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定解宝灯论·浅释 > 经文查看

《定解宝灯论》浅释 第1课 造论五支01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圣境五台山大净土中
文殊智慧加持入心者
晋美彭措足下诚祈祷
降临证悟意传求加持

佛法教主本师释迦王
八大近侍智成王臣友
诸多印藏大德游舞身
普现希阿荣博诚祈祷

 

  为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在菩提心的摄持下,我们开始学习全知麦彭仁波切七岁时撰写的《定解宝灯论》。本课的主要内容概括为三个方面:一、本论的功德;二、造论五支;三、学习计划。

  学习之前,我们要共同念诵《胜利道歌》。法王如意宝曾亲口说过[注]:在闻思修之前,读诵或讲闻一遍《胜利道歌》即可遣除整个传法过程中的所有违缘。因时间关系,我们此次无法逐字逐句地学习整篇《胜利道歌》,但会结合本论的殊胜功德,讲解其中的一两个颂词。

  请大家边念诵边观想:祈祷法王如意宝加持,愿遣除闻思修本论过程中的所有违缘,同时祈愿全知麦彭仁波切、法王如意宝的意传加持无余融入自心,令我们获证与他们无别的大圆满境界。

  胜利道歌·天鼓妙音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著

  怙主诸佛智慧身,文殊师利童子尊,

  恒住八瓣莲蕊心,所言愿利诸有情。

  甚深光明大圆满,仅闻词句断有根,

  六月修要得解脱,唯此铭刻于心中。

  遇此胜法善缘众,前世累劫积资果,

  与普贤王同缘分,诸道友当生欢喜。

  为沉恐怖轮回众,获得永乐之佛果,

  当负利他之重任,舍弃爱自如毒食。

  以此可阻恶趣门,亦可获得善趣乐,

  趋至究竟解脱地,切莫散乱修此要。

  于诸轮回之盛事,不起羡慕之心念,

  当持人天供养处,殊胜严饰之净戒。

  一切增上定胜乐,悉皆依此而生故,

  倘若破戒堕恶趣,切莫迷惑当取舍。

  言行恒时随顺友,秉性正直心善良,

  若欲长久利己者,暂时利他乃窍诀。

  此乃清净人规法,三世诸佛方便道,

  亦为四摄之精华,诸位弟子切莫忘!

  以此善根愿诸众,超越轮回之深渊,

  令诸心子皆欢喜,往生西方极乐刹。

  第十七胜生周丙子年(公元1996年9月21日),我等师徒遣除内外密诸违缘,阿旺罗珠宗美于庆祝胜利之吉日,近五千僧人中,即性而唱。善哉!

  在道歌中,法王为我们开示了修行次第。他老人家首先顶礼了文殊师利童子,祈愿文殊童子能够恒时安住于心中,愿所言所行皆能饶益一切有情。接着,赞叹大圆满法的功德——认真修持此法,利根者六个月即可获得解脱,仅仅听闻词句也能断除三有轮回的根本,因此大圆满是九乘佛法之巅。

  能值遇大圆满的有缘弟子皆是往昔世积累资粮的结果,在不久的将来必定能获得解脱。因此,我们和普贤王如来有着相同的缘分,应在相续中生起极其强烈的欢喜之情。

  为了堪为修持大圆满法的法器,我们需要舍弃自私自利,生起殊胜的菩提心,为利益一切众生而希求圆满的佛果。菩提心可以阻塞流转轮回恶趣之门,令我们获得善趣之乐,乃至究竟的佛果,因此不要散乱,专心修持菩提心。

  菩提心依出离心而生,只有真正生起出离心的人才会向往解脱的种种功德。如果认为轮回还不错,对名声、地位、利养等仍会生起羡慕之心,就很难真正从轮回中解脱。所以,修持菩提心的基础是出离心。

  什么是出离心?法王说:“于诸轮回之盛世,不起羡慕之心念。”对于轮回中好事亦不生起刹那的羡慕之心。愿意用一两个小时听闻佛法,甚至愿意放弃休息和工作的时间修持佛法,已经说明我们对轮回之苦的切身体会,希望能通过修持佛法出离轮回;此外,如果对轮回中的赞叹、名闻利养也能做到不起羡慕心,那才算有了出离心。

  依靠什么方法巩固出离心?不论是轮回中暂时的安乐还是究竟的解脱,皆以清净戒律为基础。戒律好比防护栏,可以将我们安置于相对安全的境地中。如别解脱戒,守持一条就能从一个恶业中获得解脱,如能完整守持,不但有助于护持我们相续中的出离心,还能在最大程度上保护自己免堕恶趣。因此,谨慎取舍因果是一个修行人非常重要的修行。

  什么是出离心的基础?贤善人格,即要做一个言行恒时随顺道友、秉性正直、心地善良的人。贤善之人已直接、间接地对治掉了相续中的所有谄诳,能善护他心,时常从对方的角度考虑,言行不伤人,常给人带来欢喜,长久地利益他人。

