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讲记 第111课 不如理依止之过患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在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如教修行的功德,遣除了依教奉行时的一些疑惑,然后进一步归纳了亲近意乐与加行之摄义。

  作为弟子若能以闻思修行来受持上师的言教,令上师生起欢喜心,以此可将以往所造的一切罪业悉皆净除,最终获得共同、殊胜二种悉地,自己的所有愿望也都能圆满。在一切修行中,对上师依教奉行的功德最大。当然作为弟子也不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去问上师。在《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如果上师有明确的指示,应该按照上师说的去做;如果没有,则以戒为师。”所以我们平时说话做事要以自己持守的戒律为准绳,这是非常重要的。

  在依教奉行的过程中,如果上师所吩咐的是非理非法之事,或者虽是合理之事,自己却没有能力去承办,这时只需将不能做的理由如实禀告上师就可以了,这样即使未能成办也无有过失。但无论上师如何示现,一定要对上师观清净心,绝不能生邪见进而诽谤,这是需要特别注意的。

  总摄亲近之意乐与加行之义可归纳为须真修实行,并且应归摄在心上而修。

  法王如意宝和大恩上师的经历都向我们表明,只要弟子能够对上师具足信心与恭敬,长久地修习依止上师的意乐与加行,则上师的加持不可能不融入相续,修行不可能不获得成就。

  《次第花开》中说:“因为往昔积累福报,我们才得以在今生见到自己的上师,然而,这样的相逢很短暂。世人常说:‘子欲养而亲不待。’上师虽然不像世间的父母那样需要我们养老送终,但上师在世时,我们应当精进依师教言修持佛法,尽己所能让上师欢喜。对上师,愿我们不要留下太多遗憾。”

  如果我们现在不精进闻思修行,空耗时光,以后上师示现无常,或者自己依止上师的因缘无常,都会让自己留下很大遗憾。所以趁上师住世,有因缘依止上师的时候,希望大家一定要精进闻思修行,行持善法,不要懈怠懒惰。

  在《次第花开》中讲到,上师(希阿荣博堪布)某天晚上梦到初到喇荣五明佛学院时,法王如意宝特意为自己安排了一间小木屋。上师在与邻居聊天时,从地上捡到一个曼扎上的顶饰。在梦中上师无限感伤地想,在这个顶饰还新的时候,法王如意宝健在,大家都很年轻,可转眼间法王如意宝已经走了。想到这里,上师说:“一阵钻心的痛把我从梦境拉回现实的黑夜中,泪水横流。我愿意付出一切去换回与法王如意宝再次相聚的片刻,虽然我肯定还会像以前一样,见到上师,就紧张得恍恍惚惚,不知所措,但是,我心里有多幸福只有我自己知道!”

  以前法王如意宝在大众中讲课时,经常会一提到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就泣不成声,因此令在场的很多弟子都对依止善知识的功德生起了坚定的信心。那时的修行人对上师的信心非常大,法王如意宝每讲一堂课,弟子们都会法喜充满,内心有极大的转变。比如法王一讲到寿命无常、因果不虚等法要时,每个人心中都会特别有感触,从此不敢再浪费时间。而现在虽然佛学院的人数比以往更多了,但讲课的加持力却明显不如以前。可见高僧大德一旦离开了世间,许多与他直接或间接相关的众生,心中的正法也会随之隐没。所以希望大家一定要珍惜现在依止上师的时光,好好依教奉行,努力跟上上师的脚步。

  上节课我们学习了应从什么是亲近、为什么要亲近、如何亲近,以及亲近的结果这四个方面将亲近善知识的法义归摄在心上。

  首先大家一定要明白,不论身体离上师是远是近,只要自心与上师的心相应就是亲近,否则就不是亲近。如果终日懈怠放逸,随意违背戒律,不护持诸根,这样的人即使天天跟上师在一起,实际上离上师非常遥远;而只要自己能够具足正知正念,精进修持上师所传授的法要,这样的人即使距离上师很遥远,也是真正亲近上师的人。当然这也不是说距离上师远,心更能够相应。如果有因缘跟在上师身边,安住在上师的道场中,这是非常大的福报。如果没有这样的因缘,但是自己心心念念都能祈祷上师、忆念上师,修持上师所传的教言,那自己跟上师就是相应的。

  我们之所以亲近上师,不是为了获得名闻利养,也不是想自己获得解脱,而完全是为了早日成佛利益众生,这是我们亲近上师的唯一目的。

  亲近上师的方法是首先在意乐上通过思惟功德和忆念恩德生起信心和恭敬心,然后在贤善意乐的摄持下,精勤修持亲近上师的三种加行。我们应首先做好最下等的供献财物和中等的承事供养,逐渐让自心与上师相应,在此基础上,才能进一步做到如教修行。

  如果没有贤善的意乐,一切依师的亲近加行也难以稳固。所以我们一定要重视祈祷上师,精进地修持上师瑜伽,令自相续对上师真正生起坚固的信心。比如有两个人的年龄相当,福报、智慧水平也差不多,但其中一个人的修法与弘法利生事业能够顺利圆满,另一个人却始终无法真正成办弘法利生的事业,这其中的差别就在于前者精勤致力于祈祷观修上师本尊的功德力所致。

