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普贤共修 > 在线课程 > 普贤讲堂 > 开显解脱道·讲记 > 经文查看

《开显解脱道 · 讲记》第八十八课

  为了度化天边无际的众生,请大家发无上的菩提心,并且如理如法地谛听。

  上节课我们学习了真实念修金刚萨埵正行部分现行对治力的修法。

  具体观修时,于上师金刚萨埵佛父佛母无二无别的心间观想一个大小如芥子压平般的月轮,月轮上有一个白色“吽(ཧཱུྃ)”字,百字明好似竖立的兽角一般互不抵触,旋绕着中央“吽(ཧཱུྃ)”字。之后念诵百字明,观想月轮上的百字中,犹如火融鲜白冻奶一般源源不断降下智悲甘露,通过身体从上师金刚萨埵佛父佛母双运的密处流出,由经自他一切众生的头顶流入。

  由于智悲甘露的加持,自他一切众生的所有疾病都变成臭烂脓血;自他一切众生的所有魔障都变成蜘蛛、青蛙、鱼、蛇、蝌蚪、虱子等动物的形象;自他一切众生的无边罪障都变成烟汁、墨汁、灰、烟、云、红蓝气之形态。

  本尊体内降下的甘露如山洪瀑布之水,把自己与一切众生身上的疾病、魔障、罪业,相续中的贪、嗔、痴、慢、疑、吝啬、尖酸刻薄、损人利己、幸灾乐祸、自私自利等丑陋心态全部如冲洗尘土一样从大小便道及周身毛孔黑乎乎地排出体外,流入身前开裂的大地底端,以死主阎罗为主的一切怨亲债主的手口之中。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洪水是非常迅猛磅礴的,它的速度之快、力量之强,会将所到之处的房屋树木全部席卷一空;同样,此处应观想我们体内、相续中的疾病、魔障、罪障都如同被洪水冲走的尘土一样,全部被冲刷得彻彻底底、干干净净。在有些大德的教言中讲,怨亲债主吞下的是具有甘露自性的浊水,也是百字明的心髓和精华,以此可以消尽他们的烦恼,令他们智慧增长,并净除一切业障。

  最后观想地下的所有怨亲债主心生欢喜,发菩提心,至此已化解了宿怨、偿清了业债、清净了罪障。阎罗王等也都闭上了它们的口、手、爪,裂开的大地又恢复到原状。

  接着观想自身三脉四轮盈盈充满白色甘露,通过甘露清洗,自己已经成了法器,获得了四种灌顶,遣除了四种障碍,现前了四种智慧,并种下将来获得四身的种子,种种缘分得以成熟,身心处于无漏大乐之中。

  接着念诵仪轨,在上师金刚萨埵前真实不虚地恭敬皈依,观想上师金刚萨埵和颜悦色地说:“善男子,你的一切罪障、所失毁的戒律均已清净。”在有些教言中讲到这里金刚萨埵舒颜微笑,与之前金刚萨埵脸色阴沉不悦相对应。因为我们业障深重,所以在之前金刚萨埵的脸上是没有笑容的,而此时得到授记,由于自己的业障得以清净,所以金刚萨埵是面带微笑的形象。在得到金刚萨埵的认可以后,上师金刚萨埵化光融入自身。以此为缘,观想自己与一切有情皆成上师金刚萨埵之无垢清净妙身,此时金刚萨埵的身、语、意和我们的身、口、意合而为一,无有区别。

  然后念诵金刚萨埵心咒,在诵心咒时,观想自己所化的金刚萨埵心间,小如压扁芥子般的月轮上,有竖立的藏文咒字围绕中央“吽(ཧཱུྃ)”字。观想咒字放出白、黄、红、绿、蓝五色光网,上供诸佛,又全部化为加持与悉地回收入自身,并明观放光普照一切有情,悉令净除一切业障,成就无二圆满之佛陀果位。

  收座时观想器情世界化为光相融入自身,自身也从边缘次第化光融入心间“嗡(ཨོཾ)”字中,又“嗡”融入“班匝儿(བཛྲ)”,“班匝儿”融入“萨(ས)”,“萨”融入“埵(ཏྭ)”,“埵”融入“吽(ཧཱུྃ)”字的“雅布杰(   )”,“雅布杰”融入“短啊(  )”,“短啊”融入“哈(ཧ)”,“哈”融入头部的日月明点(    )中,到“那达()”之间次第融入,最后“那达( )”也如彩虹般消于虚空,如此于无缘离戏的境界中稍许放松而入定。之后又开始生起分别念时,再度将一切器世间明观为金刚萨埵刹土,一切情世间明观为五部金刚萨埵佛尊。

