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寻找内心的“清凉”

  下山再上山,五台寻文殊,清凉山上会,智慧润心田。

  《月灯经》中曾讲:“哪怕只是朝着五台山的方向走七步,也有很大的功德。”今年七月参加完扎西持林夏季研修营,在成都休憩了两天,带着这“七步”的许久夙愿,踏上了五台山寻找内心清凉的朝圣之路。

【善财洞中会文殊,尸陀林里拜祖师】

  黛螺顶是五台山台怀镇的制高点,从这里可以看到包括菩萨顶在内镇上主要寺院。三十多年前初夏的五台山,山色淡绿,凉风习习,在其半山腰,一位圣者缓缓地走入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洞,落地而坐。二十一天后才又缓步走出洞窟,并告诉身边等待了许久的弟子,在藏历四月二十九那天,现见了三世诸佛智慧的本体文殊菩萨,并在文殊菩萨面前立下誓愿:生生世世度化沉溺于痛苦无边轮回中的一切苦难众生,使他们摆脱业惑的枷锁,获得无上的安乐,趋入究竟的法界。

  2018年8月3日,当自己带着《清凉山上》,沿黛螺顶上的台阶一步步向下,迫不及待地迈入善财洞时,三十一年前法王如意宝朝圣五台山时的这一幕闪入了自己的脑海;同样,另一位圣者,六年前也曾步入此洞,坐在门口的石阶上为弟子做着殊胜的开示,当时的情景就被记录在手里的书中。

  山河依旧在,往事已无痕。福报浅薄的自己,错过了三十一年前和六年前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但又是何等的因缘,让自己可以带着无限的期待与渴望,此刻双脚驻留在这座红色的小殿中,望着那摆满了佛像的洞窟,想到法王与上师老人家曾在这里的身影,想到善财童子在此亲见文殊菩萨,初发菩提心,想到自己多年寻觅后终于有幸能依止在上师足下,当下各种滋味在心头,心情难以平静。记起上师曾说:“来到佛教圣地,大家一定要好好发愿。”恭敬地对洞口顶礼后,就开始与师兄一起念诵相关发愿与回向文。

  五台山,自己并非第一次来,十几年前还未值遇佛法时,只知道是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跟朋友来时就直奔大白塔前面的小庙去拜“五爷”,除了到菩萨顶看一眼北台雪景外,对这片极其殊胜的菩萨刹土几乎一无所知。2016年,恰逢莲师年,种种因缘具足,自己在扎西持林皈依了上师,并了解了五台山有一尊极其殊胜的莲师像,慢慢地从法师的讲解、书中知道法王如意宝、上师与五台山有着不可思议的因缘,从那时起自己就渴望着有一天能再到五台山,沿着上师的足迹,做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朝圣。

  今年的五台山,盛夏时节出奇的热,主干路山体滑坡让原本几分钟的路程走了近半个小时,车、人挤满了热门景点的各个地方,无论是来旅游或朝圣,每一个人似乎都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清凉”。黛螺顶是此次朝圣的第一站,在大殿里顶礼五方文殊大菩萨,又称为“小朝台”。从山脚下陡峭直上的1080级台阶上,有很多三步一拜的虔诚朝圣者,每每看到他们匍匐、起身不断向上的身影,自己内心总会被深深触动。

  在半山腰处有三个并排的红房子,就是1987年法王如意宝闭关二十一天的上善财洞。从它左侧的小铁门出去,走上一个缓坡,就到了极其殊胜的清凉尸林。这里游人罕至,三十一年前法王如意宝带着弟子们来到这里,曾经坐过的草地已布满墓碑,唯有挂满周围青松、在风中摇曳的五彩经幡提醒着我们,这里与印度八大尸陀林具有同样的功德,是大圆满祖师西日桑哈传法与圆寂成就佛果之地,是圣地中的圣地,加持力不可思议。挂好了带来的经幡,在树丛中我们找了一块平地坐下,带着对祖师们的崇敬与感恩之心,清凉的山风载着发愿之王《普贤行愿品》的念诵声在山谷间悠悠回荡,最后慢慢消融于头顶的天空中。

【五台峰顶悟心性,那罗延窟现光明】

  五台山,犹如一朵大莲花,东、南、西、北、中五个台顶就像是向外延展的花瓣尖,宽阔的山峦将如花蕊般的台怀镇包裹在中间。“朝五台”可谓是经典的朝圣路线,或五天徒步,或一二日的坐车朝台,无论刮风下雨,总能看到蜿蜒向上的车队和散落在山间云雾里的徒步信众。

