摇了对佛法的信心。

  在修行过程中,改变习气、对治烦恼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能否坚持下来需要对佛法的坚定信心。如果修一年、十年、二十年都无法成就但还在坚持,就是信心的体现,因为知道将来一定会成功。如果因为修持没有验相,觉得此法肯定不适合我,或佛法不一定是真的,就会退失信心。所以,在困难中产生动摇、抱怨、灰心等,就意味着对正法产生了怀疑,这就是不信的前提。

  堪布在《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中提到一个非常重要的对治方法:“过去和现在都有无数修行者在学习和实践佛陀的教法,并且他们当中许多人以自己的修行成就验证了佛法的真实不虚,所以我们最好还是不要以个人暂时的失败去否定一个被反复证明为有效的修行体系吧。”

  仅凭一个人的修行成败根本无法判断佛法是否行之有效,而观察修行者的修行经验就知道,暂时的失败只不过是整个修行中的某一个阶段,没必要去否定一个被反复证明有效的修行体系。所以,要对治不信正法与佛陀这一问题,可以经常阅读高僧大德之传记及宣讲佛法功德之经论,通过了解他们的修行功德和验相增上信心,了知坚持修行迟早会获得成就,现在只需坚持下去。

  【不希求正法】

  相信但是不希求正法,这个情况也会经常碰到。知道佛法的功德,但此时躺在床上却没有力气去修持;看到别人放生很随喜,可就是懒得亲自参加,这种就是不希求——我信,但我不想要。该如何解决?

  堪布说:“不希求正法主要有两种表现:一是不觉得佛法有多么珍贵,对自己有什么价值,所以认为学不学佛法都无所谓。这也是世人普遍的心态。面对巨大的生存压力,人们忙于应对,很少有时间去关注生命本质的问题。或许也觉得佛法不无道理,只是离自己的生活太遥远,等现实人生中迫在眉睫的问题都解脱了,再谈佛法的事。”

  解决方法如下:第一,要让自己有希求心,时刻欢喜正法。希求正法并非不吃不喝,将全部时间用来修行,而是对佛法保持欢喜之心,因欢喜而趋入。第二,思惟学佛的价值——是用几年时间去换房换车,还是一辈子学修佛法争取解脱?答案因人而异,如果坚信解脱是自己最大的梦想,是这辈子最重要的事情,自然会去追求。

  【外散】

  引起心外散的原因有很多:眼识散于色法,比如看电视、朋友圈、风景、美图等;耳识散于声音,比如听音乐,聊天等;鼻识散于香味,比如贪著香味;舌识散于味道,比如贪吃,如果过于贪吃,就会浪费时间,耽误修行;如果对身体不那么执着,听课时冷热不能造成干扰,相反若特别执着身体,冷了要加衣服,热了要脱衣服,闷了要开窗,东奔西走中就无法专注听课。

  不仅眼耳鼻舌身散于色声香味触,心也容易在喜怒、得失上打转,注意力一旦分散,就很难学习佛法。因此,在质疑学习佛法到底有没有用之前,不如计算一下每天散于外境和学习佛法的时间,如果学佛的时间远少于前者,又如何期望以佛法的力量轻易打败烦恼呢? 

  【内收】

  内收和外散相反,指紧张、对抗的状态。最开始特别精进,鞭策自己要成为理想中的修行人——“不能生烦恼,一定要听课!”“不能懒,一定要起床!”但由于对待自己太过严厉,过一段时间就觉得很累,开始厌倦。紧接着出现昏沉和掉举,听课、念经时无法专注,只要与佛法相关的事就容易打瞌睡。时间长了,整个人像坐牢一样难受,感受不到法喜。

  有位道友曾说,他失眠了十几年,有一天终于不失眠了,本以为是学习佛法的功德。他却说是因为坚持做功课太痛苦,到最后一看到《金刚经》就睡着了。虽然失眠因此而治好了,可他心里又很难过,责备自己业障深重。不做功课当然很严重,但我们应该马上付诸行动,而不是让自己更紧张,产生心理压力。因此,从开始的紧张、疲倦,到最后一旦缘于佛法就烦躁、掉举而无法修行,这就是内收的体现。

  《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中用一句话总结了内收的对治方式:“保持好奇心和幽默感有助于对治内收。”课后思惟法师今天讲课的内容,有哪些公案,学到什么新内容,想想全知麦彭仁波切下一个颂词如何辩论,抱着好奇心就会有欢喜感。另一个是幽默感,在对治烦恼时,不要总是责备自己,跟自己开个玩笑:“你看我,烦恼习气真是很严重!”心里给自己一开脱,问题也解决了。事实上,轻松、幽默一点反而效果会更好。

