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冬日的温暖

  

       顶礼诸位传承上师!

  顶礼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像现在这样天寒地冻的日子里,取水是一件苦差,而小喇嘛每天都做得欢欢喜喜、尽心尽力。

  ——《次第花开》

  来到经堂门口,从厚厚的衣服里摸出钥匙,手一触到沉重的铁锁,一股寒意传遍全身。锁是冷的,地板是冷的,灯是冷的,甚至开门的吱吱声也透着一股冷意。儿时的记忆中,寺院总是清冷的。

  小时候和家人去寺院大多是过年的时候。路边炸洋芋的铁锅滋滋地冒着油烟,偶尔炸起的炮仗像是要把冷冰冰的空气撕开一道口子,但瞬间就被淹没了。寺院在山上,长长石阶的尽头,四大天王怒目而视。大殿里磨得光滑的青石板,粗粗的柱子,高高的屋顶,肃穆的佛像,都是那么冷峻,不敢亲近。偶尔匆匆走过的出家人,也像大殿里的塑像一样,小小的我只敢远远看看,这一切都透着一股清冷,尤其在冬天。

  这个冬天似乎比往年更冷一些。经堂的窗台上有一颗黑黑的东西,走近了才看清楚是一只冻僵的苍蝇,仰面躺在那里。能在这里离开今生去往他世,真是幸福啊。念了几声佛号,将念佛机调至播放上师念诵的“破瓦”,然后开始打扫佛台、拎水、供水。

  天儿真冷啊,刚盛进供碗里的水,一会儿就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取了香,点燃打火机,摇曳的小火苗让我恍惚感受到了一丝暖意。

  “冷不冷”是冬天里被问到最多的一句话了。有时候路上遇到老喇嘛,走近了打个招呼,他会边问“冷不冷”边抓住我的手捂在自己的大手里。门口那个温暖的小屋,每次路过时,热情的老喇嘛总是会走出来招呼着“喝茶、喝茶”。围在热烘烘的炉子边,一碗热乎乎的大茶灌进肚里,寒意也瞬间消散了。每次临走都招呼着“有时间就来啊”。这时,便觉得山上的冬天其实也不怎么冷。

  绕了一圈回到这只小苍蝇这里,念佛机里 “破瓦”—正念到阿弥陀佛圣号。看着这个逝去的生命,我默默念叨着:一定要朝着上师的方向去啊。上师那么温暖,那么明亮,你一定能认出他来的。是呀,那么温暖。有一次外面风很大,他老人家就把大手护在我的脑袋上,边走边说“你不要着凉啊”。上师那么慈悲,他一定会给你温暖的。

  这个冬天,上师不在山上,但身边这些人的身上分明又都有上师的影子,带着那样的温暖。

  记得那次送闭关院的一位堪布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快停车的时候,心里突然涌起了很多烦恼杂念,压得我喘不过气来。业力所致,这样的情况时有发生。正犹豫着要不要和堪布说,堪布已经下车了。送走堪布,我懊恼又害怕,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想到堪布又走回来了,我鼓起勇气跑过去和堪布说了自己当下的窘况,堪布笑了笑说“没关系,慢慢来”,拍了拍我的脑袋然后离开了。瞬间,心里那股压力烟消云散了,我几乎是连蹦带跳地回到寮房。

  有时想着这些,看着水碗一个一个满起来,心也像这些碗一样被涌上来的暖暖的水流慢慢装满了,然后就从眼角溢出来了。每每供完水,时间足够的时候,我喜欢久久地待在这里,尽管还是不敢直视佛像,但我能感受到他们柔和的目光,和上师一样,带着温暖。经堂的柱子好像没那么粗了,顶也没那么高了……我就像一个在外玩耍沾满污泥的孩子,回到了自己家里,羞愧、害怕不敢抬头,但他们用温暖的大手护着我,替我把身上的污泥一点点擦掉。这时候,怎么还会冷呢?

  天色逐渐亮了起来,金色阳光驱散了云雾,笼罩着大地,一如上师的加持,穿越了千山万水、宿世轮回,仍是这般温暖。

  卑劣弟子:邬金才仁

  2019年2月19日 阿弥陀佛节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