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优昙悠谈 > 文章查看

跟着《清凉山上》去朝圣

  东北方有处,名清凉山。从昔已来,诸菩萨众于中止住。现有菩萨,名文殊师利。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万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

  ——《大方广佛华严经•诸菩萨处品》

  《月灯经》上说,哪怕只是朝着五台山的方向走七步,也有很大的功德。

  早在《清凉山上》正式出版以前,该书的原稿还在菩提洲网站连载时,已有不少信众自行打印成册,循着书中的指引,跟随希阿荣博堪布的足迹朝礼五台山。如今,《清凉山上》早已成为广大读者的朝圣指南和修行读本。

  朝圣有助于更快地积累福慧资粮、清净业障。五月的五台山,气温回暖,万物生发,朝圣的人们陆续启程。

  2017年5月18日,菩提洲网站与腾讯佛学联合发起第九届“一万菩萨绕清凉”活动,三十余名对文殊圣境具足信心的网友,人手一册《清凉山上》,从全国各地齐聚台怀镇,组成“护法心”队,朝礼了书中记载的北台、东台、菩萨顶、塔院寺、罗睺寺、上善财洞、清凉尸林、黛螺顶等圣迹。四天里,大家随学希阿荣博上师,于诸多圣迹前一一祈祷发愿,展开“内在的旅程”。

  结伴朝圣就是一场殊胜的共修,一路上有太多故事和感悟值得分享。

  北台海拔3000多米,被称为“华北屋脊”。到达第二天,队员们乘车前往,车窗外流转的景色酷似藏地,欢喜之余更多了份亲切。

  “上师欢欣若赤子,拾级登上白色小桥,和弟子们一边念诵《大自在祈祷文》,一边留下珍贵的合影……”5年前虽未曾亲临,书中描述的情景、上师喜乐自在的示现仿佛就在眼前。朝拜完主供佛无垢文殊,部分队员在小桥旁坐定,共诵《大自在祈祷文》。天际高远,头顶的云彩一刻不停地幻化舒卷,抬眼刚见一头头灵动狮子,顷刻间已变成一条条洁白哈达。北台常年难遇晴天,想起书中所说,5年前也是这样的好天气,不禁莫名欢喜。

  那罗延窟“风气凛然,盛夏有冰”,是《大方广佛华严经》明确授记文殊菩萨安住的山洞、文殊菩萨长期与金刚手菩萨等一万菩萨转法轮的地方,也是1987年法王如意宝闭关14天并做出诸多金刚道歌的地方,2012年希阿荣博上师曾在这里为随行弟子赐予殊胜灌顶,《清凉山上》用较大篇幅记载了当时的情景。这次朝拜东台时,一行人按照书中的指引来到这个传说中的文殊密宅,共诵《大圆满基道果无别发愿文》《普贤行愿品》等祈祷发愿。

  书中记载,上师在洞中带领弟子们会供时,长时间安住后,曾从石壁上取下少许潮润的泥土放入嘴里,并分给随行僧众。此次弟子们特意捡了洞内的几小块潮土,带回家作为缘起物供奉起来。留在东台朝拜的队员们因为《清凉山上》已对那罗延窟有所了解,带回的潮土被他们迅速分走,大块分成小块,小块又被一再掰小……

  返回台怀镇时遇到大规模堵车,所有人弃车行脚近三小时,回到镇上已近黄昏,虽然到文殊洞过堂、供灯的计划被打乱了,却无形中成就了真正的“绕清凉”。身处清凉圣境,若不能于此际安住,又如何于滚滚红尘中寻得安乐?大家欣然回房休息,迎接第二天的行程。

  因缘不可思议,因为这场意料之外的行脚,一对母女和几名队员,在与同行队友的无意闲聊中,对上师生起了信心,后到家乡先是参加了网络皈依,接着又报名加入了“金刚萨埵百字明净障千亿共修”。

  第三天清晨,一行人齐聚大白塔,随着朝拜的人流绕塔三圈后,在1987 年法王如意宝带领弟子们念诵近 200 万遍《普贤行愿品》的地方,在希阿荣博上师绕塔时停留的位置,大家纷纷掏出手机,以大白塔为背景拍照留念,并将照片即时上传到网络,让更多有缘人共沐法喜。