  如果能够在依止上师时着重在心地上修持,最终就能令上师的智慧完全融入自心,证悟如虚空般广大的佛果。

  下面开始宣讲如何依止上师的第三部分——不如理依止之过患。

  3.不如理依止之过患

  不如理依止上师的过患细分而言有很多种,在诸多经续论典中均有宣说,在这里主要从以下十一个方面来宣讲。

  不如理依止之过患分十一:一、身不恭敬上师之过患;二、跨越坐垫等之过患;三、对上师说妄语等之过患;四、诽谤上师之过患;五、浪费上师财物等之过患;六、对上师及眷属生害心之过患;七、对上师生傲慢心之过患;八、对上师生邪见之过患;九、扰乱上师心意之过患;十、违背上师言教之过患;十一、舍弃上师之过患。

  (1)身不恭敬上师之过患

  作为弟子,在上师面前时,整个身体的威仪和姿态应该如法,要对上师怀有敬畏心。倘若弟子在上师身边时行为上对上师不恭敬,其果报是非常严重的。《正法念处经》云:“不敬师长,不顺法行,是人命终,堕于地狱。”

  在《佛说善恭敬经》中讲到:“若有比丘于其师边不恭敬者,我说别有一小地狱名为椎扑,当堕是中。堕彼处已,一身四头身体俱然,状如火聚出大猛炎,炽然不息然已复然。”若有比丘对上师不恭敬,会堕入名为椎扑的小地狱,转生为有一个身体和四个头的怪物,全身被烈火燃烧不熄。

  我们应该经常以正知正念护持自己的身语意三门。首先在上师面前安住时,必须断除身体上的弄姿作态,表情上的嬉皮笑脸或愁眉苦脸、发脾气等不如法的行为。《大圆满心性休息》云:“师前当护身语意,不应伸足跏趺坐,亦莫背后向上师,嬉笑显露愁怒容。”在上师面前不能伸脚,也不能跏趺坐。因为以前很多人在上师面前都是双膝着地,恭敬合掌,跏趺坐被视为不恭敬的行为。而现在在不同场合中,在不成为不恭敬的情况下,跏趺坐也是可以的(主要心恭敬就可以了)。但是很多人不懂得这个道理,在上师面前脚伸得直直的,或者歪坐在经堂的柱子边,这样就是身不恭敬上师。

  关于以后背对着上师,《不舍佛陀经》云:“若人杀害一切众生,何人见说法师时,与彼背向而坐者,此罪百千万十万乃至无数倍,亦不及前者。”所以背对上师的罪业特别大。有些经论中讲到,如果经常故意不见上师,即使你往生到清净刹土,在那里也只能听到主尊的声音,却见不到主尊的身相。有些人在平时开法会时,特意坐在柱子后面,或者角落等见不到上师的地方。如果是人太多实在坐不下也没办法,但若自己总想特意躲着上师,这样在缘起上也不太好。很多人没有好好地闻思经论,不知不觉中造了罪业还以为自己很不错,这样很不好。

  在《普贤上师言教》中讲到,平日在上师身边时,坐立行走的一举一动都必须要做到恭恭敬敬、如理如法。

  一般来讲,上师刚进来时,弟子一定要站起来迎接。在上师未就坐之前,弟子不能先坐。当上师从座上起身时,弟子也绝不能视若无睹、依然如故地坐在座位上,甚至躺在沙发上或床上,一定要毫不迟疑地站起来。《事师五十颂》云:“上师如若已起身,切莫躺卧与端坐。”特殊情况下,如果得到上师开许,则不用站起来也可以,否则故意轻慢上师,即使即生中也会感受各种果报,来世的苦果就更不用说了。博朵瓦尊者曾说过:“对上师不恭是失去智慧的主因。”上师的对境特别严厉,不恭敬上师却想获得世出世间的智慧,那是不可能的。这样也是增长自己的傲慢心,造业特别大。

  善巧成就寂静论师所造《札那释难论》中,引用佛经云:“设唯闻一颂,若不执为尊,百世生犬中,后生贱族姓。”如果轻慢上师,将会在百世接连转为狗身,即使之后转生人间也会沦落到贫贱种姓中。

  在上师安坐之时,弟子要向上师请安问候,了解上师的身体如何,心情怎么样,吃得怎么样……然后再观察时机供养相合上师心意的用品等。作为弟子观察时机很重要,比如想要供养上师时,要首先观察上师是否心情愉悦,如果上师不高兴,此时供养反而有可能触恼上师。只有因缘成熟时,供养上师才具有殊胜功德。

  上师行走时,自己若随同而行也有一些注意事项。弟子不能走在上师的前面,这样就会背对上师;也不能走在上师的后面,这样会有踩上师脚印的可能;不能走在上师的右侧,因为这属于首席之位,所以弟子应当在上师左侧稍后的位置恭敬随行。假如在路途中遇到一些危险地带或担心会有恐怖事件发生,这时请求上师开许后走在前面也没有关系,不会造业。《金刚藏庄严续》云:“夜晚与过河,处于险地时,请求师开许,先行无过失。”