  观修金刚萨埵之窍诀摄义,如法王如意宝在《大圆满直指心性注疏·窍诀宝藏库》中云:“观想自身住于庸俗,其顶上大恩根本上师,形象为圆满严饰一切装束之吉祥金刚萨埵者,于彼心间月轮上,百字明咒旋绕吽(ཧཱུྃ)字,此乃所依力;对往昔所造之诸堕罪生起追悔之心者,为厌患力;此后决定不造诸罪之心,为返回力;口诵百字明者为现行对治力。如是依止四对治力而猛厉祈祷,由上师身中降下甘露,将自己三门所有病魔、罪障、痛苦等化为脓血、含生、烟汁等不净之相而出,最后自身亦如盐融水,化为液汁之状,入于地下死主为主之诸魔债主众口中,使彼等皆得满足,还清诸债务,清净诸损害后,彼等悉皆消于空性中。”法王如意宝的这个窍诀,把观修金刚萨埵要具足的四种对治力都圆满归摄了。

  以上回顾了上节课所讲的内容。下面再来介绍一下念诵过程中的注意事项。

  金刚萨埵修法主要是在座上观修念诵百字明。按要求百字明至少应该念诵十万遍。为了补缺还应多念一万遍,累计十一万遍。按照计划用220天的时间,平均每天念诵500遍,现在我们实修的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希望大家能够抓紧时间跟上进度。

  我们最好能以上座观修的形式念完全部百字明,这也是历代传承上师的要求。《透过佛法看世界》中说:“对于初学者,念佛也好,持咒、观想、念诵也好,都要保证一定的入座专修的时间,也就是以打坐的方式专心一意去修,而不仅仅只是走路、坐车、谈话、看电视的时候,边拨着念珠,散散乱乱地念几句佛号心咒。”

  其实,数目上的完成不是特别重要,如果质量不过关,那样很难彻底清净无始以来所造的深重业障,所以,为了保质保量完成百字明及心咒的念诵,我们还应该努力符合以下三个方面的要求,如是方能如理产生功德。

  1. 具足四种对治力。

  念诵金刚萨埵百字明时要具足四力:即以皈依、发心具足依止力;以思惟业障的过患而引发破恶力和恢复力;以检查罪业诚心发露具足破恶力;以立誓防护具足恢复力;以持念密咒观想降下甘露等具足对治力。这也是反复强调的,对于此等心态都要一一忆念并保持。

  虽然仅以信心念咒也能成办种种事业,但最好是以具足四力念咒。四力越圆满、越完善,我们所念诵的咒语的力量也会越强大。也就是说,你对金刚萨埵佛尊的皈依心有多大,咒语的加持就有多大,忏罪的效果相应就有多明显;你救度天下众生的菩提心有多深、多广,咒语的加持就有多深广;你发露忏悔的心有多强,咒语的加持就有多强;你决定不造恶的决心有多强,咒语的加持也就有多强。

  依靠四种对治力来忏悔是相当重要的。以前有些弟子问仲敦巴尊者:“若想菩提心圆满生起、圆满受持,有什么样的方法呢?”尊者回答说:“有两种方法,一是以七支供来积累善根,二是依四对治力来精进忏悔。”这是传承上师的教言。

  2.念诵以出声念为主。

  诵咒方式有声念及意念两种。声念就是用声音念诵。意念又分二:1、金刚诵为观想咒音,以呼、吸、住气三者而诵;2、意念者,不动舌根,唯用心而念。无论何种诵法,都要做到心不外散,内沉而专心,于咒文的能力发起坚定的信心,诵咒的时候不要和别人说话。

  初学者念诵时一般要出声来念诵。上师法王如意宝教诫说:对初学者来说,出声念最易与本尊相应。在出声念诵时,应断除六种过失。

  (1)声音太大,如果跟别人一起共修,你声音太大可能会影响别人。特殊情况下除外,如在空旷的地方唱诵金刚萨埵百字明或者金刚萨埵心咒的歌。

  (2)声音太小,如果声音太小,可能念一会就想睡觉了,尤其是身体困乏的时候。

  (3)太快,念得太快声音容易不清楚。

  (4)太慢,念诵的时间拖得很长也没有必要。

  (5)少念文字和字母,例如金刚萨埵心咒本来是“嗡班匝儿萨埵吽”,有的人念得太快,“嗡”字不念了,就成了“班匝儿萨埵吽”,或者“萨埵吽,萨埵吽……”。

  (6)多念文字和字母,在咒语上加一些字母进去,这样也是不行的。

  (5)(6)这二者是发音不准之过。法王如意宝也经常讲:我们念诵的口音一定要准确。

  当然,如果没有学过藏文,想和藏文发音一模一样是有困难的,但是越接近越好。其实藏文也有很多方言,各地的发音也不一样,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传承上师怎么教我们,我们就怎么样念诵就可以了。

