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回归家庭

  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世间中,如果工作和家庭冲突,一般人都采取牺牲家庭利益,并且不敢在公司同事之间、上级面前“暴露”自己对家庭的付出,就好像家庭是我们与工作这个“正室”之间的“小三”。

  而在出世间学佛的道友中,如果某人因为家里情况不能抽身,也会有师兄语重心长地开导:你应该多花点时间在修行上,你好好学佛,就是对家人最大的利益,孩子会成长,老公也别老让他依赖你,该让他们锻炼锻炼……

  这两种情况,不敢说每个人都有,但是可能并不少见。

  我一直以为,家庭才是我的“正室”。但不知道为什么,如果晚上、周末老板或同事打电话、发微信来,我,不敢不接、不回。马上丢下怀里软绵绵、香喷喷的小家伙,或者畅谈正欢的爱人,躲进一个黑房间去机智应对、诚恳沟通,就好像对醋劲十足的妻子查岗表忠心。这种情况,几乎持续了我的整个工作生涯。

  有一个朋友,家里人病危,不敢跟公司请个妥帖的假,而是开会开到一半,在领导“脆弱”的评价中赶火车回去了。还有一个朋友,也是先把工作“照顾”好了,直到会议尾声,才悄悄奔赴医院去给重病急等手术的家人安排床位。至于我自己,家人住院时,申请不开会,结果据说我的上司被另一个高级别领导责备到快要崩溃,说她“不会带团队”。于是晚上11点,我给哭泣的上司打电话说:这个假我不请了……还有许多例子。

  这些只是发生在我或者我的朋友周围吗?当然不是。

  如果大家仔细回忆或者观察,会发现类似的情况比比皆是。只是有时候我们情愿不去陪伴家人,更“沉醉”于所谓的工作。我们把孩子早早送去住校,隔许久才探望一次父母,借口都是“工作忙”。

  家人,难道是我们生活中可有可无的装饰?这个装饰,是为了表明“我”是一个正常人,而且还是一个有责任心、上有老小有小负担极重的家庭中坚力量?

  再说学佛的人,整天心里装的都是菩提心,自己也天天发愿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无论出离心还是菩提心,仿佛都愈加巩固起来了。放生、共修、听课,非常积极,法喜充满。

  这些好不好?当然好。

  但是,你曾注意过家人在背后看你那幽怨的眼神吗?家人是很爱我们的,于是他们包容我们,并把我们划归“另类”——“他/她是学佛的”。

  难道我们不应该觉得羞愧吗?所谓众生,在我们看来确实已经变得不太抽象了,它们化作鲜活蹦跳的鱼虾,从我们手中缓缓回归自然,我们的心得到极大满足,感觉自己的资粮库又充盈了一些。虽然不会忘记把功德回向给家人,但是,如果他说,你下周末不要去放生了,陪我一起看望一下爸妈吧。我们会说什么?不行啊!我不去,其他人可能搞不定。或者她说,你晚上少念点经,我们一起去看个电影吧,很久没有看了,最近新上了个什么片……还没说完,你就在想办法怎么组织语言批评她不要耽执“世间娱乐”,同时心里哀叹,怎么有这么没有善根的爱人,活生生的佛弟子在眼前,愣是啥也学不到。

  洋洋自得于自己的“高人一等”,自上而下俯瞰芸芸众生,也许是我、我们目前最好的形容。有时候我们觉得,家人是我们学佛的“障碍”,是“冤家”,觉得摊上这样的家人,是“我的业”——难道不是吗?看看他们不赞成我们学佛的态度、反对我们吃素的各种“技巧”,不由得“被迫”生起烦恼心。生烦恼、生嗔心,是要堕地狱的!他们不是“我的业”是什么?!

  家人,是我们在世出世间首先被牺牲、首先被抛弃的,我们眼里,只有自己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我”被满足了,才考虑别人,哪怕是家人,也要靠边站。甚至“我”被满足之后,家人还是无影无踪。

  上师说:“作为大乘佛子,我们永远不能忘记尽虚空界无量无边的众生的福祉,但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忽视因为各种因缘来到我们面前,需要帮助和关爱的每一个有情,他们来世以及今生、日后以及眼前的安乐。”

  是的,一家人。我们在口口声声为了养家而辛劳时,别忘了家人想要的快乐是与我们相伴;我们心心念念为了众生都能离苦得乐、往生极乐时,别忘了这个时时刻刻以你的一颦一笑为自己的忧喜的众生,就在家里的客厅、厨房。世俗的快乐,我们都舍不得、都无法给予,还能给他们出世间的快乐吗?

  这一世为人,如果不好好修,未来很难有机缘。可如果我们的修行所要真实利益的对象里,家人只在长长list的最末尾,甚至都不在榜,又奢谈什么众生?

  家人,是在家佛弟子最清澈明晰的一面镜子。我们的所有作为,他们都会巨细无遗地映照,让我们看出自己的自私、愚痴、自大。当然,也有我们的点滴进步。说不定,我们的家人中,就有佛菩萨的化现,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照彻我们的心。

  感恩一切如母有情,生生世世的恩德。

  得钦卓玛

  2019年1月4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