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浅释 > 文章查看

《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浅释》第十七课

音频加载中...

下载音频(右键另存)

酿杰钦布作旦涅咪香                大悲摄受具诤浊世刹
荣内门兰钦波鄂嘉达                尔后发下五百广大愿
巴嘎达鄂灿图谢么到                赞如白莲闻名不退转
敦巴图杰坚拉香擦洛                恭敬顶礼本师大悲尊
内钦热俄贼诶香堪色                圣境五台山大净土中
坚花图吉新拉耶拉们                文殊智慧加持入心者
晋美彭措夏拉索瓦得                晋美彭措足下诚祈祷
共觉稻巴颇瓦辛吉洛                降临证悟意传求加持
丹波道博丹巴夏吉嘉                佛法教主本师释迦王
涅沃色界班哲杰迸宙                八大近侍智成王臣友
帕白希求德么囊若德                诸多印藏大德游舞身
永夏希阿荣博索瓦得                普现希阿荣博诚祈祷

十方恒沙佛
六通照知我
今秉二尊教
广开净土门

  各位道友大家好,今天我们一起学习《佛说观无量寿佛经·浅释》第十七课。正式讲闻之前,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并如是作意:为度化天边无际的一切众生,愿众生离苦得乐,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就无上圆满佛果,我以菩提心摄持来如理如法地听闻。结合净土法门来说:“此无上菩提心,即是愿作佛心。愿作佛心,即是度众生心。度众生心,即摄取众生生净佛国土心。”

  昙鸾祖师的这段教言为我们指明了修行方向。希望大家不仅要如是发愿,而且还要去实践愿成佛、愿度众生、愿接引众生往生极乐世界的事业。

  【上堂课思考题】

  1.复述第一妙观“日观”的科判和对应的经文。

  2.结合讲记分析心系“西方一处”的八种含义和修法。

  3.结合讲记和公案说明净土修行人为何要对西方“情有独钟”?

  4.结合讲记和实修体会,说明佛陀首先宣说日观的三个原因。

  5.为何日观可以让修行人了知自相续中的业障深浅?

  我们首先讲解了第一妙观“日观”对应的经文及经文的字面意思。“日观”分为五个层次:第一总告总劝;第二牒所观事;第三正教观察;第四辨观成相;第五总结。

  上堂课主要讲解了前两个部分。

  1.总告总劝

  【佛告韦提希:汝及众生,应当专心系念一处,想于西方。】

  佛陀提醒韦提希夫人:下面讲解定善的观行方法,要注意听。“汝及众生”是指想要出离轮回、往生极乐的与修持定善法门相应的根器者;“专心系念一处”是指观想西方极乐世界;“想于西方”可以从八个方面来解读,即:“一身、一心、一回向、一处、一境界、一相续、一归依、一正念”,八个“一”都指向“南无阿弥陀佛”这句佛号。如果我们能够依此修持,今生也好,来世也好,随着我们的信愿成熟,就能够往生极乐世界。所以说“置心一处”,就能无事不办。

  不论是在经文中还是在善导大师的讲记中,都强调我们要“系念一处”。法王如意宝也说过:“不要想三想四,就专注于一个佛‘阿弥陀佛’,一个法‘阿弥陀佛圣号’,一个地方‘西方极乐世界’,有这三样就够了。”法王如意宝是真正的佛,他的谛实语是不会欺惑众生的,既然法王如意宝是这样说的,我们就不要再朝三暮四地想“会不会还有其他更好的方法”。有的人今天想往生,明天又不想往生;今天祈祷这尊佛,明天又祈祷另一尊佛,其实,祈祷度母、莲师或其他佛菩萨本尊,都是在祈祷阿弥陀佛。大家须知阿弥陀佛是法界藏身,十方法界诸佛的功德阿弥陀佛全部具足,所以我们祈祷阿弥陀佛就是在祈祷十方三世一切佛,往生到极乐世界就能无有障碍地随心往游十方刹土;而且于末法时代,他是和娑婆世界有特殊因缘的一位佛陀,所以希望大家一定要安下心来,把一生所有的精力和资粮都放在这句“南无阿弥陀佛”之上。  

