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佛缘早已注定 --写于圆满持诵百字明40万遍后

       2018年11月23日,是一个让我难忘的日子。历时近14个月,在这一天,我顺利圆满了40万遍百字明的念诵。

  原本以为这会是一个法喜充满的日子,没想到却是突然大哭一场,思绪翻滚,心情难以平复。回想多年前在菩提迦耶遇到的红衣僧人,2017年参加放生,与百字明欢喜结缘,然后皈依上师……一幕幕场景,看似独立的片段,然而到这时,我才明白自己与藏传佛教的缘分早已注定。

  菩提迦耶埋佛种

  2010年夏天,当时还未经历人生的重大变故,我和爱人一起前往印度的菩提迦耶旅游。在恒河边观看火葬仪式,前往摩诃菩提寺、菩提树、金刚座、中华大觉寺等朝礼地,每一处圣地都能看到很多人在绕行、礼拜。那时还无缘学佛的我,并不明白这些地方在佛教徒心中的神圣意义。

  记得当时在金刚座正觉塔内朝拜释迦牟尼佛等身像,当地人虔诚跪拜,我也照样子学着礼拜。学佛后我得知:这尊被称为“最像佛陀真身”的25岁等身像具有不可思议的巨大加持力,凡见之者如睹世尊真容,必定解脱。还记得那天在寺庙外面,曾见到很多身穿红色僧衣的僧人,有的在打坐,有的在绕行……脸上都是喜悦的神情。我当时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这么带劲,这么的高兴。

  佛法圣地之行,稀里糊涂的我与佛法结上了缘分,学修藏传佛教的因缘也悄然埋下了种子。

  人生变故初学佛

  离开菩提迦耶后,一年的时间,我的人生却陆续经历了重大的变故:公司关闭,婚姻破裂。原本面前是光明的大道,却身不由己被业力牵引,突然间坠入了人生的低谷,爱人分手,好友离去。除去还有一条命,我几乎一无所有了。

  以为老天给我的劫难已经足够多了,没想到雪上加霜的事情还在后面。2014年,体检时查出体内长了一个良性肌瘤,大小1厘米,如果增长超过5厘米,就需要手术切除,否则有可能压迫器官。发现肌瘤后,虽然我积极地看病、吃药,但肌瘤还是每年缓慢增加1厘米。2016年夏天,肌瘤长到约3.4厘米,打算做手术切除。就在手术前一天,入院检查时,医生告诉我,我的血型比较特殊,也就是俗称的“熊猫血”,医院血库没这个血型。虽然这是个小手术,但如果手术中有大出血的现象,他们暂时找不到我这样的血型,风险得由自己承担。

  听到这个消息,我简直要崩溃了。为什么老天把一道道难题都摆在我面前,来考验我?为什么我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过健康、平安的生活?

  也就在发现有肌瘤的这一年,我开始接触佛教,学习净土法门。从医院回家后,我冷静地思考自己遇到的难题:不论是外在的违缘还是身体的疾病,从佛教的角度分析,都是往昔的恶业在今生成熟。既然吃药和手术对我的病都没办法,那么,我就用佛教的方法来解决吧——积极净除业障,尽快提升福报。

  从2016年10月份起,我把佛法这根“救命稻草”紧紧握在手里,每天除了工作,就是诵《地藏经》、持念佛号,不看电视剧,不聊天,不逛街,每天做完功课就把诵经念佛的功德回向给自己的冤亲债主。

  在《地藏经》上读到:“若遇杀生者,说宿殃短命报。”,光目女的母亲因为喜欢吃鱼鳖和鱼籽,最后下堕地狱受苦。我相信佛经上说的就是真实的因果,也就不沾荤腥,开始吃素了。读了第十章《校量功德缘品》,知道了布施的好处,想尽快身体恢复健康,却又不懂得怎么如理如法地放生,就每周随喜外地的放生。

  坚持每天诵经念佛7个月后,2017年5月,我忐忑不安地再去检查,竟然发现肌瘤的尺寸还是3.4厘米,也就是说在这7个月内,我没有吃药,肌瘤竟然也没有长大。

  佛教的方法果真有效! 我沮丧、无助的心看到了一丝光明:有佛法就有办法,这是真的!

