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佛子随学 > 圣地见闻 > 文章查看

磕大头的小女孩

  "Just let time go on

  Your kneeling now stand

  With no fear in my heart"

  2017年6月上映了一部电影《冈仁波齐》,剧中磕大头朝山的藏民里,有一个9岁的女孩扎西措姆,小小年纪,却凭着毅力,跟大人们一起完成了朝圣。电影海报里有这样一句话:离开家,去朝圣,是她懵懂生命中的头一件大事。一个月后,在扎西持林最美的时节,我们也遇到了一位可爱的磕山女孩,她叫希绒曲措。

  清晨,群山刚刚苏醒,太阳隐藏在浓云之下,天色却已微亮。那条通往上师小院的路,能看见几个人影,由远及近。

  渐渐的,能够清楚地看见,磕大头的是一个小女孩,约摸八九岁。围裙外面罩着一层塑料布,两只袖子都已湿透,沾染了一路而来的露水、草茎和沙砾;塑料围裙的后面,是身体热量蒸腾之后的雾气;腿上的护膝满是泥泞,提醒着山上刚下过大雨。

  沾满灰尘的发带,束着乌黑的长发,发带下面则是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满是笑意。一双小手套着略大的手套,每一式的合掌,下跪,起身,迈步,都一丝不苟,“范儿”十足。特别那迈开的每个大步,让人感受到一股小小的力量,像极了《冈仁波齐》里的小措姆。

(扎西措姆磕大头时有板有眼,和电影《冈仁波齐》里那位小女孩格外相像)

  旁边护关的,是她的爸爸,满脸写着关怀,不断询问:“累吗?渴吗?要不要歇会儿?”小女孩没有出声,用连续不断的大礼拜做回应。磕出去一段,不忘回头看一眼身后远处也在“磕山”的妈妈。

  上坡时泥泞的土路,下坡时随身体下滑的土坷垃,水泥路上散乱的沙砾,一一越过……

  爸爸给女儿拍下一张张珍贵的照片,眼里闪烁着喜悦与自豪:

  “孩子,快到了。你看,上师的小院就在前面。”

  抵达觉沃佛殿的最后一段征途,有鲜花与小草做伴,清凉的露水,隐约的花香,柔软的草地,像是奖励又似加持。

  凌晨5点开始的“磕山”,在近三小时后圆满。那些黑暗中错过的花草与风景,在晴朗的早晨,显露无遗。

  希绒曲措的爸爸用文字记录了这次磕山的情形:

  “昨晚的一场雨水让藏地凌晨时分的风吹得更显阴冷,也让今早要跪拜的山路变得潮湿许多。但这些外在的困难并未影响按约定时间早起的女儿,她有些兴奋,因为觉得自己今天这身装扮看起来像‘女侠’。这小丫头从一开始就处在领路的位置,由于天未明,高原又缺氧,我们担心她的安全,不断提醒她慢一点,但感觉她并不在意,不时回头看看是否被后面的师兄赶上……”

  就这样,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借助“护法”手中手电的微光,小丫头一路领先,始终保持着标准的三步一拜的姿势,领先抵达了山顶。天色已经微亮,橙黄色的经幡林就在右侧,晨起转山的养老院的老人和不少师兄陆续经过,他们纷纷随喜赞叹这位小小的修行者。

  在扎西持林绕过山的人都知道,“上山容易,下山难”绝不是一句空话,那段下山的坡地,平日步行都需要放缓步伐,小心通过,三步一拜的时候,自然成了最为考验心力与体力的阶段。

  雨后的下山路,则更多了一份考验,当一条浅水沟横在面前时,希绒曲措毫不迟疑地拜了下去,积水把手套全部浸湿,“护法”老爸略感心痛,赶紧帮她褪下手套,拧干水分。大概嫌麻烦,小曲措要求不戴手套直接磕,爸爸看着路面上的碎石,坚决不同意,就在女孩撅起嘴想要闹点小情绪的时候,两个高大的红衣身影出现了……

  是上师!还有达森堪布!

  上师微笑着点头,伸出大手给小修行人以大力的加持,边笑边说:“呃,这个孩子这么小啊……”达森堪布也微笑赞叹小曲措朝拜神山的功德。

  有了两位上师的加持,接下来的路程,小曲措如虎添翼,越磕越精神。

  最终,她用不到3小时的时间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磕山”。

  希绒曲措今年8岁,生活在东莞一个幸福的家庭。修行,是一家三口生活里重要的内容。每天早上5点,妈妈都会准时参加早晨的网络共修。吃完早饭去上学,一家三口在车里一起持诵心咒,回向结束正好到校。然后爸爸妈妈就去江边买生、放生,结束之后才去工厂开始一天的工作。下午女儿放学回家,完成作业之后,都会抄写一两页佛经。别看她小小年纪,已经抄写过《心经》《僧伽吒经》和《妙法莲华经》。

  之前看到周围的朋友都在跟着自己的上师次第修行,妈妈在观音菩萨的圣像前反复祈求能尽快找到可以生生世世依止的具德上师。一天,因缘聚合,电脑上忽然弹出了菩提洲的页面,一听到上师心咒,她便忍不住泪流满面……就这样,妈妈和爸爸一起报名参加了菩提洲网站在线闻思修课程。随后,一家三口通过网络皈依了上师。2016年,全家一起去成都参加百日放生,有缘拜见了上师。

  (凌晨五点多,天还没亮,扎西措姆借着路灯磕头前行)

  今年7月初,一家三口如愿来到了上师驻锡的圣地扎西持林。

  妈妈师兄感慨说:上师为大家安排了丰富的学修内容,让大家不浪费在圣地的一分一秒,还对弟子们生活起居上的各种细节做了周详的安排,上师的慈悲像大海一样浩瀚深广,又像和风般细致入微。

  山上逢遇的师兄们,也带给爸爸特别多感动。以前在家,看到太太每天坚持4点多准时起床参加网络共修,他总会感慨妻子的精进,来到山上,才发现周围精进的师兄数都数不清,于是自己也随着大家每天4点多起床,爬二十多分钟的山去文殊殿参加早共修。

  之前,一家三口并不知道还有磕大头转山这样的修行,看周围的师兄一个个磕回来,连爸爸也心动了。正在这时候,8岁的女儿宣布:“我想磕山!”就这样,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母亲、孩子“披挂”上阵,父亲一路护持。

  当我们问起小曲措,在扎西持林最喜欢什么?她马上回答:“当然是上师啊……对了,还有小兔子……”

  原来,莲师法会即将圆满那天,小曲措和同屋的师兄们又一次磕大头朝拜了神山,这一次,她只用了两个小时。磕山途中,她还看到了从前在上师法相里见过的小白兔。

  而当她毫不费劲地完成第二次“磕山”,到达觉沃佛殿时,小院的门徐徐打开,上师出现在面前,搂住了这个幸运的小孩。

  

圆丹措

  2017年8月

回到
顶部