  2.牒所观事

  这部分讲的是所观想的对境。

  佛陀首先简别了日观修法的相应根基:“除了天生眼盲者以外,只要是能够启用身心的人,都可以修得成。”

  善导大师在《观经四帖疏》中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佛陀首先宣讲日观?”原因有三:

  “一者,欲令众生识境住心,指方有在。”

  (1)“识境住心”就是将我们能观想的心安住于所观想的对境——日落西方;“指方有在”是强调我们观想的方位是西方。

  (2)之所以要观想西方,不仅是因为西方有极乐世界,而且也是为了唤醒我们想要往生的归家感。大家每次看到落日的时候,有没有生起想要回家的感觉?了知极乐世界是我们的归宿,阿弥陀佛是我们的依怙,这样我们往生的心就会更强烈、更炽盛。可见先修日观是非常有必要的。

  “二者,欲令众生识知自业障有轻重。”

  日观看似简单,其实修起来并不容易。如何通过修持日观让我们了知自相续中的业障清净与否呢?

  (1)观察步骤。结合善导大师提出的实修次第,首先应正身端坐,使心安静下来。前行观想五大皆空,即观想体内地、水、火、风这四大元素向东、南、西、北这四个方向散去。散尽后不见一尘之相,身体内外一片虚空,无有差别。如此慢慢减轻对身体的执着,减轻眼、耳、鼻、舌、身这五根识给我们带来的影响。之后只有一个了了分明的心识在起作用,于是我们就起用这个心识来进行日观。

  在观察的过程中,利根者一入座就能够看到日轮的相状,也许大如铜镜,也许小如铜钱。再次观察自己心前显现的日轮时,其上或有黑障,或有黄障,或有白障,就像云障障碍日轮的光明,重重业障障碍了我们的自性清净。所以善导大师指出,修持日观的确可以看到自相续中的业障是轻是重。我们也可以通过日观来判断自己近期念修百字明或行持其他善法清净业障是否有验相。

  以上是我们上堂课所讲的内容。

  有人听说利根者一入座就能够观想出日轮的相状,而自己不要说观想清楚了,根本连太阳的样子也观想不出来,更别提什么黑障、黄障、白障了。希阿荣博堪布在讲解《金刚萨埵修法·如意宝珠》的仪轨时说:如果观想金刚萨埵佛尊时观想不清楚,主要是因为练习不够。观想日轮应该比观想金刚萨埵佛尊身相相对更简单,如果观想不起来,同样也是练习不够的原因。修习观想需要耐心,除特殊根器者外,一般人只是草草看几眼佛像、看几眼太阳的图片,就想马上观想清楚是不可能的,因为串习的力量远远不够。凡事熟能生巧,修法也不例外。因此我们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并且还有要屡败屡战的决心和耐心。

  卖油翁之所以能够穿过铜钱的中孔将油灌到葫芦里,没有什么其他原因,只是熟练罢了。世间的事是这样,修行也是这样,就是要不断地串习。正如堪布所说的:“没有千百次的重复乃至失败的经历,怎么能生出‘巧’。”其实失败的经历是非常宝贵,千百次的重复更是必不可少。《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里也说我们“需要经历一番上下求索的困顿”。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如学修的、闻思的、家庭的、工作的、婚姻的……每当发心和闻思中遇到困境、走投无路的时候,恰恰是柳暗花明,豁然开朗的关键处,是增上自己修行和利益众生的力量和勇气的机会。

  《生命这出戏》中说:“好比吃饭,要吃饱肚子,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吃。同样,要观想清楚,最简单直接的办法就是观想,一遍遍练习。修行的进步,修行人内心和外在的改变,都是在一点一滴、循序渐进中实现的。纵然有豁然开朗的时刻,也是在积累了无数经验之后到来。”

  在很多禅宗的公案中,师父做个动作,比如打破一个花盆、杯子,显现上弟子就证悟了。学习这些公案时,我们的眼光不能只局限于故事的高潮部分,更应该看到开悟的背后,弟子是如何十几年如一日地依止上师,经历了我们难以想象的苦行,坚持不懈地清净业障、积累资粮。希阿荣博堪布的这段教言就是告诉我们修行要有耐心,要不断地去练习。