  在贤善人格的基础上,认真修持出离心、菩提心、大圆满,此四主要道是过去、现在、未来诸佛成佛的方便。如果能掌握其精华要义,即是在行持菩萨的六度与四摄。所以,法王教诫诸位弟子切莫忘记这一甚深的道次第,要精进守持。

  最后,法王希望以《胜利道歌》的功德令所有众生超越轮回,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胜利道歌》宣讲了修行的道次第,可归纳为四步:第一,做一个善良的人;第二,生起出离心;第三,生起菩提心;最后,依靠大圆满证悟心之实相,从而快速成就佛果。

  《定解宝灯论》的学修和证悟无上大圆满关系密切,正如《胜利道歌》中云:“甚深光明大圆满,仅闻词句断有根,六月修要得解脱,唯此铭刻于心中。遇此胜法善缘众,前世累劫积资果,与普贤王同缘分,诸道友当生欢喜。”

  第一句讲到超越凡夫人分别心的境界,称为“甚深”,其体性是众生本自心性的光明,是明空双运的实相——“大圆满”。如何证悟万法实相的大圆满?除了前面讲到要依靠贤善人格、出离心、菩提心为修道的基石外,也要符合大圆满的见解。《定解宝灯论》的修持即可令我们在见解上一步步地靠近大圆满,看一看在凡夫位中已经圆满具足一切佛之功德妙用的实相,到底是如何“不偏于空、不偏于有”的,这就是此论所要宣说的重要内容。如果我们能生起与实相相应的定解,日后再去修持大圆满,仅需依靠上师的直指便能迅速了悟其中的含义,继而开悟。

  我们常说“大圆满是光明”,此处的“光明”既不是指像灯泡一样亮亮的,也不是像太阳光一样照射四方。《定解宝灯论》中讲到“光明”并非实有,而是与空性双运。既然大圆满是每个众生心之实相,万法从未离开过明空双运的实相而安住,我们本自是佛,为何不得而见?本论的第六个问题就回答了此问。抉择教理和实修可以帮助我们认知实相和障碍见到实相的原因,这也是为日后修学大圆满作过渡。

  对于《定解宝灯论》,有的上师从显宗角度讲解;有的显密结合,令其成为显密过渡的桥梁;有的结合大圆满的要义,从密法角度阐释。本次学习主要对本论所开显的实相精要做初级了解,希望大家在见解上奠定好基础并为实修做准备。法王如意宝如是赞叹大圆满的功德:仅仅听闻大圆满法的词句即可断除三有轮回的根本,利根者六月修行就能成就佛果,值遇此法者的前世积累资粮,未来必当成就,与普贤王如来具有同等缘分。

  我们现在学习《定解宝灯论》是为日后实修大圆满法打下基础,应该心生欢喜。如果将大圆满法比喻为去拉萨,那么学习《定解宝灯论》就是拉萨之行的第一步。虽然路途很远,甚至不知道要跨越多少省市才能到达,但现在至少踏出了第一步,这也意味着我们离实相、解脱、佛果更近了一步。由此可见,《定解宝灯论》是一部非常殊胜的论典。

  本课内容包括三个方面:

  一、本论功德。我们每周将有两堂课,每课约两小时。每周用四个小时学习本论看似轻而易举,但实际做起来并不简单。回首过去,哪件事能令我们在两年中坚持每周拿出四个小时来做?为了保证日后持之以恒的学习,获得定解的功德,我们要首先了解本论的功德,生起信心。只有具足信心,我们才能以欢喜心趋入学习。

  二、造论五支。1.本由谁而造;2.为谁而造;3.所属范畴;4.主要内容;5.学习的必要。通过“造论五支”的学习,我们可以概括地了解本论的结构和主要内容。

  三、学习计划。本论的学习大约需要两学年,此处将简单介绍学习方法和进度安排。

  (一)本论功德:奠定学习的信心

  1.法王如意宝的金刚语

  法王赞叹道:“常持诵此论,生生世世中不堕诸邪见,盖得菩萨诚实语之殊胜加持之故。”如果有人能时常持诵本论,终将获得生生世世不堕邪见的功德。“持诵”指念诵或背诵颂词,了解字面含义并依之实修。“邪见”的范畴很广:(1)什么都不信。不相信轮回和因果的存在,这种见解非但无有帮助,反而令众生随意妄为、无恶不作,最终恶业缠身、感受痛苦。(2)偏堕空、有。对于佛陀开示的万法实相——空性,内心无法接受,反而认为佛陀讲错了。(3)认为如来藏、大圆满是不了义的说法。凡此种种不同层次的邪见,归纳而言,皆与实相相悖,让我们流转轮回,障碍解脱,故称为“邪”。

  未登地前,我们的相续中或多或少都会存在邪见。如何解决?不能总像拿着机关枪对准自己一样,时刻监督这个心念属于邪见,那个心念属于邪见。一味地压伏不仅很困难,而且无法断除邪见,况且有时越紧张反而越容易不断生起分别念。其实,对治邪见的一个重要窍诀就是经常持诵本论,依靠全知麦彭仁波切的谛实语(与实相相应的语言)之殊胜加持力,自然能不生邪见,常起智慧。