  平时若去上师的房间看望上师,不应粗鲁地用力敲门,也不能猛烈开关上师住所的门,开门关门的动作一定要柔和轻缓。有些人可能习惯了“咣咣”敲门,还有些人问了一些问题后上师没有给他解决,走时就气鼓鼓地“砰”一声带上门,这样特别不好。即使在世间当中对长辈、客人的礼仪都不应该是这样的,何况是那么严厉的对境。

  在上师看得见的地方,弟子不能坐在高位上,不能头戴围巾、帽子,不能双手叉腰、随意吐痰等。在《佛说善恭敬经》中也讲到许多依止上师时的注意事项,经中云:“欲受法时,当在师前不得轻笑,不得露齿,不得交足。……于彼师前勿升高座,师不发问不得辄言,凡有所使勿得违命。”有些人在上师面前肆无忌惮地嘻嘻哈哈,这样也不行。

  总之,弟子应始终对上师有一种敬畏之心,杜绝满不在乎的心态,言谈举止必须做到温文尔雅、寂静调柔,不可对上师有任何不恭敬的行为。如《功德藏》中说:“上师起时莫安坐,坐时问安供受用,若行莫随前后右,踏垫坐乘等折福,切莫猛厉敲师门,舍弃弄姿笑怒容,妄乱玩笑无关语,三门寂静而依师。”

  (2)跨越坐垫等之过患

  无垢光尊者在《如意宝藏论》中说,除非先经上师开许,否则绝不能任意踩踏上师的坐垫,乘坐上师的车辆等。《事师五十颂》云:“畏惧如毁佛塔罪,师影尚且不应跨,鞋子坐垫乘骑等,不能跨越何须言?”经中说毁坏佛塔属于近无间罪,践踏上师的身影罪业与之相同。因惧怕造下这般严重的罪业,即使是上师的身影也不敢跨越,何况上师的鞋子、坐垫、乘骑等其他用具,肯定是不能跨越的。

  关于跨越上师的影子与毁坏佛塔罪业相同这一点,《大幻化网》第一品中云:“不跨上师之身影,经说等同毁佛塔。”弟子如果不恭敬上师,随意践踏上师身影,以及上师的伞、鞋子、坐垫、枕头等,会遭受堕落剑叶林地狱的严重后果。《金刚帷幕续》第八品云:“上师伞与影,履垫与枕头,大愚者若跨,彼堕剑叶狱。”《金刚空行续》第三十二品亦云:“上师卧具垫,履伞衣装等,一切所用物,身影皆勿跨。轻侮亦不应,倘若如此为,诸时受痛苦,失义离福德。”所以不单是身影、鞋垫,上师的一切所用物都不应该践踏。

  像跨越坐垫这类过失如果不注意是很容易发生的,所以平常行为一定要格外谨慎。而如果上师已经开许,或在某些特殊场合和时间中不得不做,则不属于造罪。

  如果在万不得已非跨不可的特殊情况下,按照《戒根本论·卧具事》中所说:“为三宝而清扫涂墁,可边诵经堂偈子边跨越佛殿、佛像、佛塔与中柱之影。”依此类推,一边诵咒一边跨越上师的身影、资具、衣服、乘骑等,这样也是开许的。如果不知道念什么偈子,可以念金刚萨埵百字明、金刚萨埵心咒。

  (3)对上师说妄语等之过患

  弟子在上师身前应断除一切语言方面的过患。特别是在拜见上师时口中必须要断除一些欺人之谈、未经观察的胡言乱语、戏耍玩笑,以及毫无意义的无稽之谈。《大圆满心性休息》云:“切莫信口出胡言,言说妄语离间语,他过不悦耳粗语,未经观察无关语。”在上师面前千万不要信口开河、胡言乱语,不能以妄语欺骗上师,不能说离间语,也不能说别人的过失以及不悦耳的粗语。在上师面前说这些是非常不合理的。

  一般来说,弟子在见到上师时应面带微笑,口中恭敬赞叹,念诵皈依偈,当听到上师的吩咐时,弟子应回答:“好!”应向别人称赞上师的功德。

  如果对上师这一严厉对境欺骗诳惑属于大妄语,果报尤其严重。从前,印度的阿阇黎佛智有一次明明已经见到了上师,却对上师谎称没见到,结果话音刚落他的眼珠就掉落到了地上。后来他请求上师宽恕,蒙受上师加持后,他的眼睛才得以恢复。可见对自己的根本上师说妄语将招致不可思议的可怕果报。所以我们应断除一切欺骗上师的行为,发愿乃至失去生命的因缘、下至戏笑也不对师长说妄语。