  出发的早上下了一阵暴雨,因为去东台的路拥堵,我们只好选择了先去南台,正好可以顺时针方向来转绕五台,这可能就是菩萨的加持吧。去南台的路在云雾中忽隐忽现,颠簸中偶尔伴随着小雨,心里一直对路况的担忧,慢慢被沿途迷人的风景所化解。快到台顶的时候,如同觉醒的瞬间,跟随一路的山雾突然在脚下停了下来,南台锦绣峰上的普济寺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这番景致正应了《古清凉传》上对它的描述——“灵境寂寞”。拜了大殿里的智慧文殊后,按照《清凉山上》的指引快步朝古文殊洞而去。说是洞,其实就是一个土坯砌成的小殿,但里面却安坐着五台山最古老的一尊智慧文殊像。弯身进入,在古像前跪拜、献上哈达后,坐在地上打开课诵集,念诵着与文殊菩萨有关的祈祷与修法仪轨,并在心中默默发愿,愿众生都能早日开显文殊智慧,成就佛果。等再出洞时,里面已是人头攒动。站在普济寺的门口,近处松林清秀,云起云涌,远处山峦叠嶂,大气万千,中台翠岩峰清晰可见,怪不得都说“五台风光属南台”。

  下了南台,在狮子窝落脚用了斋饭后,直奔西台挂月峰。此处与南台截然相反,台顶完全笼罩在云雾中。大殿中的西台狮子吼文殊像如少女般妙相婀娜,却法音如雷,不断唤醒着来到他面前的每一个沉睡的众生。穿过后面的供灯房、大雄宝殿,再往后走到山崖边就可以看到三里外,对谈石旁的“八功德水”——西台十七灵迹之一。因目前不开放,只能远眺顶礼,想着上师当年曾在此俯下身,以手为钵,掬起一捧泉水,如饮琼浆,后又洒在头上,水花四溅,粒粒晶莹,自己顿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下了西台没多远就到了中台。中台台顶平缓开阔,巨大的孺童文殊铜像矗立于新建的高台上,朝拜的人流在正殿前的舍利塔、侧旁的讲法台顺时针默默转动着,文殊心咒的唱诵声不时在空中回荡……

  接着就来到了北台叶斗峰,海拔3061米,华北屋脊,路最差最险。这里是无垢文殊的道场,台顶天气变化莫测,下车时还下着小雨,从文殊殿出来就已是阳光明媚。站在高台,从翻滚的云浪中,向下可以清晰看到如宝石般镶嵌在山谷中的台怀镇,向上可以看到无垠的天空。当山风掠过脸颊,当心在这份湛蓝虚空中慢慢敞开时,不禁想到《清凉山上》引用的一句偈颂:“本来无垢之心性,了义文殊勇士体。”上师曾在此开示到:“究竟实相上,一切本来清净,无染无垢。五台山的五峰代表着五方佛:东方阿閦佛,西方阿弥陀佛,南方宝生佛,北方不空成就佛,中央毗卢遮那佛。然而五方佛并不在我们的身外,一旦我们能够证悟五蕴的本来清净本性,五蕴即是五方佛。”我们本自清净如虚空,却被烦恼云海所遮蔽,拨云见日勤作终有时,云非虚空无勤任运现。这可能就是“华北最高峰”上无垢文殊给我们的启示吧。

  最后一站是东台,也是此日朝圣最期待的地方,因为在台顶下方600米处,是极其殊胜之地,传说中的文殊密宅——那罗延窟,在《大方广佛华严经》中明确授记,这里是文殊菩萨长期与金刚手菩萨等一万菩萨转法轮的地方。六年前上师朝拜此处时曾开示到:“……1987年春天,法王他老人家在窟内闭关了整整十四天,非常不可思议。法王亲口说过:“在此期间,我日日夜夜都处于光明境界之中。《文殊静修大圆满引导文——手中赐佛》等法要就是法王在罗延窟时,于光明境界中流露出来的。写下来之后,一个字也没有修改过。此后法王两次在这里赐予弟子们《手中赐佛》的传承。法王在五台山期间所作的大部分金刚歌,包括《生生世世摄受文》等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带着对此处的极大向往,跟随人流缓步屈身进入洞窟。右边一个半开放的天然石窟,据说是当年法王如意宝闭关的地方,洞中湿暗,地上满是石壁渗出的积水,顶礼供养后,转身出来径直走进左边一个狭长的通道,沿着潮湿的石板,一步深一步浅地来到了窟里,尽头一座近70度的天梯附在石壁上。抬头仰望,窟顶似天井,透进来的微光和洞里的酥油灯一起照亮了四周的岩壁。这是一个如此狭窄的洞窟,顺着爬到上面的小平台,不禁惊叹这个连十个人都站不下的地方如何容纳万名菩萨共聚一堂,菩萨境界真是非我等凡夫之心所能揣测。