  随后,众人来到与大白塔一厢之隔的文殊发塔,读完石碑上记载的“贫女乞食”故事,转绕佛塔间,不禁忆起书中上师5年前于此所做的关于观清净心的开示,唏嘘之余,也对后面的行程充满期待:类似的际遇,或许就在此行的某一时刻等待着一行人……

  1987年法王如意宝带领信众建造莲花生大士佛像的故事,以及29年后希阿荣博上师将这尊象征无上密法在全世界广弘的圣像进行修葺保护的殊胜故事,队员们已通过《清凉山上》有所了解。晨曦微现之际来到菩萨顶,才发现供奉圣像的祖师殿已更名为莲师殿。大多数队员是第一次来莲师殿,和身旁的游客们一样,迈进殿门就被眼前威光灿然的景象震撼了。大家在金灿灿的莲师像前共诵《莲师金刚七句祈祷文》,一旁的几位朝圣者也加入进来。回向后,她们欢喜地告知自己也参加了希阿荣博堪布于去年莲花生大士诞生年发起的“莲师金刚七句百亿共修”。

  走出菩萨顶,阳光正好,一行人拾级而下,穿过“灵峰胜境”牌楼,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罗睺寺。或许受书中上师那张著名的法相感染,大家纷纷在“开花见佛”牌匾下留影。善知识看似不经意的一个示现,润物无声地成了众生效仿之因,“次第花开,开花见佛”,在这样殊胜的地点,哪怕一个小小的合掌之举,或许已成为未来解脱的善妙缘起。

  在罗睺寺,无常变迁再一次示现在众人面前,按书中的记载,镇寺之宝罗睺罗尊者真身像原是供奉于大藏经阁的二楼,朝圣者难得一见,如今已被迎请至一层供奉。这一无常,使得更多有缘人能轻而易举地瞻礼佛像金颜。凝望近在咫尺的真身像,尊者静立娑婆,低眉垂视,不禁想起上师在《次第花开》中所说:有时我们甚至要感谢无常……

  上师三宝无时无刻不在眷顾着每一位具信众生。第四天恰逢藏历二十五——空行母吉祥日,上午,大家来到往昔法王如意宝亲见文殊菩萨的上善财洞,在洞口依次供养吉祥哈达。

  几位熟读《清凉山上》的队员在洞口席地而坐,念诵起法王如意宝祈祷文和希阿荣博上师祈祷文,盼望有缘跟随两位圣者的脚步,进入一墙之隔的清凉尸林朝拜。就在朝圣队伍打算离开之际,一位师父担着两只桶快步走来,打开通往尸林的小门欲入内取水。几个人见状会心一笑,迅速起身,央求师父把大家“捎”进去。或许是众人的恳切打动了这位沉默的出家人,他闪身让出路来。

  五台山的清凉尸林和印度的八大尸林具有同样的功德,是圣地中的圣地,也是大圆满传承祖师西日桑哈示现圆寂成就佛果之地,大圆满的很多殊胜传承都发生在这里,加持力巨大。《清凉山上》中有个细节,刚踏入清凉尸林时,有位随行弟子对上师说自己有些害怕。今天,几名队员因为尚不了解此地的殊胜,在门口反复犹豫,听了师兄引述的书中上师关于此地的开示后,疑虑尽消,也兴致勃勃地跟着往上爬。

  进入清凉尸林的路很不好走,一行人手脚并用,相互搀扶,终于来到挂满五彩经幡的尸林腹地。大家遵照书中上师对随行弟子的叮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指甲钳,剪下自己的少许指甲和头发埋在林间,于此殊胜地种下未来解脱的善妙因缘。

  继续前行到达黛螺顶,此次朝圣便告圆满。有人沿石阶磕头而上,到达黛螺顶已近中午,1080级台阶,用脚步和躯体一级级丈量之后,一行人坐在山门前的台阶上休息。磕头的队员刚到山门,正欲抬手擦去额头混合着圣地泥土的汗珠,仰头间,突见一道日晕现在头顶。行程圆满之际瑞相显现,队伍中有人倏忽落泪,闪进一旁同样泪光闪闪的人群中……

