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讲记 第123课 传承源流03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我们学习了持明表示传中阿底约嘎在人间弘扬的历程,之后学习了密宗传承的第三种分类——补特伽罗耳传。

  在我们的历代传承上师中,从化身极喜金刚、文殊友、西日桑哈、加纳思扎一直到布玛莫扎尊者,他们之间的传承方式都属于持明表示传。往昔极喜金刚登基之时,密主金刚手亲自降临赐予灌顶,传授给他大圆满的十七大续部,后来极喜金刚将《大圆满三大要语》交付于弟子文殊友。阿阇黎文殊友依止极喜金刚数十年,是他将大圆满分为心部、界部和窍诀部,又将摄要的心滴法分为言传和耳传部,留下了大圆满《六种修要》的法要。西日桑哈依止了文殊友25年,并将大圆满窍诀部分为外、内、密、极密四类,最后将《七钉教言》赐予加纳思扎。加纳思扎依止西日桑哈31年,得到所有的大圆满传承和灌顶,最终将遗教《四安住法》赐予布玛莫扎。

  往昔传承上师们所传讲的大圆满窍诀都非常短,往往说一两句话弟子就证悟空性了。比如极喜金刚传给文殊友的大圆满窍诀只有短短几页,而文殊友传给西日桑哈时也只有七句话。法王如意宝造的《文殊静修大圆满——手中赐佛》涵盖了从凡夫到圆满证悟成佛的所有修行内容,但它写下来才不过薄薄五页纸。大圆满窍诀从来没有很厚的法本。虽然以前大圆满祖师讲得都不多,但只要弟子有信心的话,哪怕传承上师讲一句话,做一个动作,用水晶等做一个表示,弟子就有可能证悟心的本性。从密法的角度来说,具足信心是极其重要的。

  补特伽罗耳传,是指莲花生大师、大班智达布玛莫扎等补特伽罗通过口述耳闻的方式所传授下来的密法。

  藏地雪域本来被称为“边鄙藏土”,后来是观世音菩萨化现的雄猴与度母所化现的罗刹女繁衍了人类众生。除盖障菩萨化身的肩座王是西藏第一位国王。之后普贤菩萨化身的拉托托日年赞王时代,在皇宫顶层楼上出现了三宝所依,这标志着正法的开端。观世音菩萨化身的国王松赞干布时期,译师囤弥桑布扎创立了前所未有的文字,从而使西藏没有文字的历史就此告终。国王松赞干布还迎娶了唐朝的文成公主以及尼泊尔的赤尊公主,同时有两尊释迦牟尼佛像等许多三宝所依被迎请到了藏地,这时才真正地树立起佛教的法幢。按照《普贤上师言教》《藏密佛教史》中的说法,是在国王松赞干布时期修建了以拉萨大昭寺为主的镇肢寺和镇节寺等数量可观的寺庙,自此正式开创了正法的轨道。

  在文殊菩萨化身的赤松德赞国王时期,国王为了建造桑耶寺,特意迎请静命论师和莲师等大德入藏。莲师以神通力降伏外道魔军,建造了桑耶不变自成大殿等身所依的寺庙。(其实在桑耶寺之前,藏地已经兴建了一些寺院,但这些寺院里还没有真正的出家人,桑耶寺是第一座佛法僧三宝俱全的寺院。)又教授大译师贝若扎纳等一百零八位译师翻译风格,译出了印度圣地十分兴盛的经续论典为主的语所依,当时的译经场面空前绝后,后来阿底峡尊者来藏地时,看到桑耶寺里藏有丰富的密宗续部后感叹地说:在佛教十分兴盛的印度,也未曾汇集如此众多的续部经函,藏地的佛法真是兴盛。还有,当时藏地根本没有出家的传统,国王特命贝若扎纳等七人出家观察,史称“预试七人”,使藏地首次出现了出家僧团。自此佛教宛若太阳升起般繁荣昌盛。迄今为止,虽然期间几经沉浮,但实际上如来的教法与证法可以说经久未衰,方兴未艾。因此藏地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佛法中土。

  其实,莲师在出生时就已经圆满菩提证悟。但显现上还是在胜吉桑瓦前听受《大幻化网续》,又在西日桑哈处随学了窍诀部密续和《空行宁提》,证得无死金刚身和大迁转虹身。法王如意宝曾开示:“某些人往昔与大圆满的缘分很深,因此,今生看到一些相关教言时,心中自然就生起智慧——当然,这种现象比较罕见。不过,即便他们已经由此获得了证悟,显现上还是要依止上师。就像莲花生大士,本来他已现见了法身,但一生中的上师仍不乏其数。”

  后来赤松德赞和益西措嘉、贝若扎纳一起得到了莲师的《龙钦宁提》法门及其心意付嘱传承,撰著了《般若正量教诫论》及《十万大疏》等论典。贝若扎纳尊者是西藏佛教历史上最杰出的大译师之一,他翻译了《六十正理论简说》及《五大心部续》等许多显密经续,对藏地佛法的传播贡献极大。益西措嘉空行母得到了莲花生大士在西藏传授的几乎所有的法门,证得最高成就。