  【疲厌】

  疲厌在修行佛法的过程中会时常出现。“疲”是第一种状态,“厌”是第二种状态,由疲生厌。所以感觉到累和疲倦了就要打住,放松一下,不要产生厌离。

  不仅学佛,世间购物、吃东西也是如此,三分钟热度,新鲜劲一过就厌倦。这是因为没有恒心和希求心导致的,而解决的方法,就是培养对法的热爱,这样可以超越疲厌。修行没有不劳而获,闻思修持要付出时间、精力、体力,为了学习佛法要改造自心,改变自己的习气、毛病,每一步都需要很大心力去对治和坚持。不累是不可能的,但累时心里高兴——无始劫以来所受的辛苦没有一次是为了佛法和解脱,现在的辛苦是为了法和解脱,再也没有更值得高兴的事了。因为这种欢喜,使劳累也能放松下来,不至于厌倦。

  以上六种心态开始也许不明显,一段时间后会越来越强烈。学习之初就提出是因为开始就要提醒大家认清楚,以便将来出现这些情况时能马上指认出来,用相应的方法去对治,不需再翻书或找人询问,甚至满心困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2.以何种心态闻法

  (1)应取之心态:依止四想

  当法器远离了污垢,应依据《华严经》中讲到的听法四想来接受佛法甘露。首先要把自己当作病人,这是四想中最重要的定位,要勇于承认自己生病了。

  《定解宝灯论》主要针对七个问题,以问答的方式从不同层面开显了法界实相。如果从未听过这七个问题,说明我们尚未认知生活的实相,仍处在一片黑暗中,其实就是个病人,更可怕的是病了还不自知。就像一个人感冒后出现头疼、发烧、流鼻涕等现象,可他完全不把这些症状当问题,直至医生告诉他生病了。如果把生病当作常态,医生是无法治病的。

  如果发现自己对《定解宝灯论》开显的实相听不懂,或者一知半解,或者虽然很有信心学习但对法界实相仍不了解,都说明自心本来安住在实相中但却不认识,被烦恼所垢染,无法证悟,这都是病态。只有认识到自己有病,把法当良药,善知识当医生,精进修行当治病,如是依止四想环环相扣,才能从轮回的病态回归到如来藏光明的境界,这是何等欢喜之事!

  学习本论时,应断除颠倒四想:将上师看成獐子,将正法看作麝香,将自己当作猎人,将精进修行作为捕杀獐子的方便(为谋取财利,猎人割去麝香后便把獐子扔掉)。听法时,我们也可能具有获取利益的心态,对我有利的拿走,对上师和法却无有感恩心、信心和欢喜心,只是利益价值等量兑换。这种心态与治病不同,如果医生治好我们的病自己会满怀感激和欢喜;如果只把医生和药当作利用工具,信心和感恩心就会非常淡漠。

  《普贤上师言教》中说:“求法不实地修持、、不感念上师恩德的这些人,依靠正法积累恶业并终将成为恶趣的基石。”应该了知,我们绝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法不只是理论,修行也不只是用理论对治问题后就结束了。事实上,修行是和自心做游戏,不断训练自心的过程。在学修佛法时,自己的情感、反应模式、待人处事方法都应远离物质利益等价交换的状态。

  华智仁波切在《普贤上师言教》中说:“在闻法的过程中我们也要力求做到情不自禁身毛竖立、、泪流满面、、双手合十而全神贯注地谛听。否则,尽管身体坐在听法行列中,但心里却杂念纷飞,口中也打开了绮语的伏藏门,一边胡言乱语一边东张西望,心不在焉,这些通通是不应理的。

  在闻法期间,甚至包括诵经、、念咒等一切善行也要放下来而集中精力恭听。听闻之后应当将所讲的法义牢记在心,并且经常实地修行。”

  开示中讲到法器三过:耳不注如覆器之过。我们应远离听课时杂念纷飞的过患,不能想明天早上吃什么,或者课后干什么;意不持如漏器之过。语言上,不能打开绮语的伏藏门,听课时要止语;杂烦恼如毒器之过。闻法时不要东张西望、边说边听,更不要观察别人的过患。

  总之,在闻法期间包括诵经、念咒等一切善行都要放下,集中精力、安静恭听,要么双手合十而听,要么边听边记录,将法义牢记在心,经常实修。如果能具足正确的闻法方式,自然能断除法器三过,从而具足功德。

  (2)学习本论的四个步骤

  【步骤一:预习】

  预习的必要:提前预习可以了解听闻时的重点、难点,使听闻更全面、有效。《定解宝灯论浅释》是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大弟子根华堪布所作,大家可以依之预习,看看自己能理解多少,是否了解字面意思。如果有主动学习、听课的愿望然后再预习,就会更迅速、正确地理解法义。