  (2)忏悔业障

  ◎四对治力:也许现在我们观想不出来,但并不代表我们永远都观想不出来。因为观想是有为法,是可以改变的。虽然当下观想不出来,但我们几十遍、上百遍地去观想,必定能够观想出来。而且,这个练习过程还能为我们积累修行的资粮,所以要不断练习。我们修持日观时眼睛注视西方的落日,或是看图片几十秒,如果有眼花的感觉,就像有黄色、白色、黑色的云障碍在太阳上,就说明我们自相续中的业障还没有清净,还需要以四对治力摄持去忏悔。

  忏悔时我们要选择一位自己有信心的本尊作为对境。如果选择金刚萨埵佛尊为对境,我们可以念他的心咒、百字明和修法仪轨;如果选择阿弥陀佛为对境去忏悔,我们可以念《佛说阿弥陀经》《佛说观无量寿佛经》《佛说无量寿经》,也可以念佛号、阿弥陀佛心咒;如果选择地藏菩萨作为我们忏悔的对境,我们就多念“南无大悲大愿地藏王菩萨”,还可以念《地藏菩萨本愿经》。无论选择哪一位本尊作为自己忏悔的对境,都要修持相对应的本尊修法。

  (3)忏悔已,还如前坐法,安心取境,顿灭、渐除。

  忏悔结束后,如同开始时身体端坐,观想五大皆空,以心取境,安住在日轮之上。而三种障碍或是一时间全部清净,或是先清净黑的,再清净黄的,最后清净白的,不论是顿灭还是渐除,都说明我们忏悔已经得到了一些验相,都值得随喜,并且要坚持修持忏悔。

  前面的序分部分讲过,韦提希夫人自绝璎珞,求哀忏悔,以使自己堪为法器。因此在修观行方法之前与过程中,只有自相续得以清净,才能更好地让法融入并指导自己的身心。如果相续不清净,修法也会变成烦恼之因,所以忏悔是修持任何法门之前必不可少的。结合净土法门,现在进行的扎西持林净土日课共修也要以念诵金刚萨埵心咒为基础,堪布以大智慧力、大方便力为我们带业往生开显了极大的方便。

  (4)时时识知业障、时时忏悔,上根上行人。

  善导大师在《观经四帖疏》中介绍了一个忏悔的方法,即“时时识知业障、时时忏悔”。当我们感到烦恼、痛苦、不顺的时候,应了知这是业障的果;当自己说了一句妄语、离间语,或是生起一念嗔心时,也要马上警醒,因为这是业障的因。从因和果两个方面来看,当感受痛苦或三门造作恶业时,都是“识知业障”的机会。这种认知的前提是我们对业因果要有足够的敏感性,对自己的身语意要有敏锐的觉察力。一旦意识到自己在感受苦,在造作新的恶业就马上忏悔。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就是“上根上行人”——根器是上根利器,行为也是最精进的人。

  ◎忆得即忏

  究竟怎么做才能称为“上根上行人”?《观经四帖疏》云:“譬如汤火烧身,一觉即却,岂容从待时、待处、待缘、待人,方始除也?”只要一想起自己的业障,马上就要忏悔。忏悔的及时性就像热水浇在手上马上就会把手缩回来一样,成为本能反应,不需要思考。“一觉即却”,一感觉到马上就远离这个痛苦。我们肯定不会让手被热水烫上几分钟,或者观待地方、因缘等再把手收回来。同样的,业障能毁掉我们今生来世的身心安乐,它比火或热汤厉害多了。所以只要想到自己的业障和痛苦,马上就从因上、果上去忏悔,千万不能想着等到明天,或是等找到念珠、计数器再忏悔。

  希阿荣博堪布在教言中说:“大家平时要经常反省自己的身口意,最好能养成随时忏悔的习惯,一发现自己造作了恶业,马上就忏悔。”