  大家或许在修行中会害怕懈怠、不能坚持、辛苦等,但解脱路上最可怕的是退转。因为只要不退转,懈怠懒惰、害怕、辛苦等问题都能逐渐克服;反之,一旦退转就很难再有机会修行。有时哪怕想休息一个月,也可能导致我们未来几十年、一辈子乃至几世将远离解脱。什么令人退转?心与佛法不相应,对佛法不生欢喜,不再信任佛法的见解和思惟方式,不再保持修持佛法的心。如果能时常持诵《定解宝灯论》即可避免以上情况,令我们安住于智慧,不生邪见不退转,一直精进于解脱道,最终成就佛果。

  如果你学佛一段时间后发现身边人人都很精进,能头头是道地回答问题,而自己却缺乏欢喜,开始生起怀疑时,应该忆念法王的这句教言。虽然自己现在无法精通法要、回答问题且疑惑颇多,可仅仅依靠持诵《定解宝灯论》就能远离邪见,这是麦彭仁波切的加持所致。因此,无需怀疑自己的学修,只要听闻、念诵、思惟本论即可种下不退转大乘正道、不堕邪见的善根。

  2.本论的功德

  禅宗有句偈颂可概括修行的要点:“宁可千年不悟,不可一日错路。”意思是宁可修行千年不开悟,只要在正确的道路上就无需害怕;反之,如果有一天走错了路才可怕。为什么会走错路?因为自己无有“明目”,无法辨别对错,容易被人误导。如果自己具有智慧的双眼,能明辨方向,即可不为他所转,亦不会错路而行。那么何为“解脱道之明目”?定解。“定”即百分之百的确定,“解”即解了。对于佛法百分之百决定性的信心就是解脱路上的明目。

  比如守持八关斋戒,不要说两天的大戒,就说一天的密乘八关斋戒,除了午餐的一座食外,其他八条戒律也不容易守持。对于现代人而言,只守和吃喝、说话有关的戒律都感觉压力很大。有一位师兄最开始接触八关斋戒时,觉得就是专门束缚他的戒律,因为平时他嘴上吃喝不停,一不和人说话就会哼歌,所以他下定决心绝对不受戒。有一天,他被金刚道友拽去了经堂,告诉他一会儿上师要念诵传承,他还纳闷早上五点念啥传承,当看到直播屏幕上写着“八关斋戒共修”,就觉得自己被骗了。道友告诉他,受戒是对自己好,请他受一次。他觉得盛情难却,也听说共修守戒有极大的功德,所以就受了戒。

  第二天他在朋友圈发了一篇非常感人的感言,大意是:第一次意识到一个人如果不被口欲束缚,会节省出多少时间;如果不散乱在歌舞伎乐和闲话上,心会有多宁静。学佛几年,这次受戒让他第一次感到戒律带来的清凉和安乐,因为管住了心就管住了烦恼,身心也特别轻安。由此,他对于戒律生起了信心。

  这个案例对我们的启发:佛为我们宣说了戒律,但只有亲自守持才能体会到戒律带来的清凉,内心才会生起坚定不移的信心。很多人认为戒律是束缚,这种根深蒂固的误解只要亲身经历一次守戒就会迎刃而解。对于戒律的渴望、信心,是来自于亲身实修得到安乐而生起的定解。

  通过学习《定解宝灯论》,希望大家对佛陀宣讲的显宗法要和密宗甚深见解能产生坚定不移的信心。将来无论任何人说与佛陀教理、实相相悖的话,我们都能凭自力知道对错。在修行过程中不论遇到任何境遇,我们也都能凭借定解智慧的双目辨别出正道、相似之道和邪道,而走在正确的解脱道路上。

  在《定解宝灯论》的后半部分和密宗中都讲到,大圆满和大中观讲到的空性没有任何差别。所以对于空性生起定解,也为日后修行大圆满打下基础,这些定解就是解脱道路上遣除黑暗、赐予光明的一盏宝灯,为我们直指佛果。

  3.闻修此论可令悟入大圆满之实相,一生成就无上佛果

  如果能对《定解宝灯论》中意义深广、极难了达之法理生起定解,并缘于定解实修,再结合上师大圆满的直指窍诀,一生成就佛果便指日可待。将来临终时,回想起自己这一生没有虚度,将是多么令人快乐的事。现在闻思修殊胜论典《定解宝灯论》,就是为将来实修大圆满奠定坚实的基础,就是踏上了成就佛果之路。

  如果到了拉萨,当然可以轻而易举地描述拉萨的天空有多蓝,布达拉宫多美妙。虽然我们现在还不能准确描述佛果有多好,实相有多精妙、离言绝思,但如果已经走在通往佛果的路上,在不久的将来就可以清楚地了达实相成就佛果,而学习这部论典就是通往佛果的第一步。因此不论以何目的来学习,我们都要庆幸自己踏上了解脱的第一步。

