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扎西持林是我家

研修营期间清晨的扎西持林,宁静而温暖

  揣着一年的热望,终于等来灿烂的夏季,我可以回家啦,回我扎西持林的家。一路虔诚,一路想象,想着可能值遇大恩上师,值遇阿妈,想那未谋面的山、经堂、大转经筒……

  我们一路欢笑,讨论着电影《冈仁波齐》,反复学着那句台词:“我们念经吧……”忘记了有个叫波旬的也常来捣乱,终于同修被严重高反折磨得痛苦不已,头痛,发烧,整夜整夜睡不着。我们懵了,原以为到了圣地,没有烦恼,只有精进,从此进入了无忧无虑的世外桃源。

  终于来到扎西持林,过上了曾经每天祈盼的日子,却不敢开怀地笑、大声地说话,高反时刻提醒着我们慢点、再慢点。一次次高反的袭击下,我们变得谨慎起来,走路慢点,说话慢点,动作轻点。

  这里没有宽阔的马路,车过时会往身上扬起一阵灰尘,准确地说是土尘,然后转眼间风清尘散。这里没有完备的卫生条件,这里的清净无染是指空气和心灵。在短暂的不习惯后很快释然,安静地听法师讲座,安静地共修,安静地呆在一隅念咒,可以坚持一上午,虽然盘酸了双腿,坐疼了屁股。乘着间隙,甚至可以去转一小会儿转经筒。光顾着高兴,忘记了希望众生成佛的发愿,告诉自己下次一定记得作意。

  当然最欣喜的莫过于见着大恩上师了,虽然是远远的,但老人家深邃的眼光周遍经堂的每一个角落,当然包括还在开着小差的我。赶紧调整好自己,还是有点慌里慌张。上师慈悲,并没有要求弟子什么,只是反复告诉我们:这里是大家的家。

  家里没水了,是不是要自觉地省着点用呢?家里人都去听课了,是不是去食堂发心,让家里人下课就有热腾腾的饭菜呢?家里又来人了,被子不够用了……可以发心的事很多,想想自己只做了几件,心虚起来,因为我贪恋转山,转塔,转坛城。

  实在想见到上师,知道上师有清晨转山的习惯,常有少数师兄早早候在马头金刚神山的每一个可能相遇的地方,我也不例外,但总是没算准。直到有一天,有师兄要磕山,我当起了护法,当时想法很简单,师兄年长,不能让她有后顾之忧,况且参加讲考被打卦选中的概率很低,不如边做护法边在路上对着神山读稿,让我的讲考随着夏季轻柔的风,吹到神山的每一个角落,让我的“令上师欢喜”的誓言飘扬在扎西持林,让羞羞答答不敢发愿、也无力行动的我,用这种方式完成我的法供养。

  上师就是那么无处不在,润物细无声,那一天我们值遇了上师。师兄激动到哽咽,我后知后觉,傻傻分不清,激动半天回不过神来,抬头看到上师略显疲惫的脸庞时,我震惊了。都说一切皆是心的显现,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师兄们见到的上师是庄严矍铄的,而我见到的上师是略显疲惫的……是啊,或许我做的远远不够、不好,没能令上师欢喜,或许我的表面精进下,掩藏着一颗世俗的自利心。

  即将离开扎西持林时,我的心被刺痛了。讲考圆满了,弥勒殿里,我一次次磕倒在法王和上师的法像前,磕了一阵,累了不想动,就坐在地上念咒,因为不够专心,看到了发心人员在拆讲坛的布景。看着布景一点点拆下,我忽然想哭,就在刚才,上师还坐在上面,就在刚才,下面满是虔诚的师兄们,上师的话仿佛还在耳边……

  我从没离开尘世的家这么久而不想回去,但归期还是近了,只能盼望着、祈祷着下一次聚缘。有师兄说回到尘世仿佛心被一下掏空了,我因为醉氧又多睡了四个小时。无论如何,珍惜当下,这一次感受又加深了许多。

  土登长卓

  2017.8.3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