  放生结缘百字明

  来自佛法的加持,还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的修行之路,我一边行走着,一边收获着喜悦与变化。

  当时检查报告显示:虽然肌瘤没有长大,但里面还有血流信号,意味着肌瘤还是“活”的,它还会生长。有道友给我建议,亲自参加放生的效果比只是单纯随喜放生更好。抱着尽快恢复健康的想法,我积极寻找机会参与现场放生。

  2017年6月25日,我如愿参加了第一次现场放生。放生结束后,一位道友热情地送了两本书给我,是她的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写的《次第花开》和《透过佛法看世界》。当时拿着上师的书回家,并没有马上开始学习,然而与上师的法缘却已结上。此后,不到半年时间,我就皈依了上师。

  2017年9月27日,这天上午我圆满了1000遍地藏经的念诵。没多会儿,接到道友的电话,邀约我次日一起去放生。第二天的放生,不知是什么原因,刚开始念仪轨,我就鼻子发酸,眼泪无法抑制地一直流,哭了差不多5分钟,仪轨的前几页我都哽咽着,不能正常念诵。

  回程的路上,道友车里播放了一首非常优美的咒语音乐,原本昏昏欲睡的我一下子清醒了,听着佛乐,内心异常喜悦。道友说,这是百字明咒,希阿荣博上师发起了金刚萨埵百字明净障千亿共修活动,如果能如理如法念诵40万遍,就能彻底清除所有罪障。听到百字明共修这么殊胜,我很欢喜地发愿报名了40万遍念诵。

  菩提路上精进行

  2017年10月2日,我的百字明共修“很笨拙”地开始了。

  因为不熟练、也不习惯念藏音,第一天我只念了30遍。40万遍在当时看来是很艰巨的任务,能否按计划在2年内完成,我心里真是没有底。想到自己白天要工作,若想顺利完成发愿念诵的数量,只有减少睡觉的时间,早点起来做功课。

  2017年10月25日凌晨,还不到1点我就醒了,开始念百字明。刚念了几分钟,脑海中就自然地浮现出上师的样子,看到的形象却和书上的法相有点不太一样:上师看起来有些消瘦,但是精神状态很好。那一刻,我莫名却又真切地感到上师的慈悲,眼泪不禁夺眶而出。这天早上,百字明念诵奇迹般地圆满了600遍。从那以后念百字明的时候,脑海中经常显现上师的样子,我真实地领受到来自上师的加持,来自百字明咒的加持。

  报名百字明共修后,道友好几次建议我尽快皈依上师,和我说皈依有多么好,可我心里还是有点犹豫。

  2017年11月5日,上午10点,菩提洲网站直播上师的开示。接到师兄的通知,我早早守在电脑前,当电脑屏幕上出现上师的法相时,我惊讶地“啊”了一声——屏幕上的上师,和我念百字明时脑海中浮现的上师一模一样!

  就这样,虽然上师说的藏语我不懂,上师说的普通话我听起来也有些吃力,但我完整地跟随上师念诵了皈依偈,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上师的弟子。这是我事先没有计划的皈依,却又似冥冥中注定的安排,发生得如此自然,就好像久别父母的孩子,在外流浪多年后,跟随父母回到家里的感觉。

  皈依上师之后,念诵百字明进步非常迅速!

  2017年11月25日,当天我念诵了1200遍百字明。也是从那天起,我给自己规定:每天必须念满1000遍,直至圆满40万遍的发愿数。

  2017年12月28日,我的百字明念诵总量完成了7万遍。

  那天去医院拍片检查,肌瘤大小不变,但肌瘤内部已没有血流信号了,这说明肌瘤已经“死”了。我心下欢喜,同时愈发深信不疑:只要至诚恭敬念诵百字明,一定能够获得金刚萨埵佛尊的加持!百字明咒摧毁恶业的巨大威力果然真实不虚!