  (二)造论五支

  “造论五支”也叫著论五本,即在学习前先要对“本论作者、为谁而作、属何范畴、全论内容、有何必要”做一个概括性的了解,这是古印度那烂陀寺传讲经论的方式。了解这五个部分,对于本论也会进一步增上信心。

  此次按照那烂陀寺“造论五支”来传讲的第一个原因是,这部论典的作者全知麦彭仁波切是宁玛派大成就者,而宁玛巴创始人莲花生大士是来自那烂陀寺的班智达。第二个原因是,宁玛派空性见的传承上师龙树菩萨也是那烂陀寺的班智达。第三个原因是,《定解宝灯论》第一个和第七个问题按月称菩萨的观点抉择,而月称菩萨也是那烂陀寺的班智达。本论中所讲的空性,一部分见解是按照那烂陀寺月称论师、龙树菩萨的观点来抉择,所以从内容传承上讲,一部分属于那烂陀寺。

  如果按照自己的方法来学习论典,会因为掺杂了自己在轮回中的见闻局限,所以无法完整地理解佛经密意。但若按照那烂陀寺的传讲方式来学习,则没有问题。那烂陀寺培养了无数的大班智达,是佛法传承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道场,我们现在学习的很多经论都是由那烂陀寺代代传承下来的,比如大家熟悉的玄奘大师,早年到那烂陀寺依止戒贤上师,学习《瑜伽师地论》等诸多法要后,才回到东土开始翻译佛经,创立了唯识宗。所以,了解并学习那烂陀寺的学修传统,能明确我们学修法脉的传承十分清净。

  1.由谁而造

  这部论典由全知麦彭仁波切而造,在法王如意宝所撰的《全知麦彭仁波切略传》中讲到:“三世诸佛智慧总集之文殊师利菩萨,其智慧种子‘得’字,在释迦牟尼佛所化刹土——藏地雪域变成以人形利益无边众生、使其皆获殊胜菩提安乐的大智者。此位在众生前以善知识形象应世之尊者即为全知麦彭仁波切,他的美名早已如白色飞幡一般高高飘扬在三界虚空。我们依靠诚心向他祈祷的日光,定能使尊者浩大无边、如雪山般之加持日渐融化,并流出共、不共两种悉地清泉,滋润我等身、口、意之大地。”

  全知麦彭仁波切是三世诸佛智慧总集——文殊菩萨的化身,文殊菩萨依靠人的形象在藏地雪域示现为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南瞻部洲娑婆世界利益有情。我们对全知的了解不能仅从凡夫角度看他的学识有多渊博,还要了知他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下面通过一些故事来对此学习。

  按照法王如意宝所著《全知麦彭仁波切略传》[注],全知的一生的可以通过三十二种共同故事和八十种不共故事来了解。其中三十二种共同故事可涵盖为十一类,分别是:“如白莲花一般不落过失”的三种,如“优昙花一般难现能现”的三种,如“天鼓妙音一般令人欢喜”的三种,等等。今天无法对这十一类三十二种故事全部学习,只能从中选择一部分,以此观察全知麦彭仁波切是否有资格担任造论者,也能帮助我们对法王所说“麦彭仁波切是文殊菩萨的真实化身”这一点生起信心。

  好的造论者应该具足三种条件:一、登地以上;二、现见本尊,并被本尊摄受;三、通达五明。如果具足这三个条件,因造论者相续中具足智慧,他所造的论典可以断定是一部好论;相反,如果没有造论资格,相续中充满愚痴烦恼,所写内容就算一部分有益,但因造论者毕竟没有远离烦恼,故很难帮助众生远离烦恼。因此,观察造论者是否符合条件很重要。上等造论者应该圆满具足以上三个条件,中等造论者应具足本尊摄受和通达五明两个条件,最下等也应具足通达五明的功德。

  下面摘取“如昙花般难以显世之三故事”来略加认识作者的功德。众所周知,优昙花很难值遇,开放则更为稀奇,麦彭仁波切就像优昙花开放一般稀有难得。

  (1)获得本尊摄受,拥有五种神通

  当年麦彭仁波切住在宗萨寺时,在拉萨三大寺(色拉寺、哲蚌寺和甘丹寺)宛如群星的僧众中有位名叫罗桑彭措格西的大智者,曾和全知麦彭仁波切约定辩论。到了第二天黄昏,也即约辩时间,全知麦彭仁波切亲眼见到文殊菩萨拿着宝剑以及经函,化为五光明点融入到他的心间。既然得到文殊菩萨的摄受,辩论结果自当一目了然,此外麦彭仁波切还通达了所有显密的精要,就如水融入大海一般,全部都融入其智慧中。这件事是全知麦彭仁波切对他的根本上师蒋扬钦哲旺波仁波切做法供养时,悄悄告诉上师的。

