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普贤讲堂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讲记 第107课 意乐依止之理03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我们继续学习了依止上师之理中的如何依止上师。如何依止上师分三:一、意乐依止之理;二、加行依止之理;三、不如理依止之过患。

  其中意乐依止之理又可以从总示亲近意乐、思惟功德而修信心、忆念恩德而发起恭敬这三个方面来宣说。

  总示亲近意乐即以华严九心亲近承事善知识。具体来说可分为:如孝子心、如金刚心、如大地心、荷负担已应如何行这四点。舍弃自己的自由、把行为的权力都交给上师、随上师安排的善心,即如孝子心。任谁也无法破离弟子对上师亲爱之情而能坚固的善心,即如金刚心。荷负上师一切事业重担的善心是如大地心。荷负担已应如何行,即荷负上师事业担之后应如何行的善心。

  其中荷负担已应如何行又可分为六点:

  ①如轮围山心:就像铁围山即使以汹涌的海浪也无法动摇,同样道理,依止上师时要生起任何苦恼都无法动摇的善心。

  ②如仆使心:即是无论为上师做任何低贱之事,不但没有羞耻和犹豫,而且真心去做的善心。

  ③如除秽人心:即断除了一切慢及过慢,在上师面前自处卑下的善心。

  ④如乘心:即上师交付的重任,即便再困难也能欢喜受持的善心。

  ⑤如犬心:即是虽受上师毁骂,但对上师没有丝毫忿恨的善心。

  ⑥如船心:即对上师的事不论承担多少、不论如何来往奔走,都无有厌患的善心。

  总之,荷负上师事业重担之后,当如是行持:一、任受何苦都不动摇;二、受行秽业心无惭疑;三、断除傲慢恒守谦卑;四、极难行事亦喜承担;五、师长毁骂不起忿恨;六、数数劳作心无疲厌。

  对于以上这九种心,修行者应先在内心观想,然后再进一步付诸实行。如果能切实做到九种观想与加行,就能到达听闻、了知的彼岸。当然,我们也要反思自己在哪方面还有所欠缺,若尚未做到就应想办法努力改正,并发愿早日圆满。

  在思惟功德而修信心中,首先强调了信心的重要性,可以说信心为一切修行的前导,能出生、守护、增长一切功德。而圆满修习信心的因即是思惟上师功德。作为弟子应一心执取上师功德思惟,始终只见功德不见过失,如此则信心未生者能生、不稳定者能得稳固、稳固者能增上圆满。

  《杂宝藏经》中有一则公案:从前有位女居士很有智慧,深信三宝,经常供养出家人。有一次,一位年老愚钝的老比丘到她家应供,女居士供养饮食之后,诚心诚意地祈请老比丘为其说法,并为他敷设法座,自己在座前闭目静坐,恭敬地等待听法。以前在印度,比丘到别人家应供完后,肯定会为施主说法而咒愿(也就是给他做回向,让他增上善根福德智慧等等),在很多经典中都讲到有这样的传统。

  老比丘对讲经说法一窍不通,他坐在法座上非常着急,趁着女居士闭眼之际,就赶紧起身悄悄地溜回寺院。女居士经历这番景象,不仅未生邪见,反而认为老比丘在为她示现无常苦空的道理,因此至心思惟有为法无常、苦、空、无自在,当即证得初果。她非常感激老比丘说法的恩德,于是来找老比丘,欲报其恩。而老比丘听说女居士来了,以为她要找自己算账,吓得到处躲藏。最终她找到了老比丘,讲述了自己得道的经过,并要供养他以报大恩,这时老比丘因惭愧而深深自责,当下也获得了道果。

  在这个公案中,老比丘实际上并没有为女居士说法,但是女居士有一定的善根福德,她以至诚的信心、清净心获得了大利益。如同一座雪山,南面充满了阳光,北面却冰雪覆盖,若无论上师如何示现,都看做对我所作具有密意的殊胜加持,这样当下就在加持阳光的照耀下,自己肯定能越来越进步,而如果对上师时刻抱着挑毛病的抵触心理,内心当即就会被罪业的冰雪覆盖,这样只会损害自相续,断绝自己的解脱慧命。所以观清净心特别重要。

