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文章查看

《开显解脱道 · 讲记》第九十九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我们现在正在学习依止上师之理中的上师之法相。在上师之法相中我们之前分别介绍了三乘善知识之法相、远离不合格之上师相和诸佛菩萨现善知识相利众。

  下面就来归纳一下“诸佛菩萨现善知识相利众”这一部分内容。

  佛陀在经中授记,末法时代诸佛菩萨会显现为善知识的形象利益众生。所以我们所遇到的具有德相的善知识,实际上就是十方诸佛大悲与智慧的本体,只是为了利益所化众生,才显现为人的形象。因为如果上师直接以佛菩萨的形象来到我们面前,由于业力沉重、眼根不净的原因,我们也是看不见的。就像往昔无著菩萨圆满证悟时,将弥勒菩萨抗在肩上来到集市,当时只有一位老妇人业障稍微轻点,能看见他肩上有一条死狗,其他人根本什么都看不到。所以为了令末法时代业障深重的众生能够蒙受佛的度化,佛只能以凡夫的形象来到人间。这也是由众生的业力决定的。

  即使佛陀在世间时,也是通过给众生宣讲佛法来逐渐引导众生,最终令其相续成熟,成就佛果。同样,上师也是通过给弟子传法的方式来转换、挽救弟子心中的恶念,完全无私、无有条件地为我们指示一条修行解脱之路。虽然我们现在没办法见到真正的佛陀,但上师却正在做着与佛陀相同的事业,因此上师具有如佛陀一般的功德。

  有的人可能会说:佛陀住世期间,每次传法都会有成千上万人或非人发菩提心,成就阿罗汉果位或者成佛,但现在的上师却没有这样的能力。

  虽然在很多显密经续里面说,佛陀传法时能瞬间令无量众生获得成就,但这是因为往昔听闻佛陀讲法的众生根器非常好,而且福德资粮已经足够,而末法时代的我们福报非常浅薄,罪业也非常深重,不可能像以前的人那样迅速获得成就。这不能怪上师的能力不足,而是只能怪我们自己。上师本身已经圆满了一切断证功德,但是我们的业障深重。当然即使佛陀住世期间,仍然有些人虽然一辈子都在佛的身边,却连基本的禅定都没有修出来。甚至像善星比丘跟随佛陀二十五年做侍者,还对佛生邪见。可见能否证悟最终还是要靠自己。既然上师行持的是佛陀的事业,我们就应该把上师视为真佛。

  从表面上看,上师的一举手一投足好像与普通人一模一样,但从了义上来讲,上师所做的一切唯有利益众生,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利益,从这一角度而言上师又与众生的所作所为完全相违。实际上,上师的任何所为都是顺应所化众生相续具有密意的行为,超胜一切凡夫,这样具德的上师宛如独子的慈母一般,他既能善巧遣除弟子相续中的重重疑惑,也能忍耐忧心劳身以及弟子的一切邪行。凡夫人可能看到弟子一而再再而三做得不如法,就不想接触了。佛菩萨对一切众生是不会舍弃的。当然具德上师也是这样,能够隐忍弟子一切的所作所为,通过各种方式慢慢引导弟子。经典当中也说,只要能令众生相续中生起一刹那的善心,诸佛菩萨会在千百万劫当中,不惜劳苦行持各种方便,也不觉得厌烦。不像利欲熏心的凡夫众生,一心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如果没有一点利益就不会去做。因此,应视这样的上师如真佛。

  当然,我们需要明白的是,在名言中即是佛,也应如实观为真佛的上师是专指能传授圆满菩提道教授的上师,也就是能将我等从凡夫地一直引入佛地的上师。比如当今诸多金刚上师全部都是真佛之化现。而除此之外,有些上师虽然在名言中不是真佛,但只要符合具德善知识相应的法相,也依然有资格成为上师。所以在具德上师中既有佛的化身,也有菩萨的化身,乃至具足条件的普通凡夫都可以担当上师的职责。

  虽然在名言中上师与上师之间确实存在差别,但在小乘、大乘显宗及密宗的教典中,一概要求“观师为佛”。若能观一切上师为真佛,则可遮止分别上师过失之恶心,增上对上师之信心,获得圆满加持。当然这里的上师必须是经过观察的,真正具足法相的善知识。

  之后我们讲了一般来说高僧大德示现疾病的三个原因。

  一、这些都是度化众生的善巧方便,是示现给别人看的。如果上师经常在空中飞来飞去,自己可能觉得“这不是我们的境界,我们学不来”,然后就放弃了,那就没办法度化众生。诸佛菩萨示现如凡夫一般也要吃饭、穿衣、睡觉等,也有生死老病等行相,这完全是为了让众生次第随学诸佛菩萨。这种示现使弟子不会因上师高不可攀而产生怯弱心、退失道心,而能够次第随学上师逐步增上,最终趋入佛道。而且上师示现无常也可令弟子生起出离心。