  (2)获自在八辩才,能以一咒语融入一切诸法本性

  除了通过上面的片段了解到麦彭仁波切获得本尊摄受外,通过《定解宝灯论》也能了知他拥有无碍智慧及辩才。《定解宝灯论》是麦彭仁波切在七岁玩耍时所作。因为年龄太小无法亲自书写,就由旁边一位名为仁钦衮波的上师记录,命名为《定解宝灯论》。

  全知晚年时又重新对《定解宝灯论》做过一次校对,他对身边的弟子说:“这部《定解宝灯论》虽是我童年刚刚求学时随心中所现而在一座间撰写的,但意义上无有相违之处并具有深奥要诀,因此未作更改。”虽然词句上没有特别美妙,但意义上没有任何可以修改之处。由此可见,全知经过一生修行的证悟境界和七岁时无有差别,说明他对实相的开显始终如一,也表明全知在七岁时就已经通达了显密法要。尊者通过文殊菩萨的心咒“阿RA巴匝纳德”归纳了本论要义,与文殊菩萨的智慧相应,也彰显了全知不可思议的辩才。

  在三十二种故事中,还记载了一个更不可思议的事。有一段时间全知麦彭仁波切住于名为格芒的静处,开始修习《丹珠尔》。《丹珠尔》是藏文大藏经中的论藏部分,共有二百一十八函,当时全知只用了二十五天就把全部内容烂熟于心。

  这两百多函是显密法要的注释,即论典汇集。别说每部论典有多难,仅是庞大的数量在二十五天全部看完就很难,更何况能记住。当时一位叫作邬金丹增诺吾的人觉得不可思议,直接问全知麦彭波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你怎么可能将如此多的法要牢记于心?”因为对于佛经的注释各家观点不一,凡此种种都要记住看似不大可能。麦彭仁波切谦虚地回答:“各个版本在翻译依据上略有不同,故而我并未将文字一字不差烂熟于心,至于意义则已彻底了然于心。”麦彭仁波切当时在阅读《丹珠尔》时,侍者还亲眼见到他除了阅读外,每天还有四至六座修法,所以没人相信此事。后来他们和全知辩论(因为辩论时需要引经据典,能不能背出一目了然),大家才知道他所言不虚。而且全知并非只是了解意义,辩论时引经据典,对于教义也全部精通。

  除了《丹珠尔》,印度翻译过来的佛经称为《甘珠尔》,也即大藏经中的经藏部分。麦彭仁波切在扎嘉寺为僧众传授《甘珠尔》传承时根本无需法本,完全以背诵来念传承。当时旁边有四个人拿着法本轮流对照,每当碰到一些翻译不当之处,他总能一一指出,整个传承中没有任何错谬。

  《甘珠尔》和《丹珠尔》分别是经藏集和论藏集,共有三百多函。可以想象,理解经论意义,辩论时能引经据典固然值得赞叹,但在念诵传承时能不依靠法本,而且当场校对,挑出翻译的不当,这说明麦彭仁波切于佛陀教法不论是意义还是文字传承,全部了然于胸。麦彭仁波切曾亲口承认,当年只是在华智仁波切面前听闻过七天的《入菩萨行论》讲授,除此之外,在他处只听过显密经论的传承而已,从未有过完整、详细、全面的闻思机会,但他通过文殊菩萨的加持,显密诸法完全了然于心。

  (3)成所有教法教主,美名传遍十方

  麦彭仁波切的根本上师——蒋阳钦哲旺波仁波切,曾送过一幅白度母唐卡给自己这位心爱的弟子。蒋阳钦哲旺波仁波切在唐卡背后写下一段对弟子的赞颂:“现量证悟弥勒之密意,如同文殊通达一切法,超胜十方法称师无别,愿其美名能传遍世界。”麦彭仁波切已经完全证悟了弥勒菩萨的究竟意趣,像文殊菩萨一样通达了显密的一切法要,而且对辩论、因明等诸多学术与法称论师无二无别,能超胜十方获得不败。所以,弥勒菩萨、文殊菩萨、法称论师的传记就是全知麦彭仁波切的传记,他们的事业就是全知麦彭仁波切的事业。因此,上师祝愿自己这位心爱的弟子能美名传遍十方,利益一切有情。

  在莲花生大士的诸多授记中,称全知麦彭仁波切是“弘扬宁玛巴大圆满的太阳”,如同杲日一般能遣除众生相续中的黑暗。能够得到自己上师的肯定,在讲辩著任何方面都展现出圆满的智者事业,说明麦彭仁波切是真正文殊菩萨的化身。不仅法王如意宝在《全知麦彭仁波切略传》中如是说,他本人也承认自己是文殊菩萨的化身。所以了知这部论典是由文殊菩萨的化身所撰,我们学习的信心就会大不相同:“这部论典是文殊菩萨写的,我学修的是文殊菩萨的智慧,这是多么美妙的事!”