  我们还要注意的是,在“只观功德、不观过失”这一点上,不仅是对自己的根本上师,而应对自己有法恩的所有善知识一概只观功德、不观过失。在前面也强调过,在小乘、大乘显宗及密宗的教典中,一概要求“观师为佛”。这样才能远离一切成就的障碍、修集一切成就的因缘。

  若想要令信心生起,就要思惟上师的功德。而将思惟功德推到极处,即是观师为佛,通过思惟上师是真佛,即可将思惟功德达到圆满。上节课我们主要以理证分析了上师是佛,即从观待理、作用理、证成理、法尔理四个方面来成立上师是佛。

  (1)以观待理成立上师是佛 

  观待某位病人来说,所谓医生是从能治愈他的疾病这一角度来安立的。同样道理,观待无始以来在六道轮回中被烦恼逼迫的我来说,某人是否成立为佛陀,唯一是从能否赐予我对治烦恼的妙法而安立。

  (2)以作用理成立上师是佛

  如果某法具有烧煮等火的作用,就能成立此法是火。同样,谁能行持佛陀的事业,就能成立为佛陀。

  (3)以证成理成立上师是佛 

  以证成理成立上师是佛可分为三点:

  一、果因:由果的角度,因为善知识能够以自力无颠倒地宣说圆满菩提道,即可推断其相续中具有一切种智。

  二、自性因:一切众生皆具佛性,佛陀和善知识只是在外相上有差异,其实他们的心完全安住于法性,无二一体,因此能成立上师是佛。

  三、不可得因:以迷乱心识前所显现的过失不可得,成立上师为无有过失之如来。 

  (4)以法尔理成立上师是佛

  法尔理就是依于法性而成立之道理。以法尔理成立上师是佛分四:一、当幻化相应的能调伏身;二、当应机而幻化;三、当以能利益而幻化;四、当以周遍而幻化。总结来说,一切诸佛周遍一切时空而幻化,在不清净众生的因缘成熟时,法尔将显现传法利他的平凡身相。因此,凡夫因缘成熟时心前所显现的传法善知识,必定是诸佛的化现。

  以上回顾了上节课的内容,接下来继续讲解视师如佛的道理。

  关于视师如佛,虽然在前面已经列举诸多教证,又以四种理证加以分析,但在一些人心中还存在各种各样的疑惑。下面就对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做出解释。

  有人会问:在我心前,善知识显现具有许多贪嗔等过失,如何才能把他们安立为断尽过失的佛陀呢?

  应了知,如果自心的显现是实有、可靠的真实存在,则能成立这种说法,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在凡夫的分别妄识前所显现的全部都是假相而已,不能执妄为真,因此根本无法安立上师实有过失,对此可用六种比喻来解释。

  (1)眼翳者之喻

  就像眼翳患者会见到空中的毛发相,但实际上毛发相是丝毫不可得的。同样,具业障的众生不论见谁都会见到过失或平凡相,但不能因他心前如此显现,就断定上师实际如此,因为这只是他的业障所自现。

  《入中论》云:“如有翳眼所缘事,不能害于无翳识,如是诸离净智识,非能害于无垢慧。”比如有眼病的人能看到毛发,但是这不能妨碍没有眼病的人看不到毛发的根识所缘。所以凡夫众生心识所现前的一切法并不能妨害圣者出世的无漏智慧所照见的一切。凡夫见到的并非真实。

  因此,凭借众生业障的显现来断定上师不是佛,是毫无道理的。凡夫众生见上师的平凡相,这只是他自己心前所显现的,并不是圣者无垢智慧所照见的,如同眼翳者前显现毛发,只是他自身的错觉,并非外境中实有毛发的自体。

  (2)摩尼宝之喻

  《宝性论》云:“如由种种形色物,摩尼中现非彼体,亦由众生种种缘,如来显现非彼体。”自性清净的摩尼宝放在不同形色的布基上,会显现青黄方圆等种种形色,这并不是摩尼宝的真实形色。比如摩尼宝自体并没有红色或者蓝色,但是把它放在红布或者蓝布上,它就会显现红色、蓝色。同样道理,佛陀虽然没有任何过失,但以所化众生自心的过失便会显现似有过失。

  所以,应当思惟:“现在上师显现的种种过失和平凡相,只是我自心过失的投射,实际上师并没有过失。”

  (3)墨镜之喻

  有人问:如果上师毫无过失,如何解释“现量见到上师具有衰老等众多过失”呢?