  二、有些高僧大德的成就还没有达到佛的境界,需要通过这样的方法来清净业障。

  三、这主要是密宗特有的。往昔有些密宗成就者、伏藏大师们示现以恐怖、残忍的方式生病或圆寂,以此就能遣除佛法的违缘以及众生的灾难。

  对真正的圣者来说,虽然表面上他们也会示现生病、衰老等,但实际上他们不会有生老病死的真实痛苦。而上师如此示现本身也是摄受众生、度化众生的一种方式,由此可令弟子生起忏悔心,精进心而努力断恶行善。这一切都是上师以大悲心度化弟子的善巧方便。

  究竟来说,具德上师是三世诸佛的体性,是应我们的善缘从本法身现为善知识相来摄受我们的。真正的诸佛菩萨我们没办法亲眼见到,见到的话也不认识,而上师善知识和我们的因缘是最亲近的,我们当然应视上师为真佛。具有法相的善知识都是极其殊胜的,在《华严经》《功德藏》等诸多经论中都以各种比喻赞颂了上师的功德。

  下面我们继续讲解以比喻赞颂上师功德的内容。

  在《华严经》中特别将善知识比喻为慈母和乳母。如经云:“此是能生如我母。”意思是,善知识能生育我的慧命,犹如我的慈母。

  我们的慧命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生?正是从依止善知识开始。大到大小乘的见道乃至无学道,小至相续中生起一刹那的智慧和信心,都是来自于善知识的恩德。因此,善知识如同慈母。

  我们自相续中哪怕生起点滴的功德,这一切都源于上师的加持。由于上师慈悲摄受、传授显密妙法,我们才能生起信心、出离心、慈悲心、智慧等功德,因此上师是我们的慈母。

  经中又从“长养菩提分”和“遮止无利”两方面,把善知识比喻为乳母。如云:“与德乳故如乳母,周遍长养菩提分,此诸善识遮无利。”刚出生的婴儿是没有生存能力的,完全仰赖乳母的长养、将护才能逐渐长大。“长养”就是给婴儿喂奶、喂食、洗澡、抚摸等。乳母的长养之恩极大,她用身体精华的乳汁哺育孩子,费尽心血地养育。由于乳母的恩德,婴儿才能一天天健康成长起来。“将护”,就是孩子学步时,乳母时时在身边保护,不让他摔倒,孩子生病时,乳母也守护不离,这些都叫“将护”。

  善知识给予我们佛法功德的乳汁,长养我们的菩提分,遮止我们趣入无意义的邪行,他是长养将护我们的乳母。比如,善知识通过传法使我们的善根增长,这是长养我们的菩提分,而时时遮止我们造恶,让我们免堕恶趣,这是将护我们。由此可见,善知识对我们的恩德非常大。

  在《大圆满心性休息》中以意义和比喻相结合的方式赞叹了上师的功德。如云:“密意广如净虚空,光明等持如星辰,智悲无量如大海,悲心奔腾如瀑布,不外散乱如雪山,毫不动摇如山王,住有不染如莲花,等慈爱众如父母,功德无量如宝藏,引导世间如佛陀。”意思是,上师的密意非常广大,犹如清净的虚空一般令人难以揣度;上师的各种光明等持境界极其明亮,又极其繁多,犹如虚空中的星辰;上师的智慧和大悲如大海一般无量无边;上师对众生的悲悯之心犹如奔腾的瀑布一般;上师不会散乱于外境,犹如雪山一般;上师于真如本性中毫不动摇,如同须弥山王一般;虽然上师住于轮回中与世间人一样穿衣、吃饭、走路,说各种话语,但却完全不会被浊世所染污,犹如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上师平等慈爱一切众生犹如父母;上师的功德犹如宝藏一般取之不尽;上师犹如佛陀一般善于以各种善巧方便来引导世间。作为具有菩提心的善知识,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应该懂得以善巧方便来引导众生。如果一开口说话就得罪所有人,做事情也让无数人生起烦恼心,这样的人也算不上是善知识了。

  特别是作为上师在给别人讲经说法的时候,需要引发共鸣,让人感同身受,这样人家才容易接受你所宣讲的道理。如果不懂得善巧方便,众生需要的是这种方式,而你整天用另一种方式来讲,那是不行的。其实世间的老师讲课时,方式也很重要,如果老师讲的非常古板,很多人就睡觉或者不想听了。而有些老师会用一些方式引起学生的共鸣,让学生越来越感兴趣,那他学起来也不费劲,下来也会认真复习的。以前大家在读书的时候可能也是有些课特别喜欢,有些可能不喜欢,因为众生的根基、习性不一样。所以,作为上师给弟众传讲的方式也不要千篇一律。如果在这里是以这种方式讲,在另一个地方就以另一种能契合所化众生的方式来宣讲,这样才能引导所化众生入道。