  通过这些片段能够了知,全知麦彭仁波切符合造论者的三个条件:一、登地以上,有来自自己上师的认证,现量证悟弥勒菩萨的意趣,智慧已经与文殊菩萨无别;二、现见本尊,麦彭仁波切被文殊菩萨摄受,通达显密精要,作为法供养将修行境界供养给上师,不会有任何欺谬;三、通达五明,麦彭仁波切对大藏经能够清楚记忆、讲述,并且精通义理。所以麦彭仁波切是真正的上等造论者,我们对他及其所造论典应该心生欢喜。

  【问】全知麦彭仁波切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1)是传承上师。当年法王如意宝明确说过,他相续中点滴的出离心、菩提心乃至一切善法功德都来自于全知麦彭仁波切的意传加持。他还教诫弟子们,哪怕是开玩笑都不能对全知有任何不恭敬的言行,否则会障碍加持融入自心。我们是法王如意宝的弟子,入于法王的法脉传承下修学,而法王的加持来自于全知麦彭仁波切,所以全知不仅是本论作者,也是所有传承和加持之源。

  希阿荣博堪布在《无畏的传承》中讲道:“对修行者来说,可能唯一需要做的,就是遵循传统。完全的遵循,带来完全的成就。而传统,藉由上师的言教传递下来。质疑所属传承的祖师,结果就是得不到传承的加持。”修行人追求的无非是解脱生死轮回、弘扬佛法、饶益有情,但流转轮回的凡夫却不擅长如何修行解脱,唯有遵循传统,藉由上师们的言传身教依教奉行才是最快速的修行方式。全知麦彭仁波切是我们的传承上师,因此他的教言都要一字不落地铭记在心。我们铭记的不仅仅是一位佛教成就者的观点,而是传承上师的教言与见解。这虽然与我们平常生活中的行住坐卧、柴米油盐酱醋茶没有必然联系,但祖师们实相智慧中流露出的见解和文字可以让我们快速超越轮回琐事,通达圣者的智慧,所以完全遵循传承上师就能带来完全的成就。

  (2)是意传加持的来源。“我们的上师法王如意宝也是反复说:‘凡是我的传承弟子,乃至得到点滴之成就,如于三宝生起刹那信心,皆来自于全知上师麦彭尊者的加持与恩赐,所以我的弟子,皆当于全知上师生起不共不退之信心,应当昼夜精勤祈祷求加持。’”想要获得法王或根本上师的意传加持,就要祈祷全知麦彭仁波切。上师的证悟境界与全知无二无别,全知证悟的功德也全都融入法王的心里。如果对上师有信心,祈祷一尊就是祈祷所有;如果对全知有不共的信心,将其教言与见解都铭记在心并反复祈祷,就可快速获得意传加持。

  在学习这部论典时如果遇到难点、疑点,想要精通本论、甚至获得证悟,都要祈祷全知麦彭仁波切。我们可以念诵全知亲自撰写的祈祷偈:“觉空文殊童子加持力,密意界中获得八辩才,教证法藏海洋胜尊主,恭敬祈祷麦彭南嘉尊。”从语言上念诵,同时于意念上祈祷,以身语意的任一方式时刻模仿全知,以全知为榜样,于头顶上顶戴是非常重要的祈祷方式。

  (3)他的教言是我们学修的重点。在学修过程中,当烦恼缠绕、身心疲惫、无法提起心力修行时,虽然道理上明白,却难以跨越障碍。如果烦恼的力量像一座大山,自相续中的正法就像小雨滴或小石子——力量过于薄弱,根本起不到作用,二者的力量完全无法匹敌。有时也会出现截然不同的状态,心里满怀着对正法的欢喜、热情、忆念,再大的困难都能轻而易举跨越。此时法的力量非常强大,就像一座大山充斥整个心里,支撑我们不断跨越修行的障碍,完全摧毁烦恼。

  堪布在教言里告诉我们,如何通过串习让法在自心的力量变得强大:一是要有绝对的信心;二是要反复研读传承上师们的法本及殊胜教言。“对这些殊胜的法本,法王如意宝都是反复研读,有的达到两百遍、三百遍,法义完全融于自心。他也要求座下弟子们以同样的敬信对待祖师的言教。他说:‘无垢光尊者和麦彭仁波切的教言,你们不要有半点怀疑。如果有人质疑哪怕是半句教言,认为不对不是这样,或者半信半疑,认为有可能不是这样,那么你都不会再得到我任何的加持。’”平时除了念经持咒外,还要反复阅读上师们的教言,不是一二十遍,而是几十遍、上百遍,乃至让自心所思所想全都是法,这就是让法义融于自心的方便。

  比如这几天守持八关斋戒时,可以利用止语来观察自心:不念经、持咒时,浮想起来的念头是什么?就像我早上起床的第一个念头是“明天能吃饭了就要大快朵颐”,随后才想到今天要开始学习《定解宝灯论》,却发现即使掰着手指也完全记不起本论所包含的内容。这与吃饭相比完全不是同一概念——串习吃饭完全不需勤作,但对法义,别说是一部论典的每个要点,仅是重点、标题都记不住,更遑论熟练运用了。由此可见,唯有反复阅读上师们的教言,直至能一字不落地任运想起祖师们的教言,才能轻易渡过一道道难关。