  3. 每个咒语在念诵中间不能间断,也不能夹杂闲谈。

  平时不论是念修金刚萨埵百字明,还是念诵其他经咒,心思都应专注在所缘上,不散他处,并且不夹杂闲言碎语,这一点是相当重要的。如果一边念诵一边跟别人说话,这是特别不如法的。

  如续部中说:“若无此等持,如海底磐石,诵数劫无果。”意思是,如果没有等持(禅定)的力量摄持,那就像一块沉睡海底的大磐石,念诵多少天、多少年乃至多少劫,也毫无结果。所谓“无果”,有些大德解释说,是指果很小,不是没有一点利益。虽然在念诵金刚萨埵心咒、百字明等咒语时,即使不会观想,单单念诵也会有功德,但是与有等持的人相比,这种念法还是有差距的。

  那这个差距是多少呢?续部中又说:“净与不净差千倍,有无等持差十万。”意思是,清净与不清净念诵的差距,是一千倍;有等持与没有等持念诵的差距,也就是安住在禅定当中念诵和散乱念诵相差十万倍。

  在念诵经咒时,如果掺杂一些庸俗不堪的闲言碎语,就成了不清净的念诵。譬如在黄金、白银中掺杂黄铜或普通铜,虽然只掺杂了一点,结果只能叫非金和假银,再也起不到纯金纯银的作用。邬金莲花生大师也说:“杂有绮语诵一年,不如禁语诵一月。”所以我们在念诵的时候一定不要掺杂闲言碎语,不然自己的修行也会大打折扣。

  关于绮语的种类,我们在之前的课上也讲解过,此外在《弥勒菩萨所问经论》中提到:“绮语有七种:一者依不善意;二者无义;三者非时;四者恶法相应;五者作;六者不作相;七者无作相。”

  一、依不善意语,以贪嗔痴的烦恼心所说的各种言语。

  二、无义语,没有意义或无关紧要的语言。

  三、非时语,语言虽然有意义,但说的时间不恰当。比如这个时间该说这一话题,但是你把另一话题引进来,这样时间浪费了,也没有解决问题。

  四、恶法相应语,一切与不善法——唱歌、跳舞、战争等——相应的语言。

  五、作语,指直接说的绮语。

  六、不作语,虽未直接说绮语,但是以表情、眼睛、身体动作来表示,相当于不说而说,虽然口中没有说,但已以其他方式造下不作口业。

  七、无作语。虽作业灭而无记法不断。是先前已经造作,而后默然无作,之前作业已灭,然而无记法不断,称无作口业。

  绮语的过患是相当大的。《法苑珠林》云:“但诸绮语,不益自他,唯增放逸,长诸不善,死落三涂。”意思是,一切绮语对自他都毫无益处,除了徒增放逸、长养不善业以外,死后还要堕入三恶趣。

  所以在念经、诵咒期间尽力做到禁语是十分重要的。以前在佛学院的时候,很多道友在法会共修期间或者平时就在身上挂一个“禁语”牌,上面以藏汉两种语言来提醒自己和他人,尽量不要说一些无意义的话语,这也是很好的。当然如果所说的是有利于众生的善法,则应该多多去说。我们禁语的原因主要就是为了让自己不造绮语的业。

  杂有庸俗绮语的念经、诵咒等没有什么实义,特别是作超度亡灵等佛事时,那些正在中阴界遭受恐惧、痛苦等逼迫的众生为了获利,会满怀希望地跑到上师僧人们面前,但在那个时候,如果念经的人既不能明观等持,也不具足清净戒律与誓言,而且口说绮语、心思散乱,结果中阴身知道了,便对这些人生起邪见或嗔恨,以此为缘,中阴身自己将堕入恶趣。这类上师或僧人,有还不如没有的好。

  所以你们现在为亡者念经回向的时候,一定不要一面念经一面说话。因为中阴身除了印度金刚座和母胎无法穿越之外,山河大地对他来说都是通彻无碍的,你心里面想的或者做的他都能知道。如果不好好念诵,他就会对你生起嗔恨心,以此为缘,你不仅不能帮助他,而且会使他堕入到恶趣当中,那还不如不做超度好一点。所以大家念诵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要好好专注于念诵的仪轨,这样对亡者有很大的帮助。

  念诵时一定要清净,不仅不能说绮语,而且还要随文入观,专注所缘。因为密宗仪轨都是“明观生次词句门”,就像世间开会用的章程一样,修金刚萨埵、阿弥陀佛等生圆次第的仪轨时,都要靠词句来观修,这时如果不能专注所缘,就很难观想清楚。《早晚二课合解》中说:“凡念诵者,身要端肃不懈,口要念诵贯彻,意要注心不移。”身口意专注于所缘的对境,这样的功德非常大。