  阿底峡尊者有一段很有名的教言,他说:“我在出家后从来没有违犯过出家戒律;受持菩萨戒后,有过稍许违犯;进入密乘后,会时常违犯,一旦违犯,我马上忏悔,从来没有让过失过夜。”尊者总是随身携带一个木制的曼扎盘,有时候他会骑马去各地弘法,只要想起自己的业障,尊者就会立即下马,开始在路边供修曼扎,忏悔业障。阿底峡尊者作为无量光佛的化身尚且作出这样的示现,我们更要养成随时忏悔的习惯。

  有闻思基础的道友知道,一旦发现自己造作了恶业,应该马上念二十一遍百字明进行忏悔。业果有四种,其一是士用果,是指业增长广大的自性。因为士用果的作用,所以“若杀一有情,需偿五百生”。就像小树苗一样,只要它生长的条件没有被破坏,它就会长出累累果实;善恶业也是如此,如果恶业未被对治,每天都会快速生长,所以忏悔千万不要拖。世间人若有拖延症,会耽误很多事情;修行人若有拖延症,耽误的就是生死大事。所以察觉到自己造作了恶业,要马上忏悔,马上念二十一遍百字明控制住恶业增长的趋势;然后不间断地以四对治力摄持念诵百字明一百零八遍,这样业障基本能够清净。法王如意宝在讲《百业经》的时候也提到,如果骂了人、说了脏话或是给别人起了外号,要马上念一千遍以上的金刚萨埵心咒来忏悔。

  希阿荣博堪布也说:“千万不要因此(观修困难)而不念百字明,或者想等到自己把所有世俗的事情忙完,真正空闲下来,再好好打坐念百字明。世俗的事是忙不完的,我们这一生的寿命却有限。……总之,只要有条件就念,念珠不离身,随时计数。久而久之,持咒之力自会纯熟。”如果暂时观想不清佛像的细节,业障得以清净的验相也迟迟没有显现,千万不要因此灰心丧气而放弃念诵百字明。或者当下太忙,计划等空闲下来,把佛堂打扫清净,点上一支香,然后再上座好好念,但往往结果是你可能已经没有这个心力了!世俗的事是忙不完的,我们这一生的寿命却有限。希阿荣博堪布引导我们,只要有条件就念,能想起来一个对治力就用一个对治力念,哪怕一个对治力也记不清楚,只要有信心、想忏悔就很好;念珠不离身,随时随地地计数,久而久之,持咒之力自然就会纯熟,也不会陷入散乱当中,念一遍就能起到一遍的作用。

  “忆得即忏”是一个很重要的修忏悔的方法。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过患时,当下就进行忏悔。如果现在我们身心自在的时候不马上做,等到我们身心不自在的时候,再怎么“忆”也没有能力去“忏”了。念佛也是如此,一想起极乐世界就念佛,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念,这也是增上我们信愿和资粮的好方法。

  再深一步探究,“忆得即忏”的背后是精进在支撑着。《入行论》第七品是讲精进,第一句话就是“进即喜于善”。精进是对善法有欢喜心,更是对善法的行动力。在《大智度论》中龙树菩萨自问自答:“精进是心数法,经何以名‘身精进’。”精进既然是心法,为何还要身精进?“精进虽是心数法,从身力出,故名为‘身精进’。”精进的确是指对于善法的欢喜心,但要从身语二门体现出对善法的欢喜。精进本身是六度之一,也周遍于其他五度的修行之上。所以当我们谈到精进时,要能够马上意识到是身心精进,而不仅仅停留在对善法表面的欢喜心。如果身体懒惰,就说明对善法还没有足够的欢喜心,比如风雨无阻地去放生,或拿起念珠念咒。密法里面也说:上等精进者,即生就能成就;中等精进者,中阴能够成就;下等精进者,来世能够成就。所以,精进和成就的快慢紧密相关。

  在《大智度论》中也有一些对身精进和心精进的描述,下面我们简单地来列举。

  “一切法中,皆能成办,不惜身命,是为身精进。”比如放生时,无论严寒酷暑,都坚持去做。顶礼时,哪怕再疲惫,我也要磕完。对于善法,不惜身命,努力去圆满。这就是身精进。还有我们座上修持禅定、增上智慧时,比如以座上修的方式修加行,修出离心和菩提心等,在闻思的时候串习空性智慧,这都需要“心不懈倦”。“懈倦”就是懒惰的意思、疲惫的意思。我们的心对于观修、修禅定、思惟空性法义非常欢喜,并且欢喜心不间断,这是心精进。

