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侠之大者

  ——《我不是药神》观后感

  我对电影评论一窍不通,在我看来这是一件非常专业而且慎重的事情。仅仅对佛法有一点点常识,也没有时间参考其他,只是简单说一说剧情之中以及剧情之外的自己的思考。

  有人说这仅仅是为平凡英雄歌功颂德而已,或是透着某种正确的意味。我却不以为然,再说了,即便是歌颂,有什么不应该的吗?但是,你问我完全认同吗?我很难说,因为毕竟,不论是结合时代背景还是结合因果法则,有一部分行为仍然是带有灰色的属性。当然,是黑是白是灰并不是取决于行为本身,而是看这背后的动机。

  【不要伤害自己,也不要若无其事地纵容自己。】

  剧中每个人的行为都有原因,归纳四点,求财、求仁、求生、求死,总结来看,只有一个原始动机——为了避免痛苦。

  卖药是为了挣钱留住即将被移民的儿子;是为了维系自己或亲人的生命;是为了弥补曾经的自私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从而减轻遗憾,而这自私也还是亲情。阻止卖药是为了实现身份背后的使命;放弃阻止卖药是为了解开心上关于人性和使命的冲突……

  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 怨憎会、五蕴炽盛 。这人生八苦,在剧中非常鲜明。

  知道这个之后,追溯到源头,才会发现,大家原来都是为了离苦得乐。苦在哪?谁没有苦?

  胜者为意苦,劣者从身生,即由此二苦,日日坏世间。

  所以,苦遍及身心一切时一切处,没有人不苦。

  已经够苦了,就不再多说了,再看看面对别人的痛苦时,我们的表现。

  如果生活中遇到一个年轻妈妈,去夜店跳舞,风评会如何?可她是作为单亲妈妈为了给生病的女儿攒钱买药呢?我们的态度可能会发生转变。

  而关于大部分事件和背后动机的巨大差距,又从何得知?知道和不知道之间,似乎永远有一条天堑。所以,不要急于表达自己的意见和谴责,像是一个狠狠摔下的气鼓鼓的皮球,触地后就迫不及待地反弹。

  鉴于避苦求乐这个共同的动机,这世间并没有什么不可饶恕的人,只有错误的实现动机的行为。面对这种人,你愿意表达自己的悲悯吗?

  有人会批评说,佛教是不分好歹的极端滥慈悲,对于那些杀人越货、因个人利益造成天灾人祸的人,有什么好慈悲的,除之而后快。

  “我觉得慈悲无所谓限度,能慈悲到什么程度,取决于你内心开放的能力。”

  ——希阿荣博堪布《透过佛法看世界》

  换言之,你能慈悲到什么程度,就慈悲到什么程度,它不应该是攀比的资本,更不应该是刻意雪藏的品质。

  所以没关系啊,佛法也不要求所有人一次性地必须生起最大的慈悲,你大可以继续嫉恶如仇,甚至继续做键盘侠。只是希望在这个过程中,不要再伤害自己了。

  对了,倒是很少人会去责备天灾,可是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我们曾经认为天灾和人祸是两类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但现在我们逐渐意识到两者之间的界线其实并不是那么明确。……相信自己与万物是分离的,这样一个错觉强化了人心的冷漠,让人不觉得自己应该对他人、社会和整个世界承担什么责任。”——希阿荣博堪布《次第花开》

  南北两极的异常高温,是无缘无故的吗?

  所以,不要伤害自己,也不要若无其事地纵容自己。

 

  【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回到剧情和人物:

  进价500,他卖2000,

  进价500,他卖500,

  进价2000,他卖500。

  从这三组数字的对比中,可以看到盈亏,可以看到人心。当然,在剧中程勇是经过一系列事件的刺激,但这种转变却是比最初追逐自利更自然的一种行为。

  说自然,或者用“天然”,是因为帮助别人,在自利中挣扎着、屡败屡战之后,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利他,我们的天性本即如此。

  他后来第二次卖药的行为,有没有上升到这个高度,我无从判断,即便是为了自我救赎,他的确帮助到了很多希望活着的人,“以帮助众生远离痛苦、获得安乐为出发点的行为,都可视为善行”,是值得随喜赞叹的。而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纯粹希望所有人获得至高无上安乐的利他心,一种最美好的存在,即是菩提心。

  《一代宗师》里提到了习武之人的三重境界——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和郭靖的“为国为民,侠之大者”,不谋而合。

  那么,什么是国,什么是民?

  初中的思想课上就有了很明确的定义。如果从佛法常识的角度,极乐世界是一个国,娑婆世界也是一个国,十方三世有无量无边的国。从佛陀的角度,每个国是佛陀愿力的化现,每个民是佛陀愿力的所化。从众生的角度,每个国是共业的产物,每个民是个业的轨迹。

  所以,以利他心尽己所能去改善共业和个业的行为,即是为国为民。

  不仅是佛菩萨和高僧大德的利生传记,不仅是那些名垂青史的舍己为人,还有一些所谓的小人物在有限的时空中默默的付出,最终可能会殊途同归。尽管每个人的经历不尽相同,关键是要遇见那个真正让你见天地见众生、让你成为“大侠”的人,如果有幸遇到,那么请付出你最大的真诚和珍惜。

  能做到“见”,做到“大”,心胸需要有像虚空无所不包的宽容,有像大地匍匐万物的承载,而这背后支撑的不是一招一式的武功和天下争霸的秘笈,是智慧和慈悲。

  活着本就是为了求知和关爱。

  “如果把关爱的范围扩大,由己及人及众生,那就是慈悲了。如果把求知的深度延展,由物而心,那就是智慧了。”——希阿荣博堪布《透过佛法看世界》

  电影接近尾声的时候,刘思慧把卖药的信息通过网络平台发布出去,屏幕安静了片刻,随后收到了病人及家属大量的反馈,镜头逐渐推进,“希望”两个字放大,放大。

  不仅仅活下去是最基本的希望,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单纯为了我们的安乐而无处不在的菩萨,更是希望。

  “如果有条件,就去帮助众生。”——希阿荣博堪布

  菩提洲微信公众号读者投稿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