  往昔的前辈大德在念诵时都特别专注,即使是每日的课诵,也不会说话的。据传记记载,全知麦彭仁波切一生闭关多年,尊者曾说:“除了在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的瑜伽之中念咒外,未曾在心、口散乱时念过一串佛珠的咒文。”全知麦彭仁波切除了在修持生圆次第的瑜伽中念咒之外,不会以分别心散乱而念一串佛珠的咒文。

  《普贤上师言教》中也讲到,可惜现在有些人念诵修法时只重视腔调,将诵词吟得倒是铿锵有力、抑扬顿挫,但对于本该观想的生圆次第的意义,丝毫也不专注。不仅如此,有些人在仪轨念完后,一到了最为关键的讽诵心咒的时候,心情顿然放松下来,坐姿也变得东倒西歪,甚至开始吸烟草,口中谈论各种世间八卦琐事,开启了众多绮语伏藏之门,手上也像捋黑色肠子般空空地数着念珠。就这样,把一天都混过去了。华智仁波切说,这种讽诵仪轨的方式,简直是形象中最低等的形象,做诸如此类的形象佛事真不如以清净心念诵一遍《三十五佛忏悔文》或《普贤行愿品》。因为,这些念得清净的话,只要如理如法,时间短一点加持力也会很大。

  所以大家也观察自己,是不是在念到咒语的时候就开始东倒西歪了,有没有靠着桌子、柱子,把脚伸起来,或者一面说话、喝茶一面念诵,这样不是很好。如果没有端正其身,一心观想本尊念诵咒语的话,一定要改过来。

  总之,明白了这些道理之后,希望大家在念诵百字明和心咒的过程中一定要保质保量,念咒的声音既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既不能很强,也不能很弱。正规的念咒要求非常严格——念咒的时候不能咳嗽、吐痰、走动等,否则须扣掉相应的咒语数量。而在所有的过失中,说话是最严重的,所以念咒时最好能止语。而且我们在观修时在相续上还要断除昏沉、掉举。即使还做不到以上要求,也要尽量往这方面努力,这样观修的质量也会上来的。

  佛法的成就不在外相,主要在你的心能否与法相应。如果大家在念咒的时候,能够做到心不乱想,口不绮语,身体端正,眼睛微闭,耳听咒音,这样都摄六根就容易进入禅定,念咒定能获得巨大功德。

  接下来念诵一遍回向文。

  (最后回向者)

  我今速以此善根

  成就金刚萨埵尊

  令诸众生无一余

  悉皆安置于此地

  意思是,我今天修习了金刚萨埵法门,愿迅速地以此善根成就上师金刚萨埵尊,令无始生死中一切当过我母亲的大恩诸众生无有一个剩余,悉皆安置于此金刚萨埵之佛地果位。

  回向与不回向有很大的区别,比如为父母健康而诵咒后,若作回向,父母能得到这一功德,否则,父母并不能得到这一功德。而且若不及时作回向,以后如果产生严重的嗔心和邪见等,善根就会因此而摧毁。《生命这出戏》中说:“如何才能使善根不轻易损耗而是日日增盛、永不枯竭呢?对于普通人来说,回向是最好的办法。”《慧海请问经》中说:“水滴落入大海中,海未干涸其不尽,回向菩提善亦然,未获菩提其不尽。”意思是,譬如一滴水融入大海,乃至大海没有干涸之间,这滴水是不会穷尽的,同样,回向菩提的善根,乃至没有获得菩提果之间,也是不会穷尽的。

  在回向时,一定要将心量打开,放得无限宽广,心里观想:不只是回向一个城市、一个国家、一个地球、一个三千大千世界,而是回向给无量世界的无边众生。因为如果善根只回向自己或者部分众生,那么由于心量狭小,获得的善根也相应狭小;相反,如果善根回向全法界的一切众生,则以这种回向心,点滴的善根也都会周遍法界,所以回向可以使善根辗转增上而变得广大。

  另外,如果善根只回向自他获得现世健康长寿、消灾免难、升官发财等等,或者回向获得人天福报,或者回向获得声缘果位,这样的回向所感的果也是极为微小的,而且只会成熟一次;要想所作的善根能恒久不灭,即应把功德回向无上菩提,愿自他一切有情一同获得金刚萨埵佛果,这样所作的善根能恒久不灭,而且还会逐渐增上。就像一般人会把黄金打造成耳环、戒指等,而一位聪明的工匠则会选择把黄金打造成最珍贵的佛像,这才是最有价值,功德最大的。《入行论》云:“其余善行如芭蕉,果实生已终枯槁,菩提心树恒生果,非仅不尽反增茂。”所以,为使善根广大无量、无有穷尽,应当以菩提心摄持来作回向,菩提心就是“悲心缘众生,智慧缘佛果”。