  《普贤行愿品》中长行文部分讲得很清楚,从“顶礼诸佛”“供养如来”“常随佛学”“恒顺众生”,每一个大愿最后都是:“念念相续,无有间断”(心精进),“身语意业,无有疲厌”(身精进)。所以,我们修持任何一个法门,精进都是必不可少的。尤其要强调行动力,光有欢喜心却每天在家懒着不做,不是在真正地积累资粮,因此,行动力与欢喜心二者要相结合。“恒时”就是不间断地提起“精进”两个字,要想“最近我的心懈怠了吗?”“我的身体懈怠了吗?”否则,就像我们说“对上师有信心”一样,只是说说而已,在行为上根本表现不出来有信心。什么是真正对上师有信心?就像《前行笔记之耕耘心田》里面说的:“与上师保持沟通,便意味着上师说什么做什么,你都能知道他是在调教自己,他指出的是自己身上的什么毛病。”

  善导大师在这里提到了“忆得即忏”——只要想起恶业因果,就立刻忏悔,这是依靠精进的力量。

  以上复习了首先宣讲日观的第二个原因:为令众生知道自己的业障轻重,进而好好忏悔。要点是:第一,观修次第——身体端坐,观察五大皆空,启用心识去观想日轮;第二,从日轮的观想上入手,我们了知了自己业障的轻重,所以就要去忏悔;第三,忏悔之后,再让心静下来,缘取日落西方的对境观想,看看这些黑障、黄障、白障,有没有减轻;第四,要时时、事事、处处地忏悔,不要拖延,当下就是因缘。我们要努力精进,做上根上行人。

  【佛陀首先宣讲日观的第三个原因】

  “三者,欲令众生识知弥陀依正二报。”善导大师提到,阿弥陀佛国土庄严和佛菩萨庄严,就是依正二报。我们这个娑婆世界黑暗浊劣,没有什么事物可以用来比拟西方极乐世界的万物庄严,“朗日殊辉”——唯有明朗的日轮所发射出来的光辉,可以用来相似地观想极乐世界的光明。为什么不观中午的太阳呢?因为中午的太阳太耀眼,不是我们眼睛能够直接缘取的对境,所以很难观得起来。落日温和且有足够的光明,适合观想极乐世界的光明。极乐世界是光明做佛事——佛很光明,大地也很光明,处处都是光明。极乐世界不像娑婆世界是月亮天子、太阳天子在运行,而是无漏的阿弥陀佛的身相光明以及阿弥陀佛功德流现出来的极乐世界依正光明,非常清净,比普通的太阳强百千万倍。由此,可以“寄想远标于极乐”。我们喜欢娑婆世界的太阳,就会更加向往极乐世界的光明。并缘此观想极乐世界的光明。

  总之,阿弥陀佛的国土庄严和佛菩萨的庄严,就是依正二报,超过娑婆世界太阳的百千万倍,如果我们修行人当下没有办法观想极乐世界大地光明、阿弥陀佛身相光明,就先看看娑婆世界的光明之相。将修行的范围扩展开,不仅在傍晚时看“落日悬鼓”忆念回家,忆念西方极乐世界,而是看到任何光明都要想:“极乐世界的光明比这强百千万倍,而且是阿弥陀佛大加持力的流现。”在行住坐卧,顶礼、观想、忆念时,都要能安住在这样的见解中。尤其是看到太阳时要观想极乐世界的光明照射在我的身心上,让我身心柔软,显发智慧,有种种的功德。灯光、手机屏幕或是电脑屏幕的光,只要我们有这个心,都可以成为我们观想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契机。

  以上讲到首先宣讲“日观”的三个原因。

  3.正教观察

  【当起想念,正坐西方,谛观于日欲没之处,令心坚住,专想不移。见日欲没,状如悬鼓。】我们起用身心去观想、忆念,面朝西方端坐,一心一意、认认真真地“谛观于日欲没之处”。所观的是“日欲没之处”的场景;能观的是我们的心识,让心安住在这个场景之上,不要动来动去或东想西想。观的结果就是“见日欲没,状如悬鼓”。