  预习的要点:列出颂词中不理解的名词,将其作为本课的重点听闻;预习颂词、科判的含义,以及颂词和科判的联系。科判是一段颂词的中心思想,所以应学会解释科判;解释颂词的字面含义,可以细化到理解每个字的真正含义。

  颂词举例:“奇哉趋入深实相,犹如宝灯之定解,若无汝则于此世,愚众困于幻网中。”

  方法:将颂词中的每个字对应法本中的释义,用不同颜色的笔标出。本颂的第一个词是“奇哉”,自己并不清楚“奇哉”在感叹什么;然后是极为甚深的“深实相”,而“深实相”到底指的是什么也不确定;说“定解”像“宝灯”,没有“定解”就会迷于轮回的幻网中,为什么定解那么重要,心里不明白……要把这些词划出来。

  目的:抓住颂词主干,了解基本逻辑;一一消文,而不是划过去;发现问题后,进一步把颂词对应到科判上,进而明白它要表达的中心思想,然后再看颂词的字面含义。

  《定解宝灯论浅释》中的每一字都是根华堪布的金刚语,我们要认真学习他对法相名词、关键词的解释,尽量做到心里明白。

  【步骤二:听闻】

  仔细听闻:了知别人讲解的内容和自己预习时的理解有何不同。不必边听边比较,否则我们很容易和自己打起架来。听闻时固然要观察差别,但更重要的是把自己放空,如空杯一样全盘接受法义,课后再对应自己的理解找出不同。或者带着问题去听,马上就能对应所讲的内容,当下化解困惑。

  做笔记:记录听课的思路、层次、重点、难点及不理解之处,用于课后返回听闻。有一点很关键:课上应重点听闻法师的讲解,记录PPT上没有的内容,课后再补抄、打印、复习PPT上已有的部分。事后该如何处理佛法笔记?对此应该反问自己:“家里的老照片有没有处理?”如果老照片值得留,为什么笔记本不值得?记录、背诵佛法的意义在于修行,不是为了成为学富五车的学者,而是希望一字不落地记下上师的金刚语,最终令自心与法无二无别。

  【步骤三:思考消化】

  课后复习:希阿荣博堪布在《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中说:“有时候为了赶时间或者图新鲜,匆匆忙忙看几十页、几百页法本,很难消化所有法义,收获可能不会太大。我的建议是,重点的内容要反复阅读,反复听讲记,反复思考,这样才能将佛法化归自心。”大家可以规定自己每堂课至少记下一个要点,然后反复思考、体会、理解。

   善于提问:比如本论中的一句颂词:“奇哉趋入深实相,犹如宝灯之定解,若无汝则于此世,愚众困于幻网中。”如果没有定解宝灯,我们将困于幻网中。对于此颂可以反问自己:“我现在有没有定解?是否身处幻网中?这样的自己真的可悲吗?宝灯是上师、佛菩萨的见解还是我心中的见解?”思惟“真实义”所指的法界实相时,可以问:“为什么法界实相是明空双运?如何双运?”然后依靠各种途径,自己试着解答问题,在一问一答中加深理解。

  【步骤四:实践、总结、反馈】

  以上句颂词中的“幻网”为例:今天早晨有人不停给我打电话,开始我很生气地挂断,但对方仍然不停地打,最后我直接关机。其实,当时我应该想:此时此刻我正处在由烦恼和业力编织的轮回幻网中,应以悲心体谅对方是否有急事;就算没有,我也不必令自己处于烦恼幻网中,作茧自缚。当我们认清自己处于虚幻的牢笼,虽然烦恼习气虚而不实,却可以密不透风地将我们困于轮回,就会发现:解开幻网的第一步是让自己停止生烦恼。

  (三)以问归摄

  1.我们在闻法时,应以何种心态和行为听闻?

  此问可从应行和应断两个方面回答,详见上文。

  2.应该怎样学习?有什么好的方法?

  心态比行为更重要,要保持欢喜心听闻佛法。好的学习方法包括预习、听闻、思考消化以及实践、总结、反馈四个步骤。如果不能完全做到这四步,比如不能预习只能听闻行不行?也很好。如果听课后再加一点实践行不行?也很好。如果课后不总结、不实践,是不是就没效果?也不是。我们要相信,即使不能百分之百地完成一件事,只要认真去做,哪怕完成一部分也有意义,听闻佛法更是如此。愿大家能掌握这些要点,将之应用在学习本论乃至整个学修生涯中。

  感恩大家!下面一起念修回向。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扎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