  无垢光尊者(龙钦绕降)于净相中亲见莲花生大士及其佛母授予自己《空行心滴》的传承和付嘱。《寂静之道》中说:“生活在十四世纪的大圆满传承祖师全知无垢光尊者从广大和甚深两个方面对大圆满十八部续的密意进行了归纳和诠释,撰写了诸多论著。其中,广大班智达类是《龙钦七宝藏》,甚深革萨里类是《四心滴》。”

  持明无畏洲(晋美林巴尊者)发掘了殊胜的意伏藏《龙钦宁提》法类──法身佛和莲花生大士的法门。通过他的传讲和弘扬,《龙钦宁提》法门逐步传遍了宁玛派的各个角落。

  《寂静之道》中说:“当年莲师在桑耶寺给法王赤松德赞等弟子传了《龙钦宁提》法,并由益西措嘉空行母将此法伏藏于诸弟子的本觉智慧中。莲师给予授记灌顶,预言这些法要将由法王赤松德赞的转世晋美林巴尊者发掘。九百多年后,莲师的授记灌顶成熟以及善妙因缘具足,晋美林巴尊者在其光明心性中开启出直接来自于法身普贤王如来和莲师的意伏藏法——《龙钦宁提》。《龙钦宁提》集合了《布玛心滴》与《空行心滴》两支传承的精华,包括若干本续、附续及众多窍诀、仪轨和引导,由晋美林巴尊者逐一开启,并逐步写成书面经函。”

  龙钦宁提源自普贤王如来,通过如来密意传、持明表示传和补特迦罗耳传三种方式,经由历代传承祖师至晋美林巴尊者,才完整构建这个法系。

  之前也讲了,在前译密宗里,建立了经幻心三大宗义,而“龙钦宁提”是属于“心”这个范畴的法,而且是大圆满窍诀部无上极密类法门,为诸法心髓,所以被称为“大圆满龙钦宁提”。这里“龙钦”的意思是无所不包,“宁提”的意思是心髓。此法系既广大甚深,又汇集了无垢光尊者所传的以《四心滴》和《龙钦七宝藏》等为核心的宁提法系的精髓,诚如晋美林巴尊者所说“此即广大界,此即是心髓”。

  在大圆满龙钦宁提中明确讲到一个人从最初的暇满难得开始,一直到正行大圆满的生、死、中阴三方面的一切教授引导,下至于瑜伽行者出现怨敌、魔障等时,怎么差遣护法来遣除障碍等都作了交待。而且是真佛亲自以口诀指示,因此没有任何错谬。若想一生成就虹身,再没有比龙钦宁提更殊胜的教授了。

  以上回顾了上节课的内容,下面继续补充介绍补特伽罗耳传中诸位传承上师的事迹。

  无畏如来芽

  无畏如来芽尊者诞生于石渠地区,自幼具足出离心,十四岁去拉萨、桑耶朝圣。后在第一世多智钦的建议下,拜见晋美林巴尊者获得了令他心相续成熟的大圆满法实修窍诀。他依照莲花生大士的预言,在草木、岩石混杂成形的铜色吉祥山的察玛隆沟,修行二十一年,遵从上师晋美林巴的教诲,尊者将后半生全部奉献给了弘法事业。后来华智仁波切就是根据无畏如来芽尊者的大圆满前行导修讲解写成了著名的《普贤上师言教》,成了萨迦、格鲁、噶举等各教派所有教者的精义甘露,谁也无法估量这一事业的限度。

  华智仁波切

  华智仁波切是持明无畏洲(晋美林巴)的语化身,是宁玛派近代一位闻名遐迩、颇具盛誉的传承上师。也是寂天菩萨、大成就者夏瓦热、圣者观世音三者无二无别的化现。出生五天后,仁波切就可清晰念诵观音菩萨心咒,咒字在他的脖子上也清晰显现。一生中《入行论》与《真实名经》始终未离身。仁波切的根本上师就是无畏如来芽尊者和多钦哲尊者。从上师无畏如来芽处听闻了前行引导讲解二十五次,此后闭关证悟了大圆满的境界。同时将上师教言汇集成文,给后人留下了一部犹如奇珍异宝般的殊胜论著,即《大圆满前行引导文•普贤上师言教》。当时众所周知,如来芽上师有如日月般的两大弟子,即如太阳般的蒋阳钦哲旺波及如月亮般的华智仁波切。在亲近多钦哲上师时,上师以各种密宗的超凡行为赐予不共加持。华智仁波切一生中传讲显密佛法不胜枚举,最主要的是《入菩萨行论》、《大幻化网》及《功德藏》。为佛教培养了不可胜数的高僧大德,如全知麦彭仁波切、列绕朗巴尊者等。最后仁波切身体端直,双手定印以金刚跏趺坐融入法界。

  蒋阳钦哲旺波

  蒋阳钦哲旺波是持明无畏洲的意化身,是大圆满传承祖师布玛莫扎、藏王赤松德赞的化身。尊者从小即能回忆起诸过去世的情形,一髻佛母与玛哈嘎拉现量可见如影随行地护持。十六岁那年的十月初十,他于黎明时刻在定中到达了铜色吉祥山,莲师对钦哲仁波切说:自性是无所取境,以能取之心寻思亦无,赤裸裸了知空性,此即一切诸佛之意。说毕,莲师与诸眷属融入蒋阳钦哲旺波的身内,因此其意便与莲师无所分别,从此便得自性本来清净见地之坚定。后在桑耶得到莲师加持,现量见到藏地所有伏藏,成为一切伏藏之主。在一百五十位上师处得到了当时存在于西藏的所有传承法门。藏传佛教的所有传承都在他身上融汇。蒋阳钦哲旺波世寿七十三岁,最后于定中圆寂,其意融入到汉地五台山布玛莫扎尊者的意法界中。

