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你是否误解了“佛系”?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希阿荣博堪布

  朋友转来一篇文章,问有没有被戳中笑点。文章大抵讲的是养了个“佛系”小孩,让爹妈无比抓狂的各种尴尬。这些佛系孩子的回答——

  “也许我并不需要考哈佛北大,只要快乐就好。”

  “写错了不怕的,被老师骂也不怕的,时间总会过去的。”

  “佛系小孩被问梦想是什么,他说想当一条咸鱼,等待翻身。”

  我没有直接回复朋友,也没有笑,反复看了好几遍,心被深深地揪了一把,无法释怀……

  孩子,你需不需要考哈佛、想不想考哈佛都无可指摘,但是你是否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快乐是感受外部事物带给内心的满足、平和、喜悦的心理状态,是对现有生活的满足,是在不如意的困难来临时的平和状态,是一次次努力奋斗接近追求目标的欣喜若狂。

  孩子,你说并不需要考哈佛北大,只要快乐,那是你基于考什么学校并不重要的前提,想到只要快乐就好,对吗?

  假若考哈佛北大是你能力所趋,你可知道当你收到这两所学校的通知书时你是何等的快乐?假若你已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考上这两所学校,连同一丝失落、对考上的同学的羡慕,以及一点点狐狸吃不上葡萄的酸酸感,都没有,并且依然觉得很快乐,那就要恭喜你了,你是真的接近一点点佛系了。(答案在你的心里,不必说出来)

  孩子,在你的世界里什么是快乐的?没有作业,无休止地玩,零食任意吃,没有爹妈和老师的唠叨,没有约束可以我行我素……是这样吗?那你觉得这些快乐能持续多久呢?我们来看看你屋里曾央求几百遍才能买到的玩具,书桌上琳琅满目的新奇文具,或者那些曾让你开怀大笑的漫画书。看看这些,它们曾让你们多么向往,仿佛爸妈不给买,自己的生活就无比灰暗,但是它们给你带来的快乐持续了多久?

  希阿荣博堪布说:我们在快乐这件事上犯的第一个错误,即执着于恒常,相信快乐应该是恒常的,而无常的事实总是让我们的快乐幻碎成烟。

  简单地说就是没有永远的快乐哦。孩子,想想曾经你认为永远快乐的事(我知道对你来讲永远究竟有多远还没有概念),现在还是快乐的吗?

  孩子,你是不是要问我“既然没有永远的快乐,那我索性不要好好学习了,反正都是会不快乐的”。

  孩子,你是否思考过“我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我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什么?”“我该怎么活着比较有价值呢?”这些问题也许好远,也许好深,对你来说也许很沉重。

  你还记得小时候,为抹眼泪的小朋友递纸巾的小动作吗?还记得在学校帮助老师搬重物,和忘带课本的同学共读一本书,分给同桌一支笔一块橡皮的情景吗?心底里那一丝丝的温暖夹杂一点点被人感激的含羞,略带一点点能为他人分担的自豪感,这一抹不经意察觉的助人、利他,就是生存的价值。它所带来的喜悦、满足、快乐,是拥有流行怪异的玩具、没有节制地玩电子产品、毫无克制地吃零食所获得的快乐不可比拟的。即便这件事消失了,可那一缕快乐可以持续很久。

  孩子,你说时间会过去,可是留在这个时间隧道里的事和体验却在你的心里,它是你人格塑成道路上留下了的经验值,它是你宝贵的经历。

  写错了可怕吗?被老师骂可怕吗?那就要看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了,而且怎么领悟这个“怕”字了。

  佛弟子也有考试哦。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喇荣五明佛学院创始者——法王如意宝,定下规矩,要求弟子把学到的法铭记在心,平常测验和年终大考,学生们必须在不参考任何书籍、笔记的情况下,当众讲解经论,有时长达几个小时。

  大菩萨阿琼仁波切修学佛法的时候,他的上师要求他把《普贤上师言教》背诵下来,于是他就很用心地背下来了。这本《普贤上师言教》,用小学六年级的书来做比较的话,起码100本的字数,是要把这么多语文书的课文都背下来哦!