  上师说过:“无伪的信心可以穿越时间空间,而成就者的加持原本就无所不在。”

  ……

  四天的朝圣行程圆满了,但“一万菩萨绕清凉”活动仍在继续,期待前路有您。

 

  附录一

  “文殊菩萨曾说他会亲自迎接每一个到五台山来的人。我们都会在五台山见到文殊菩萨,只不过由于自身的障碍垢染,认不出来。因为在五台山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文殊菩萨的化现,所以我们会努力克制自己的嗔心和急于判断的倾向,不随便认为某个人卑劣、可恶,而是尽量对所有人保持平等恭敬的态度。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就是在向清净观迈进。文殊菩萨以非常善巧的方式帮我们扭转着习气。”

  ——希阿荣博堪布《朝圣更重要的是内在的旅程》

  “阿弥陀佛,给我”

  “绕清凉”活动的第二天,从普寿寺出来,阳光正好,我们四个并排坐在小路旁等车。

  两位女师兄正感慨着此行的殊胜,同来的男师兄拨着念珠定定地持咒,而我尚未从普寿寺的庄严气氛中回过神。

  一位老奶奶直直地冲着这边走来,挨个问:“给点钱吧,我买东西吃。”

  老人家浑身散发着喜感,圆圆的脸蛋,牙齿掉光了,银灰色的头发蓬蓬的,在微风中走来,带着几分英气。看她乞讨的样子那么有劲头,那么理直气壮,瞬间觉得很可爱。

  老人家的方式干净利索,略过几个不愿给的,很快来到我们四个面前。上午去了几个寺院,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旁边的师兄开始找钱,不过也只剩四张1元的纸币,赶紧递给老奶奶:“我们四个一人一块,算上边上那个男的。”

  我突然想起上师曾在书中写道:“面对乞丐,不要急于表达厌恶或不信任。生活若真的优裕,没人愿意低三下四出来乞讨……其实当我们在伸过来的空手中放下钱物,我们所做的不是布施就是供养,不用担心会有第三种情况。”

  看她认真地把四块钱叠了叠攥在手里,我忽然闪出一念:在五台山,到处都有文殊菩萨在表法,说不定眼前这位可爱的老奶奶就是菩萨化现呢!

  错愕间,老奶奶已移向最后一个目标——坐在尽头的男师兄,直直地站到他面前。

  师兄抬眼看了看老奶奶,继续埋头持咒。

  老奶奶眼光一闪,绕身过去,紧挨着他坐到石阶上:“年轻人啊,我八十多岁了,老公前年死了,没人给我饭吃,你行行好,给我点钱买东西吃。”

  师兄自言自语:“我记得已经没零钱了。”我们几个不约而同看过去。

  “哦,我再看看。”师兄把手伸进裤兜,果然掏出来好几张纸币。师兄的粗枝大叶我们早有耳闻,会心地笑了。只见他把钱捏在手里喃喃自语:“在这样的圣地,要是能多多念佛就好了……”

  老奶奶见状,使劲拍了他一下:“好啊你个年轻人,这么狠心,为啥就不能给我点钱呢?”说罢继续使劲拍打……

  师兄终于失去了耐性,收起念珠说:“您念佛吧,先念佛再给钱。”

  师兄停下来,递给老奶奶一张纸币,老奶奶一把接过来,开心地笑了。师兄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说道:“您念念佛吧,对您有好处!”

  “念佛我会呀,说吧,念什么?”

  “念阿弥陀佛吧。”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奶奶一口气念了很多遍,师兄也高兴起来,跟她一起念。两人认真的样子把我们几个感染了,也跟着念起来。每念一阵,师兄便会递给她一张纸币。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沉浸在这场小小的“共修”中,我们都忘了时间,老奶奶急了,又开始拍打师兄:

  “阿弥陀佛,给我!阿弥陀佛,给我!”

