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带上我的祝福前往他生来世”——助念随笔

      死亡不仅是一种警示,提醒我们放下无谓的追逐而精进修行,死亡本身也蕴含着珍贵的修行机会,如果善加利用,则能证悟解脱。

  ——希阿荣博堪布

  (上)一场寒冬季的临终助念

  都说生命的底色即是无常,而人生最大的无常就是死亡——难以预知,不可避免,无处躲藏。

  2018年12月13日,晚22时左右,一场临终助念紧急启动。

  那天,苏居士身患绝症的父亲在重症监护室陷入昏迷,将至生命的尽头。遵从父母意愿,征求医生意见后,家人决定拔管,返回家中。

  与此同时,苏居士联系了同城的一些道友们,恳请大家能为父亲做临终助念,助他度过这生最为关键与艰难的时刻。

  得知消息的道友们立刻积极地行动了起来。经过商议,很快做出了分组轮班、昼夜不断的三天助念计划。

  当晚23时左右,六七位道友先期赶到苏居士家中,进行助念现场的布置。在家属的配合下,观察好方位,放置佛像、转经筒,供灯、供香,快速地把房间布置成一个简朴且不失庄严的助念之所,并在适当的位置铺设好卧具。

  一切准备妥当后,藏香袅袅中,众人静静等候着苏老先生的归来,并反复在心中温习着助念时的要点:一定要以大悲心摄持助念言行;念佛声音要不高不低、不急不缓、字字分明、句句入耳。

  近24时,随着沉重的脚步声,陷入昏迷的苏老先生由家人背着,返至家中。家人先将他轻轻地安放在整洁的卧具上,帮助他以右侧卧;随后给老先生胸前佩戴了《般若摄颂》挂件和念珠;最后将金色的陀罗尼经被轻轻盖在他的身上。在熟悉又祥和的环境里,苏老先生似乎微微一动,一直紧缩的眉头舒展开,微弱呼吸着安静入睡。

  苏居士夫妻俩都是佛教徒,他们默默看着弥留之际的父亲,努力平复情绪,在他耳边柔和地说到:“爸爸,现在我们已经到家了,您不要怕,千万不要紧张,也不要再担心我们。我们和妈妈尽管伤心,但绝对不干扰您。接下来的三天我们要带您去一个更美好、更祥和的新家。今天来了这么多朋友,都是来帮您助念的,您一定要放下世间的一切,跟随佛号,一心一意去往净土!”

  12月14日零时,临终助念开始了。

  这次助念,每两个小时轮换一班,昼夜念诵不间断。自愿前来参加助念的道友们,专注安定地念诵着经文佛号。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在三宝的护佑下,随着清脆的引磬声,绵密的佛号声,老先生缓缓呼出了最后一口气,平静而安详地与娑婆世界做了最后告别。苏居士含泪凝视着亡父,悲伤但平和,默然且笃定。这就是佛教徒和亲人的生离死别,没有声嘶力竭,没有绝望无助。

  灯不断,香不断,佛号声不断。助念持续进行着,没有片刻停歇。

  12月16日晚24时,历时72小时,助念圆满结束,前后有数十人次自愿参与了助念。这一场临终助念,不仅陪伴帮助苏老先生度过了此生最为关键的72个小时,更是抚慰了家属的离别哀伤,令他们感受到了来自佛法的力量。

  自始至终,老先生面容安详,双眼轻合,嘴角微闭,四肢柔顺,身无异味。之前部分心存疑虑的家属亲友,也在苏居士夫妇的劝导和道友们的言行影响下,由迟疑、观望、被动接受,最后转变为配合、关心和支持。

  (中)死生事大,让我们以最好的方式送别 

  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在《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到:“一些人多年走不出亲人亡故的阴影,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内心深深的遗憾和无奈。人与人之间,包括至亲骨肉,总不免有该做而没做的事,该说而没说的话,该修补而没有修补的伤口,突然之间生死相隔、再见无期,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这种伤,有人带它一辈子。”

  事实上,这种伤痛或遗憾,可以藉由佛法的方式得以弥补。

  在藏区,家里若有人面临死亡,其他人一般都会尽力去为他请喇嘛来作临终引导,让佛法带他走过死亡的惊恐、混乱和剧痛。人死后,活着的人不会沉浸在自己的痛苦中,因为还有比悲伤更重要、更有价值的事要做,那就是为逝者作超度法事,真正去帮他。家里人无论老少也都会为亡者发菩提心、念经、念咒。他们的悲伤是伴随着内心的笃定的——没有太多东西好遗憾的,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能帮助到逝去的亲人。

  死亡,无法避免。临终之际的四大分离之痛,中阴阶段的怖畏景象,普通人很难依靠自己去顺利度越这生死关隘。临终,是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临终之人心识即将离开身体时,极易受他缘影响。那时无论是恶还是善,对亡者的去向都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法苑珠林》中说:“从生作善,临终恶念,便生恶道。从生作恶,临终善念,而生天上。”

  因此,临终之际他人的助念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印光大师曾经开示:“临终助念,譬如怯夫上山,自力不足,幸有前牵后推,左右扶掖之力,便可登峰造极。”

  临终助念,如同一场陪伴,陪伴临终者走过今生最后的时光,分担他们的恐惧和孤独,给予助力,让临终者带上一份祝福前往他生来世。死生事大,让我们以这种最好的方式来进行送别。

  (下)这是一次自利利他的修行

  临终助念是自利利他的善行。一次如理如法的临终助念,不仅能真实地帮助、利益到临终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临终者所示现的人生经历、因果不虚和临终等现象,为助念者提供了一个思维无常、修持慈悲的机会。

  上师在《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中说:“有人来请超度,只要因缘具足我都会去念经,一方面对自己修持慈悲心有很大帮助,另一方面也是让自己熟悉死亡。我会想,可能不久后我也会成为眼前这人的样子吧。然后就考虑怎么应对死亡,想一想能让自己不畏惧死亡的方法。”

  这一次,苏老先生用自己的死亡向道友们展现了无常,提醒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生命就在呼吸之间!无常和明天,谁先到来,没人能知道。

  对于参加助念的人来说,助念现场成了实修之所。在这里,菩提心、慈悲心不再是书本上抽象的法义与教言,佛法的甘露逐渐融入每一位道友的心相续,改变着每个人的身语意。

  因悲心而生愿力,因愿力而生无畏。三天的助念过程中,道友们不断地坚定心中的誓愿:一定要以清净的慈悲心,如理如法地圆满这一次临终助念,尽己所能给予临终者最大的帮助。

  这期间,参加助念的人们克服了种种困难与障碍——初次面对亡人的恐惧、往返百多公里的奔波辛苦、南方寒冬的湿冷天气、深夜助念的疲乏与困顿、家中繁琐事务、身体抱恙等等。助念进行到第三天时,近郊的一次5.7级地震引起城区震感明显。屋内吊灯晃动,助念的道友们心无外散,仍旧专注不乱地念佛,助念未受丝毫影响。

  三天的助念,72小时的实修,参与之人不仅悲心增上,而且经由不断串习和现场的体悟,积累了将来面对死亡、临终助念的信心和经验。

  那个深夜,助念圆满后,道友们冒着严寒踏上回家的路。夜半寂静,路灯微光,冬风清冽,送来阵阵清幽的腊梅花香。

  遥想那极乐彼岸,定是莲花满池,妙香冉冉吧。

  谨以此助念功德回向,

  愿一切自利利他的善行导归极乐,

  愿一切有缘众生临终无碍,蒙佛接引,顺利往生。

  阿弥陀佛!

  一位助念志愿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