  在这个小平台站稳后,穿窟而过的徐徐凉风让我们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供灯、献哈达,随着祈祷文朗朗的念诵声,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自己独自在平台上,闭上双眼静静地感受着那罗延窟的特别加持。当自己爬下天梯,依依不舍地走出洞窟时,耀眼的阳光下,一道彩虹横跨在眼前的山峦之上,那样的清晰与完整,瞬间感动得无法言语……上师曾说:“佛经上说,来五台山朝圣一定可以见到文殊菩萨。……所有的彩虹和祥云都是文殊菩萨的显现,……有信心的话,可以清净无始以来的很多业障。”此刻,我相信眼前这明媚的彩虹一定是文殊菩萨与法王如意宝的加持显现,因为他们一直在我们心中,从未离开。

【大圆满起祖师殿,曼殊床上忆圣尊】

  朝圣五台山,一定要去的地方就是菩萨顶。不仅因为这里曾是清代皇家寺院、文殊菩萨的居所,更是因为1987年法王如意宝在此创造了大圆满广弘的殊胜缘起,才使得像我这样的汉族弟子有机缘进入密宗之门,修学“九乘之巅”的大圆满法,还有就是上师希阿荣博堪布与这里殊胜的不共因缘。怀揣着激动与感恩的心情,快步迈进真容院,来到了一座侧殿门口。这便是安放那尊极其殊胜莲师像的“祖师殿”。不巧的是,当时殿门关闭无法入内,虽感遗憾,但透过门上的玻璃窗,我们仍可以看到里面修缮一新的莲花生大士、旁边的文殊菩萨、布玛莫扎,以及周围的各大传承祖师像熠熠发光。

  殿里的主尊莲花生大士像,是当年法王如意宝带领僧众塑造、装藏并亲自开光的,莲师心间安放着伏藏大师列绕朗巴取出的“如我一般”大乐莲师替身像,具有真正的见解脱的加持力。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同样的莲师像是在扎西持林祖师殿二楼,后来听法师介绍才知道它缘起于上师发起的“五台山祖师殿佛像修复工程”。从2013年到2016年三年间,上师为了保护这批重要的佛像,多次亲临五台山,与专家开会讨论修复方案,每每来到此处,都会引发上师对法王如意宝的无限思念之情。也就是在2016年5月,莲师诞生年,修复工程在克服了重重困难之后圆满竣工,代表着殊胜缘起的这尊莲师像得以长久保存下去。

  此次见到“真身”,就觉得看不够,想到法王如意宝、上师为佛法长久住世、为了末法时期的众生能得以解脱,所承担以及所倾注的心血,感动与感恩之情瞬间涌上心头,这份恩情除了去随学上师、依教奉行,精进闻思修,弘法利生外无以报答。带着这份感动,在《佛子行三十七颂》、《文殊礼赞》、《愿海精髓》、《生生世世摄受文》等祈祷发愿文的念诵中,与这尊莲师像有关的无数珍贵瞬间在脑中不断闪现,似乎自己此时才明白“朝圣”的意义之一就是让我们真正懂得去感恩。法王如意宝曾说:“感恩是最为宝贵的一种品格。”

  1987年法王如意宝朝拜五台山时另外一个莅临的殊胜之地,因为不在旅游线路上,鲜少有人踏足。从南台下来出了牌坊拐进岔路十里,上一个缓坡就看到了寺庙大门。该寺之所以殊胜,并非是传说中顺治皇帝出家之地,而是因大殿后面的一块巨石,据说是文殊菩萨从龙宫借来当了自己的法座,而五台山也因此才变得凉爽宜人。故这块巨石称为“清凉石”、“曼殊床”,寺也以“清凉”为名,上师曾开示:“这巨石实际上就是佛的坛城,是真正的见解脱。

  来到清凉石旁刚好正午,烈日当空,手放到上面却是格外的凉爽。围绕巨石默默转绕时,似乎当年法王如意宝、上师在此处带领弟子们念诵《普贤行愿品》的声音还在空中回荡;而每每向上望去,似乎还能看到当年他们在清凉石上伟岸的身影。

  上师曾坐在上面开示到:“发愿很重要,法王如意宝常常说,他下半生弘法利生的事业这么广大,是因为在文殊菩萨刹土念诵近二百万遍《普贤行愿品》的缘起。我现在弘法利生一点点的功德,是法王如意宝的恩德,也和1987年和法王一起朝拜五台山发下的誓愿有关系。……大家也要像文殊菩萨那样发菩提心。”这段开示此时再再读来,就如同清凉石是文殊讲法的基座,而以“上求佛果、下化众生”为愿的菩提心是成佛不共之因,我想只有圣者的自相续中才能流露出如此契合的法语甘露。