  譬如,当我们带着墨镜来看这个世界时,也会现量见到白海螺变成黑色,但不能因此认为白海螺原本就是黑色的。同样道理,当凡夫的心识被罪障遮蔽时,即使见到真佛,也似乎现量见到了过失或平凡相。而这种“现量见”也只是一种迷乱心识的现量,不能以此断定在法界中真实存在。

  法王如意宝曾开示:“在这个世上,有许多以悲愿力度化众生的圣者。他们在众人眼中,似乎也有痛苦和快乐,会生病、衰老、生烦恼,但实际上,他们的境界中一点也不存在这些不清净的法。”凡夫众生心不清净,哪怕真佛来到,也会见到生老病死等很多不清净的相,这不是上师的问题,而是自己的问题。

  以上即以墨镜之喻抉择了上师为真佛,只是因自心被业障遮蔽无法现见而已。

  (4)佛现旁生相之喻

  为了利益众生,佛陀会化现为猪狗牛羊等旁生的形象,也会有食不净粪等与一般猪狗相同的行为。但在诸佛的净见量当中见一切万法都是大光明、大空性的本性,不是如我们所见的不清净的东西。

  既然佛示现了平凡相,在不清净众生心前,不论如何观察,也必然只会见到平凡的现相。

  由此根据,应当思惟:“我不能因为自己心前显现了平凡的上师形象,就认为上师不是佛陀。”

  从前,有一个人去五台山,文殊菩萨让他捎封信给达西,信中写道:“达西大菩萨:您以此身份利益众生已圆满,今当前往东方现喜刹土。”那人到了成都一带的一个城镇,到处打听,根本没有叫达西的人。最后有户人家说,他家有头猪叫达西,明天就准备杀了。那人心想不知道菩萨在哪儿,于是就把信放在那头猪面前。那猪用嘴巴拱开信,看完就死了。

  法王如意宝开示说:“这样的菩萨,在各种飞禽走兽中都有,菩萨发愿时也念‘愿成鸟兽城中乞’,还发愿转生为受赞叹者、被诋毁者、病人、说法者等。甚至在娼妓、屠夫里,也有许多菩萨。”众生以什么样的形象能度化,佛菩萨就示现什么样的形象,这在很多经典里都有讲。而且不单单是有情众生,佛菩萨也会示现灯塔、山水树木等无情相度化众生。

  (5)梦的比喻

  就像我们在梦中见到高楼大厦或者打雷下雨等景象,但一觉醒来就会发现,这一切都是梦中的假相,只是自己迷乱习气的幻现,在现实中根本没有。大家都知道梦不是真实的,却将白天的现象执为真实。其实我们学过全知麦彭仁波切的《醒梦辩论歌》就知道,无论梦也好,醒也好,这一切都是迷乱习气显现而已,都不是真实的。

  《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你在梦中的感受和醒时一样真实,哭是真哭,急是真急,梦里坐车也要买票,过河也要走桥,下雨要打伞……可是,当你正在如此‘真实’地经历这一切的时候,那些车、桥、河流、晴雨,乃至草原上奔跑的大象等,都是不存在的,从来没有在你的卧室里或者其他任何地方真正发生过。”

  同样道理,应该思惟,虽然我见到上师似乎对财物很执著,或有打骂弟子等行为,但这只是由我内心的恶习所显现的,根本了不可得,上师根本没有嗔骂等过失。

  (6)胆病等比喻

  譬如,在严重的胆病(黄疸病)患者眼前,白海螺显现为黄色,而在严重的风湿病患者眼前,白海螺显现为蓝色。就像这样,以暂时损坏诸根的错乱因缘都能导致迷乱,更何况在我们的相续中具有究竟迷乱的因——不可思议的业障。在业障彻底净除之前,必定会显现种种迷乱之相。凡夫业障那么深重,不可能见到真正的本性,看到善知识显现贪嗔等过失也就不足为奇了。

  以上以六种比喻解释了在凡夫心前上师善知识显现过失的问题,下面继续以问答的形式解释在凡夫心前善知识功德不显现的问题。

  有的人会问:纵然上师没有过失,但上师也没有显现佛陀所具有的相好庄严等功德,怎么能安立他是功德圆满的佛陀呢?