  下面我们来看善导大师对这段经文的解释。善导大师将观想日轮的观修方法叫做“正教观察”。《观经四帖疏》中说:“正身威仪,面向西方,守境住心,坚执不移,所期皆应。”下面我们来看这五个短语。

  善导大师说,首先要端正身姿。如果条件允许,就先做身语意的调整,或者跏趺坐,或者正身端坐,最好面向西方。身体调整好之后开始观想。所观的对境是日落西方的场景。包含两个元素:一是西方方位,一是落日的场景。对应《观经》“谛观于日欲没之处”。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和忽略。

  此时能观的心安住在所缘的对境之上,坚稳不动。当然一开始我们想让心不动很难,心猿意马是我们心的现状,但是,目前只要我们觉察到它动了、跑了,就要马上拉回来,不要执着、懊恼,调整回修行的状态就是坚稳不动。

  观修的成果,对应《观经四帖疏》“所期皆应”,对应《观经》“见日欲没,状如悬鼓”,就是即便我们眼前没有观修的图片,或者没有看到西方的天空,心前也要能够显现出太阳落山的场景,就像一面大鼓悬在天空当中一样明明了了。

  4.辨观成相

  【既见日已,闭目开目,皆令明了。】

  “辨观成相”就是辨明、辨析怎么才算是修成了。修净土法门,往生是验相;修忏悔法门,业障清净是验相;修“日想观”的验相又是什么呢?

  “即见日已”就是已经现前了“所期皆应”的修行。“闭目开目,皆令明了”,可从两个方面来进行解释。首先是辨析“日观”成就之相——心境相应。心坚稳不动;境就是所观想的日没西方的场景。观想的对境是日落西方,心前也显现了日落西方。其次,就像我们上学期解释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有的人说“在中阴境界或临终的时候看到佛不要执着,也不要跟他走,要坚守住”?这跟个人生前修行的法门有关。如果生前修的是净土法门,想的是净土,念的是阿弥陀佛,到时候现前了阿弥陀佛,现前了净土相,这就是“心境相应”。但是如果生前修的是大中观——空无一物,那就不应执着任何相。这就是为什么一些禅宗祖师说“见佛杀佛,见魔杀魔”。因为他们生前修的就是不着一相,安住在如如不动的境界当中,那自然是心前现前任何相都不应执着。所以“心境相应”还要看个人主修的法门。而且现前的场景稳固不动摇,这就是相应,就是观成了。

  (1)心境相应来自“制心”。

  “令心坚住,专想不移”是很重要的,所以要再次强调,要制伏住狂乱的心,就要把心放在日落西方的场景上。先是三十秒,然后五十秒,之后一分钟、两分钟逐渐地增加。发现心跑了马上拉回来。希阿荣博堪布在《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讲“止观”的时候讲得比较多,尤其侧重的是“止”方面的修行。

  (2)若能于三昧中现前日观,切记不可执著。

  “三昧”就是正定,也叫正受。当心中现前“日观”,或者一闪而过,或者相对稳固,这个时候切记不能执着。“太高兴了,我已经观成‘日观’了,我要往生极乐世界了!”结果什么都没有了。不仅是修“日观想”,后面的观也是如此;不仅是修净土法门,修其他法门也是如此。“止观双运”并不是为了见光见影。到处去跟人说就更不好,会让自己的修行境界退失。因为如果起了贪念,就会令我们本来平静、安定的心动摇,因为心境相应,心一动摇,现前的清净境也就不复存在。所以“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这句话我们要好好地想一想。是我们的心没有办法安住,所以才现前外界的种种变异。就像禅宗的僧璨大师在《信心铭》中讲到:“心若不异,万法一如。”