  全知麦彭仁波切

  全知麦彭仁波切被藏地诸多教派共尊为文殊菩萨的化身,被莲师授记为“弘扬大圆满的太阳”。藏文“麦彭”两字意为不败。全知麦彭仁波切在世间人面前曾显现神通,号称“麦彭”(不败),辩论等时也被尊为“麦彭”(不败)。尊者七岁时在游戏时即随口唱出了《定解宝灯论》的金刚句,将显密教法的所有密意通过“阿ra巴杂纳德”之智慧而显现出来,被后人誉为总集显密精要之窍诀藏。尊者在五十七岁时,曾对弟子堪布刚华等说:虽然《定解宝灯论》在字句上未达精妙,但意义上无丝毫不妥之处。

  在格芒静处修习《丹珠儿》时,尊者只用了二十五天就将其内容全部记在心间。在寂拥寺时更是仅用三天时间就将《甘珠儿》熟记于心、背诵如流。蒋阳钦哲旺波仁波切曾赞叹说:“现量证悟弥勒之密意,如同文珠通达一切法,超胜十方法称师无别,愿其美名能传遍世界。”

  尊者住世时,人们不识其境界,尽皆起谤,但他在险恶困顿中却完成了千余种殊胜法宝著述,延续了共同的佛法与不共的旧译密法之慧命,对后学者有无尽的法恩。尤其他归纳《七宝藏》、《四心滴》的精华而撰写的诸多大圆满修行窍诀,更是令修行者受益无穷的佛法如意宝。

  全知麦彭仁波切传承下来的法脉具有无与伦比的意传加持。法王如意宝曾说:“全知上师麦彭仁波切所著的显密诸论,在七世之内其无比善说之加持,一世比一世殊胜增上。”又说:“凡是我的传承弟子,乃至得到点滴之成就,如于三宝生起刹那信心,皆来自于传承上师麦彭尊者的加持与恩赐。所以我的弟子皆当于全知上师生起不退之信心,昼夜精勤祈祷求加持。”

  举行荼毗大典时,麦彭仁波切之心、眼、舌聚于一处,且化成精美佛像,火化后遗留下无数芥子般大小之舍利,尤其是当时在现场横空现出五色彩虹般绚烂、美妙之光,横、竖、圆、文字相等无数千姿百态之光芒遍满大片虚空,于其圆寂时,东方虚空传来嘹亮动听之声音……此等吉祥征兆表明他决定已获正等觉之佛果。

  法王如意宝说:“众所周知,全知无垢光尊者和荣素班智达是宁玛巴所有传承体系之无上教主。然而以我本人的因缘来看,我却对麦彭仁波切更具信心。虽然就本质而言,麦彭仁波切教言的殊胜加持力与其他祖师大德并无差别,但因与自己相续能够时时相应的缘故,我对他老人家便显得特别执着。每当读到他老人家所写的金刚句,我都会立即生起强烈的信心。”

  法王如意宝

  法王如意宝精通一切显密教法,乃三大依怙主(文殊、观音、金刚手)之合一的圣妙吉祥之化身,也是释迦牟尼佛的姨母——众生主母,莲师座下持明者降魔金刚、萨迦班智达根嘎嘉村、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等诸多成就者的化身。

  法王如意宝一降生即金刚跏趺坐,口诵七遍文殊心咒。六岁时,虔诚祈祷文殊狮子吼后,得加持相,不经学习便掌握了读和写,显密经论的大致教义自然通达,能了知各种密义的神通皆显现无阻。法王十四岁出家,十五岁时虔诚祈祷全知麦彭仁波切,由此证悟了光明大圆满真实义。法王当时的证悟境界完全写在腾古耀今的《大圆满直指心性注疏》中。16岁时又在自然觉性中撰著了《大圆满实修秘诀》。

  1987年,法王如意宝率一万余名藏族弟子朝拜圣地五台山并几次亲见文殊菩萨。自1990年起,法王应邀先后莅临亚洲、欧洲、美洲和大洋洲等地弘法,将佛法甘露遍洒南瞻部洲,利益了无量有情。

  在法王如意宝一生伟大的弘法事业中,最令全世界感动的特色就是在佛法衰落至极、趋向隐没的情形下,树立了显密无偏佛法的法幢,在喇荣沟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喇荣五明佛学院。从此,四众弟子如百川归海般云集于此,从其证悟智慧中流现的加持法脉,成为无边众生慧命的无上依止,这是上师如意宝的法身舍利。这些法身舍利哪怕只是存在一刹那,对众生的利益都是不可估量的价值,是上师如意宝与我们同在的主要标志,也是上师事业任运延续的根本所依。

