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种子

  

       转眼间参加净土日课的共修已经过去270多天了。净土法门就像一粒种子一样,逐渐在我的心田里生根发芽。

 

  她是善的种子。

  我第一次听到“阿弥陀佛”,是在12岁那年。外公的突然离世对外婆的打击很大,于是外婆带我到了昭觉寺,皈依在清定法师座下。从那以后,外婆每天早上都会拿出念珠恭敬地念1000遍阿弥陀佛圣号;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吃素,外婆还教导我们要与人为善。学佛的基础是贤善的人格,我觉得在那时外婆已经为我种下了善的种子。外婆今年已经89岁了,除了血压有点高以外,身体还算康健。我想这就是善有善报吧。

 

  她是安乐的种子。

  2018年8月,8岁的儿子因为没有按时完成作业,被我非常严厉地责骂了一顿。后来他把自己反锁在了房间,一会儿我便听到里面传来了“砰砰砰”的声音。我心想:他该不会是在用头撞墙吧?!于是我马上找来房间钥匙打开了房门,儿子的头已经撞得很红了,我一把把他抱在了怀里,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是妈妈不对,妈妈不该用那么激烈的言辞来责骂你……”儿子委屈地哭了起来,口中含糊地说着:“一会儿你要好好地向佛祖忏悔!”

  儿子的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让我回想起上师书中曾讲过,一念嗔心能摧毁一千大劫里上供下施积累的福德善根。现代社会生活中节奏非常快,人们好像都不太有耐心,如果事情没有按期待的样子发展,便爱发急。修行过程中,往往要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因缘也并不总像期望的那样圆满,如果总是顺着自己的习气,恐怕嗔恼的时候会很多,我们可有足够的福德善根供摧毁?想到这里,我便至诚地念起了金刚萨埵心咒。现在只要烦躁不安时,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念诵,每次念完之后就会觉得心里平静很多。

  上师说:安乐不是硬创造出来的一种独立情绪,它只是贪嗔痴慢疑等负面情绪的减弱,因此不对治五毒烦恼而想另修出一份喜乐安静来是很难有效果的。我们若以佛陀教授的方法切切实实去对治烦恼、转化内心,也会逐渐喜乐开阔起来。而净土法门就是佛陀教授的方法啊!

 

  她是解脱的种子。

  2019年1月13日,父亲被诊断为老年性精神病,医生建议留院治疗一段时间,但是并没有说确切的出院时间。这个消息对我来说是晴天霹雳!每每想到住在医院里的父亲吃不好睡不好,我就心如刀割。父亲最爱挂在嘴边的话就是:“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这样热爱自由的他现在被“关”在医院里,没有了自由,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呀!

  父亲刚住院的那几天,我每天都到医院去看他,回来以后就以泪洗面,直到一次和道友们一起讨论“八无暇”。一位道友说到,人看到动物会心生悲悯,为他们的将来担忧,动物自己往往不知道这些,只要屠刀没有架到脖子上就总是一副吊儿郎当无所谓的样子,这正是旁生的悲哀。即使那些被当作宠物的旁生,看上去生活比有的人还享受,但你对它说“你现在只要念一遍观音心咒便可以永离苦海”,它不会理睬,它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不能念一字一句,哪怕马上就要被冻死,也只能低头忍受。听到这里,我突然想到那些住在医院里的病友们,他们只是因为遇到某些困境,一时想不开,得了精神方面的疾病,但是他们的听说能力是有的,可以跟随我念观音心咒或者阿弥陀佛圣号啊!想到这里,我突然不再那么悲伤了。原来真如上师所说,走出困境需要的只是一个新的视角。

  第二天我便买了冰糖桔带去了医院。刚开始我还有点害怕,壮着胆子递给了父亲隔壁的一位病友,他很惊讶,我朝他微微一笑,接着他也笑笑,于是就边说谢谢,边收下了水果。紧接着我就跟他说:不用说谢谢,请你跟着我说“阿弥陀佛”。病友用非常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我坚定不移地又重复了一遍:请你跟我说“阿弥陀佛”。病友也不再迟疑了,回应我:“阿弥陀佛”。有了第一次的“战果”,我的胆子就大了起来,挨个房间地去分发水果。父亲有点担心我,就陪在我身旁,还时不时地跟病友解释:她信佛,你念一句阿弥陀佛她就给你水果。

  最后那冰冷陌生的病房,顿时变得温暖起来,到处都回荡着“阿弥陀佛”圣号。以后每当我到医院去,我都会带上一大包水果、糖果或是饼干,病友们一看我来了也挺开心的,现在不用我教他们念“阿弥陀佛”了,只要我递上水果,他们就会主动地回应我“阿弥陀佛”。你看,这不是已经播下解脱的种子了吗?!

 

  蕅益大师云:“只贵信得及,守得稳,直下念去,或昼夜十万,或五万、三万,以决定不缺为准,毕此一生,誓无变改。若不得往生者,三世诸佛便为诳语。一得往生,永无退转。种种法门,咸得现前。”

 

  愿一切有缘众生无碍往生极乐世界,花开见佛,得佛授记,普利群生!   

  索南拉姆

  2019年4月28日

  藏历二月二十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