  日观境界现前后,如果我们想要继续保持下去,或令暖相稳固增上,就不要去贪恋这种境界。有人问上师如果观修的时候看到这个,看到那个,梦到这个,梦到那个……该如何应对?上师统一回答:“不要执着。”因为一执着,就起贪嗔痴,贪嗔痴一起,正念就无影无踪了,正定也被打破了。现在观想太阳是这样,后面观想佛身,观想菩萨身,观想极乐世界的庄严也是这样。观想不起来也不要懊恼,更不能放弃,而是要继续练习;观想得起来也不要沾沾自喜,要令暖相保持住。一个被窝要捂得严严实实地才能暖,如果把被窝四敞大开,什么暖气都没有了;修行也是如此,保密才能让自己的境界稳固,进而才能令修行境界提升。如果执着或到处宣讲,是没有办法进步的。所以“不要执着”这一点很重要,观想不起来不执着,要继续观想;观想得起来也不要执着,要令心稳固。若贪恋境界,令静心动摇,显现在心前的清净光明的境也就跟着动摇了,三昧的境界就被打破了。

  以上讲了怎么才能是观想成就以及成就之后应避免的误区——执着、贪恋观想境界,我们在实际修行时务必警惕。

  (3)正观和邪观的界定

  如果我们观想的是日落西方,结果心前现前了大地、树,心境不相应就是邪观。如果观想时全是分别念,那也不是正观。不仅日观是这样,下面的十五观,或者对应的十二个定善观也是如此,正观的标准就是心境相应:观水见水、观地见地、观佛见佛。往生也是心境相应的一个结果,我们天天想阿弥陀佛、极乐世界,临终或者中阴的时候,我们心前就会现前极乐世界、阿弥陀佛。这就是为什么上师在《同生极乐国》中说:“其实,十方世界都在我们的自性之中。只要至诚恳切求生净土,就必定能感应自心本具的阿弥陀佛前来迎接,须臾间越过自心本具的百千俱胝那由他佛刹,往生到自心本具的极乐刹土。”

  5.总结

  【是为日想,名曰初观。】

  这是对于观行的总结,这一观行叫作“日想观”,序号第一。后面每一个观行都有这样一句话,表示观行所立的名称,以及于十六观行中的次第。

  日观想,我们分别从总告总劝、牒所观事、正教观察、辨观成相、总结这五个方面进行了讲解。如果不是依靠善导大师、祖师大德们的智慧,把一段经文分得那么细来教我们观想的方法,我们是很难从每一句经文中提炼出实修要点的,而佛法的修行就是要靠真修实炼。

  “汝及众生”,提到了反观一下自己是不是堪为法器。“专心系念一处”要知道用八个“一”去念佛,将心放在“南无阿弥陀佛”一句佛号上。并且要能从中引申去思考为什么先讲日观的三个原因。进一步怎么来调整身体。接着,观想什么?“日欲没之处”:一是观想“日欲没”,就是太阳、落日,这是一个元素;一是观想“之处”,西方的方位是一个元素。怎么观想?“令心坚住,专想不移”。观想到什么程度?“见日欲没,状如悬鼓”。怎么才算是观成了?“既见日已,闭目开目,皆令明了”。这是心境相应的一个体现。这一观叫什么名字?叫日观。它是第几个?第一个。这样分层解析,这一段经文就变得非常清晰了。后面的观行也会分得很细,所以我们要对分层有所了解。之后我们再去读、再去修就能够从中提炼出来大量的实修方法,也对佛陀的智慧和摄受众生的悲心有更深的了解。

  我们每讲解完一个观行,都会结合楚石大师的《西斋净土诗》进行学习和总结,加深印象。大家如果有意乐,可以背诵这首诗。这里面不仅有中国传统诗词的文字优美,更蕴含着祖师大德们的智慧,并且对于我们也具有直接的加持。而且《西斋净土诗》也被蕅益大师认定并收录在《净土十要》当中。比如我们所熟悉的“一朵莲含一圣胎,一生功就一华开”就是从《西斋净土诗》当中摘录出来的。

  “日观”所对应的这篇诗文是这样的:“第一观门名日观,遥观落日向西悬。光明了了同金鼓,轮相团团挂碧天。身去身来心不昧,眼舒眼合意常缘。众生与佛无差别,即见弥陀现我前。”

