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与自己温柔相待

  第一次去Yo家时,Yo和K先生帮我做桥式,两个人一个坐在我的腿上,一个用力把我的肩膀向下压,我则一直喊着不行啦不行啦!K先生说:“好了,起来吧。”我坐起身,披着头发,咯咯咯笑个不停,好像人生这三十年憋在心里的快乐在这个晚上终于找到了出口,停也停不下来。

  和Yo还有K先生聊着抑郁症,K先生说因为胸腔小,心不开阔,所以才会生这种病。我说:“有天生的抑郁症么?”K先生有些犹豫,说:“这……可能就是业力了吧。”

  我是不是天生的抑郁症,我没办法确定。

  只是人生第一次想死,是在很小很小,小到记不清是几岁的时候。我和大我半岁的哥哥,两个人在哥哥家,拿着带有弹力的跳绳,一人一头系在脖子上,向两个方向拉。后来哥哥说无聊,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坐在那里呆呆地想,为什么没有死?

  但我想,这些,哥哥可能已经不记得了吧。

  后来也不是没再尝试过。听朋友说割腕,回家拿着菜刀在手腕上比划来比划去,只割了一条浅浅的印痕。才发现,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为什么会想死呢?

  小时候总觉得自己是个累赘。说来奇怪,那个时候我明明是全家人口中的好孩子,却还是觉得拖累了家里,亏欠了家里很多。所以性格异常别扭。这么想想,或者也不是天生的吧。

  至于是不是确实是抑郁症,没有检查过。只是,无论遇到大大小小什么样的事,第一个反应就是为什么我还活着?如果死掉就好了。

  大概喜欢日本热血动画的原因也是这个吧。想在那个充满生命力的二次元去找寻活下来的理由。

  直到有一天,看了一部根据《西游记》改编的动画片,其中一集,玄奘法师对悟空说:“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但有些事,是活着可以去改变的。”

  是啊,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有些事是活着可以去改变的。

  为了改变,要活下去。

  高二的时候喜欢写小说,但多数已经不存在了。只有一篇,现在还有些印象,讲了一个女孩因为生家长的气半夜离家出走,结果遭遇车祸身亡。因为不舍世间,所以灵魂回到学校,然而,只有一个在她生前喜欢过她的男孩能看得到她。故事的最后,女孩站在天台和男孩告别,对男孩说:“活着,才是需要勇气的事。”

  那句话是我说给自己听的。我想活下去。

  有一天上课的时候,法师说:“有了标准答案以后,谁还会问问自己当初学佛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呢?

  唔,为了利益众生?当时哪有这样的觉悟呀。

  为了上师?其实在遇到上师之前就开始接触佛法了。

  哦,想起来了。因为在影视行业,怕自己迷失方向。但,好像在那之前,还有别的想法。

  哦……是为了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着。

  遇见上师那一年,是我工作的第四年,不仅工作换了五个了,连居住地都从北京搬到上海又回归到了北京,漂泊不定的日子其实早就让我疲惫不堪了。但我还觉得这难道不是现代人生活的常态么?

  总是感觉灰头土脸的,日子也找不到意义,所有的努力看起来都没什么明显的用处,“五月天”和他们的歌是当时我活下去的希望,虽然生活不好,但只要怀揣梦想,总能找到前进的方向。

  但梦想多脆弱,就连乐队主唱阿信都唱:“梦中的那个世间,到头来讲一场空。”既然只是一场空,那拼命追寻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幸好那个时候,我已经接触到佛法了,知道了,就这样死去,不仅什么也解决不了,还会有更多的痛苦等着自己。所以尽管现在的生活让自己疲惫,尽管经常觉得身上莫名其妙地疼,但还是要把这些都忍耐下来,继续摸索着向前走。

  第一次放生,把头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躲迷藏一样的太阳。那是三年前的事了。一路上几乎都在睡觉,只是到了目的地才醒过来。和师兄们一筐一筐地搬着泥鳅往湖里倒,不知道为什么要参加放生,只是听说了,就来了,当作散心吧,那个时候的我,反正也是个无业游民。

  泥鳅搬完了,我们站在湖边念着经咒回向。有师兄说,快看湖里面。我顺势向湖里看,波光粼粼的湖面,泥鳅不停地伸出头,这个我早有耳闻,并不觉得新鲜。只是我眼前的这一只,挺着身子,尾巴在湖水里摆动,在湖面上画着圆圈,好像跳舞一样。

  那时候,我看着它,突然体会到活着的快乐。

  自那以后,我就爱上了放生这件事。如果可以,就一次不落。第二年的时候,我的晕车奇妙地好了。

  再后来,遇到了师父们。

  遇见Yo也是在去放生的车上。Yo问转经轮怎么请,我在一旁嘴欠说帮忙,结果就那样成了朋友。再后来,因为打坐的时候姿势出了问题,请Yo帮忙调整,就有了开篇那一幕。

  生活是什么时候开始进入正常轨道的,我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只是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这样安稳的日子,转眼都一年有余了。最近虽然情绪好了,身体上的疼痛感也渐渐消失了,自己好像真的和正常人没什么差别了,但心里总是异常难过,常常想哭。

  也没仔细想过为什么。或者就是修行会有这么一个阶段吧,反正生活看上去挺平静的,不是么?

  上师教导我们多观察自己。多观察自己。为什么想哭呢?洗澡的时候,我淋着水,感受着自己的气息。突然看见一个小女孩,在我的身体里,哭得十分难过。那是我。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伤心,只是惊讶,我一直没察觉,身体里住着另一个自己。我走过去,温柔地抱着她,说:“没关系,没关系,现在我遇到上师了,一切都好起来了。”女孩停止了哭,擦掉了眼泪,然后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想起来上师的教言:“慈悲不仅针对他人,也针对自己,并且首先针对自己。”

  水淋在身上,温暖又轻柔。我忽然间有些抱歉,不知道自己曾经做错了什么,让她这么受伤。我默默地跟她说:“别担心,我现在知道怎样做,来保护自己了,请你放心吧。”

  再见Yo的时候,Yo说我状态还不错,我想了想,好像没有做什么。

  不过那些总是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悲伤,在女孩消失后,就再没出现过了。

  下次,如果再相遇,我一定要好好抱着你,跟你说,没关系,现在的我,过得很好,你也要开心。

  根荣花姆

  2019.01.16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