  有些人可能担心自己会说错话,导致在上师面前什么都不敢说,甚至觉得“上师是遍知的佛,即使不说他也应该知道”,这样也没必要。只要自己的发心清净,对上师没有什么不恭敬,在上师面前该说就说,该笑就笑,没必要板着脸,放松一点就可以了,这样也不会违犯很多戒律。我们在发心的过程中有些该说的事,也应该在上师面前如实反应,不应该故意藏着掖着。以前喇荣五明佛学院的老管家索顿,每一次开会或私下商量,法王如意宝如果问他情况,他都会直截了当、一五一十地反映,下面谁说什么都如实汇报。所以大家在他面前说话也都会很谨慎。

  在上师面前说离间语的果报也非常严重。如果在严厉对境的上师面前挑拨师徒关系,或者挑破佛教团体之间的关系,这种罪业近似无间罪。《文殊根本续》中说:“若有一个在寺庙、上师之间制造矛盾,犹如搅拌血液之棍子一般的人,此人死后会立即堕入无间地狱。”

  (4)诽谤上师之过患

  身为弟子若故意轻蔑、诽谤自己的具德上师,则已造下等同轻蔑、诽谤一切诸佛的罪业,由此必将恒时遭受痛苦。《事师五十颂》云:“身为弟子若故意,轻蔑如是之上师,则已轻侮一切佛,故彼恒时受痛苦。”此处所说的“轻蔑上师”是专指对上师故意进行诋毁诽谤,宣说上师的过失,比如说上师愚痴、贪欲重、相貌丑陋、是破戒者等等。《吉祥胜续大疏》中云:“何者亦不应于令入瑜伽坛城之上师前口出不逊说:‘你是破戒之人,你懈怠度日,你是笨蛋’。”所以这方面一定要注意。

  《佛说善恭敬经》云:“彼痴人辈,皆由往昔骂辱于师及与和上,是故见者皆悉不喜。以彼往昔舌根过故,恒食屎尿。”由于往昔辱骂上师和出家人的果报,导致堕入畜生道中,即生中见到它们的人都对其不生欢喜,因以往舌根所造的罪业,常食屎尿。

  故意呵斥、诽谤上师者即使修密法也无法成就殊胜之果。按照《密集根本续·第五品》中说,纵然造下五无间罪等弥天大罪,依靠无上金刚乘的殊胜妙道尚且能够净除罪业,今生也能获得殊胜果位;但若从内心诽谤自己的金刚上师,则无论再怎么修行也没有成就殊胜果位的机会。

  诽谤上师者即使精进修持续部法,反而会因此成为转生地狱之因。《金刚藏•第十四品》中说,倘若对金刚上师心生忿恚而呵斥,则即使在千万劫中远离睡眠愦闹,精勤修法,最终不但无法获得殊胜果位,反而会以此成为转生地狱、饿鬼之因。这就是因为已经从根本上毁坏了修法的机会,与正法背道而驰的缘故。

  诽谤上师者不仅来世将转生无间地狱,即使在即生中也会感受诸多不吉祥之事。在《事师五十颂》中讲到,那些诽谤上师的极为愚蠢之人,现世中会罹患传染病、遭受凶残动物的损害等,或因中邪、患瘟疫、中毒而死。此外,也有可能遭受恶王的惩罚,被毒蛇所伤,以及被食肉空行、盗贼、各种鬼怪所杀,死后也会堕入无间地狱。

  在所有的密乘戒中,以诽谤金刚上师的罪过最为严重。全知无垢光尊者曾引用《狮子妙力圆满续》的观点说:“其他罪业通过忏悔有清净的机会,而上师是一切坛城的主尊,所以如果毁谤了上师,这种罪业无法得以清净。”

  不必说自己毁谤,即使是对其他毁谤者,也不能一同进餐,甚至不能拿他手中之物,否则将不得悉地。密宗《大幻化网》《密集金刚》等续部中都如是宣说。

  在《寂静之道》中讲到,札括寺有位嘎玛活佛,显现上很执著财物,被很多人诽谤。其实他是一位成就者,根本不会执著,只是众生眼前的显现。有个人对嘎玛活佛诽谤得很厉害。当时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心想这个人真可怜,凭他怎么说对活佛也没任何影响,日子一样过,可是这对他自己没任何好处。上师劝他说:你本来没什么福报,总这样说上师,耗尽了这辈子的福报,下辈子还会下地狱。有信心很好,没信心也不要诽谤,诽谤上师只会害到自己。

  即使不是自己的金刚上师,只是为自己宣讲显宗法要的上师,我们也不能随意诽谤。《寂静之道》中说:“要恭敬对待所有的善知识,比对待自己眼睛或父母更为谨慎和敬重地侍奉。虽然在宁玛派中明确说了诋毁‘三恩德上师’是破戒,但并没有说诋毁‘三恩德上师’以外的、其他对自己有恩德的上师不是破戒。”