  《大方广总持宝光明经》云:“于诸世间行精进,演畅妙法化群生。普愿一切皆解脱,诱诸众生随世间。”意思是,在世间当中一定要精进而行,而且不是对世间法精进,是要通过精进地宣说妙法来度化众生,普愿一切众生获得解脱,应该以一种引导或引诱的方式来随顺世间。这是很重要的。所以作为善知识要懂得众生的心,要学会顺应世间,随顺众生,跟众生相应,这是非常重要的。不然一开始就看这个不顺眼,看那个不顺眼,跟众生格格不入,这样很难度化众生。要懂得众生的相续是怎样的,才能够契合他,引导他,使他获得利益。阿底峡尊者也说过:末法时代利益众生的人,最好能有神通。因为他能明白众生的相续,这样度化起来就非常容易。如果就是千篇一律地去宣讲,那是很难度化的。

  总之,如上述比喻中所说,上师具有无量功德。从大悲心与加持方面来说,上师与诸佛相同,凡是与上师结上善缘者,即生便可成佛;结上恶缘者,比如对上师生邪见,嗔恨上师,诽谤上师,甚至打骂上师,也会以此因缘最终断绝轮回。如颂云:“如是上师等诸佛,害彼亦入安乐道,何人正信依止师,降下一切功德雨。”

  对一位具德上师生嗔心、诽谤,与从来没有遇到这位上师相比,还是前者的功德大,因为如果没有遇到善知识,自己可能会深陷轮回,而如果能遇到善知识,虽然暂时因为伤害他而受一点果报,但因为他的悲心和愿力,自己也会因此而趣入安乐道。

  《大圆满心性休息》中又说道:“具德上师即法王,住于何处等诸佛,令凡见闻念触者,悉皆摧毁诸轮回,事业广大任无量,如众所依之大地。”具有德相的上师,是三千大千世界的大法王,他无论住于何种环境、何种处所,跟十方诸佛没有差别,不管众生与之结上善缘恶缘,只要见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忆念他、身体接触他,皆能直接或间接摧毁轮回的恶劣种子。上师的事业广大任运自成,无量无边,如同令所有众生依靠的大地。的确是这样,上师如大地般无有厌倦地成办他利,即使见到自利寂乐也不希求,为了他利纵然有再大的困难也甘愿承受。《致弟子书》云:“大地不畏沉重撑世界,毫不利己大士同此等,一心一意利乐世间界。”

  对于与佛无二无别的具德上师而言,他们若能安住在一座城市当中,会直接或间接给这座城市里的众生带来无比的利益。即便不传法也不灌顶,仅仅每天接见弟子、为弟子摩顶,也绝对会赐予结缘者种种世出世间的利益。比如往昔无论是曾见到法王如意宝,或亲耳听到法王说话的声音,还有心里观想法王的人,他们所得到的利益实在无法估量。现在很多人虽然没有因缘拜见法王如意宝,但通过视频来观看法王的影像,听闻法王念诵的心咒,心中忆念祈祷法王如意宝,也必定会获得极其殊胜的加持。

  《密宗大成就者奇传》中讲到,往昔有一位名叫寂密的修行人,有一天,他跟随上师坐海船去东方绕康,忽然,船头高耸,船上的人叫作一团,一条巨大的白鲨正准备向他们的船进攻。寂密怕上师受到伤害,用长矛刺入大白鲨的身体,白鲨咬住了他的腿,正当他将被白鲨拖下水之际,他猛烈忆念上师,白鲨松了口,回到大海深处。虽然他骨头破碎,血流不止,可他坚决不让上师为他医治。第七天黎明,持续的高热和令他一刻不宁的疼痛消失了,他不治而愈。可见忆念上师的加持的确是不可思议的。

  ◎菩提心是大乘上师的必要条件

  在观察上师时,我们还要清楚的是,虽然小乘与大乘,显宗与密宗对于具德上师的法相有不同的要求,这就像对小学老师和中学老师的资格要求不一样是一个道理,但不管是什么上师,只要属于大乘,具有菩提心都是必要条件,这是最起码的。如果菩提心这一条戒没有的话,那是不能堪为大乘上师的。《普贤上师言教》中说:“概括而言,观察上师归根到底可以包含在观察他是否具备菩提心这一条件当中。”

  《前行备忘录》中说:“特别要观察上师的一点,唯独就是看上师具不具备菩提心。”

  如果上师的心相续中具有菩提心,那么他不可能不成办弟子们今生来世的利益,所传的正法也会与大乘道息息相关,无论如何也会令所有的弟子踏入解脱正道。因为菩提心的一个条件就是“悲心缘众生”,他肯定心心念念都会系念众生的利益,不会想着自己的利益的。如《大宝积经》云:“菩提心者应可亲近,为诸智者所称赞故。”对于这样的上师,弟子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前往依止。

