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我最后的话

亲爱的你:

  不管你是谁,能够看到这封信的,我相信一定是我这一生最挚爱的亲人或者拥有极深因缘的人。所以,你可以认为这就是命运的安排,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即将托付于你。

  我想你一定知道,我是一个坚定的佛教徒,自中年时期开始皈依到希阿荣博上师的座下,即开始闻思修行。遗憾的是,与此同时我也是一个糟糕的修行人,可能是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座下最懈怠、最散乱、最糟糕的弟子。即便如此,我这一生仍然拿出了一些时间行持善法,我的内心没有间断地发愿这一生一定要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因为我知道,这是我这一生修行的归宿。

  而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就是我这一生修行的所有力量需要全部爆发出来的时候,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个时候恰恰也是我最无助的时候,所以毫无疑问,我需要你的帮助,非常非常需要你的帮助。所以如果你也爱我,希望能够真实地帮助到我,那么请按我说的去做吧。

  首先要明确的是,作为一个佛教徒,死亡这件事对我而言并不可怕,甚至有一点点期待。死亡对于修行人就像一个新娘披上最美丽的婚纱的那一刻,我们一生乃至多生的修证功德将在这个时候得到检验,而我,确信自己一定可以前往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净土。虽然我可以如此确信,但实际上仍然需要你的帮助,才能真正得以实现。

  其次,当我突然死亡或者正在接近死亡而无法自己决定自己意愿的时候,这个时候就是最关键的时候,要记住:千万千万不要对我做过度的治疗,不要在我的身上插满管子或者切开我的气管,或者用起搏器试图恢复我的心跳,那样只会让我更加痛苦,不会有任何实际的意义。所以如果你爱我且有可能,在那个时候让我回家或者帮助我面向西方,让我的右手托在右脸下,静静地走完这一程。如果实在没有可能,至少不要过度治疗,增加没有必要的痛苦。相信我,这个痛苦会让我无法实现我的目标。这个时候我真正需要的是一粒甘露丸,就在我随身携带的挎包里,请帮我服用一粒吧。

  第三,当我已经没有呼吸心跳的时候,千万不要哭泣,请在我的头顶上方点燃一盏酥油灯,并把上师的法相和上师赐给我的转经轮放在我的头部附近,我的身上请覆盖陀罗尼经被,我手机里的“菩提洲”APP的应用中有“大圆满龙钦心髓往生法”(位置在菩提洲→宝藏(首页左上角)→音频→经咒念诵→上师念诵→64)请在我耳边不间断地播放,实在找不到也可以百度任何法师念诵的阿弥陀佛圣号。当然了,如果有条件,请暂时先不要为我的身体做包括穿衣、沐浴之类的任何事,以上这些请求请你帮助我坚持8个小时。如果是我的不净业现前,上述请求实在实在没有办法实现的时候,那么至少请大家轻一点移动我的身体,在我的耳边告诉我一心忆念阿弥陀佛的圣号,并在进冷柜的时候把转经轮放在我的头顶吧。

  第四,当死亡的无常开始显现的时候,如果我已经没有办法表达我的意愿,请你立刻联系我的金刚道友,他们很好找到,我手机通讯录中凡是带有“师兄”称呼的任何一位都可以联系,他们会告诉你该如何做,也会帮我走过这最后一程。所以当你联系他们的时候,按他们的要求去做吧,不需要有任何怀疑,我所标注出来的,都是非常清净可靠的修行人。

  特别要说明的是,他们会让你为我做一些佛事,比如放生以及超度,这会消耗一些钱财,拜托你一定按他们的要求去做这些事,不要再顾虑那些没有太大意义的钱财。我计划在生前预备好一笔专项的费用,如果已经预备好可以从那里支出,如果没有预备好,那就请从存款中支出吧。

  第五,关于我的葬礼,请按金刚道友的安排来进行。我个人的意愿是不保留骨灰,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是能够把骨灰混合面粉和白糖,供养给世间的一切众生。如果不适合这样做,那么请带一部分到具有加持力的尸陀林,比如五台山的清凉尸林,剩下的洒在任何你觉得合适的地方吧。如果家人不同意,我的底线是不管怎么样,我的葬礼不能伤害任何众生的生命和身体。

  第六,我这一生,没有攒下什么像样的财富,一点点现金遗产也不足挂齿,我希望拿出一半的现金遗产来放生和供养三宝,另外一半留给我的家人。关于房产,请把我名下房产出租后5年内的所得用来放生和供养三宝,5年以后的收益属于家人。如果把房子卖掉,请预留出5年的租金的金额来做这件事,这些善法功德,请回向我顺利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第七,关于家人,我想说我非常非常爱你们,也许我平时说的不多也不够,但请你们相信这一点。无常从不分老幼,今生已过,来世我若成就必会回来度化你们走向解脱之路。佛法其实根本没有迷信的成分,佛法直指世间的痛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蕴内炽,所有的世间事说到底根本都是痛苦,任何快乐都如朝露一样无法停留。世间生活的快乐如同刀尖上的蜜糖,尝到这一点点的甜头却不知道背后隐藏着多么大的危险。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依靠佛陀在2500年前走过的足迹和留下的方法永远地断除这些痛苦。我真心地希望你们能够从当下开始,走上解脱之路。

  好了,没有什么别的了。对于一个修行人来说,哪怕是一个糟糕的修行人,我说的也已经太多了,我希望你能按照我上面的话来帮助我走完这一世的最后一程。当然,如果你没有这个意愿,或者拒绝我的请求,也没有关系,因为这并不怪你,这是我自己的业缘现前,我自己必须要承受这一切,只是我多么希望,你能帮我走过这一程。不管你能不能做到,或者能够做到多少,你要记住的是:我非常非常爱你。

  不管是我在清醒的时候把这封信交给你,还是你在我无常示现的时候找到这封信,我都感激你,我确信你是我可以信赖的人。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的上师会在中阴的路上为我点燃前行的火炬,阿弥陀佛的红光会接引我前往极乐刹土。他日再来,愿我脚踏莲花。

  再次感恩你!

  才让希绕

  于2017年5月29日晚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