  总之,以恶语诽谤上师的过患极其严重,作为弟子应当努力做到无论何时何地也永不诽谤智慧超群、功德广大而又含而不露的金刚上师,甚至不能随意评说上师的智慧的深浅、见解的高低等。当听到有人诽谤上师时,应当想方设法加以制止,如果自己无力制止,应当思惟上师的功德,并以手捂住耳朵不听其人的胡言乱语,切莫与该人来往、畅所欲言。《生甘露续》云:“若谤金刚阿阇黎,则以寂猛方式止。倘若无有此能力,当以正念捂自耳,莫依于彼勿交谈。倘若与彼互来往,则堕恶趣受煎熬。”听到别人议论上师的过失、诽谤上师,有能力的人一定要制止,即使没有能力制止也应当不跟这样的人交往,这一点很重要。但是现在有些人听到这些也无所谓,有时自己还掺和进去,以前如果造过这样的业应该深深地忏悔。

  如果往昔曾经肆无忌惮地轻蔑或呵斥过某位上师,则一定要以万分恭敬之心将最合自己心意的美食、衣物等悦意供品敬献上师,以此能够清净往昔轻蔑呵斥上师的罪业,不会再遭受前面所说的瘟疫疾病等一切损害。如《事师五十颂》云:“称心如意之供品,恭敬奉献上师尊,依此今后不遭受,瘟疫病等诸损害。”

  假如自己曾诽谤的上师已经离世或住在远处,不方便直接到上师面前忏悔,此时也可以按照仲敦巴尊者的传统,观想诸位上师的心相续本来无二,并在附近的上师面前忏悔,这样便可清净罪障。其他对上师生嗔恨心等各种颠倒依止的罪业也可以此方法忏悔。在《三戒论》的讲义中说,如果上师离世,也可以在上师的照片前忏悔。

  (5)浪费上师财物等之过患

  对于上师的财物,弟子应该如爱惜生命般不惜代价予以保护。如《事师五十颂》云:“上师财物护如命。”三宝是严厉的对境,而上师是三宝的总集,如果弟子贪著上师的财物,未经开许而随意使用,其罪业比破四根本罪更严重。

  《现在佛陀现证三摩地经》云:“贪图上师之财物,两劫之间住饿鬼。”贪图上师财物,会导致堕入饿鬼道,还会感召生生世世贫穷的等流果。所以我们千万不能因为放逸而随意受用上师的财物,利用上师的财物来做人情。如果认为上师福报大、财物多而随意浪费,只是毁坏自己而已。但如果是上师特意给弟子的财物或加持品,弟子接受也没有什么问题。有些教言中说,这是一种悉地,如果上师给的有些财物没有接受的话也会破坏缘起,所以应该接受。

  有些人可能觉得上师的对境太严厉,上师给的东西不能拿,或者上师没有开许就随便拿,这样偏堕一边都是不行的。如果上师开许了就可以拿,如果没有开许不能随便用,还有上师给的东西或者加持品自己应该接受。上师赐予加持、悉地,缘起还是很好的。很多人说“这个我有了,不用拿了”,这样也破坏缘起。

  (6)对上师及眷属生害心之过患

  对上师生起多少刹那的嗔心,就会摧毁那么多大劫中所积累的善根,而且还要在那么多大劫中感受地狱之苦。如《时轮金刚续》云:“若于上师起忿恚,则同忿心刹那数,当毁尔劫所集善,亦受尔劫猛狱苦。”比如:生起一刹那的忿恚心,就已经摧毁一劫中所积之善根,若未如法忏悔,就还要在一劫中感受地狱之苦。

  就像有一棵树,树根已经遭到破坏,则其枝叶花果等也不会新生,已有的也都将逐渐枯萎;同样道理,若失坏了功德之源的信心,不仅不会出生新的功德,已有的功德也会逐渐退失。

  《现在诸佛现证三摩地经》中讲到,如果一个人对他的上师住于嫌恨心,或坚固的恶心,或恚恼心中,这样不可能得到功德。上师所传的是本师佛陀的法,如果对上师不尊重,没有做大师想,也不可能得到佛陀所传正法的利益,这样无法生起功德,已生的也会逐渐退失。就像在世间当中父母是最严厉的对境,对父母一旦生起了不孝的心念,就已经沉没了福禄寿的因缘,同样,只要对有法恩者生起一念不恭敬的心,就违背了天理,心也无法安稳,这是沉没法的因缘,功德是不可能生得起来的,唯有诚心忏悔,才有可能重新恢复。

  我们不仅不能对上师生嗔心,对上师的亲人、弟子、施主等眷属也不能怀有害心,若损害上师的眷属,也和间接危害上师没有什么差别。

  在《普贤上师言教》中讲到,对于上师的眷属和金刚兄弟姐妹们,无论相处的时间有多长,都毫无厌烦之心,始终如一和睦友好,就像每天都不离身的腰带一样;在日常生活当中,不管遇到任何事情,自己都要放下架子,与任何人来往都能做到和谐融洽,就像可以搭配任何食物的食盐一样;即便对方对自己恶语中伤、无理取闹或施加难以承受的压力,也应当尽力忍耐,就像能撑起重物的柱子一样。总之,道友和道友之间,一定要和睦相处,恭敬依止。如《功德藏》云:“和睦相处如腰带,融洽交往如食盐,极具忍耐如柱子,亲近师眷与道友。”