  还有这里的回向与其他回向稍有不同的,就是要观想以自己修持金刚萨埵的功德,能够清净自己和其他一切众生从无始以来所造的一切罪孽。至于其他部分的观想,就与其余修法的回向是一样的。

  其实,回向是佛法的精华。如至尊米拉日巴也曾说:“山间静修大行者,及作供养之施主,彼二具有成佛缘,缘起精华即回向。”尊者的传记中说,他在生活非常艰难之时,他的妹妹琵达和未婚妻结赛,供养了他丰盛的食物。尊者享用之后,身体有了能量,之后通过修持将中脉的脉结打开,生出前所未有的乐、明、无念的觉受。就在这个时候,他唱了一首《缘起心要歌》。此处引用的这个颂词,实际就出自这首道歌。

  颂词的意思是,在山间静修的大修行人,与城里作供养的施主,这二者都具有成佛的缘起,而缘起的精要是什么呢?就是回向。有了回向,修行人和施主都能获得利益。

  接下来念诵一遍发愿文。

  (发愿者)

  我与一切诸有情

  失坏誓言皆令净

  从今乃至菩提间

  三昧耶戒愿清净

  在上师金刚萨埵前发愿,其意即是:我与一切有情众生,在今生和往昔所造的各种罪业,凡是失坏誓言及一切戒律学处者,皆令忏悔清净,内心无伪立誓,从今乃至得证菩提成就佛果之间,诚心诚意地祈祷上师金刚萨埵加持我和一切众生之三昧耶戒及一切戒律等都获得清净,安住于解脱地。

  这里的发愿和回向是有区别的。所谓回向是回转趣向,清凉国师于《华严经•普贤行愿品别行疏钞》中云:“‘回’谓回转,‘向’谓趣向;回己修善,向于三处,谓实际、菩提及与众生。”“实际”就是真如本性。而发愿是发起誓愿。《法界次第初门》云:“自制其心,名之曰‘誓’。志求满足,故云‘愿’也。”

  具体来说,发愿和回向的区别主要有两点。一、发愿不一定要有善根,可以自己当下发愿立誓,所以发愿并不能含摄回向。例如,我们在闻法之前,虽然还没有造下什么善根,但是可以发愿为了利益众生而去听闻佛法。二、回向之前,必有所修的善根,有了善根后,再以发愿来摄持、导引此善根令其成熟增长广大,所以回向一定含摄发愿。例如,我们修完一座百字明后再做回向,依靠善根发愿就是回向。弘一大师在《药师法门修持课仪略录》中说:“回向与发愿大同,故今并举。其稍异者,回向须先修功德,再以此功德回向,唯愿如何云云。若先未修功德者,仅可云发愿也。”

  哪怕我们做的仅仅是一个小小的善根,若能如理如法地作回向,一切众生一定会获得利益。这是因为佛陀的威德力、法性的谛实力与自己增上意乐善心力所致。如果将凡夫的有漏善根执为我所而不回向,那就会被嗔心、疑悔、炫耀和不当的回向等所摧毁。

  (三)后行

  后行念诵《回向偈》回向。

  回向之后不要忙着起座,应观察自己这一座修得怎么样。如果感觉修得比较好,生起了傲慢心,就应该马上告诉自己:“虽然我这一座修得还不错,但是后面还不知道怎么样,不能沾沾自喜。”如果感觉自己这一座修得不好,也不要垂头丧气,而应好好地祈祷上师三宝,鼓励自己打起精神,提高心力。同时要反思一下这一座修不好的原因是什么。如果是因为自己太散乱了,那就想办法对治,并发誓:“在下一座里我誓死也不放纵自己遗失在散乱中。下一座一定要修得比这一座好。”如果是因为自己观想不清楚,那就要反复观看佛像、多多串习。如果是法义方面有什么不懂的,要把它弄懂,这样下次修法就不会再有这种障碍。

  总之,修得好与不好都是无常的,无须执著,关键是我们能够坚持下去,持续修行,最终生起真实的定解。

  每座修法结束时最好把后面《开显解脱道》的仪轨念诵圆满。大家都知道,《开显解脱道》是文殊菩萨的化身全知麦彭仁波切为利益三乘根机所造之窍诀形式的仪轨,遍摄大、小、显密诸乘的三藏心要,加持力非常大。通过共同外前行和不共内前行的修法,慢慢可以让我们的心获得清净,成为殊胜法器,再依靠密宗大清净的见解来修持正行,就能迅速生起证悟的功德。可以说本仪轨对每位初学者的修行有着深远的意义。