  提问者以自己心前的上师没有显现像佛陀一样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好等功德,从而断定上师不是佛陀。一般人很容易生起这样的疑惑,认为既然上师是佛,那就应该在我面前显现相好庄严,或者示现各种神通神变,在刹那间将我调伏,马上让我获得成就,这样我才能相信上师是佛。实际上即使在你的心前显现的也不能断定就是真实的存在,而相反,在你的心前未显现的,也无法断定毕竟无有。对此可以通过思惟以下八种比喻来了知。

  (1)盲人之喻

  太阳虽然万丈光芒,普照大地,但是盲人对此一无所见。同样道理,虽然这些指示善道的上师们已经圆满具足佛陀的智慧功德,但对那些以无明遮蔽自心的人来说,他们只能看到示现平庸的上师相,而无法见到上师光辉灿烂的圆满功德相。因此,由我心前不显现,并不能成立没有。

  如来藏的全体显露与现证唯一是一切诸佛的不共境界,唯一是诸佛的一切智智才能如实照见,就像没有眼目的盲人不能现见灿烂的日轮一样,不具自力智慧者是无法如实现证如来藏本性的。这里不具自力智慧者不单单是指凡夫,而且包括声闻、缘觉圣者和大乘初发心者,他们依靠自力无法现前悟入如来藏本性,只能随佛的经教与信解的方式而了知。诚如《宝性论》所说:“自生诸佛之胜义,唯是依信所证悟,犹如日轮光晃耀,无眼目者亦不见。”

  《究竟一乘宝性论》引用佛经说:“阿难,所言如来者,非可见法,是故眼识不能得见故。”

  (2)针眼之喻

  譬如在狭小的针眼中,始终也无法容纳巨大的须弥山,但我们不能因此就否认须弥山的存在。同样道理,在凡夫如针眼般狭小的分别心境界前,也绝对不可能容纳佛陀如大海般深广的殊胜功德。因此,不能以自心没有显现,就断定上师不具佛陀的种种功德。

  (3)黑暗之喻

  当我们身处漆黑的夜晚中时,由于黑暗的障蔽,即使前面有一堵墙这样粗大而显而易见的色法都看不见,更不用说种种微细的色法。只要光明没有到来,色法就不可能在眼前显现。同样道理,对无明障蔽笼罩下的世间凡夫人来说,不要说佛陀深层次的种种微妙功德,即使是最粗大、最明显的功德也看不到。的确是这样,现在很多佛菩萨化现的善知识有广大的弘法利生事业,但很多人被业障所障蔽,不但看不到他们的功德,反而看到很多过失,作种种诽谤。尤其在末法时代这样的事例太多了。

  因此,对于完全被愚痴障蔽的凡夫来说,心中绝对是无法显现佛的清净功德的。

  (4)瑜伽士之喻

  密续中云:“所现皆为本尊相。”在金刚萨埵等很多修法仪轨里面讲,见一切身相都是本尊身,一切音声都是本尊的咒语,一切六识、八识都是本尊的智慧,我们要有这样的清净观,而实相本来也正是如此。在消尽平凡迷乱相和执著的瑜伽士的境界中,一切上师都显现为圣洁庄严的佛陀之相。而在我心前之所以上师显现了衰老、患病等庸俗相,是因为我还未能彻底消除迷乱显现和执著。一旦自己通过精进闻思修行,消尽了迷执,必然会现见上师即为佛陀之事实。这是毋庸置疑的。

  (5)幻师之喻

  譬如,幻化师以咒语加持某人,染污观众的眼识,结果观众只会看到大象和大象的种种行为。在这个比喻中,迷乱之因即是眼识被染污,由此而显现的迷乱即是本有的人和人的行为不显现,而本无的大象和大象的颠倒行为反而现前。这就说明,显现的不一定实有,而未显现的也不一定没有。