  (7)对上师生傲慢心之过患

  弟子仅仅内心生起一念“我已胜过上师”的傲慢心,其罪业也是非常严重的。《般若经》中说:“于(上师等)殊胜对境,心生傲慢,罪大恶极。”

  往昔,涅嘉那革玛绕仅仅认为自己的智慧较上师略胜一筹,即生便遭到七次危及生命的违缘。

  印度大成就者黑行大师一次和众多眷属一同渡海时,他想:我的上师杂兰达热巴虽然是真正的成就者,但从世间的眷属受用等方面来说,还是我更胜一筹。刚刚生起这个念头,航船即刻沉入海中,在水中遇到极大的艰难时,他马上祈祷上师,上师亲自降临解除了他的怖畏。

  上师说:“因你生起了很大的傲慢心,所以得到这样的报应。实际上,我是没有致力于寻求眷属受用,如果我也将精力放在这上面,成为与你同样的人肯定不成问题。”

  所以不能生起自己超胜上师的想法。比如认为“讲课或者修法上师比较厉害,但我的弟子比上师多”或者“我的弟子中能力大的弟子很多”,生起这样的傲慢心也是造业而已。

  由此可见,依止上师时必须要断除我慢。《事师五十颂》云:“承侍一切行为中,当无贡高我慢心,知惭畏惧护根门,当以新媳姿态住。”在承侍上师的一切行为中,都应断除贡高我慢的心态,而是要像新媳妇一样知惭有愧,对上师怀有敬畏之心,种种威仪都要如理如法。

  现在好多人会有这样的想法,认为自己虽然在佛法的理解上比不过上师,但在某些世间法方面已经超过了上师。比如认为自己在某专业技术领域比上师懂得多,或者认为上师过得很苦,没钱看病,穿得破破烂烂的,对上师甚至有一种可怜或同情的感觉。这些想法都是不合理的,以此会招致不良的后果。

  如果能对上师有不共的恭敬心,即使一个小小的因缘也能让自己开悟。而如果自己心不堪能,则一点一滴的利益都得不到。弥勒菩萨说过:“如天虽降雨,种坏不发芽,诸佛虽出世,无根不获善。”天上虽然降下妙雨,但被烧坏的种子不可能发芽,同样,尽管诸佛已经出世了,但没有信心的众生也得不到善妙的解脱果。

  (8)对上师生邪见之过患

  对于入密乘者来说,最大的障碍莫过于对自己的金刚上师产生邪见。因为要想获得密宗成就,唯一依靠上师。如果对上师生起邪见,不要说获得成就,就连善趣也无法趋入,只有堕入金刚地狱感受难以堪忍的痛苦。

  《四法宝鬘论》中说:“若生无有信心之邪见,刹那数劫堕入恶趣中,故当厉忏生起追悔心,严加护持誓言如眼眸。”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如果对上师不但无有信心,反而常常因观察上师过失而生起邪见,则生起多少刹那的恶心,就会在恶趣中感受多少劫的痛苦。因此,每当自己对上师生起邪见时,应当立即忏悔。对上师的身语意,我们应如爱护眼目一般谨慎保护。

  除了不能对上师生起邪见之外,弟子随意分别上师过失的过患也非常大。这是需要我们特别注意的。博朵瓦尊者说:我等多有破衣的过失,就像拖着破衣服在地上走时,只会染著草上的污秽,而沾不上金沙。这是指我们的心在和善知识接触时,善知识的功德方面不能熏染上,少许过失心就染著在上面,所谓“己过如山全不知,师有少过亦觉察”。凡夫就是这样,别人很多好的方面都看不到,别人稍微有一点不好马上就看到了。如果以这样的心态,一味分别上师的过失而无有信心,则一切衰损自然会降临自身。博朵瓦尊者还说:“如果唯一分别过失,不仅得不到加持,而且将生生世世不遇上师,今生也会遭受癌症、吐血、心脏病等各种不悦意的果报。”

  《大圆满心性休息》中讲到:“切莫口是心非观,上师各种之行为,勿想彼为不合理,前后相违除邪见。”这里讲到对上师不能口是心非,表面赞叹却在背后认为上师的各种行为不合理,不能认为上师的语言前后矛盾,应该断除对上师生邪见。

  在一切时处我们都要对上师观清净心,观想上师的一切行为都是以菩提心利益自己的善巧方便,这样就能使自己的所见所闻都变成增上信心的因缘。甲瓦用滚尊者说:“总之,任见何者皆功德,任说何者皆教言,任作何者皆有益,任现何者皆加持。”上师无论做什么都是有功德的,无论说什么都是赐给我的教言,上师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对我的帮助、加持,这样就能增进自己的善法功德,迅速获得上师的加持,反之就是造业。

  (9)扰乱上师心意之过患 

  身为弟子无论在何时何地,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始终不应扰乱金刚上师的心、令其生起厌烦。否则必将因此感受严重的异熟果和等流果。