  我们一生修学的重点是法王如意宝、祖师大德们的精要教言,平常用笔记本、手机记录下他们的教言,一有时间就拿出来反复阅读,持之以恒就能烂熟于心。愿祖师大德们的定解都能融入自心,像日常生活一样自然想起并熟练运用,让我们在学修路上不仅保持对佛法的热情,了知修行的对错,更能轻易跨过所有难关。

  2.为谁而著

  全知麦彭仁波切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他七岁时撰写这部论典的所化众生归为三类。

  (1)希求解脱者

  已皈依上师三宝,开始某一宗派学习,希望得到解脱的人是这部论典的所化有情。不论学习哪一宗派,如净土宗、禅宗、律宗、密宗的宁玛巴、格鲁派等,都是希求解脱的。比如净土法门解脱的方式就是持佛名号,依靠信愿行摄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每个人对上品上生都有特别大的期望,其功德是:“花开见佛悟无生,不退菩萨为伴侣。”上品上生者往生到极乐世界,在莲花开放时就能见到阿弥陀佛,顿悟空性法门断除烦恼,与不退菩萨为眷属,最终成就佛果。

  要知道,哪怕往生到极乐世界也需证悟空性、对治执着,最终才能获得解脱。不仅净土法门如此,解脱道上的所有法门都要证悟空性,才能断除烦恼获得解脱,只是时间早晚罢了——要么此生证悟,要么来世证悟。而这部论典开显的就是真正大中观的实相境界,通过推理逐步开显万法皆空之理,这是解脱的关键所在。所以不论学习哪一个法门,要想解脱就必需证悟空性,而本论就是树立空性定解的一个妙道。

  (2)无有定解者

  本论也是为相续中没有定解的人而造的。佛陀为利益不同根基的有情开显了八万四千法门,而后代论师们会针对某一类所化众生着重弘扬一种法门,因此出现了声闻乘、菩萨乘,乃至禅、净、密、律等各宗各派。

  各宗派对世俗谛和胜义谛解释的层次也各有不同,有的是以暂时不了义的角度阐述,有的是以究竟了义的角度阐述。那么这些看似不同的观点,到底哪个才是最究竟的?哪个是我们修持时该秉持的最高见解?对此,我们现在相续中还没有定解。而这部论典就是为我们抉择哪些是暂时不了义说法,哪些是究竟了义说法,不了义法有什么必要和功德,何为究竟见解。本论会一层层地拨开迷雾,解开我们相续中的犹豫、怀疑、疑惑与不解,从而点亮智慧明灯,能够一目了然地对佛陀所宣实相境界生起定解,圆融地了解各种暂时和究竟的法要。

  (3)重视修法者

  全知麦彭仁波切一生中造了很多非常殊胜的论典,他以侧重闻、思、修三种圆满智慧分别造了三部论典:侧重于闻慧而造的论典是《名相分别智慧宝剑论》;侧重于思慧而造的是《义决定分别宝剑论》;侧重于修慧而造的就是这部《定解宝灯论》。所以本论是专门讲解圆满修行应持的见解,它能改造我们相续中的未知、邪知、无知为智慧。

  一个人的见解决定了他的修行高度。当我们掌握了最究竟、最了义的见解后,再一步步地行持,最终到达之地肯定是最高处。就像我们要去拉萨,把目的地锁定之后,尽管拉萨离我们有一千公里那么远,但走起来很坦荡、没有任何犹疑。如果我们锁定的是拉萨周边的一个小县城,结果到了以后发现并非目的地,就不得不继续走一段路才能到达——这就是究竟见解和不究竟见解的差别。建立了究竟的见解,路还是要一步一步走,但走起来直接、究竟;反之,见解不究竟也还是在走,却难免会迂回,还要在修行中再做调整。所以见解越高,意味着修行会越圆满。由此可见,抉择究竟的见解对修行人来说有多重要。

  这是“造论五支”中的第二个——“为谁而造”。因为时间关系,这堂课只能学习前面两个部分,后面的“属何范畴”“全论内容”“有何必要”放到下堂课继续学习。

  (三)学习计划

  1.课时计划与安排

  本论共有七个要点,分别是显密各宗会辩论到的七个难题。论中对这七个问题逐一进行了梳理与解答,进而抉择出最究竟的见解。我们将在每周一和周四安排两堂课,因为预计两年之内把本论全部学习圆满,所以没有安排辅导课,也就是周一和周四都是正课。

  2.学习方式

  接下来的每堂课我们都会按照以下三个步骤来学习。

  第一步,先对本课内容作概述,而不是一上来就讲颂词。先把这堂课所涉颂词的主要内容、思惟逻辑、和谁辩论、辩论结果等先作一个总述;第二步,结合颂词、科判作广述;第三步,以问答题的形式把颂词和科判内容进行归纳和提炼。

  总的来说,就是先概述中心内容,再广述颂词与科判,最后以问答题归纳核心与重点。这样既讲解了新的内容,又有对重点内容的归纳和重复,也相当于每堂课都有相应的辅导。

  3.学习要求

  对于学习这部论典,大家可能刚开始感觉听起来并不难,但实际上本论的内容非常甚深。那么我们对今后的闻思有什么学习要求呢?