  《寂静之道》中说:“虽然教派之间没有区别,但法王如意宝的传承有特别的缘起。二百多年前,大圆满祖师吉美林巴尊者的四大弟子之一多珠根桑银彭在《未来预言》中写道:‘色啊当天喇沟处,邬金化身名晋美,赐给四众菩萨徒,显密正法如明月,利生事业高如山,清净徒众遍十方,结缘其者生极乐。’根据这个授记,凡是与法王结缘的人都可以往生极乐世界。”

  2004年1月7日(藏历十一月十五日),阿弥陀佛节日,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示现圆寂。参加法王荼毗大典的很多人都现量见到,熔铁成浆的烈火却烧不坏法王的肉团心,火焰过后出现的是金刚舍利。这是只有当修行人证得佛果时才会出现的。由此可见法王如意宝与诸佛无二无别。关于法王如意宝的功德事迹大家可以进一步参阅《法王如意宝广传》等传记。

  从莲师、布玛莫扎,一直到我们现在的根本上师之间的传承,都属于补特伽罗耳传。其实每一位传承上师都有很多精彩的故事,但这里由于时间关系没有广讲。对我们这些后学弟子而言,平时常常祈祷这些传承上师是很重要的。

  法王如意宝曾说:他传给我们的大圆满法,传承来自全知麦彭仁波切的意传,而麦彭仁波切的传承则是得自全知无垢光尊者的意传。又一次,法王如意宝说:他的大圆满传承直接来自无垢光尊者的意传,所以大家应当对这一带着传承祖师温热气息、如金线般纯净无垢、无断无染的近传承心生欢喜、珍惜和感激。法王如意宝经常讲:从意传加持来说,我们这个传承法脉是无以伦比的。

  《寂静之道》中说:“密法中大圆满法的传承从普贤王如来至今,法脉没有断过。

  我的传承是从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那里得到的,法王如意宝是真正的佛。虽然我不是活佛,也没有什么成就,但是让我自己感到欣慰的是,在我依止法王如意宝的二十多年里,从来没有对上师起凡夫想,没有违背上师一句教言,没做过一件令上师示现不悦的事,所以我传给你们的法,传承非常清净也极具加持。”

  在藏传佛教历史上,大圆满法的传讲与修持是极为保密的。可以说正是一代代大圆满的传承上师们默默承担起常人无法想象的巨大障难,不惜牺牲自己,才能使更多众生接触到大圆满法。尤其是法王如意宝开了先河,大圆满法才在较广范围内开始传播。

  大圆满的精髓系解脱《一子续》为密中之密。过去一些上师终生系戴念诵此续,但从不向外人道,即使最亲近的侍者也只能在上师圆寂后才有机会看到上师《一子续》的法本。1995年夏天,法王如意宝却在喇荣五明佛学院,依大圆满传承祖师嘎绕多吉的注疏,公开传讲《一子续》这一无勤解脱之法中瑰宝。法王此举密意深广,悲心恳切。他说:“有的上师证悟了大圆满的境界,却不能为弟子次第宣讲修行窍诀;有的上师讲起来头头是道,自己却没有修证境界。有修证境界又有能力为弟子次第宣讲大圆满修行窍诀的上师寥若晨星,有境界、有能力而又愿意开口宣讲的上师则像正午的星星一样罕见稀有。以前如此,现在更甚。如果我再不次第宣讲大圆满修行窍诀,让弟子得到这一宝贵传承,恐怕以后能继续传讲这个法门的人所剩无几,大圆满的流传就真的令人担忧了。”

  修大圆满法的弟子如果戒律不清净,将直接影响到传法的上师。这也是上师们不轻易外传此法门的一个原因。法王如意宝也曾说:“我在今世公开为众多弟子传讲了本应保密、极为殊胜的无上大圆满法,所以在我死后,肉身应该不会缩小,但我并不以此为憾。”在末法时期,正是像法王如意宝这样的祖师大德,出于对众生无量的悲心,在较广大范围内传讲过去只在小范围秘密传授的大圆满法,使我们有幸值遇此殊胜法门。

  所以我们今生能值遇大圆满法,应该感激的是大圆满历代传承祖师以及大圆满法系内无数的成就者、修行者。没有他们的悲心和努力,大圆满的法脉不可能如黄金山脉般延绵至今。

  以上简明扼要地叙述了传承上师的历史,如《日月吻合续》云:“若未宣说历史义,于此大密了义教,将有不诚信之过。”如果不说历史,这一最了义无上密法的教义,可能会让人生不起诚信,有如此过失。而这样追溯传承的起源及讲述历史,有着使后学者生起诚信的必要,所以此处宣说上师瑜伽的同时,也讲述了密宗传承上师的历史。下面我们再来看显宗的传承体系。

  2.显宗传承

  从显宗的法流上,可以分为共同的声缘乘与不共的大乘两种传承。

  (1)显宗共同传承

  佛陀示现涅槃后,当时,与佛陀一同趋入涅槃的有八万一千阿罗汉,与舍利子一起圆寂的有八万阿罗汉,与目犍连一道圆寂的有七万阿罗汉。诸位天人不禁冷嘲热讽地说:现在有境界的比丘都已趋入涅槃,正法也成了火灭之烟……诸如此类的言语层出不穷。