  所谓等流果,即来世自己的心会被他人扰乱;所谓异熟果,即是死后堕入无间地狱,感受猛烈痛苦。《事师五十颂》云:“何时何地永切莫,扰乱金刚上师心,设若愚者如此作,定于地狱受炖苦。”

  《时轮金刚》中明确指出,十四条密乘根本戒中关系到上师的有三条:不扰乱上师心,不违背上师教言,以及金刚道友之间不相互嗔恨。可见扰乱上师的心已经违背了密宗誓言。

  《窍诀宝藏海》中说:“对上师和密法不予以重视,对上师不报恩,经常扰乱上师的心,以及不如法修持的这种人,所有的护法神,尤其是以密主佛母为主的这些护法神都会舍弃和呵斥他,并且会经常给他制造违缘,使他所做的事情不吉祥,尤其是他的身体会得各种各样的疾病等等。”

  我们身为弟子,心中时时处处都要有上师,平时身口意的行为,凡是能令上师满意、欢喜的事就尽力去做,而凡是会让上师担心、不高兴的事就不能去做,这样才能与上师的心意相合。如果完全不顾及上师的感受,任性而为则是大逆不道。

  现在有些弟子一点也不懂依止善知识的方式,他们认为上师接见我、为我解决问题是理所应当的事,所以也不首先观察上师是否在百忙之中,是否心情愉悦,在未得到上师开许之前,就大摇大摆地来到上师面前。如果此时正巧赶上上师的心情不好,就会导致对上师不敬以及扰乱上师的心这两种极其严重的过失。

  《山法宝鬘论》中说:“对于法主、法王、如意宝般妙法源泉之上师,怀有不敬之心,口出非礼之词说‘不管上师开不开许都要去见’便径直而入,这是对上师的最大不敬。……这种草率举动恰恰将他无有将上师视为真佛的清净观之内相暴露无遗。”有些人没有得到上师开许就去上师住的地方敲门,不管上师身体如何,是否繁忙,“反正你应该给我解决问题,你不见我就是没有菩提心、慈悲心”。这样就特别容易扰乱上师的心,造下严重的罪业。

  以前法王如意宝谈起自己早年求学的经历,常说:自己对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无比敬畏,虽然心里渴望亲近上师,但没有上师的吩咐,万万不敢鲁莽地跑到上师面前去。那时,他经常偷偷地在远处望一望托嘎如意宝住的小屋,希望能远远地看一眼上师进出的身影,他心里就满足了。

  《山法宝鬘论》中说:“如果偶尔因没有得到开许而未能如愿面见上师,也不能心烦意乱,心里应当这样想:我应该明白这是对自己最殊胜的教诲,这明明是在暗示我:因为你的恶业罪障太深重了,你若诚心诚意想见真佛上师,就要净除自己的罪障。”

  有些道友去拜见上师,见不到心里面就特别难过,或者心烦意乱,对上师生起不好的心念,这样就没必要。应该反思:这是上师让我认识到自己罪业特别深重,一定要好好发露忏悔才行,忏悔清净才能见到上师。所以见到上师是加持,见不到也是上师的加持。

  弟子之间如果不和睦、闹矛盾,这本身也是在扰乱上师的心。很多道友在发心过程中互相闹矛盾、不说话,这样特别不好,也会给上师的弘法利生事业制造违缘。本来发心是想积资净障的,但是以这样的方式在那么严厉的对境面前造业,没有一点意义。当然作为凡夫人一点烦恼都没有也不可能,但是一定要认识到自己的问题,一定要经常忏悔,心量一定要大。

  《次第花开》中说:“金刚道友闹矛盾会扰乱上师的心,对上师的住世和弘法利生事业制造违缘。”这一点是我们需要特别注意的。

  法王如意宝示现圆寂前曾叮嘱(这就是法王如意宝的遗教):“莫舍己道,勿扰他心。”这是在告诫我们不要舍弃自己的道心,不要扰乱他人的心。从总义上来说,“莫舍己道”是在讲别解脱道。别解脱道行者主要就是守持清净戒律,维护自己的道,并不会舍弃。“勿扰他心”是在讲大乘道。大乘道行者对自己的解脱并不是很重视,而是要做到不伤害众生,不扰乱别人的心。法王如意宝的教言里有很深的意义,无论什么样的人,都最好不要舍弃自己的本分,自己的规律,自己的行为,自己的道德,自己的整个修行,这些都包含在“道”的含义中。除了不舍弃自己的道,我们还要有利益众生的菩提心。“勿扰他心”中的“他”,不仅仅指的是人,而是包括所有的众生。作为一个真正的修行人,应该尽量不扰乱、不损害生存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众生。

  (10)违背上师言教之过患

  作为弟子也不能违背上师的言教,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经藏中说:“有多少与善说相应,就有多少是属于善的;有多少与善说不相应,就有多少属于不善。”可见一切善和不善,唯一随与上师的善说相不相应而安立。也就是说,只要能与上师的善说相应,不论做什么都是善的;如果违背上师的善说,不论做什么都是不善。

  《三次第论》云:“违背上师意,无间地狱中,无量劫受煮。”