  《开显解脱道》的仪轨虽然比较略,但其中已经包括了藏传佛教四大派(或八大派)、汉地八个宗派的涵义。比如藏地萨迦派的《三显三续引导文》,格鲁派的《菩提道次第广论》,噶举派的《解脱庄严论》以及宁玛派的《大圆满心性休息》,以上所有道次第的内容都可归摄于《开显解脱道》中。连《大圆满前行引导文》中出离心、菩提心、空性见解的精华要义也涵摄其中。法王如意宝也曾说过:“《开显解脱道》是龙钦宁提派的精华,修行重点全都涵摄其中了,可以说在印、藏、汉等地,都是极为难得的观修方法。”所以希望大家能够重视这一修法,每天都要坚持在座上观修。

  出座之后,我们也应抽时间回忆所观修的法义,这样可以保持修行的热度,不会忘失。此外,应于一切时处,一切威仪中,尽力行持闻思、经行、转绕、放生、布施、持戒、一切善根回向菩提等对治往昔所造自性罪和佛制罪的善业。其中尤以发起无伪愿行菩提心及安住空性二者极其重要。发起无伪愿行菩提心主要是对治粗大的烦恼;对于细微的罪障,则以空性智慧来摧毁。

  在行住坐卧中,所见所闻都要观为上师金刚萨埵的清净自性,也就是说,一切山河大地等色法的显现本来清净,都是上师金刚萨埵本尊的庄严身相,一切风声、雨声、水声等音声都本来圆满为金刚萨埵的咒音,一切八识都本来成熟为金刚萨埵的智慧。这就是生起次第的基本观修方法,是将行为转为道用的窍诀。

  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定解宝灯论》中说:“如果如是未了达,正许轮回不净性,而为观修圣尊者,犹如呕瓶涂香水。悲哉等性金刚乘,彼思修行如灯画。”意思是,如果对器情世界的显现、声音和心识本来为清净的天尊、咒语和智慧之见解没有了达,而在承认轮回是烦恼、业力形成的蕴界处不清净法的同时,又将此等法观修为清净圣尊的能依所依,此犹如将盛呕吐物之瓶涂上香水一般,实在是可怜。如此将本非天尊与坛城的情器世间观想为天尊与坛城而去修持等性金刚乘,则犹如画灯不能遣除黑暗一样,是不能成就的。

  所以我们一定要有这样的见解。以前也再三讲过,我们本具金刚萨埵的体性,和金刚萨埵没有区别,这并不是原本不清净现在观为清净,而是本来一切众生都有佛性,都具有如来藏,佛与众生的如来藏本质没有区别,只是显发与未显发的区别而已。

  如果没有了达现有的器情世界是大清净、大平等的双运本体,也就是说,凡是显现都是佛身,凡是听闻到的声音都是佛语,凡是能忆念的心识都是佛的智慧,如果没有这样的认识,而仍认为轮回是苦谛、集谛,其本性是不清净的业障和烦恼,但在修行时,却把轮回的众生观为大威德、阿弥陀佛、金刚萨埵等圣尊的本性,把器世间观想为坛城。这样见修已经互相脱离,互相成了矛盾。在见解上认为轮回本性不清净,犹如污浊不堪的呕瓶,而仅将其观修成清净,犹如给呕瓶涂抹上香水。但无论洒上多少香水,呕瓶仍不会改变其污浊的本性,同样无论怎么观修,轮回若本来是不清净,则不会变成清净的本性。这种修持,实际上徒劳无益。就像黑炭的本质是黑色的,你用漂白剂再怎么漂也不可能漂成白色。而轮回的本性是清净的,我们现在只是因为有我执烦恼而没有见到本性,但是通过依止善知识修学佛法,必须知道我们是本来清净的。

  密宗里的生起次第、圆满次第是以大清净的见解摄持的,如果没有这个清净本尊的密宗见解,而去修清净的本尊,则见解与修行不符,甚至相对于修行,见解成了邪见。所以我们在生活当中应时时不忘以清净的见解来摄持,避免修行与见解脱节。

  修行者若能按仪轨精勤观修念诵百字明,通过励力忏悔,如经续论典中所说,必定能生起业障清净的殊胜验相。

  验相大致可分为两种,即外验相和内验相。一般来说,梦中的验相,叫外验相;心上的验相,叫内验相。

  外验相是自己修持忏罪法门期间精神饱满,心生欢喜,身体轻安、睡眠减少,神志清爽,或梦见自己沐浴、腹泻、吐黑水蛇蝎恶食、痛饮甘露牛奶、身穿白衣、登上雪山、转绕晶塔,以及梦见上师金刚萨埵授记等瑞相。若梦中出现出汗、出脓血、黄水等,则是排除疾病之验相。