  “光明了了同金鼓,轮相团团挂碧天”中,“了了”是清晰明了的意思,“团团”就是日轮的相——圆满无缺、圆圆满满。“身去身来心不昧”中“不昧”就是不迷昧、不忘失。心是清清明明的,清净的心观想清净的相。“眼舒眼合意常缘”中“眼舒”就是眼睛睁开,“眼合”就是眼睛闭上,对应我们前面所讲经文当中的“闭目开目皆令明了”;“意常缘”的“缘”就是缘取、系念的意思,就是指我们的心识恒时缘于日轮的相,系念落日的方位。“众生与佛无差别,即见弥陀现我前”就是说了知了众生与佛没有差别,就是禅宗所说的“心、佛、众生三无差别”,在华严宗、天台宗里都有讲到;“即见弥陀现我前”,如果内心了知自性弥陀,进而深证,就能证悟自性弥陀。“现我前”有两层含义:一是一念佛号就是“一念佛”,念一句佛号,阿弥陀佛就可以现在我们的心前;另外一层意思是指未来往生以后,花开见佛,那个时候能够面见阿弥陀佛。

  这首诗讲的就是第一观——日观的修法。远远地观想落日悬挂在西方的天空之上,落日的光明清晰明了,圆圆满满,没有丝毫缺陷。我们的身体跑来跑去,但是心里要能够观想得清清楚楚,不迷昧不忘失。我们座上修也好,还是座下的行住坐卧一切时处,都能够去观想。眼睛不论是睁开还是闭着,我们的心念都能够恒时地专注、系念以上所观想的对境。如果能够了悟众生和佛的本体无二无别,那么就能够见到阿弥陀佛现前在我的心眼之前。这段诗的字面意思就是这样,对于我们修行有很大的启发。

  如果划分一下科判,第一句话就是总说观名和观想的内容;第二句话就是所观想的对境,要了知对境一个是光明,一个是轮相,这两点要能够在心前显现。“能观”的心状态也有两个要点:“心不昧”和“意常缘”。就是心要明了清晰,不昏昧;时间上要常常缘于这样的对境作观想。最后一句“众生与佛无差别,即见弥陀现我前”,通过了知正确的见解,再经过思惟修习,就可以生起正定,现在我们在修习定善法门,安住在这样的见解中,能够对于我们现前念佛三昧和观佛三昧有很大的帮助。以这种正定的境界摄持观行的行为,就可以直指往生,就是“弥陀现我前”。

  这首诗不仅读着朗朗上口,仔细思惟其中有很多修行的方法,大家不要忽略。在《金刚经》里佛说:“一切法皆是佛法。”这句话可以从很多角度来理解。如果我们有了正知正见,生活就可以变成修行。本来生活就是生活,修行就是修行,那生活怎么才能变成修行呢?用正念。如果通过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增上了自己的出离心、菩提心,增上了自己往生的信愿,把净土法门相关的闻思在自己的生活里都应用起来,那时,生活时时处处都会成为我们修行往生的道场,生活中的一切都变成了我们真实的修行。

  这是今天这堂课的内容。

  【思考题】

  1.详细复述以日观了知业障深浅的实修的步骤以及前行、正行、忏悔等步骤。

  2.如何理解“忆得即忏”的实修要点?反观当下的修行,自己是否已经具足了身心精进?如果没有具足,应该如何调整?

  3.解释“正教观察”对应的经文,并说明观想的次第。

  4.如何判定正观和邪观?

  5.解释《十六观赞》之日观。周日辅导课会再次通过日观来观察清净业障的程度,增上我们对极乐世界的信愿。

  我们首先念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祈愿能够以心经回遮仪轨的力量,以般若佛母的加持力,遮遣外在地、水、火、风的一切灾害,遮遣我们修行人生活和修行当中的一切违缘。

  我们再念诵《普贤行愿品》等回向发愿文,将我们讲闻为主的一切功德,供养上师三宝,祈愿上师欢喜;回向六道众生,愿众生离苦得乐,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成就佛果。

  阿弥陀佛!感恩大家。

回向偈

所南德义檀嘉热巴涅      此福已得一切智
托内尼波札南潘协将      摧伏一切过患敌
杰嘎纳其瓦隆彻巴耶      生老病死犹波涛
哲波措利卓瓦卓瓦效      愿度有海诸有情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