  因此,我们的心识只是被恶业染污的颠倒心识,这是根本不能信任的。即使心前显现的,也不能信以为真,而心前不显现的,也不能断定没有。而且要进一步认清心的颠倒面目:由于种种迷乱力的存在,凡夫不仅见不到本有的佛菩萨,反而不得不见本无的平凡相和各种平凡行为。虽然在名言中上师也具足佛陀的全分功德,但我们在净除业障之前,由于业力的迷惑,见到的往往是迷乱的错觉,不是真实的。所以,应当通过幻化师的比喻认识自己错乱的状况。

  (6)菩萨之喻

  即使在十地菩萨等的心前,也无法显现佛陀全部的功德,何况在我们这样的凡夫心前,更不可能显现佛的全分功德,又怎么能现见上师为佛呢?即使合集一到十地所有菩萨在漫长的时劫中从各方面一再观察,也无法完全现见佛陀的功德,又何况是具有贪嗔痴烦恼的我们呢?所以,不能以我心前不显现,就否认上师具有佛陀的功德。

  《大般涅槃经》云:“如是菩萨位阶十地,尚不了了知见佛性,何况声闻、缘觉之人能得见耶?”

  要知道即使是一到九地菩萨尚有微细二取种子,十地菩萨还有二取习气的障碍,因此对于诸佛之真实现证来说,十地菩萨亦如隔有一层薄纱,见得并不十分真切。

  《寂静之道》中说:“修到十地,本具智慧仍未全体显露,十地菩萨见如来藏仍如夜晚视物,不甚分明。在十地最后,以金刚喻定破除最后一分至微细的习气,自性光明无余现前,到此才是圆满无上正等正觉。”所以十地菩萨尚不能完全照见佛陀的全分功德,何况十地以下的圣者菩萨,凡夫地资粮道、加行道的菩萨呢,是根本没办法照见的。

  (7)鬼神之喻

  譬如在我们面前若有杯子,就能看到它,若看不到杯子,就能断定眼前没有杯子。杯子是可显现之物,我们可以依此判断,但对鬼神就另当别论了。有神通的诸佛菩萨能看到鬼神,我们没有这样的神通智慧,所以不能因为眼前没有显现鬼神,就断定毕竟没有鬼神。有些事物是不可显现之存在,不能因其不显现就断定没有。

  如果我已现前如来功德,就应当在我心前显现;如果自心前不显现,则决定不是功德圆满的如来,毕竟以自证分可以断定自己是否现前了佛功德。这是以“不显现”而决定没有。

  如果他人具有佛陀功德,但在我的心前未能显现,此时不能以“不显现”而断定他人不具佛功德,这是肯定无法成立的。

  (8)宝瓶之喻

  譬如:虽然宝瓶放在我眼前,但如果用一块布把它遮住,那也是看不到的。而把布掀开后,就能在此处看到宝瓶。同样道理,我们应思惟,上师的法身与诸佛无二无别,只是由于自身业障的遮蔽而不能显现,一旦业障清净,当处即见上师为真佛。因此,能否见上师为佛,取决于自己的业障是否清净,而不在于上师是否清净。

  以上通过八种比喻解释了在凡夫心前善知识功德不显现的问题。下面继续解答关于视师如佛的疑问。

  有的人可能会问:既然上师决定是佛,只要一个人身为上师,他的弟子就会把他当成佛,但若与实际情况不符,不就成了大妄语吗?