  《准提陀罗尼》中说:“若于梦中梦吐恶食,饮酪乳等及吐酪等,见出日月,游行虚空,见火炽然及诸水牛,制伏黑人,见苾刍僧、苾刍尼僧,见出乳树、象及牛王、山、狮子座及微妙宫,听闻说法。”这里列举的清净罪障之相有:一、梦见吐恶食;二、梦见饮牛奶、酸奶等及吐酪等;三、梦见日出、月出;四、梦见在虚空中游行;五、梦见自己的身体或衣服燃火;六、梦见水牛;七、梦见制伏黑人;八、梦见比丘僧与比丘尼僧;九、梦见树出牛奶(或者梦见白檀香树、红檀香树);十、梦见象、牛王、大山、狮子座;十一、梦见登微妙宫殿;十二、梦见听法。

  《占察善恶业报经》中云:“或有众生得三业善相时,于一日一夜中,复见光明遍满其室,或闻殊特异好香气,身意快然。或作善梦,梦中见佛色身来为作证,手摩其头,叹言:‘善哉!汝今清净,我来证汝。’或梦见菩萨身来为作证;或梦见佛形像放光而为作证。”

  这些都是以如法修行而清净业障的验相。而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是在未修忏罪法期间偶尔出现此类梦境,则不一定是净除罪障之相。

  如果自己真的梦到一些瑞相,说明业得到了一定的净化,这本是好事,但若对外验相特别执著,到处宣扬验相则不好。比如到处跟人说“我梦到金刚萨埵给我摸顶”,这没什么必要,也没多大意义。如果别人对你没有信心,可能会生起邪见,这样对自他都不会有好处的。当然,如果是大德,自己本无执著,只是为了令人对法生起信心,在有必要的时候可以宣说。还有些上师在讲到实修窍诀的时候,怕弟子误入歧途,也会给弟子讲修行时出现的一些明、乐、无念的觉受等验相,这样也是可以的。

  其实修行只要如理如法,出现验相也是平常之事,不足为奇,这就像日出必有光明、有火必有热性一样。而如果只想在众人面前炫耀,这样宣说只会增加执著,这种人无法安住在般若空性中。就好像中毒后本可用药物来对治,而药物若成了毒药则无计可施了。执著验相的结果,就会以执著而自我束缚,在紧紧的束缚下无法修行佛法的自在境界。

  有些人觉得别人有验相,如果我不说梦到金刚萨埵佛就输给他们了,以这种嫉妒心或烦恼执著来说上人法妄语,别解脱根本戒破了也不知道,这也是很麻烦的事情。所以我们修持忏悔时不必刻意追求外验相,重点是要在发露忏悔、改过自新上下功夫。

  内验相就是通过修忏罪法,自相续中的烦恼日渐减轻,以前遏制不住的贪心、嗔心、嫉妒、傲慢等也日渐淡薄,自私等恶劣心理很少再生起,内心日益清净,人际关系变得融洽,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和自己的出离心、对众生的大悲心明显增长。对听法、修法的兴趣也不断提高。同时对佛法产生信解,法能融入自心,各方面能如法转为道用,在修其他法门时,也很容易与法相应,并能很快地真实感受到修法的功德等等。

  这些内心的改变是真正的清净罪障的验相,若不具足这些内相,依靠魔的邪加持也会出现上述梦相。所以,我们应以内在验相为主,最重要的是改变自己的相续,如果执著梦相特别容易误入歧途。

  修忏罪法门后,如果我们的人际关系越修越不好,或者对上师三宝的信心越来越弱,对三界轮回越来越贪著,对众生越来越漠视,那就说明自己的修法有问题,一定要改变。还有如果越来越不想听法和修法,越来越贪著世间法,那就说明自己的修法有所欠缺,还要如理如法地精进忏悔才行。

  以上修法的内容已经讲完。下面再把忏悔的修法归结到心上,不然落于外相,修法也不会很殊胜。

  全知麦彭仁波切在《大圆满直指心性》中说:“外观百法,不如内观一法。”一切内道的修行都是在心上用功,离开修心就无内道的修行。佛法有人天乘、声缘乘、大乘等不同层次的修法,但无论何种修法都离不开观心和修心。一切三恶趣的内外显现都是自己贪嗔痴的自现,一切人天善趣的内外显现都是世间善心的自现,如果能对治世间恶心、修行世间善心,就必定会遮止恶趣的显现,获得善趣的安乐,所以人天乘的修法就落在内心的断恶行善上。一切三界的内外显现都是以我执为根本的有漏心与心所的自现,一切声闻缘觉的解脱境界都是以人无我空性智慧的自现,如果能生起无伪的出离心,进而生起人无我智慧,必定会灭除轮回显现,所以寻求解脱轮回的声缘乘修法的重点就落在修出离心和人无我智慧上。一切佛果的解脱境界都是自性清净光明如来藏的自现,如果能生起胜义菩提心,以法无我智慧一定能消尽二取迷乱而现前佛果,所以寻求佛果的大乘修法重点就落在修菩提心和法无我智慧上。因此,从人天乘到大乘的修法(大乘修法包括大乘显宗和密宗的修法)都可以归纳在观心和修心上。