  为了遣除这种讽刺之语,在佛陀涅槃后的第二年,在摩揭陀国王舍城的七叶行窟内,未生怨王(阿阇世王)做施主供养资具,迦叶等五百罗汉聚集一堂,由阿难尊者结集经藏、优波离尊者结集律藏、大迦叶尊者结集论藏(当然,从某个角度来说,虽然迦叶尊者显现上是小乘阿罗汉,实则为大乘菩萨。在藏传佛教中有七代传承,即是佛陀将佛法交付予迦叶,迦叶又交付予阿难,然后是草衣、啸虎、黑色、大善见等等,这在《藏密佛教史》中有详细记载。汉传佛教的禅宗中也说,佛陀于灵鹫山拈花,迦叶微笑,明了佛陀密意,佛陀遂将衣钵交予,迦叶成为禅宗初祖)。此次结集并没有在文字上记录,因为以前在佛陀面前,包括缘起在内的全部内容均已听闻过,这些阿罗汉依靠不忘陀罗尼,将经律论三藏宣读一遍,这是第一次结集。后来又有两次结集,详细内容可参阅云丹嘉措尊者所著的《三戒论释》。

  (2)显宗不共传承

  佛陀灭度之后,大乘经典是由文殊、弥勒等大菩萨结集流传下来的。当时在王舍城南方布玛萨瓦山,一百万佛子聚集一堂,由弥勒菩萨结集大乘律藏,文殊菩萨结集经藏,金刚手菩萨结集论藏。

  《大智度论》云:“如摩诃迦叶将诸比丘,在耆阇崛山中集三藏;佛灭度后,文殊尸利、弥勒诸大菩萨,亦将阿难集是摩诃衍。”“摩诃衍”即是大乘法要。意思是说,迦叶尊者带领诸比丘结集小乘三藏,文殊菩萨、弥勒菩萨等诸大菩萨带领阿难结集大乘三藏。

  《法苑珠林卷第十二·大乘结集部第一》引用了《大智度论》《金刚仙论》《涅槃经》来说明大乘经典是如何结集的。这在以前讲《三戒浅释》第十四课时也比较详细地讲过了,这里就不多说了。

  后来,文殊菩萨主要弘扬阐释甚深见的经典,弥勒菩萨主要弘扬阐释广大行的经典,这两位大菩萨又分别把这些深广的妙法传授给了龙树菩萨与无著菩萨。然后由这两位菩萨广泛传播到整个世间,后人把龙树菩萨继承、弘扬的甚深法门称为甚深见派,把无著菩萨继承、弘扬的广大法门称为广大行派。

  具体来说,文殊菩萨亲自摄受大乘阿阇黎龙树菩萨撰著了解释中转法轮(第二转法轮)密意的《中观六论》,以及诠释末转法轮(第三转法轮)密意的赞颂集,如《赞心金刚经》、《赞法界论》等。对于龙树菩萨的宗轨,月称菩萨造了《入中论》和《入中论自释》,圣天菩萨则作了《中观四百论》,清辨论师等人也通过著写大量解释密意的论典进行诠释。对于发心菩萨戒的法轨等,寂天菩萨在《入行论》前四品当中,已经完整无缺地宣讲了;则达热扎内南嘉论师也以《佛陀论》等论典加以弘扬。这是甚深见派。

  广博的一切经部由补处弥勒菩萨结集,之后他撰著了解释密意的《弥勒五论》,并传给圣者无著菩萨。五部论典分别为《现观庄严论》《大乘庄严经论》《辨中边论》《辨法法性论》和《大乘无上续论》(即《究竟一乘宝性论》)这以上是广大行派。

  具体来说,显宗不共传承可分为四种:一、口耳音声传承;二、口耳教授讲解传承;三、经论实修引导传承;四、以心印心传承。

  ①口耳音声传承

  口耳音声传承,就是上师把诸佛以及祖师所传授的显密经论的文字对弟子读诵,弟子只要耳根听到声音,就算是获得传承。这属于最基本的传承,也比较常见。

  这种传承方式对师徒双方的要求都不太高,上师只要具有从佛陀或祖师开始代代相传、没有间断的清净传承和纯净的发心,弟子有恭敬心和求法的意乐就可以。比如平时大恩上师在直播时为弟子念诵的经文以及仪轨的传承也属于口耳传承,只要弟子如法认真地听闻,就可以获得传承。

  ②口耳教授讲解传承

  口耳教授讲解传承,就是上师按照菩萨、阿罗汉、高僧大德解释经论的传统,给弟子具体讲解经论的字句和意义。如果弟子能够认真地听讲,并把能诠文的字字句句所表达的意思,都了解了,这就得到了第二种“口耳教授讲解传承”。

  和前一种相比,这种传承对师徒的要求就严格一点,传授者不但应当从上师那里听闻过法要,而且还要通达教典的意义;对于弟子,根据所传佛法的深浅不同,也有相应不同的条件。

  ③经论实修引导传承

  经论实修引导传承,就是上师把如理获得的实修经论法义的心要,按传承上师的口诀传授给弟子,引导弟子实践佛法的一种传承。这种传承对师徒要求就更加严格。

  所谓口诀,就是特别有效的,能迅速显现修行功德的殊胜善教方便,而且只是针对真正希求解脱的修行人传授的,这不能随便传授,需要非常保密。如果弟子得到了传承上师口耳相传的实修口诀,就应该如实地去遵照窍诀的方法修持,这是非常重要的。

  《窍诀宝藏海》中说:“假如我们现在依靠上师的窍诀,真正精进地去修持,哪怕是仅修一个月,那在自心的调伏方面也会得到明显的受用。”

  从前,阿底峡尊者来到西藏时,库鄂种三人(阿底峡尊者三位主要弟子:库·尊珠雍中、鄂·勒巴协绕和种·杰瓦穷乃三人总名)曾经向尊者请教道:“一个修行人要获得解脱或遍知果位,经论教典与上师的窍诀二者哪一个重要呢?”