  要知道,这种想法正是观师为佛的障碍,必须要遣除。《摄大乘论》云:“鬼傍生人天,各随其所应,等事心异故,许义非真实。”对同一有事来说,由于众生业力不同,而有不同的现相。对于我这个有情,也因见者各自不同的业力,而产生不同的看法;然而,对各自的所见,都应当承认只是各自心识前无欺的显现。

  由于六道众生的业和习气不同,各自身心世界的显现便不同。比如面对同样一碗水时,地狱众生见到的是滚烫的铁浆;饿鬼见到的是脓血;鱼类等水居旁生见其为住处(鱼在水里面游,水就是它的家);人见其为水;天人见其为甘露;而清净之大佛子则见到一水尘上有无量刹土,及见到水为玛玛格佛母;究竟成佛后,则见到是法界的大光明。

  相对下层众生来说,上层众生的境界更为准确。《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从现相、实相的角度说,每一道众生心识前有各自的现相,业障越轻的众生,所见越接近实相。也就是说,人眼中的水比饿鬼眼中的脓血更趋近于真实,天人眼中的甘露又比人见到的水更接近真实,而大佛子眼中见到的佛母坛城则更接近实相。”但可以说其他所有的显现都不是绝对准确的,只有佛的境界才是真正绝对准确的。

  不同的众生去看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物体,结果是不一样的。这是佛教的重要观点,而且不仅是大乘显宗和密宗公认的,同时也是小乘佛教的观点。依各自不同的所见也有各自的受用,比如天人可以畅饮甘露,人类可以喝水解渴,而地狱、饿鬼众生会因铁浆、脓血而受苦。可见观待不同众生,应当承许这种种不同现相和作业同时存在。这在全知麦彭仁波切的《定解宝灯论》里面有详细讲解,你们有时间去看一看,会有很大帮助。

  同样,对某些上师来说,弟子见其为真佛,自己或其他人见其为平凡,由此不同见解,也能分别作佛和平凡之业,因此在名言中对二者都应承认为有。这样也可以遣除“小乘上师的声闻等并不决定是佛”的妨害。

  对方又问:若依你所说,一位上师应成同时是佛和众生,但如何成立“既是佛陀又是众生”呢?

  正如前面水的例子,我们可以把一条河流同时当成是甘露、水、脓血三者,对此又如何解释呢?所以,由于不同的业力,天人见到是甘露;人类见到是水、饿鬼见到是浓血,这只是同一个法观待不同众生不同的现相,并非在同一法上聚集了相违的水和脓血等。同样,观待众生的心识不清净、清净和极清净,而分别见上师为凡夫、菩萨和佛,并没有凡夫和佛集于一身的过失。

  至此我们在以教证、理证成立上师是佛的基础上,又进一步遣除了种种疑惑。若能依这些道理反复思惟、串习,必定能引生上师是佛的定解。

  之前也讲过,我们一直强调的视师如佛,不仅是在胜义中观上师为真佛,更重要的是应从名言中观具相上师为真佛。于名言中,凡夫众生皆为业惑所牵,流转轮回,而上师境界与佛无二无别,倒驾慈航来此人间救度我等。因此,观师为佛甚为合理,若观为凡夫则极不应理。而且若能观师为佛,将引起诸多善心,比如,即使一位德高望重、教授我们世间知识的老师,因其功德超胜我等,我们也会对他生起信心和恭敬心,而现在真佛即出现在眼前,其功德更加不可思议,无与伦比。我们作为业障深重的凡夫,而上师为智悲力圆满之佛尊,与之亲近,决定能够获得极大利益,对之祈祷,决定会赐予加持,随之修学,决定可获得解脱,如此行持,一切名言中的作用自然而然便会生起。

  ◎忆念恩德而发起恭敬

  通过忆念善知识的深恩厚德,就能够发起对上师的恭敬、尊重之心。应当了知“敬重”是重要的亲近意乐,应当由念恩来引发。比如我们一想到某人对自己有救命之恩,或往昔在我生病、落魄、遇到违缘的时候照顾、帮助过自己,会发自内心对他非常感激,以此缘起产生的心态就是敬重。因此我们应该时常忆念上师善知识的恩德,以此培养恭敬心。

  下面我们按照《十法经》中所说,结合实际,对照经文一句一句具体忆念。

  《十法经》云:“于长夜中驰骋生死,寻觅我者;于长夜中为愚痴覆而重睡眠,醒觉我者;沉溺有海,拔济我者;我入恶道,示善道者;系缚有狱,解释我者;我于长夜病所逼恼,为作医王;我被贪等猛火烧燃,为作云雨而为息灭。”

  以下具体解释。

  一、“于长夜中驰骋生死,寻觅我者。”