  相反,若是一位不具有菩提心的上师,就必然有自私自利的牵扯,如果上师整天被世间八法缠缚,就不可能很好地调伏弟子的相续。即使他给你灌了最殊胜的灌顶,传讲了极高深巧妙的窍诀,不管口头上讲得再怎么天花乱坠,但到头来也只是落在谋求现世利益的圈子里,成天都是在维护自己、宣扬自己,一味标榜自己,除此之外,不要说为弟子解决生死大事,即使弟子暂时寻求帮助也不闻不问、无动于衷。这样的上师就像毒蛇一般,无法令弟子获得真实利益,具有智慧者理应远离。《大宝积经》云:“不亲下劣人,见不正直者,见已当远离,犹如避毒蛇。”

  且不说真实发菩提心的善知识,即使是在世间当中,比如作为一个地方的领导,如果他能一心一意为下属眷众谋求福利,他也会得到众人的恭敬爱戴,从而顺利地成办所欲之事;相反,如果一个领导不考虑属下的疾苦,每天做的都是贪污受贿、损公肥私之类的事情,这种人肯定会失去众人的拥戴护持,最终自己的很多事情都会失败。作为一个老板也是一样,如果你整天想着员工的利益,你吩咐做什么事,他们肯定办事非常伶俐;如果你老是克扣员工的利益,这些员工也会慢慢远离你的,自己想成办一些事情都没办法。同样道理,真正具有菩提心的人无论身处何方都会受到众人的爱戴、欢迎、拥护;而自私自利的人虽然暂时可能会伪装一下,博得众人的好感,但日久天长人们终究会认清他的本性。这种人不要说做上师,就连弟子的法相也不具足。

  我们作为大乘修行人,因缘成熟之时,肯定要肩负起弘法利生的责任。现在有很多道友也在担任发心工作。希望大家无论做什么事情,相续中一定要有利他之心,这是非常关键的!法王如意宝在《忠言心之明点》中说:“自欲乐生三界苦,利他心中生善乐,故随人天之导师,应发无上菩提心。”欲界、色界、无色界所有的一切难忍痛苦都是因为时时刻刻想着自己的利益,而殊胜的菩提心是一切福德与安乐的源泉。因此,为救度轮回苦海中的众生,当随众生怙主、人天导师佛陀而发殊胜的菩提心。

  现在世间大部分凡夫众生整天都在为自身作打算,殊不知这些自私自利的念头和行为如同一根根铁丝一样将自己牢牢地捆缚在轮回之中,正是这种我执自利的念头害了自己,虽然暂时眼前感受到一点蝇头小利,但是马上会变成苦痛的根源。作为大乘佛子的奋斗目标不应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是要为了度化无边众生而彻底行持利他的行为。法王如意宝在《怀业时语》中说:“正法心要即是此善心,世法根本依赖利他行。”一切正法的心要即是此善心,成就世法的根本依赖利他的善行。

  世间芸芸众生每天都居住在如巢穴一般的住宅中,被生活的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而众生内心更是一座座炽燃的欲望火山,时时煎熬着人们的心灵,给人带来深重的痛苦。很多人刚开始的要求并不高,好比刚开始工作觉得一千块钱也还可以,后来到三四千、一两万、十万都还不满足,还有一开始只是租房子,后来买到一般的房子还不满足,又买比较高级的房子,没有车的就想着车,一个个都没有满足的时候。即使欲望暂时得到满足,体会到的却是更大的空虚和不安,没有真正的快乐。尤其欲界众生的贪欲心非常强烈,对于烦恼深重的世间人来说,菩提心正是治疗这些燥热烦恼的最佳良药,它就如同清凉静穆的雪山、明朗澄净的皓月,能够洗涤众生心中的欲尘烦恼,菩提心如同甘露一般滋润着我们枯燥干裂的内心,对于如此美妙清凉的甘泉,我们为什么不将其捧在手心、饮入心田呢?

  以前藏地有位大德叫热罗扎瓦,他在寂静处修习本尊法。一天,本尊告之:“你在寂静地方为自己的利益修习千百万劫禅定的功德,相比你一刹那生起为利众生的菩提心之功德则是万不及一。”由此可见利益众生的重要性。

  虽然作为凡夫不可能事事都做得非常圆满,让人人都满意,但只要你有了利他心,一切心、行全是为了利益众生,这样别人对你就不会有很多争议,即使暂时有一些声音,到一定时候也会销声匿迹。就像法王如意宝当年弘法利生的时候,虽然一开始也有人不理解,甚至诽谤,但一段时间之后,这些非议就像阳光破云而出一样,全部都烟消云散了,最终法王如意宝弘法利生的事业照耀整个世界。不单单是法王如意宝,在藏、汉等地很多高僧大德也都是这样的,他们以一颗利益众生的菩提心到处奔波劳碌,如奴仆一般一刻也不停地为众生做种种利益之事,最终他们的名声、财富等各方面都会无勤而自然圆满。

  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一点,观察上师的一切要点可摄于观察具不具有菩提心这一条件中。佛经中也讲过,若能找到一位具备所有法相的具德上师,那是再好不过。实在找不到,最起码也应具备其中的世俗菩提心,这是大乘上师的最低标准。因为戒定慧三学的所有功德,都必须建立在菩提心的基础上。