  尊者不假思索地说:“当然是上师的窍诀重要。”(修行一定要获得上师的窍诀,这是非常关键的。有的人请一些法本来自己看,自己修,这样很容易误入歧途。)

  三人又问:“这是为什么呢?”

  尊者答道:“即使对读诵传讲三藏无所不知,对诸法的法相无所不晓,但如果实地修行时不具备上师指点的实修口诀,就会造成正法和行人互相脱离的结局。”

  的确,如果没有上师的窍诀,想实修浩如烟海的三藏法要实在是太难太难了,让佛法融入相续当中就更加困难。

  印度的很多成就者说过:“远离上师窍诀的中观,是中等的中观。”这是想告诉我们:离开了上师的窍诀,任何理论都没有意义!

  ④以心印心传承

  以心印心传承,就是上师把自己证悟的心性,以各种善巧方便指示给弟子,弟子在相续当中也能如是地证悟。这种传承,要求上师必须是开悟的成就者,弟子则需要对上师具足视师如佛的恭敬心。当弟子通过实修,获得了证悟,并且得到了上师的印证,这就获得了第四种“以心印心传承”。其实不仅是在显宗的禅宗当中,在密宗的大圆满、大手印当中,也有以心印心传承。

  往昔在灵山会上,世尊拈花示众,当时众人皆是默然无声。唯有迦叶尊者破颜一笑。世尊说:“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咐嘱摩诃迦叶。”这就是传心,也就是“心”的传法。当时只有迦叶尊者领会了佛陀的密意,其他人对佛陀的表示都感到莫名其妙。以世间话来说,就是彼此的思想境界能够契合,但也并非仅仅落在思想上,心要离开思想,就像两面镜子相照那样,那才有所谓的“传心”。因为有思想就有分别,那心就没办法契合了。当然这里只是用一个比喻来说明思想境界的契合,实际上真正的以心传心已经离开了分别言思。

  这里讲到“不立文字”,是说禅宗不施设文字,不安立言句,直传佛祖心印,而“教外别传”,意思是在如来言教之外的别传。关于“心印”,心者佛心,印者印可或印定之义,禅宗不立文字,不依靠言语,只以心传心,以佛心印定众生心,证不二相,故称心印。在密宗内三续的三大传承中,除耳传需言语外,密意传即是不立文字,弟子得加持安住本性而证悟;表示传也是不依靠言语,依手印、水晶等表示的密意而证悟。密宗大手印的究竟修法,也是依靠上师加持,弟子以信心修上师的密意而证悟。在《大幻化网根本续》中讲到报身佛亦是不依言语文字而传密意。因此,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上,禅宗与密宗有相似之处,所以禅宗也可相似地包括在密宗中。但如果没有正见、缺乏福德智慧、不懂得取舍因果,仅仅不忆念不分别而去修禅宗、大圆满等法,也只是徒增业障而已。就像小孩骑“飞马”,是不可能到达目的地的。有些人不明白这些道理,学了一些大中观、大手印、大圆满等深法,就认为没有因果,随便杀生造业,这样就很麻烦了。

  据《付法藏因缘传》记载,迦叶尊者即将入涅槃时,手捧佛陀所授的衣钵,入鸡足山敷草而坐,等待弥勒菩萨降生成佛,再将佛陀衣钵传与弥勒。汉地禅宗初祖达摩祖师由印度东来时,也将衣钵传给二祖慧可大师,以此为法脉相传的证物。自此之后,禅宗各代祖师以心印心传承法脉,就是以衣钵相赠作为标志,所以称为“传衣钵”。

  禅宗在印土经初祖摩诃迦叶尊者,二祖阿难尊者,传到十二祖马鸣菩萨,十三祖迦毗摩罗尊者,十四祖龙树菩萨,十五祖迦那提婆尊者,一直传到第二十八代达摩祖师。达摩祖师观汉地有大乘气象,便在南朝时来汉地传法,并成为汉地的禅宗初祖,后传二祖慧可大师,以《楞伽经》印心,这样代代相传,至黄梅五祖、曹溪六祖,以《金刚经》印心。

  《指月录》中云:“自如来付法迦叶已来,以心印心,心心不异。印着空即印不成文,印着物即印不成法,故以心印心,心心不异。能印所印俱难契会,故得者少,然心即无心,得即无得。”

  比如说慧可大师的开悟,是因为为法的心达到了至精至诚。他没到那个诚心的程度就开不了悟,到了那个程度一言之下就开悟。所以这件事不是口头言说,不是寻思分别,这是心和心的相应,它只在至诚的心上发生。

  有一次,百丈禅师随侍马祖,恰巧有一群野鸭从天上飞过。   

  马祖问百丈:“这是什么?”    