  以前格鲁派有一位甘珠尔上师说:“上师讲的任何话都不能违背,就算上师说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你也要承认,并坚信不疑。”为什么以前的修行人很容易获得成就,就是因为他们的信心十足,对上师具有清净观,无论上师说什么都深信不疑,并且马上能做到依教奉行,而现在很多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如果上师说“太阳从西边出来”,肯定有人会马上说:“这怎么可能,上师您肯定说错了!”这样想获得加持乃至成就是非常困难的。

  以前的大成就者那洛巴依止帝洛巴尊者的时候,上师叫他做什么他就去做什么,虽然表面上来看有些做法是违背戒律等教言的,但是因为上师是真佛一样的具德上师,所以他所说的一切都不会跟经续论典相违。如果能对上师生起这样的信心,依教奉行,最后肯定能迅速获得成就。

  如果我们曾经违背了上师的教言,也一定要趁现在及时发露忏悔,否则等果报降临时再后悔也晚了。

  《密宗大成就者奇传》中记载:称天是班嘎拉著名的班智达。他从青年时代起就一直以在家人身份住在那烂陀寺潜心修学佛法。一天,他打算离开寺庙,就去向他的根本上师道别,而根本上师却要他剃发出家。当时由于他对世间的贪欲未泯,便拒绝了上师的要求。后来他娶妻并有了三个孩子。

  有一天,他在梦中见到了观世音菩萨。观世音菩萨对他说:“你违背了上师的教言,再过三年,你会得瘟疫死去,死后将堕入地狱。”

  称天知道观世音菩萨从来所言不虚,一种死到临头的感觉令他不寒而栗。从此他与外界断绝一切联系,猛厉修行。三年后,他果然在一场蔓延的瘟疫中染病身亡。

  恍然中,他感觉自己似乎身系铁链,被身形恐怖的阎罗狱卒带到遥远的灰暗贫瘠之地。忽然,五尊如梦幻般透明闪耀的观世音菩萨在前方降临,马头金刚奋力驱打牵着他的阎罗狱卒,见到他悲惨可怜的中阴景象,观音菩萨的眼泪簌簌而下,她让他拉住衣衫一角,她的眷属们送他回到了人间。称天的神识终于又回到了原来的肉体。

  自此,称天常常见到大恩至尊观世音菩萨。在观世音菩萨的慈悲加持下,他获得了殊胜成就,声名传遍了十方。

  (11)舍弃上师之过患

  《寂静之道》中说:“有的人对上师起邪见,想舍弃上师,认为‘这个上师的行为很不如法,我要离开他,没有他我还有其他上师’。事实上,在密宗里,上师如佛,舍弃一位金刚上师就等于舍弃所有的上师。”无垢光尊者在《窍诀宝藏论》中说:舍弃上师到别处去是着魔的迹象,是修行人最大的违缘。

  即使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超胜功德的凡夫,在依止他之后也不能舍弃、诽谤,如果诽谤他就等于诽谤了三世一切诸佛,这个罪业是无法言说的。续部中云:“纵然无功德,依师若舍弃,侮辱诸上师,诽谤三世佛,其罪说不尽。”

  法王如意宝曾开示:“这种人得到一些殊胜教言,从不认为是上师的恩德,反而觉得是自己智慧和福报过人,跟上师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最初对上师毕恭毕敬,但得到教言后就舍弃了上师,如同有些病人,病好后就一走了之,再也不理睬医生了。

  这不是真正的法器!这种愚笨的人自高自满,不知道上师的殊胜,将证悟的缘分已经完全断送了。他就算悟性再高、闻思再广,也根本得不到任何成就。”

  总之,上至成就殊胜佛果,下至在地狱中感受一缕凉风的安乐,这一切利乐无不是由如理依止上师而获得;相反,小到十地末以金刚喻定所断的极细微所知障,大到无间地狱中所感的难忍痛苦,这一切衰损唯一是由不如理依止善知识所引生。因此,宁舍生命也应如理依止善知识,因为这比护持生命更为重要。

  如果对不如理依止上师的过患未生起深刻认识,那么就不会心生警惕,谨小慎微地防护身口意三门。若对此等罪业满不在乎,纵然精进修法,也只是开启恶趣之门而已。所以我们一定要反复思惟以上所说的轻侮诋毁上师及扰乱上师心意、舍弃上师等罪业的深重果报,从而对此等罪业产生深深的畏惧,感到毛骨悚然,昼夜精勤防护三门。只要从内心深处下定决心,从今以后无论何时何地,在何种情况下,我一定要如理依止善知识。有了这种决断心,才算思惟到量。

  今天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1.不如理依止上师的过患主要有哪些方面?请具体分析身不恭敬上师以及跨越上师坐垫等的过患。

  2.在不如理依止上师的十一种过患中,对上师说妄语等以及诽谤上师的过患有多严重?为什么弟子不能浪费上师的财物?

  3.请结合教证、公案说明为什么不能对上师及眷属生害心,也不能对上师生傲慢心或生邪见。

  4.请具体说明扰乱师心、违背师言、舍弃上师的过患是什么。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