  佛经中说,一个人在漆黑的夜晚拿着火把做向导,即使他的相貌丑陋、衣著破烂,我们也应跟随这个人,不能因为他有一些缺陷就舍弃了,否则自己会迷失方向;同样,只要善知识具足菩提心和正知正见,即使他存在长得不庄严、说话难听、身体有缺陷等种种过失,我们也没有必要舍弃他。

  《圆觉经》云:“善男子,末世众生将发大心,求善知识欲修行者,当求一切正知见人——心不住相,不著声闻、缘觉境界;虽现尘劳,心恒清净;示有诸过,赞叹梵行,不令众生入不律仪——求如是人,即得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末法时代发大心想要跟随善知识修行的人,应当寻求具有正知正见的人,这种人心不执著于外相,不会落入声闻、缘觉只求自利的境界,也就是要发利他的大乘菩提心,虽然这种善知识也示现造作种种尘劳琐事,但他的内心恒常清净,即使显现上会有一些过失,但他会赞叹梵行,不会让众生去做破戒造罪的事。若能求得这样的善知识,就可以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其实,仅仅具有菩提心这一个条件也并非易事,我们在前行中已经修过了发菩提心,大家都知道菩提心的根本是四无量心,其中一个悲无量心我们如果不经过长期串习也很难生起来。当然虽然说难是难,但如果你按照传承上师所讲的教言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修,还是可以生起来的。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还有后来这些高僧大德、传承上师们很多也都是从凡夫一步步地修上来,最终成就佛果的。但如果修行随随便便,就没办法生起悲心,比如虽然有时看到自己的亲人生病也会生起强烈悲心,但看到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生病就很难感同身受,更不要说是自己的怨敌了,由于无始以来所积的习气,一看到那个人内心的火就冒起来,巴不得他倒霉、所做的事不成功。所以我们的悲心不是无量的,所缘的对境只是自己的亲人、朋友,可见无量心都不具足,更不要说菩提心了。

  因此相续中具有菩提心,这不是每个人都能马上做到的。如果我们没有生起悲心,还要再三串习所修的法要。而一旦上师真正具有了菩提心,那么无论他的装束如何,是显现出家的形象或是在家的形象,即使穿得破破烂烂,每天一边传法一边喝酒甚至杀生,这样我们也可以接受,也应该依止。因为只要是具有菩提心的上师,他的所作所为肯定都是在利益众生。《前行备忘录》中说,如果上师具备菩提心,那他就能使凡是结缘者都受益,结善缘者即生得以成佛,即便是结恶缘者,也不会再流转轮回。

  据《钦则益西多吉密传》中记载:一天,钦则益西多吉尊者与弟子们一同前往康定的一个地方。途经莫尼的白色围墙时,路边正好有一片令人赏心悦目的草坝子,当时尊者说:“我们在这里歇歇脚。”大家谨遵师命,停下来点火烧茶。

  此时,来了一只旱獭,不识相地发出“秋秋”的叫声。尊者举枪射击,旱獭中弹身亡。

  尊者吩咐弟子说:“沃热,把尸体拿过来!”沃热赶紧将尸体放到了尊者面前。

  等到吃完饭准备出发时,尊者又说道:“沃热,将旱獭的尸体放进它自己的洞里,好好地保存,我们上来时需要它,千万不要忘了!”沃热按照吩咐一一办妥后,一行人就离开了。

  师徒一行广作各种佛事,从初夏一直呆到仲秋,最后才返回。

  当他们再次途经那片草坝子时,沃热心想:最好还是现在就提醒上师,若越过山岭再返回就会很麻烦。于是连忙说道:“上师,旱獭的尸体您还需要吗?”

  尊者回答:“哦!当然。大家停下来烧个茶吧!”安顿好以后,尊者又说:“沃热,你去将旱獭的尸体完整地给我拿来,一根汗毛也不能丢下。”

  沃热走到尸体旁,发现尸体已完全腐烂,无数小昆虫正舐噬着臭气熏天的腐肉。他将尸体完整无缺地放在披单里,带到了尊者面前。熏人的臭气让他丧失了食欲,而尊者却毫不顾虑,吃得津津有味。

  临将出发时,尊者开始加持旱獭的尸体,并用手轻轻地抚摩。旱獭竟然复活了,口中发出“秋秋”的声音,摇头摆尾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见到如此场景,弟子们全都瞠目结舌,对上师生出了极大的信心和欢喜心。

  虽然平时尊者能够经常令刚刚咽气、体温尚存的鹞鹰、旱獭、鸟雀和野兽复活,弟子们都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但像这样尸体已经腐烂且遍满小虫,初夏死亡,仲秋复活的事例却实属罕见。

  尊者告诉大家:“这只旱獭是以前用血肉作供施的上师转世,如果没有遇到我,他死后将立即堕入地狱,万劫不复。我将它的神识暂时迁移,让它以身体偿还了所欠的血债。”