  百丈说:“野鸭子。”    

  “哪里去了?”    

  “飞过去了。”    

  这时马祖用力拧他的鼻子,百丈痛得大叫。马祖说:“又说飞过去了!”百丈禅师当下开悟。 

  可见真正有智慧、有信心的弟子在依止上师时,只是依靠上师稍作表示,比如简单的动作或只言片语,便能恍然大悟,通彻一切万法不离自性。这就是心心相印的道理。

  归纳来说,这四种传承中,上师所要做的分别是:第一种是念诵经论;第二种是解释经论;第三种是离开经论,传授修法口诀;第四种是印证弟子的证悟境界。相应地,弟子所要做的分别是:第一种是听上师念经论;第二种是了解经论的具体内容;第三种是受持上师传授的口诀;第四种的要求非常高,弟子要获得证悟才行。

  可以说这四种传承,后后比前前更重要。我们在获得了“口耳音声传承”与“口耳讲授传承”之后,还要反复地批读、背诵、研讨、复习等等,为接受接下来的两个更殊胜的传承打下扎实的基础。

  以上对显密两大传承作了一个概括性的介绍,下面学习第三部分——传承的重要性。

  (三)传承的重要性

  总的来说,传承可以起到加持承接的作用,也就是它能使佛法传续不断,从而保证佛法的完整、纯正,只要传承不断,佛法就不会流失、变质,我们就能够获得传承上师源源不断的加持,这对修行人来说至关重要。

  无垢光尊者云:“若男若女已入此胜密,并获得传承教言,虽其未证悟,然以听闻之功德力,决定速疾解脱,因彼相遇无上果法之故。”

  不论是哪种佛法都需要清净的传承,尤其在密法中,如果没有得到相应的传承,普贤王如来等都不开许闻思修行,更不用说在没有传承的情况下给别人灌顶、传法、引导、实修了。正是因为殊胜的传承没有中断,由传承力量的加持,西藏各大教派的显密佛法,至今仍极为兴盛。

  在佛法的传授中,四种传承方式都不可缺少,每一种传承都有其殊胜的加持力量。

  具体来说,口耳音声传承传授的是诸佛菩萨和历代祖师传下来的佛法,每一次的念诵和听闻,以代代相传的传承加持力,都能令弟子获得殊胜的功德,同时也能保证佛法的完整、纯正,杜绝外道的伪经伪论混入佛法中,也能杜绝把佛经和菩萨论典排出佛法的邪行。

  口耳讲授传承,能把诸佛菩萨的真实密意正确地传给后代弟子,使弟子们获得对经论句义的正确理解,同时也能防止不依止上师以分别念随意解释经论的做法,还能防止外道的观点渗入到佛法中。

  据说,有些印度的婆罗门教或吠陀外道信徒为了彻底从源头上破坏佛教,就会假装放弃自己的宗教,改学佛法,实际上是企图把他们的见解,带到佛教的如来藏、空性等概念里,使佛教变成吠陀外道的教派。虽然几个世纪以来,他们一直在秘密行动,但他们不可能达到目的,因为成就者的境界无法改变,加上很多佛教徒非常重视传承,每个字都必须要有耳传,以防与外道论典相同的名词混淆。

  在藏地,讲经是相当谨慎的,真正具有清净传承的上师们在传讲佛法时,都不会以自己的分别念为准绳,而是依据了义佛经及登地菩萨所造之论典,他们所宣讲的佛法不会离开教证、理证、公案的支持,这样就能保证清净的传承不会受到染污。

  月称论师在《入中论》里说:“如我于佛众功德,岂能了知而赞言?然由龙猛已宣说,故我无疑述少分。”这里月称论师很谦虚地说:如我这般普通行者,于佛量等虚空的众多功德,岂能了知并广作赞叹呢?虽然以我自力不能知晓佛之功德,但是由于龙猛菩萨(龙树菩萨)在《中论》、《赞法界颂》等论典中对此已经作了宣说,所以以此为据我才无有怀疑地宣说了少部分。连月称论师这样的大德对于佛陀的功德都无法凭自力宣说,只能依靠龙猛菩萨的论典宣说,可见讲经是很不容易的。

  经论实修引导传承,能把经论中诠示的实修关要传给后代的弟子,使弟子不至于停留在口头空谈上,而是按照佛菩萨的言教去实修,同时也能防止仅仅把经论作为一种知识、没有实修的关要的错误认识,而造谤法重罪。

  在实修时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要有具证者的口传,而不是单靠自己的盲修瞎炼。佛法特别注重实践,如果只是阅读了一些经论,把佛法在口头上说得头头是道,但实际并未修过一座法,这种人对修行一窍不通,根本不可能指点别人怎么入道、修心。只有真正具有修证境界的善知识才能为自己传授实修的关要口诀,这样的口传绝对不会有错,也具足口诀的加持力量。因为简要、直接,所以运用起来就非常高效;又因为窍诀完整,从下往上的每一步、每个点都能指示修心的关要及密意,不会有含糊、隐晦的地方。这样弟子的修行才不会误入歧途。

  以心印心的传承,是上师把自己证悟的明空无二的心性境界,以灵活、应机的方式传授给弟子,使弟子直接了悟自心的本来面目,防止弟子在分别念中打转,迷失在无念的智慧之外。在很多祖师大德的传记当中也有讲他们是怎么开悟的。