【开花现佛罗睺寺,天降甘露润白塔】 

  从菩萨顶沿着台阶缓步下行,转过几个弯就到了罗睺寺。这个在五台山名气并非很大的寺院,因为与上师不共的因缘,对自己而言显得特别亲切,尤其是上师在这里的照片是自己的最爱之一。进入寺门快步来到藏经阁,却遗憾无缘到二楼朝拜罗睺罗肉身舍利像,就只好在一楼精美的“花开见佛像”前虔诚地转绕供养,出来时在殿门口“开花见佛”的匾额下,自己也留下一张珍贵的照片。

  上师在谈到《次第花开》书名的时候,曾开示到:“次第花开,花开见佛,既可以理解为依仗阿弥陀佛的愿力往生极乐世界,花开见佛,成不退转菩萨;也可以理解为佛在心中,即心即佛,心得开明则能现量见佛,也即真正见到阿弥陀佛,也即现量见到心的本性,所以次第花开、花开见佛可以是净土的往生西方,也可以是禅宗的明心见性。其实这两者究竟上是一致的。”上师在这本书的前言中还写道:“我的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平生最大的心愿是众生皆往生西方极乐世界,于胜妙莲池中,次第花开,花开见佛,亲睹如来无量光,现前授予菩提记。”每每读到这些文字,不禁感叹上师与罗睺罗尊者,开示集的书名含义与该寺中“开花见佛”的匾额,殊胜而奇妙的因缘着实不可思议,让人欢喜无比,在此弟子也随学发愿:祈愿所有众生都能花开见佛,往生极乐。

  走出罗睺寺,转个弯就到了塔院寺,里面通高75.3米的大白塔可谓是五台山的地标,塔内安放着阿育王所建的文佛舍利宝塔。随学着上师在大白塔下供灯、发愿后,就开始在塔下转绕。绕塔的功德不必讲,但这期间游客如织,两度大雨磅礴,在人群中穿梭了近2个小时,完成108圈的转绕时反观自心,并非平静安然,却是时而起伏不定,充满着各种分别念。《清凉山上》讲到:“在整个朝圣的旅途中,上师一再叮嘱我们观清净心,要护持好自己的心念。”道理易懂,但真放到自己身上时,发现要做到的确非常不易。在五台山,是否滴滴雨水是甘露,面前个个是文殊,全看我们自心。上师曾说:“我们都会在五台山见到文殊菩萨,只不过由于自身的障碍垢染,认不出来。因为在五台山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文殊菩萨的化现,所以我们会努力克制自己的嗔心和急于判断的倾向,不随便认为某个人卑劣、可恶,而是尽量对所有人保持平等恭敬的态度。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就是在向清净观迈进。文殊菩萨以非常善巧的方式帮我们扭转着习气。”在上师的教言下,这样的觉察与体悟的过程可能就是圣地与菩萨的殊胜加持。

  带着这样的感悟,从塔院寺正门出来,一直阴沉的天空突然乍现一道白光,自己下意识地举起手机拍下了这个瞬间。回头一看,哇,白光的轮廓酷似观音菩萨,同行的人不由得欢喜赞叹。此时自己似乎才有点明白,万法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所有的因缘中最重要的就是我们这颗心。

【十日朝圣心未满,更待下次见真容】

  十天的朝圣除了造访了以上主要的圣地之外,还踏足了五台山最大寺院——大显通寺,拥有最大文殊像的殊像寺,超美的崖壁寺院——观音洞,千年前文殊曾化身骑虎老僧之文殊洞,文殊菩萨从印度而来五台山弘法的缘起地——狮子窝,以及梦参老和尚的真容寺与一些大德们的道场,每到一处都会被宏伟精美的寺院、庄严的佛像所震慑。上师告诉我们:“朝圣更重要的是内在的旅程。正念的修持,在我看来,是朝圣的重要内容。”虽然有些圣迹此次没能亲见,虽然自己一路心中烦恼总有,但幸运的是,有了《清凉山上》的指引,每到一处我们总会去忆念传承祖师们、法王如意宝、上师的无量恩德,随学上师去供灯、发愿、回向,行持种种善法,没有浪费在圣地的时光,整个朝圣期间还圆满念诵了十万遍的文殊心咒,参与了千万条生命的放生,可谓是第一次真正与五台山相遇。

  回顾十日五台山的朝圣之旅,在清凉圣地是否收收获了一份心的清凉呢?此刻自己并未有答案。但我坚信只要心怀对祖师大德们的感恩之心,依教奉行、随学上师,在这里每一次对佛菩萨的顶礼,每一次的转绕,点亮的每一盏酥油灯,献上的每一条哈达,挂好的每一个经幡,念诵的每一句祈祷文,每一次的回向,拯救的每一条生命,每一个善行都会融入上师的功德大海,都会为众生的解脱、花开见佛、往生极乐带来无量的利益,这就足够了。这可能就是此次朝圣一路找寻的“内心清凉”。

  卑劣弟子:扎西曲培

  完成于2018年8月20日

  藏历七月初十,莲师节日

  (本文配图由作者提供)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