  2018年3月15日,百字明念诵完成了14.6万遍。

  我开始了天天放生。当时父母并不能接受我的做法,我没有和他们争论,而是做起了“地下党”。每天背着他们,买了泥鳅小鱼或者蚯蚓,一个人去河边,池塘和田间放生,再把行善的功德回向给他们。我想,作为晚辈,不应让父母生气,只要我每天认真做功课,坚持行持善法,他们一定可以获得佛法的利益,总有一天会转变态度。

  2018年5月19日,百字明念诵完成了21.2万遍。

  这天父母主动提出和我一起参加放生。这真是意料之外的大喜事。当时看到我们一边念佛号,一边转着转经轮,围着放生物命绕行,父亲还曾问我:怎么你不拿转经轮?两个月后,有道友去扎西持林朝圣,特意从大圆满经堂给我请了一个转经轮,这真是上师三宝的加持,无求而自得!

  参加那次放生后,父亲开始和我一起天天放生。虽然每天只是购买一两元的蚯蚓或小鱼,但是他都高高兴兴地亲手放生这些小生命。

  也是从5月份开始,每天早上5点,我都准时参加百字明早共修。

  2018年7月20日,百字明念诵完成了27.4万遍。

  这天我报名了菩提洲网站的在线佛学课程。当时,我一直在反观自己学佛及修行的心态:回想自己学佛的历程,虽然精进地做功课和放生,但发心却是“找佛菩萨治病”,希望能够治好肌瘤;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个人生活遇到的不如意,心里有负担,也时常有恐惧感,想要寻求心理的安慰和精神依靠,所以拼命诵经持咒来消业。归根到底,自己还是在希求世间的福报,并不是追求出离解脱……这不是一个修行人应有的心态!

  反省之后,我深感自己的修行心态需要校正,而只有通过系统地闻思佛法才能逐步树立修行的正知正见,因而我发愿好好学习课程,像一个真正的大乘佛子那般,为了一切众生圆满佛果而精进闻思修行。

  2018年8月11日,百字明念诵完成了29.6万遍。

  这天是我第一次受持八关斋戒。我对于“不非时食”这条戒律略感有压力:因为只有中午“一座食”的时候才能进食和饮水,虽然我平时晚上都不吃饭,但非常爱喝水。受戒前一天,我有些担心,如果口渴了怎么办呢?

  这天早上4点半,我参加了网络授戒。很奇怪,一直到第二天百字明早共修结束,我并没有感到口渴,甚至都没有想喝水的念头。感恩上师三宝的加持,令我顺利圆满了第一次的八关斋戒。我也暗自发愿:以后每月都要参加一次八关斋戒。

  2018年11月14日,百字明念诵完成39.1万遍。

  这天,母亲陪我一起去医院拍片,很快拿到了检测结果,已经“死了”的肌瘤缩小了4毫米。回到家里,父亲得知这个结果非常高兴。 这两年来,他陪我看中西医,找各种偏方,费劲心思要治好我的肌瘤,如今不用他再操心,佛法帮我“治”好了!母亲还有些不确定,因为她从来没听过这样的事情,不吃药不治疗,肌瘤自己就萎缩变小了。但父亲这半年里,天天和我一起放生,他认可念佛放生对我身体健康的恢复是有帮助的。这次的拍片结果也给他带来更大的信心,学佛的劲头更足了。

  回顾自己学佛的经历,特别是这一年零两个月参与百字明千亿共修,圆满念诵40万遍百字明的过程中,我恢复了身体健康,修行心态发生了转变,父母对佛法的态度也改变了,这一切都是在每天坚持念诵百字明、每天坚持放生以后,自然而然地发生的。

  记得上师在一次开示中说:

  “如果时间和身体允许,我也会早上五点来参加共修。很多人可能天天都发愿要跟随上师一起学习和修行,现在参加共修正是机会。有些人认为天天跟上师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说话,就是依止上师。其实能与上师一起学习和修行,才是真正的追随上师。现在,愿望已经实现,大家更应珍惜这个机缘,继续往前走——共同参加学习和修行,非常重要。这不仅是今生,更是生生世世不离上师的殊胜缘起。……

  发愿念诵百字明和《无垢忏悔续》,对我们的生生世世非常有意义,希望大家能珍惜机会,努力参加共修。”

  今生能够遇到上师,能参加如此数量的百字明的共修,真是超级大的福报!这不是世间的财富、名声、地位等所能相比的!

  在此,真诚地希望有缘看到此文的道友们,都能够满怀信心,紧跟上师,精进修行,早证菩提!

  曲措

  完稿于2018年12月2日

 藏历十月二十五 空行母节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