  钦则益西多吉尊者虽然表面上的行为是在伤害众生,但由于尊者相续中具有殊胜菩提心,其所作所为实际上完全是利益众生的善巧方便。像这样的善知识完全可以放心去依止。

  而与之相反,现在有些上师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特别慈悲,对众生慈爱有加,但其相续中也不一定真正具足菩提心。假如他内心没有这样的境界,即使他的名声再大、法座再高,表面上的出离心、厌离心再善妙,威仪非常如法,天天过午不食,走路生怕踩死了路上的蚂蚁……作为修习大乘的行者,这样的上师也没必要去依止。因为菩提心是一个先决条件、必要条件,这也是大乘上师的最低标准。所以依止上师不能光看表面,一定要观察他的境界。

  在这里也许有人会问:“既然对上师不能光看表面,那到底怎么观察他具不具足菩提心呢?”正如《十地经》云:“依烟知有火,依鸥知有河,具智菩萨种,由外相而知。”看到烟可以推测有火,看到水鸥可以推测有河,同样,看到菩萨弘法利生的行为等,大概也可以了知他是否具足菩提心。话虽如此,但大家在依止上师时,最好还是选择比较公认、具有广大利众事业的上师。因为现在很多人的观察能力不是很好,很容易看表面上的行为就盲目地去依止,这样对自己没有多大利益,还有可能误入歧途,所以大家一定要慎重。

  《次第花开》中说:“在末法时期,虽然如续部经典中所说具足一切功德的上师极为难得,但作为合格的上师,至少应该满足以下条件:首先是具有无伪的菩提心;其次是精通教法,能应弟子的需要完整传授某一解脱法门;第三是戒律清净。”

  在《前行备忘录》中提到,在观察菩提心的基础上,还要洞察上师在三大见解方面是不是具备理解、体验和证悟的境界。

  关于具德上师之法相,冈波巴大师也曾概括地讲了三点:一、断除对此生的贪著;二、以大智慧引导弟子入道;三、以大悲心不舍弟子。总而言之,就是要看破今生,有大智慧、大悲心。若上师具足这三项,弟子就可以前去依止。

  对具德上师来说,具足出离心也很关键,因为不离贪则无悲心。可以说出离心是菩提心的基础,严格来说,如果没有出离心就不会有真正的菩提心。如果一位上师自己还在执著五欲,不觉得轮回痛苦,那就很难真正帮助其他众生断除执著,远离痛苦。所以我们观察一位上师,仅仅看他有哪些慈善的行为还不够,还要观察他有没有出离心。

  ◎应依止具缘上师

  有时候,对那些自相续含而不露安住的高僧大德,作为凡夫人无论怎样观察,也不能了知他们与众不同的功德。而且现在大多数骗子装模作样的欺诱方法也很高明,冒充圣者骗人的现象到处都有,令人实在是难分真假。既然上师的真伪很难辨别,我们这时应该怎么办呢?华智仁波切认为:“依止自己生生世世有缘的上师非常重要。”

  那么,怎样判断具有缘分的上师呢?如果你面见某某上师或听到他的语言,甚至只是听到他的尊名,也会周身汗毛竖立、万分激动,生起无比信心,心情骤然改变,这说明他就是自己生生世世的上师,不需要进行观察。

  从前米拉日巴尊者到一位大圆满上师绒顿拉嘎面前求法,因为没有宿缘,尊者没能很好地受持法教。后来,绒顿拉嘎上师告诉米拉日巴尊者说:“我无法调伏你。你生生世世的上师是住在南方卓窝隆寺庙的圣者大译师玛尔巴,你应当前往南方去依止他。”

  当米拉日巴听到上师尊名时,心中顿时涌起无法言喻的欢喜,全身汗毛竖立,眼泪如潮水般涌出,他生起了无量的欢喜心、恭敬心和无比的信心。他暗下决心:纵然遇到生命危险,我也一定要去拜见上师,并且受持上师的意趣。

  他到了那里四处打听,最初一直找不到,人们都没听说过玛尔巴译师。后来他遇到一个穿着考究、漂亮可爱的小孩,小孩对他说:“你大概是找我的父亲吧!我父亲把家产都卖光了,换成金子带到印度去,回来时带了很多长页子的经书。他是一向不种地的人,今天却不知什么缘故,竟去田里种起地来了。”

  米拉日巴听了之后,很高兴地继续寻找上师。途中看到一个农夫,身材魁梧,双眼大大的,目光炯炯有神。尽管米拉日巴并不知道这就是玛尔巴尊者,但是一见到那位农夫,心里有说不出的愉悦,自己今世的所有敏锐分别念当下全部消失得无踪无影,他一直怔怔地立在那里……

  正如公案中所描述的那样,有些修行人在第一次见到上师本人或者上师的法相,甚至仅仅听到上师的尊名时,便感到难以言说的亲切、欢喜、信赖,有些人会有汗毛竖立,分别念顿消的感受,就好像是与失散多年的至亲重逢,只需要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越过长久的分离,而回到从前心意相通的状态。如果你在值遇一位上师时,出现米拉日巴尊者这样类似的感觉,那么这位上师很有可能就是与你生生世世具有因缘的上师。