  此处金刚萨埵的忏悔法门也唯一是修心。对凡夫众生来说,在未忏悔时存在一个业障,这个业障最初是由心而起,后面忏悔也是由心忏而得清净。通过观察就知道,首先罪业是以我执引发贪嗔痴而造,造罪的助缘是以烦恼心依止恶友,造罪时也是无惭无愧的心态,所作的罪业不作发露而是深深地覆藏,这样以恶心的推动就导致罪业相续不断,身口意三门无恶不造。可见罪业都是以一个恶心在造。

  而我们依靠四种对治力做忏悔也全是以心为根本。原来是从我执出发,现在是消除我执,变成对他人发菩提心,原来自己的心依止恶友,现在以心依止上师金刚萨埵,这样把我执变为发菩提心,把依止恶友的心变为皈依上师金刚萨埵的心,就成为四对治力中的依止力,所以依止力完全是在修心上安立。过去无惭无愧,所作罪业覆藏不说、不肯发露,现在变成心里清楚认识罪业,从内心真诚发露忏悔,这样从自心发露,以心破恶,就具有了破恶力,所以破恶力也是在修心上安立。过去罪业相续不断,现在心里发誓将来不再造恶,这样就有了恢复力,所以恢复力也是修自心,也在心上安立的,不是在外相上。过去身口意都是在造恶,现在变成自己的心尽力作一切善业,所以对治力也是在善心上安立的。

  忏悔关键是修四种对治力,所谓四种对治力都是在心上建立,修忏悔就是把过去造罪的恶心翻转成对治的四种力,这样就是很清净的修法,以质量为主的修法,也是内道不共的修法。希望大家不要向外寻求,一定在内心上用功。

  《君规教言论》云:“设若自心不放逸,则于身口诸行为,无有不能纠正者,故当恒时谨慎行。”假如能善护自心而不放逸,则身语之一切行为没有不能改正的,所以应于二六时中恒常谨慎行持。如古人说“身口皆是心之奴仆”,所有的善恶行为均由心主导。若没有以正知正念善护自心,必然会导致身语作出一系列的非理行为。而若以智慧来摄持,则能使身语精进于善法,身心调柔。所以一切行持以观心最为重要,若长期摄持自心,则我们外在行为上的过失是没有不能改正的。

  《论语》云:“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意思是,君子的过错就像日食月食一样:有过错时,人人都看得见;改正的时候,人人都会仰望着。凡是沉溺于轮回中的有情众生,无一人不是被业力所牵引,以无明愚痴造下深重罪业,虽然如此,但一旦善缘现前,值遇上师三宝,依止善知识,明了因果取舍之后,我们的行为也会逐渐由放荡转为不放逸,进而成为行为如法的修行人。正所谓“石弃海中必沉,乘于舟上必越”,意思是,再小的石头投进海中也必定会下沉,而再大的石头借着船只的顺缘必定不会沉底,而得以到达彼岸。

  同样,造罪之人若无善缘,必将沉溺入轮回的苦海中,而若有幸遇到善知识、善友引导其断恶忏悔,肯定也能脱离轮回苦海。往昔阿育王最初奉行婆罗门教,残暴杀戮兄弟、大臣、妇女,并建造牢狱残害无数人民。后来,他改信佛教,兴慈悲,行仁政,在全国努力推广佛教,并修建了84000座舍利塔,将佛陀的舍利广布于南赡部洲。还有往昔的难陀、能乐等,最初被贪嗔等无明烦恼所覆,一旦依止正法,改过自新,仍然可以超凡入圣。诸如此类的事例在当今世界还有很多。因此我们千万不要妄自菲薄,仅仅沉溺于过去的深重罪业而深感绝望,内疚不已,更重要的是,从今以后应依靠正法来改变自心,依靠精进忏悔使自己脱离轮回苦海,获得究竟解脱。

  今天就讲到这里。

  思考题

  1.为了保质保量完成修量,念修百字明时应努力符合哪三个方面的要求?

  2.请解释仪轨中“最后回向者”和“发愿者”部分的颂词意思。并说明发愿和回向的区别在哪里。

  3.在金刚萨埵修法的后行部分,我们应把握哪些要点?

  4.当罪业清净时,会出现什么样的验相?

  5.为什么忏悔法门一定要归结在心上修?

回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