  第一,最重要的是保持欢喜心来听闻,不管听不听得懂都要心生欢喜。听得懂要开心,因为我们的智慧和文殊菩萨相应了;听不懂更要开心,说明文殊菩萨的智慧在加持我们。而且听不懂才证明它是殊胜的,我们肯定能听懂小学一、二年级的课程,这说明知识的深度在我们的智力水平之内。我们身处于轮回中,与我们智力相当的就是轮回之法。而出离轮回的法要现阶段虽然很难懂,但我们能遇到它当然值得开心了。所谓“近朱者赤”,如果我们总是亲近讲解超离轮回之法的善知识,亲近超越轮回的智慧,自己慢慢也会增上功德与智慧,最终一定能够解脱。所以,保持强烈的欢喜心来学习这部论典至关重要。

  第二,在保持欢喜心的基础上能熟读颂词。我们要一遍一遍地读,读五遍、十遍甚至更多,总有一天会领会到它的真实含义。所谓“书读千遍,其义自见”,如果你觉得自己很笨,总也学不会,问题可能出在不熟悉颂词上,都不知道辩论中这句话从何而来、从何谈起的。

  第三,要会解释颂词和科判的字面含义。科判是对论典中每一个颂词的核心思想所作的归纳,就是整个论典的大纲。我们既要会解释大纲的含义,还要会解释颂词字面的含义。

  第四,记录自己对每周两堂课内容的五个收获。比如今天这堂课的第一个收获,知道了这部论典是文殊菩萨的化身——麦彭仁波切所造的,当我拿起法本就如文殊菩萨亲口给我宣讲一样,心里多欢喜啊;第二个收获,知道了造论者要具备三种条件,将来我不论学习哪部论典都能以此要求观察作者值不值得我信任;第三个收获,知道了以“造论五本”的方式讲解是来自那烂陀寺的传承;第四个收获,从《胜利道歌》中认识了四主要道;第五个收获,知道这部论典是为希求解脱但未生起定解,真正想要修行的人而造的。我可以问问自己,“我想不想解脱?我有没有生起定解?我愿不愿意修行?”如果愿意,那么全知这部论典就是为我这类修行人而造的,我很开心啊!我是这个法的当机者,全知以大悲心摄受了我,我又能学习这部包含显密精要的论典,心里的收获是满满的。所以,每周记录下至少五个收获能令我们充满收获感,这很重要。如果既没有熟读,也不能理解,又不作记录,两三年过去后,你会觉得人家好像都通达了,自己还是一无所获。如果作了总结,就会发现自己其实有很多收获,这也是对法保持热忱和欢喜,并且获得进步的一种方式。

  这就是整个学习计划。此外,我们还会每个月都安排考试。考试内容都是我们学过的,以笔试的方式参加,开卷、闭卷都可以。大家不要紧张,参加与否全凭自愿,没有硬性要求,考试其实是为了串习法义,是学习的一种辅助手段。

  总而言之,希望大家对学习《定解宝灯论》生起欢喜心,做到善始善终,学习圆满。之前学习《入菩萨行论》等论典时,很多道友一堂课都没有落下,希望这次也能做到全勤听课,认认真真地学习,至少也要圆满听闻传承。愿我们都能闻思修结合,成为一个好的修行人,不辜负这一世的宝贵人身,好好地闻思修持佛法。

  这就是我们今天所学习的内容,感恩大家!

  接下来共同念诵《心经》仪轨和回向善根,这是每堂课都会做的。课前以发菩提心为主的念诵,中间听课时要专注听闻,课后有以回向、遣除违缘为主的念诵。《心经》可以遣除违缘,《普贤行愿品》是回向功德。这样前行发心殊胜,正行无缘殊胜,结行回向殊胜,每一堂课都以三殊胜摄持,是大乘修法的关要。

  其实如理如法地听课本身也是在修行,如果别人问你:“你平常怎么修?”你可以说:“我听课就是在修行,因为听课之前有发心,中间听课时做到了正行无缘,课后作了回向,具足了三殊胜,这是大乘修法的关要。”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听课时断除了过患,具足了正念,又行持了善根,这本身就是修行。当然,有些师兄很忙碌,前后的念诵都不能参加,这也没关系。总之大家在有时间的情况下,尽可能三个部分都参加。没有时间,能参加中间一部分或者其中两部分也很好。不要因为善法生起怯懦或懊悔之心,修行本就不易,应该每分每秒都保持乐观的心态。

  下面一起念诵回向。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扎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