  我从无始以来,就陷在漫漫无涯的长夜愚暗当中,以无明的力量一直起惑造业,被业力牵引而不由自主地奔走于生死旷野当中,就像疯狂者一样。这时是谁以大悲心在六道轮回中将我寻觅,救拔迷路的我出轮回呢?那就是我的大恩上师善知识。

  就像孩子走失以后,母亲会万分焦急,不惜劳苦四处寻觅,一心想着“孩子在哪啊”,而孩子却不知道母亲的慈悲一刹那也没有舍离过他。同样,无论我们漂泊于六道当中的哪一个角落,在漫漫的轮回长夜中,上师会始终以大悲眼寻觅我等,直到用温暖的手将我们带到解脱安乐之地。世上再没有一个人能像上师这样生生世世牵挂我们,寻找我们。的确,上师是不会舍弃我们的。虽然往昔世间有无量诸佛菩萨、圣者出现,但是我们都没有被度化,只有上师在轮回中找到我们,并赐予解脱。

  《次第花开》中说:“两千五百年,我们由于傲慢、颠倒、固执、牵挂和恐惧,一再错过机会,直到今天。尽管我们依然褊狭,依然不知 珍惜,却有人依然持佛陀的智慧明灯,在无尽的夜里等待为我们照亮前路。如果我们还是错过,他说他会停留,他会再来,直到我们不再错过。这就是上师的慈悲。”不要说一世、两世,哪怕无量世,上师都会一直想办法让我们这些有缘弟子脱离轮回,不会舍弃我们。

  二、“于长夜中为愚痴覆而重睡眠,醒觉我者。”

  轮回犹如一场大梦,当我们在漆黑长夜中被愚痴覆盖而陷入沉沉迷梦中、迷乱颠倒时,是谁将我从迷梦中唤醒?正是我的大恩上师。

  上师已经彻底觉悟,而他来此娑婆世间的唯一目的就是将我们从长夜的迷梦中唤醒,只要我们能有一丝觉醒,他就会倍感欢喜。为了唤醒我们,上师不辞辛苦日夜奔忙,到处为信众皈依,讲经说法,组织共修、放生,这都体现了上师对我们的慈悲。

  试想若无上师的慈悲教言、诚挚召唤,我们不知道何时才能从迷梦中醒来。特别是若无上师宣示因果,我们如何从恶道的迷梦中醒来?若无上师开示苦谛,我们如何从耽著世间的迷梦中醒来?若无上师劝发菩提心,我们如何从自私自利的迷梦中醒来?《入行论》中也说,众生正是由于自私自利才沉沦于六道轮回中,虽然如来藏的本性一丝一毫没有离开过我们,但是如果没有上师的开显,我们是没办法现见如来藏本性的。

  当孩子生病昏迷时,母亲会在耳边不断地呼唤他,即使孩子成了植物人,长眠不醒,母亲也会终生陪伴。对我等愚痴深重、难以觉醒的卑劣凡夫,大恩上师如慈母一般在长夜之中陪伴我们,想尽办法来唤醒我们,这就是无等的大恩上师!

  三、“沉溺有海,拔济我者。”

  当我们沉溺在轮回苦海中苦苦挣扎时,是慈悲的上师作为船师,不顾一切地以伟大菩提心护持我们,直至将我等度至解脱彼岸。《百业经》中说:“即便是波浪离开大海,佛陀对众生的大悲心刹那也不会离开。” 

  法王如意宝曾经说:“你们一生中造的恶业非常多,今生更应求生西方极乐世界,永远解脱苦难。凡是和我结过缘的人,假如因为信愿不够或者业障过重,今生未能如愿往生,不管下一世你们转生何处,我都会化身到你们身边度化你们,一直到你们往生极乐世界为止。”法王如意宝在很多次讲课的时候,还有在耍坝子的时候都这样发愿。而大恩上师作为法王如意宝的补处心子,其与法王的所思所行是别无二致的。

  所以我们作为与法王如意宝、与大恩上师有缘的人,不应忘记诸位上师的恩德。要知道上师行持一切善法,所有的发愿、回向,都是为了救度我们。作为老年人更应时常祈祷上师,依靠上师的加持,今生便能往生极乐世界。

