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佛子心语 > 文章查看

为至亲念诵,我不敢有一日荒废

  2017年初,我参加了大恩上师希阿荣博堪布发起的百字明净障千亿共修。在上师三宝的慈悲护念下,已成为佛弟子的我,深知自己罪业深重、果报难逃,能有这样积资净障的机会,何等难得稀有!当下毫不犹豫地发愿念诵十万遍百字明。

  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上师不顾自己病体虚弱,在几次网络开示中为大家传了《无垢忏悔续》的传承,苦口婆心地教诫我们一定要珍惜这一次百字明共修的机会。记得有一次上师开示时专门说到:“我还在,你们积累善法很方便,只要我身体允许,都会和你们一起参加早共修……”当下,我心怀惭愧,发愿要依教奉行,尽量多地参加每天早上5点的早共修,不再错过修行的机会。

  还有一次开示中,上师说:“我们总是希望给自己的父母、孩子更多物质上的帮助,虽然这确实也从某种程度上帮到了他们,但实际上真正让他们来参与这次共修,比世间的帮助要大很多。”上师的话,如同为我打开了一扇大门,让我有机会承佛愿力救拔我苦命的亲人,弥补生死相隔的痛苦。

  提到亡亲,我有着锥心之痛。当年,父母为了让家里多些收入,也为了给正在长身体的我们加强营养,养过很多猪、鸡和兔子,除了卖钱还会杀了让我们吃肉。冬天,父亲想方设法打鱼捞虾,还记得他把一大捆荆枝扎紧了扔到河底,冬天河水冰冷,小虾们纷纷钻进这个从天而降的“家”……过上几天,我跟着父亲去“收获成果”:将荆枝捆拉上岸,竖着放在大筛子里用力敲,还没有来得及逃离的小虾们惊慌地掉落下来,还会有很多泥鳅也一起被捕获。那时,我总是边往家走,边兴奋地想:“又可以吃到河鲜了!”年幼的我看着热锅里跳跃挣扎的小虾垂涎欲滴,等炒熟了,专拣肚子里有籽的吃……那时,家里的河虾一冬天都吃不完,还常常送给亲戚朋友。这曾是让我津津乐道的回忆,朋友同事也都羡慕我有这样的童年经历,殊不知正是这一条条命债记录着我和亲人的罪业。

  从我记事起,母亲就体弱多病,几经生死边缘,后来因禁不住病痛折磨,服毒自杀。哥哥人到中年惨遭车祸身亡。姐姐从年轻时就疾病缠身,得的都是不可医治的重病,后来因心衰不治身亡。父亲因肺癌去世,在医院刚一咽气,就被送进了太平间……十几年间我先后痛失四位亲人。

  学佛前我只会悲叹命运对我和亲人的不公,那些年我几乎流干了眼泪。学佛以后,我知道了:母亲因病痛折磨选择了自杀,却又造下了杀生的重罪,父亲尸骨未寒就被送进了冰柜,这些苦命的至亲,临终时连一句佛号都没机会听闻,现在也不知沦落在何处受苦……至亲们承担着他们各自的因果业力;而我自己亦是恶业成熟,所以一次又一次感受着失去亲人的锥心之痛。

  每每想起这些,我的心犹如在滚烫的热油里受着煎熬,眼前仿佛看到亡亲们求救的目光……

  上师在《透过佛法看世界》里面说过:“知道自己能够为已故的亲人真正地提供帮助,这对于生者来说当然是极大的安慰。”正是怀着这样一种心情,我以更大的欢喜心与心力投入了这次殊胜的百字明千亿共修,相信依靠金刚萨埵佛尊的大悲心和大愿力,以菩提心摄持,具足四对治力,认认真真进行忏悔,一定能清除我和家人多生累劫的深重罪业。于是,我又一次增报了念修的数量,为父母各增报到一百万遍,为哥哥姐姐各报了四十万遍。为至亲念诵,我不敢有一日荒废。

  人生有一种痛苦叫做“子欲养而亲不待”,但又有一种幸运叫做值遇佛法、值遇上师,可以依止殊胜上师和珍贵佛法,可以承佛愿力救拔苦难中的亡亲!

  我愿发起精进心,与大恩上师及众多师兄道友们一起共修千亿百字明,以此功德回向给无量无边的娑婆众生,愿如母有情离苦得乐,早证菩提!

 

  根荣措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