  师兄似乎只想让老人家多念一些,没有应她,只是继续念。又念了一阵,老奶奶失去耐性,“嗖”地站起来:“阿弥陀佛,快给我!”一脸严肃的师兄也被老奶奶的率真逗乐了:“老人家您再多念一点,对您有好处。”老人家这才坐下来接着念,认真又大声,还时不时伸出手喊一句:“阿弥陀佛,给我!”

  一行人就这样念着佛号,师兄习惯性地开始计数,自然放慢了递钱的频率。又过来一阵,老奶奶突然站起来,再没说什么,迈开健步走了。这一幕来得突然,师兄低头看计数器,刚好108遍,赶紧起身,握着钱直追出去。

  大家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心里暗暗祈祷能追上。一会儿,师兄失望而归,喃喃自语:“一个老人怎么能走这么快,那么长一条街,连个人影都没找见。”

  师兄坐下来,一言不发,我们几个也沉默下来……

  从五台山回来,那句“阿弥陀佛,给我”,始终在我耳边回响。

  彭措卓玛  2017年5月30日

  注:本文的作者为此次“一万菩萨绕清凉”活动的队员。

 

  附录二

  我们相信朝圣是积资净障的一个好办法,然而,如果你只是以观光的心态去圣地一游,恐怕也很难达到积资净障的效果,因为你的心还是老样子,还在原地。所以,朝圣更重要的是内在的旅程。

  ——希阿荣博堪布《朝圣更重要的是内在的旅程》

  每个当下,都是心的朝圣

  五台山是我今生第一次朝圣之旅。第一次去,我就坚信文殊菩萨一定会加持我的。

  听说文殊菩萨曾三度誓愿,对于任何造访五台山的人,他都会亲现其身。从第一次萌生去五台山念头的那一刻起,我就对此坚信不疑。所以,即便一路上遇到了种种惊险和障碍,我都没有害怕过。

  这一次,也一样。

  这次,就在去五台山的头一天,已经回国的我,得知老公在瑞士家中出意外摔断了腿,这意味着很可能我要迅速赶回家。那一晚并没有太多的忐忑和遗憾,我相信该遇见的都会遇见,一切随缘。当你无所谓得失,不纠结自己的欲望和愿望的时候,你的内心就已经是朝圣之旅了。

  真正的朝圣,是心的回归。正如希阿荣博堪布所说:“与日常生活的种种情境相比,朝圣过程中的所见所闻更能够唤起我们对三宝的忆念和对法的领悟。”

  朝圣并非寻求非凡的感应和瑞相。而圣地之神圣,并非我们凡夫以局限感官所臆想的庄严清净祥和之所。因为感官所限,我们才会陷入自己的业力与他人的业力之中,也因此,在圣地我们才会被混乱的外境打扰到。然而,如果自心平静且无期待,只有信心和对佛法的渴求,那么无论遇到怎样的人和境遇,都是可以一笑而过的。不去评判他人是非,是因为那些都不重要。清净心的修持,并非装作什么都看不到,而是因为能够深刻理解这一切背后真正的缘由和意义。

  迈向圣地的每一步,都让我们有机会去再三忆念佛陀的功德和教法,因而对人生、轮回和佛性有更深刻的理解和希求。朝圣途中这样一点一滴的体悟,也是未来成佛的因。

  我们无法去真正改变他人,缺乏福报的人,经历越多磨难,越固步自封。而有福报的人,磨难会成为谦柔慈爱之心的因和缘。

  “朝圣更重要的是内在的旅程。”我很喜欢这句话。也希望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每一天,每一刻,每个当下,都是心的朝圣。在万里之外,在锅碗瓢盆的繁琐日常中,想想文殊菩萨,想想上师和佛法僧,想想自己在圣地曾经走过的每一步,心中总会充满感动和感激。

  愿每一个念头都将我和一切有情引至本心。

  蒋扬卓玛  2017年5月31日于苏黎世

  注:本文的作者生活在瑞士,2015年首次回国朝拜五台山时,《清凉山上》的原稿尚在菩提洲网站连载发布,出发前,她在苏黎世将原文打印成册装进背包,一路读一路拜。本文记录的是她的第二次朝圣,此时,《清凉山上》已正式出版,她换下背包里的打印稿,带上新书再度出发。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