  四、“我入恶道,示善道者。”

  当我误入恶道即将堕落时,是上师及时为我开示恶业的过患、善法的功德,让我远离杀盗淫妄等罪恶深渊,引导我入于善趣的道路。此生若无善知识引导,我们将会造下多少恶业,积累下多少趋往三恶趣的因缘呢?最终只能今生是苦,来世也苦,毫无安乐可言。是上师悲悯我们,为我们指示解脱之路,今生能走上善道,完全是上师的恩德所致。这一点大家一定要明白。

  五、“系缚有狱,解释我者。”

  当我被紧紧系缚在三有轮回的牢狱中,是谁为我解开系缚,让我重返自由?是我的大恩上师善知识!

  当孩子被关进监狱,没有任何行动自由,这时候父亲因为怜悯爱子,一定会想方设法营救孩子。同样道理,我们现在沉溺在轮回的苦海当中就像坐牢一样,有家庭、感情、各种琐事的束缚,每天都烦恼重重,像牛马一样四处奔波没有一点自由。而大恩上师就像慈父一般,让我们从轮回的牢狱中得以释放,不再一味耽著世间琐事,正是上师解救了我们,我们现在才能有自在修行的机缘。倘若没有上师,我们造业只会更加严重,最终肯定会入于恶道当中。这一点去找有神通的瑜伽士打卦也能了知。

  六、“我于长夜病所逼恼,为作医王。”

  当我们被烦恼病逼恼时,是上师慈悲地看护我们,为我们治疗心病。他观察病情,开出对治的药方,并殷切叮嘱我们“此等应作,此等不应作,如是病方能痊愈”。

  虽然我们的病情非常严重,时常发作,但上师从来也没有舍弃我们,反而亲自作护士照顾我们,为我们代受许多病苦。我们造作各种恶业,可能上师刚说完能改正一点,而没过多久又反反复复,但是上师对我们没有丝毫的厌烦之心,还不断给我们讲解佛法,为我们代受种种苦难,引领我们走上解脱道。

  七、“我被贪等猛火烧燃,为作云雨而为息灭。”

  当贪等烦恼猛火燃烧时,是上师的谆谆教诲如一阵阵云雨般滋润心田,让我们的内心当下清凉。上师有时示现如忿怒金刚,有时给予我们如春般的温暖,而这一切示现全部都是对我们无尽的慈悲与关爱。

  我们应当如此反复忆念上师的恩德,通过思惟就会发现,上师对我们确实恩深似海,纵然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如果此生没有遇到上师,我们不知道尚且要在人生的苦难上流落到何时。若用心忆念上师的恩德,以感恩心引发,可能会流出眼泪。要知道因忆念上师恩德而流出的眼泪功德非常大,以此能滋长善根,净化相续。

  有些弟子对上师的信心非常大,一想到上师的恩德,一听到上师的祈祷文或上师的金刚语,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其实从某个角度来说,谁有眼泪的话,说明他得到了上师的加持,如果哭不出来,说明还没有。以前法王如意宝在大众中讲法时,每每提到自己的根本上师托噶如意宝,或者想到莲花生大士,就会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尤其在古乌拉泽讲中阴法要时,回忆起当年莲师在桑耶寺为他们传授密法的情形,老泪纵横,哭泣不已。这在法王的传记当中也有提到。

  龙树菩萨曾说过:如果因为你思念上师而掉了一滴眼泪,这一滴眼泪是所有的善中非常大的一种善。在续部中也讲到,即使在俱胝劫中修十万本尊,不如于一刹那间忆念上师殊胜。

  忆念恩德是发起恭敬心的方便,以上依《十法经》思惟了上师的恩德。

  今天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1.在凡夫看来,上师也有许多贪嗔痴等过失,为什么说他们是断尽过失的佛陀呢?

  2.既然上师没有过失,那为什么他们没有显现佛陀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好等功德?

  3.若弟子把上师当成佛与实际情况不符,是否成大妄语?是否存在上师既是佛陀又是众生的过失?

  4.请结合《十法经》的教证具体分析如何忆念上师恩德。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