  其实,不但佛法中重视传承,在世间很多行业中也同样注重传承,比如世间的武术、中医、建筑,甚至小小的木工等等,他们都有传承。就连在学校当中,所谓“名师出高徒”,很多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够进重点学校、得遇明师指点,就是因为优秀的老师培养出优秀学生的几率也会大得多。

  总的来说,显密佛法的任何一种传承,都具有住持、延续佛陀教证二法的作用,具有传承,教证二法的闻思修行就不会间断,没有传承,完整纯正的佛法就会衰败乃至彻底中断,所以佛法的兴盛与否,和重不重视传承有很大的关系。

  结合佛教的历史,我们也能看出传承的重要性。在唐朝时期,正因为汉地和藏地的各个显密传承都保持并延续着,从而才保证了当时佛法的全面兴盛。后来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都经历了几次大的灾难,在法难之后,某些法脉变得一蹶不振,而某些法脉直到今天还保持着巨大的生命力,尽管这里的原因很多,但传承是否延续,是造成这种差别的一个根本原因。

  在藏地朗达玛灭佛运动时,刚开始朗达玛想把藏地的显宗法和密宗法全部灭掉,当他准备杀鲁钦·桑吉益西时,尊者用契克印指向他,那时天空像降雨一样出现很多特别可怕的铁蝎,国王非常害怕。第二次用契克印指向他时,整个山岩全部被雷摧毁,这时朗达玛特别害怕地说:我从现在开始发愿,对所有密咒士都不危害,任何人都不会伤害你的眷属。虽然显宗和戒律方面的传承被朗达玛毁灭了,但密宗法依靠桑吉益西的威力并没有毁坏。

  在近代佛法衰微的特殊时期,佛教被蹂躏得体无完肤,整个佛教内部一片混乱,不成体统。公元一九八五年,法王如意宝为了保持僧团的清净无染,倡导藏地寺庙进行整顿,纠正违戒行为,清净风气。尽管在此次整顿过程中,出现了许多始料未及的违缘障碍,纷争持续了十年,但法王如意宝临危不惧,排除万难,且没有抱怨、批评过任何人,最终取得了胜利。老人家略带伤感地说:“在我没有进行这次整顿之前,在家人、出家人中无一不对我恭敬拥戴,自从整顿后,许多人对我恨之入骨,无端诽谤。可是,我想佛教已如夕阳一般,如果佛教内部不进行整顿,任其自然,那么将危在旦夕。为了延续佛法的慧命,我宁愿献出自己的宝贵生命,无论遇到任何艰难险阻也不会怯而退步……”

  在决定沉浮的关键时刻,是法王如意宝以非凡的魄力、惊人的毅力撑起了擎天之柱,将已濒临隐没残缺不全的别解脱戒重新健全完善。如今藏地显密教法的传承,尤其是戒律的传承能一脉相承而不断绝,都是法王如意宝力挽狂澜的结果。这也算是佛教史上不可磨灭的里程碑。

  总之,传承是极为重要的,佛弟子应当提高对传承的认识和重视程度,这样佛法才有兴盛的基础。

  作为后学弟子,我们要知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遵守、维护清净的传承才能使正法得以延续,才能使自利利他的事业得以兴盛。不仅在讲经、说法、实修等方面,传承的遵守非常重要,而且出家人的传戒、安居、诵戒,做各种佛事、修持五加行,汉地丛林的清规,禅堂的规矩、早晚功课,还有念佛堂的规矩,诸如此类,凡是行持如法的佛教事业,都有规矩,都有法则,这些都是诸佛菩萨为了千秋万代的后代子孙,以智慧和慈悲制定下来的,能够遵照来实行,必然会在正确的轨道上,成就功德和事业。

  《毗奈耶经》云:“故佛以法摄受僧,使得清净立僧团,目的正法久住世,住持佛法清净众。”严格来说,只有和乐清净的僧团,才能真实延续佛陀教法之慧命,使得正法久住,进而成为照亮一切众生的智慧明灯。《华严经》云:“于去来今,佛所说之法,所制之戒,皆悉奉持,心不舍离,是故能令佛法僧种永不断绝。”

  作为凡夫人,千万不能随心所欲地随便增减、更改,乃至废弃这些传统和规矩,不能随意更改传讲佛法、闻思修学佛法的方式,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样会导致破坏传统、破坏传承。如果自己没有足够的智慧,只是以一种分别念随意来创新,结果恐怕不会带来真正真实、长远、坚固的利益,只会造成极其混乱的局面。如果我们先把后面的正行修完了,再修前行,这样颠倒就很麻烦,根本不可能获得解脱成就。密法就更加严格,一定要有传承,才有资格修持密法。如果没有传承,即使观想暇满难得、寿命无常等外前行修法,也不算是正规的修法。这是需要我们特别注意的。

  今天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1.请概述无畏如来芽尊者到法王如意宝之间补特伽罗耳传的法脉传承。

  2.显宗的法脉传承分为哪两种?请分别介绍一下这两种传承经藏集结的情况。

  3.请详细说明显宗不共的四种传承。在这四种传承中上师与弟子所要做的分别是什么?

  4.请具体阐述传承的重要性。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