  法王如意宝的传记中也讲到了法王如意宝初次听到自己的根本上师托噶如意宝尊名时的感受,文中说:“16岁那一年,他听到托嘎如意宝的尊名时,与昔日米拉日巴尊者初闻马尔巴译师圣名相仿,周身汗毛悉竖,泪水溢流,心中暗自思筹:无论如何一定要去谒见依止他老人家。”于是法王如意宝一路翻山越岭,忍饥挨饿,历尽了千难万险终于抵达了石渠江玛佛学院。在那里他终于见到了自己生生世世的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只见上师身材修长,体格清瘦,却显得十分硬朗,慈眉善目又不失威严,身穿陈旧的僧衣。当时法王如意宝一见到上师的尊颜,顿时生起了无比信心,一切粗大的分别念全然消失,他立即上前礼拜,并默默发愿:我一定恭恭敬敬终生以三喜依止上师。

  《喜乐的曼达拉》中也描述了大恩上师最初听闻法王如意宝名号时的情景:“当年在堪布贝玛才旺那里第一次听到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的尊名时,生生世世的信心和殊胜深厚的师徒之情在年轻的尊者心中觉醒。

  他一直像个漂泊的游子,对真理的追求和对未来的憧憬让他无法停下脚步,总是在奔向下一个驿站,而现在,他仿佛看见了可以给他所有答案的终点,多少年寻寻觅觅、孜孜以求的努力似乎有了结果。以前他总不明白心中为什么会有一块挥之不去的空白,现在他知道了,那是为根本上师留的位置。

  无比欣喜地,他终于在这一世又找到自己的根本上师!”

  在贝玛才旺仁波切的指点下,上师冒着大雪前往色达拜见法王如意宝,即使漫天雪花挡住了视线,无数次脚下踩空,使他重重地摔倒在地,他仍毫不犹豫地向前行进,经过一番艰难跋涉,上师终于来到了法王如意宝驻锡的圣地——喇荣五明佛学院。等来到法王的院门外时,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心紧张得快要跳出来。他跟随着丹珠喇嘛走进院内,兀然看见法王如意宝安详地坐在屋外的阳台上,目光炯炯,正朝院门的方向看来。上师紧走几步,“扑通”一声跪倒在阳台前。初次瞻仰上师千万福德庄严、极具加持的尊容坛城,他欢喜无限、敬信无比。法王笑着问他:“你是贝玛才旺堪布推荐来的吧?”上师激动不已,听到法王的问话后,竟自神情恍惚地迟疑了片刻,才如梦初醒般连忙拿出贝玛才旺堪布让他转交的信函。上师因为家境贫寒,根本没有计划留在学院常住,只是向法王如意宝祈请传授大圆满窍诀。但法王如意宝却对上师安慰一番,让上师在学院安心住下。

  初次拜见法王,唯一让上师感到遗憾甚至懊恼的,是他过于紧张,竟然忘记给法王磕三个头,直到离开后才想起来。这种对法王如意宝异常敬畏的状态,正是上师信心巨大的表现。虽然上师在追随法王的二十年间,伴随法王参加主持了各种活动,得到法王如父亲般的疼爱,师徒之间亲密无间,但是上师对法王如意宝发自内心的敬畏却是有增无减。每一次见法王前,他无不紧张到手足无措,须在门外踌躇再三才敢进屋。进门后更是战战兢兢,甚至思维中断,要过好一会儿才能开始正常、清醒地回答法王的问话,有时明明事先已经想好要说的话,一见到法王,就全忘了。

  在修行中值遇自己生生世世具缘的上师非常重要。如果与上师具有宿世因缘,师徒之间就会有一种能够无碍沟通的默契。当然这并不是说从此以后弟子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就不会再遇到障碍,只要我们还有烦恼习气存在,肯定就会遇到困难,会吃苦头,但只要能与上师保持沟通,就意味着无论上师如何示现,你都能知道他是在调教自己,他指出的是自己身上的什么毛病。只要师徒之间存在这种沟通,弟子就比较容易受持上师的法教,否则再好的上师,再好的法,因为因缘不具足,正法甘露也很难真正进到你的心里去。

  的确如此,如果上师具德但不具缘,在依止上师的过程中我们会对上师所传讲的佛法以及吩咐自己做的事产生很多疑问,这种疑问会成为阻碍解脱的最大障碍。往昔那洛巴在依止帝洛巴尊者时,因为帝洛巴尊者是一位具德上师而且也是他的具缘上师,所以他能够对上师生起无比的信心,无论帝洛巴尊者让他做什么,那洛巴的内心从未产生过一丝疑惑,而能够做到依教奉行。在他心中,这位上师就是他成办解脱的唯一对境,从来没有产生过丝毫动摇。而如果我们所依止的上师与自己不具足因缘,内心可能会对上师产生疑惑甚至诽谤,因此应该谨慎。