  求学的过程并不是要给谁一个交代,你的老师不需要,你的父母难道真的需要吗?他们也只能现在冲你嚷嚷,可这些嚷嚷若是没有你自己的行动力,待时间之河把你推到长大成人的那一刻,你有多少获取快乐的能力,那时候只需要与你自己交代了。

  孩子,怕不是怯懦,是恭敬!没有敬畏心的勇往直前是无知的表现,是真正的弱者,因为那是一种故作镇定利用长者对自己的爱行持任性的软弱。

  时间很快就会过去,好的坏的,都只会留在自己的人生经历里,它将是获取生存能力渡河的船,勤奋的人装载着孜孜不倦的求学精神、吃苦耐劳的品德、谦良温和的贤善人格稳稳地摆渡到岸。孩子,那你的船呢?

  你是在等着有人将你翻身吗?那个人会是谁呢?若真是一群鱼躺在那儿,让人选择将你翻身的理由是什么呢?

  我知道,现在总有平凡至极的人一跃成功的故事。我也知道你倾慕的偶像怀揣着幸福光鲜在那里等待你崇拜模仿,可你是否知道这些成功的背后,是需要提前预支代价的。这个代价是坚持不放弃、肯吃苦。

  在你的印象里,唐僧取经的故事已滚瓜烂熟。我现在要说另一个万里求法者的名字——法显。他比唐僧去印度取经早了二百多年。法显64岁的时候(是啊,就是你爷爷奶奶的岁数),和他的同伴从西安出发,向西北穿越大沙漠,翻越高原大雪山,穿越了西域三十多个国家,到达天竺。没有车完全靠步行,而且那时候是没有导航的,连地图也没有,完全是根据太阳的方向和路边的白骨作为导航。在天竺,法显开始学习梵语(你的脑子里是不是飞快地转着自己的外公外婆学英语的情景?!)为翻译佛经做准备。学成之后,法显做了个和同伴截然不同的打算,同伴们都决定留在天竺继续学法,但是法显坚持要把佛法带回中国,在自己的国家发扬光大。法显巡海东归,行程中遇暴风、海浪、船破、迷途,随风漂流,在危难中漂泊着回到了中土。法显64岁出游,历经13年,回到国内已经78岁……

  他翻译了他带回来的《摩诃僧祇律》《涅槃经》《杂阿毗昙心论》,并著成了名扬世界历史的地理名著《佛国记》。

  孩子,不要只看见他人表面的风光,他背后的困难、惶恐、惨烈只是不曾表露于外罢了。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啊。等着他人来将你翻身,不如自己翻身,踏实努力,或许你还会成为帮助他人翻身的人呢。

  孩子,我知道,并非是你用“佛系”二字给自己取了名。是那些对佛法一知半解的大人将这二字安立于你。今天看过这些文字后,若再有人说你“佛系”,你该高兴。

  因为“佛系”不是推卸责任、好逸恶劳、懒散懈怠的代名词,它所包含的是自律、勤奋、刻苦,并最终获得智慧,获得自利、助人的智慧。

  孩子的每个瞬间都是大人的写照,教育孩子,也是在教育自己,并检验自己的人格。

  当我们被生活伤得锥心刺骨无招架之力时,我们那股处于夹缝生存的苟延残喘总会为自己找个出路,或者找个替罪者、怪罪的对象。很不幸的,佛法就这么躺枪了,把那些自私自利、不负责任、似是而非的道理扣在了“佛系”二字上。

  希阿荣博堪布说:对自己友善,但不是放纵自己,因为放纵只会让我们越来越不尊重自己,而不能让我们内心安乐。

  佛陀从未要你放弃生活,相反的,他告诉我们万事万物的真相,使我们的心更豁达地拥抱生活。

  在这个浮躁散乱的年代里,很少有人能静下心来庄重而专注地做事,所以我们的生活中少了很多优雅的东西。

  真希望有更多的人愿意花一点点时间认认真真地听真正的佛法课,你的收益绝非仅仅只是感动……佛法,庄严了你的生活,庄严的是你的心。下一次再用“佛系”形容的时候,或许你会稍微停顿一下,这一抹约束是让你免受烦恼的侵害,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阿弥陀佛

  贤意

  2018年12月20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