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老爸的第一次护生

  周六晚老爸给我来电话,说南京的阿姨约他去放生。我心中暗喜,之前跟阿姨拜托过,有机会带他去放生,看来是要成行了。爸爸说,早上八点半要集合,他担心路途远错过时间,所以特意住到临近的姑姑家来了。我表示随喜赞叹!

  上周我给爸爸打电话,转达了大外孙对他的思念之情后,特意叮嘱他要多念佛,皈依时领到的红念珠没事就要拿着,阿弥陀佛圣号一百零八遍就是一圈,最好每天养成习惯,念越多越好。所以,当他跟我闲聊问我忙不忙,说他每天都很闲时,我立刻絮叨着劝进行者:“闲着的时候您就念佛啊,我每天都很忙,很多功课要轮着做呢。”老爸忽然有些迟疑地说:“你说我这老了老了,生活习惯都要改了……”

  我有点疑惑,他向来早睡早起的,怎么让念个佛去参加个放生就改了生活习惯了呢?

  还没问出口,爸爸自己“交代”了:“我吧,一直就比较喜欢吃活鱼活虾,皈依后你说不能杀生只能买死的吃,我这老了,生活习惯饮食规律都得改,挺难哪!那天我买了几条鱼回家,想起你说不能杀,所以我就养着,有一天有一条鱼蹦出来了,我想,那就让它自生自灭吧,反正不是我杀的……”

  听了他的叙述我哭笑不得:爸啊,您怎么能见死不救呢,这不跟杀一样吗?

  爸爸皈依后每次打电话我总会叮嘱:“皈依了不能杀生,您现在不能买活鱼吃知道吧?”他总是含糊着就应付过去并不接茬。有一次在听我说“诸功德中,放生第一”时还跟我炫耀:“我在秦淮河救过好几条人命呢,我有功德。”我说:“是啊,所以您现在的日子过得不错嘛,但是,救人和杀鱼,功过可是不相抵,功德归功德,杀业归杀业,都由您自己来承担。您杀过那么多鱼,日后救人的功德福报又用完了,得想想后果,需要念佛忏悔啊。”

  之前只要谈到不能吃活鱼的话题,我爸一般就不跟我聊了,但这次主动跟我说起这个困扰,也算是一个进步。我提醒自己要注意语气和方式方法。我跟他说:“您把鱼买回家并不是说打算用来放生或一直养着看的,只是因为知道自己杀或让别人杀都不好,所以您就给自己想了个别的招,让它们自生自灭。可这样也是不对的,因为您从发心上还是希望这些鱼死了能让您吃,您希望它们死而不是好好地活。您去市场买刚刚死掉的鱼不也一样新鲜吗?干吗就偏要吃现杀的活鱼呢?”

  这些话其实也是老生常谈了,爸爸从小生长在秦淮河畔,退休前一直在长江油轮上工作,他从小水性极好,对各种江鲜河鲜估计有种与生俱来的情有独钟。在我的记忆中,他很勤快,家中的活鱼活虾黄鳝螃蟹甚至是活鸡活鸭之类的,我妈向来不敢上手,都是他来处理……每每想到这些,我都深深为他着急,这累累的杀业啊,无论如何要帮他慢慢消解。也因此,夏天我带爸爸去扎西持林,用他的话说“形势所迫,就皈依了”。皈依后,除了正常嘘寒问暖,我就时不时地让他看书念经抄经,只希望他能一点点转变,成为一名心向正法不再买活鱼吃的佛弟子。

  这次关于活鱼的话题,没几个回合,老爸就心虚,主动提出来:换个话题换个话题。

  我也适时打住,只又叮嘱:“多多念佛吧,念佛忏悔可以消业,以后别再买活鱼了。”

  挂下电话,我清楚地知道,从偷偷买鱼到跟我倾诉生活习惯转变的苦恼,到准备参加第二天的放生,老爸其实已经在慢慢改变了!