  我们自己也经常会有这种感觉,虽然具德善知识有很多,但是你对某一位或几位上师具有不共的信心,他的一言一行似乎很容易就会触动你,让你对佛法产生意乐,而有些大德虽然也是公认的善知识,但你可能对他的教授提不起兴趣,这就是每个人的因缘不同所致。

  不过对于末法时代的修行人来说,也不能太强调这种初次见面的感受。因为米拉日巴尊者作为一位生活在公元十世纪藏地的农夫和修行者,他对人对事的那种直接、纯粹、素朴的反应,是生活在当今时代尤其城市里的人无法相比的。而且他是在完全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上师的情况下,完全凭着内心强烈的感觉,认出面前这位在地里干活的农夫的不同寻常。而现在很多人往往会盲目追求一种感觉,即使见到不合格的上师,也可能会因为心理暗示和联想太多,而产生比较情绪化的反应,有的人也会眼泪直流,汗毛都竖起来了,轻易就把对方当成生生世世的上师。现在世间人流泪感动太容易了,很多人偶尔看到明星偶像、看电视剧都会流眼泪,所以初次见到一位上师时反应激烈,也许能说明因缘特别,也许不能,不能轻易相信。

  即使遇到一位上师让你有特殊的感觉,保险起见也还是一定要观察,他是否具足具德上师的法相。否则,刚开始遇到上师很激动,但过了不久又觉得自己被骗了,这样就不太好。希望大家要记住,具缘的前提是具德,上师首先必须是具德上师,他所教授的一切必须符合历代传承上师的教言,否则仅凭感觉是远远不够的。

  很多上师在初见弟子时,一般都会面带微笑,满足弟子的各种心愿,口中言说一些柔和爱语。许多人一见到这样的上师,都会觉得上师非常慈悲,马上就想发心依止。但仅凭这种感觉来选择自己的上师,是不圆满的。要知道所谓具缘上师,并不是他肯迎合你,让你觉得自己“很有善根”“很有智慧”“世间出世间都很有福报”,总之并不是让你的自我感觉非常好才叫有缘。

  《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中说:“如果一位上师的教导让你在修行上持续、稳定地进步,那么他就很可能是你在寻找的与你‘有缘’的上师。”而在修行上有进步主要还是要看你对三宝的信心、对众生的悲心、对因果的正知正见有没有增上稳固。这是非常重要的。

  有些人初见上师时激动不已,甚至痛哭流涕,对上师非常虔诚,但是后来也没见他精进修学佛法,再后来就渐渐见不到这个人了,可能他又去依止其他上师,也有可能最后干脆不学佛了。

  针对这种现象,《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中说:“所谓因缘特别,归根到底,还是看你能不能踏踏实实跟着这位上师学法。若能在上师的教导下,静下心来,一门深入修学解脱道,便是找到了与自己有宿缘的上师。与他初见面时内心的触动,那种明亮、温暖的感觉,会不断地出现在你心里,像是希望的源泉,激励着你精进修行。否则,一时的心情澎湃,磕个头,听个传承,甚至灌个顶,然后回家一切照旧,是无法解脱轮回痛苦的。就算是跟自己有深厚缘分的上师,我们也只是浪费了与他的重逢而已。”

  所以我们如果今生真的有幸值遇自己生生世世的具缘上师,就一定要努力精进才行,不要辜负这一场师徒的缘分,因为一旦错过了,损失最大的还是自己。

  实际上,我们会遇到怎样的上师,跟自己内心清净与否以及业力有着密切关系。佛以何种形象示现,这与众生的共业有关;而在你眼里上师是佛还是凡夫,则完全取决于你个人的福报和智慧。

  《次第花开》中说:“就个人而言,没有宿世的福报,今生不可能值遇贤善的上师,而内心不清净,真佛现前也不会见其功德。”的确是这样,我们在观察和选择上师的过程中,应该时时反观自心:我到底是为了解脱还是为了别的什么目的而拜师求法?是希望所有众生都获得解脱安乐,还是只想让自己今生获得财富、健康长寿等,或者自己早日脱离轮回痛苦?是想了解和证悟人生的真谛,还是只想获得某种灵修体验或者拥有某种身份地位?如果自己内心清净,佛陀即使以普通人的形象示现,你也能认出他是佛;若自心不清净,再好的上师你也看不到他的好。

  今天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1.为什么说善知识犹如慈母和乳母?《大圆满心性休息》中是如何以意义和比喻相结合的方式赞叹上师功德的?

  2.为什么说对具德上师无论结上善缘、恶缘,皆可成为解脱之因?

  3.作为大乘上师的必要条件是什么?如何观察上师是否具足菩提心?

  4.为什么在发心过程中相续中一定要有利他心,请谈谈你的体会。

  5.怎样判断具有缘分的上师?为什么要找到生生世世具缘的上师?

  6.我们会值遇怎样的上师取决于什么?了知这一点后我们应该怎么做?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