  周日早上九点半,阿姨给我发来视频,我的老爸正捧着法本在念仪轨呢。虽然他明显跟不上念诵的节奏,但看他精神饱满的样子,我也好开心。

  下午,跟阿姨通电话我才知道,爸爸的第一次放生非常喜乐圆满。八点半集合,他七点不到就到阿姨家楼下了,俩人到现场后,那么长的仪轨居然也完全跟了下来。从江岸到江边,有一小段距离,他便一桶一桶来回拎着鱼放到水里。放生结束后,他并没有马上离开,说要等鱼安全游离岸边再走。我简直是太高兴太随喜了,这老头儿不仅参加放生,对护生还很有经验呢。

  阿姨告诉我,爸爸跟她也倾诉了不能吃活鱼的苦恼,说:“这皈个依就跟上了紧箍咒一样,知道不能杀生,但就是想吃新鲜的啊,这都吃了几十年了。”阿姨哈哈直乐,说你爸就跟老小孩儿一样。所幸阿姨是老师兄了,劝慰他的话与我如出一辙。我的目的达到了,时不常就在耳边碎碎念,时不常就拉着去放生,就不信您不转变。

  后来与爸爸通话,他兴致勃勃地跟我说起放生的经历,还说有点遗憾他随喜的放生款不太多。我说挺好的了,放生不在随喜的钱多少,关键是发心,每周都有放生,有的是机会。最后,我说:“为了表达对您的随喜赞叹,给您发个红包,知道您不会用,发给阿姨了,下次你们一起放生让她给您。”我又把净土班上课的录音发给他,跟他说:“您听听这课有关莲花的一段。我们在世间念佛,极乐世界属于自己的莲花就种上了,以后我们莲池相会哈。”爸爸在电话那头跟听神话故事似的呵呵直乐,问我:“真的吗?”我说:“是的是的,您是我接引开始念佛的,咱们就都会在一个莲池里,那池子里有我,有阿姨,还有我们认识的师兄,念佛越精勤,莲花长得越好,我们都围着师父相聚在一起……”

  今年夏天,爸爸在山上受了皈依戒,上师问他:“是女儿强迫你皈依的吗?”当时爸爸正合掌跪在上师面前敬献哈达,腼腆地答:“倒没有,她之前也跟我说了点,我有了些思想准备。”在场的人都乐了,我也庆幸,老爸的确是在我和诸位师兄热切的目光和默然夸张的口型鼓动下,酝酿了好久才站到前排受戒的,但好歹给我留了面子,没说是被我“蒙骗”逼迫。幸好那时我留了个心眼儿没跟他提不能吃活鱼的事,否则他愿不愿皈依还真不好说。

  仅仅半年不到,70岁的老爸就从开始念经到参加放生,从特别爱吃鱼到如今买鱼吃鱼有了思想负担,这进步着实不小。其实,对他现在的这个烦恼纠结我并没有太多担心,我相信他很快会完全转变,因为,我坚信扎西持林和上师不可思议的加持力。

  秋冬季的百日放生共修中总有上师的身影,上师总是站在车边搬鱼筐。搬过鱼筐的人会知道,上师的那个站位,百余只装鱼的筐上上下下的搬运,会有多么的耗费体力,就连壮年男子,在这样的强度下,体力支出也是接近极限的。而上师,就这样一下一下、一天一天,身体力行着,搬运着数不清的小鱼,利益着一切与他有缘的众生。看到上师这样的示现,正如《前行笔记》中说的那样:“没有烦恼,没有侵犯性,平衡,自在,喜悦,明亮。总之,当你看见上师,你会知道‘好’指的是什么,而且,你希望自己也能那样好。”“上师的出现,让我们亲眼看到人怎样通过努力修行去获得证悟,并且在证悟乃至圆满证悟之后,仍然可以怎样平凡而又不平凡地在世间生活,可以做到那样‘好’。”

  如今,我的爸爸并没有开始闻思,念佛修行也刚刚处于起步阶段,但我可以把课上学到的有趣知识,把上师的示现都说给他听,让他知道,那位给他授皈依戒的上师就是那个“好的世界”;让他知道,在上师的指引和加持下,从当下开始,发善心善念行持善法,就好比极乐世界的莲花:“此方念佛。华即标名。勤惰才分。荣枯顿异。”带着这份美好的愿和行,我们终会在极乐世界莲池相见。

  希阿措

  2018年11月25日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